以歌布道——张汉林牧师


采访/整理:甘心     供图:张汉林布道事工

 

受访者简介:曾获新加坡全国歌唱比赛冠军,后任“远东广播”专业播音员;
现为福音布道歌手,积极在全球各地推动“张汉林音乐布道事工”。
 

卸下光环传福音

八十年代,从东南亚的流行歌手成为福音布道歌手,张汉林牧师可谓是第一人。这次来卫理大厦受访,张牧师除了分享生命见证,更乐于分享上帝全然美好的同在。

张牧师以诗歌布道,始于1994年。当年,他成立新马“盘石传播诗歌布道事工”,在全世界各地的华人教会,传唱爱的诗歌与信息,栽培张秀梅牧师和雷圣雄弟兄成为福音歌手;2010年,张牧师退出马来西亚“盘石”,同年在新加坡成立“张汉林布道事工”。

他说:“我一开始是在独立机构里服侍,然后出来创办‘盘石’。创立初期,有很多波折,因为人多了。不同的人相处,会出现不同的看法、方向,磨合免不了。和我在路上同工的人总是会有,当大家长大、成熟时,就会自然根据所领受的呼召和异象,专一地往那方向前进。‘盘石’经历了几代人事后,现已交给雷圣雄弟兄负责。从过去到现在,大家的异象和呼召没有变,要做的也一直在做,为要完成从上而来的使命。”

“张汉林布道事工”的服侍重心是传福音。张牧师的语气十分笃定:“我以公司的名义注册‘张汉林布道事工’至今已五年;若以这工作的性质来看,我投入诗歌布道的领域实已三十年。这几十年来,我尝试以不同的方式传扬福音,最后以诗歌布道定型。对很多福音工作者(包括福音歌手),或参与者而言,我们的工作重点是布道。当然,福音工作不只是讲和唱歌而已。传福音的过程,总会有一个导向。我会花不少时间在录音室里制作音乐、练歌,掌握音韵,像其他的商业歌手般,保持或提升自己的水准,这是追求完美、最好的基本心态。但是,什么是好和最好,是很难定义的。我觉得,最好的方式,是带出自己要表达的真理。我唱歌是为传福音作预工。既然传福音是为主,我们便要随时呈现最好的心态。”

“刚出来服侍时,有其他牧师和传道写歌给我。后来,我觉得,这些歌词不一定能够满足我在台上的需要,便尝试写歌。我每次写歌,或制作音乐,还是以台上的信息为主,即福音。只要我有感动,写出一首歌的时间不会很长。我的歌都很感性,会因一朵云、一朵花……而写,不过,这些歌词的内容可以很清晰地在台上辅佐我的信息。感谢神给我创作的恩赐。很多时候,我们忽略了神对我们的爱,却往外寻找那些遥不可及的东西……”从成立事工到规划事工未来的内容,张牧师阐述得很清晰。

 

专注异象

询及布道事工的成本,张牧师表示,诗歌布道会现场销售CD的收入,刚好能够应付事工的开支。故,他和同工不会以筹款来维持生活和事工。张牧师擅长于台前幕后的演出和制作,个人已出版十多张创作专辑。每次制作新专辑时,他和同工会量力而为,维持初衷,为福音而传。“当一个事工做得太大,您为了养活同工、为了租金、为了应付一切随之而来的开销时,您的重心会逐渐偏移。最后,您所做的、您所唱的目的,都是为了赚钱、养同工、维持机构的营业;但,传福音的热诚已不再。

我的原则是为福音工作。我的目的不是建立机构和教会,也不是建立自己的名声。我宁愿别人记得张牧师在哪里办过布道会或传主福音,而不是只记得这栋建筑物是张汉林牧师建立的,这对张汉林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东西。

当我把事工的担子都交出去时,我会觉得更轻松。若自认有那么多同工要我‘养’,别人邀请我去服侍,我是不是可以开出很高的唱酬。若别人给不出来,您会不会埋怨别人不体谅您要养这么多人,您心里会不会不平衡?若在意自己付出不少,但得到的不成比例,您就唱得很不情愿、很不喜乐。话说回来,为什么您会这么在意自己的酬劳?因为,您要透过酬金的数目来证明自己的价值。我常讲,这是人犯了属灵的贪心、贪慕虚荣。您索要这么多钱,跟商业机构有何分别?还不如做他们所要的音乐吧。

如果您是福音宣教机构的同工,您想找一百个人,跟差派他们进行宣教的事工是两回事;您得找人支持您们的事工。我把目标放得很小,也没有做自认为很伟大的事,我只不过是愿意在能力所及的范围内做好本分。您可以花一百万令吉办一场演唱会,跟王菲的没有分别;不过,若这一百万能进入宣教禾场,是不是会更有作用?我认为,一场演唱或布道工作,不在于包装,不在于您呈现多好的音乐效果,而是您踏实说出自己真实的生命、传递真理,感动人心。现今,有很多人愿意去外面听两三个小时的商业演唱会;但有主同在的场地里,我们愿意把自己放到哪个位置,使成千上万的非信徒听众愿意把一切荣耀归给神?”

