耻辱的祝福


耻辱的祝福512-1513                                                                     

文:石子

是风的季节。

一大清早就是风把我唤醒,已经好久没有站在阳光下吹风了,今天突然想宠宠自己。把头伸出去,探了探,确定没人,就飞快似地奔跑,感觉风在耳边细语,好像在邀我共舞。温暖的阳光在皮肤上瘙痒,似乎想将耻辱抹去。我张开口要歌唱,突然吓了一下,太久没听见自己的声音,怎么变得又老又粗。我记得以前在家里,家人总爱听我唱歌,特别是妈妈,她说我声音像爸爸,雄壮又嘹亮。

一阵喧哗声从不远处传来,整颗心像是掉下来一样,我赶紧躲在一棵树下,低着头蒙着上唇,喊道:“不洁净的在这里!不洁净的在这里!”重复喊着,确定每个人都听见。上一次就是喊得太小声了,结果被抓去见大祭司,在那儿吃了不少苦头。这一次,我不会再犯的。每一次呐喊的心就像被什么抓住一样,泪水无法控制。以前,爸爸总爱笑我是个爱哭的男孩。

喧哗声渐渐靠近。我瞄了一下,一群大人、小孩围着一个人转。那人有点眼熟,约三十