对张牧师而言,最大的福音机构,是主耶稣的机构;若本末倒置,就是虚荣,主次不分。“身为基督徒,我们必须在福音事工上认定主和自己的方向,这非常重要。我服侍快三十年了,看到不少人因此陨落、失脚。舞台上是很绚烂的,当人站在台上时,掌声一响起,他会觉得自己是神,便把上帝放得很远;然而,人到最后还是要深思生命的本质。舞台再大,赚的钱再多,也不能取代我们的生命。我们要为主而活。”

 

双重职分

2008年,张汉林在美国受按立为牧师。过去十年,他每年有约半时间在美国进行布道事工。张牧师自认卑微,拥有“牧师”的名衔,是蒙福的管道,可随自己所作的福音事工,相辅相成。张牧师以身作则,让他人了解,按立牧者的资格,不是藉由高等学位或课程所得,而是生命特质;他的表现,已深获当地牧者与华人教会认可。

张牧师身兼歌手和牧者的双重身份,会时时提醒自己要做符合神心意的工作:“我断不以别的夸口,只夸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十字架;因这十字架,就我而论,世界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就世界而论,我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加6:14)他补充,教会由牧者和信徒结合而成,是二合一的关系;教会里的每个人都要认识自己的恩赐和定位,助教会前进。

在福音诗歌布道会上,张牧师呈献的内容约两个小时,有见证、证道和演绎诗歌。他会依听众的信仰、性别和年龄(视圣灵感动),传讲信息。他曾对外发言,若不让他在台上传福音,就不要找他,他不提供娱乐节目。虽然他用音乐和诗歌传福音,但也强调教会的重点是福音,不是传福音。使徒保罗靠福音养生,张牧师也不例外;不过,为了主的事工,他会权衡轻重。

几年前,泰国有间华人教会原已邀请张牧师来办布道会,但后来没着落了。张牧师亲自联络那负责人,对方支吾着:“听说,您酬劳不菲,我们预算不足,所以,还是不办了。”张牧师啼笑皆非,质问:“您们从哪里听来的?为什么不直接问我本人收不收费?只因为没钱付,您们就要取消这传福音的大好机会吗?您们的信心太小了!”结果,张牧师与同工自掏腰包,飞到那教会进行无酬的演唱布道会。这场差点泡汤的诗歌布道会竟在当地引起不小的轰动,现场观众反应好得连张牧师与教会都始料未及。

 

态度决定高度

这三十年来,张牧师有几次难忘的经历,最低潮时,自己的银行户口里一分钱都没有。这是很可怕的事,但他很感谢神。第一次是1987年,他二十一岁,在一间福音机构里受聘为传道,薪水很低;后来,机构的方向改变了,他决定离开这间已服侍近七年的机构。

离开后,张牧师没有任何金钱和资源,独自在新马创立“盘石”(1994)。起初有一两位同工加入,包括张秀梅牧师(当时是传道),神也进一步祝福事工;2004年,雷圣雄弟兄来了;2010年,张牧师把马来西亚的“盘石”事工和办公室全交给雷弟兄管理。第三次从零开始,他在一位同工的跟随下,开创“张汉林布道事工”。

 

始于1987年的呼召,张牧师在世界各地各宗派教会、独立教会,与其他歌手配搭,共办了逾三千玚演唱布道聚会,超过一百八十万人听过他们的演唱,逾三万人领受主耶稣的救恩。张牧师活泼、强而有力的唱功,深入浅出的证道方式,加上专业歌者的舞台魅力与多年在教会服侍,成了如今使人激赏的布道风格,深受众教会、来自各阶层的弟兄姊妹与朋友欣赏。

迈入2015年,这是很重要的一年,是张牧师投入诗歌布道事工三十周年暨五十岁生日。他会在新马、美国、台湾、纽澳和欧洲等地,以生平唱的第一首福音歌《拥抱每一天》,作为今年“世界巡回感恩演唱会”的主题。张牧师未来会在福音诗歌领域,继续发展。他也想尽己所能,栽培有潜质的新人;同时整理福音歌手的神学教育系统,完整传授有技巧的歌唱方式(集合各技术、知识与真理),要点是:一、排除不懂音乐的人;二、让人了解福音歌手的工作;三、让懂音乐的人顺利进入此领域。

张牧师希望今生能将主给予的恩赐,发挥得淋漓尽致。他把福音工作的核心态度归纳为:尽心尽力、学习交托;上帝是惟一的焦点。他说:“您的价值观决定了态度,态度决定高度。”张牧师对神、人、事的积极进取,由此可知。

2014年10月,张汉林牧师在马来西亚砂拉越诗巫基督教卫理公会圣道堂,协办“诗歌及老歌说唱会”。

 

       

左:2014年11月,马来西亚芙蓉教会“老歌金曲说唱布道会”。

右:2015年4月,美国洛杉矶教会,协办“老歌金曲说唱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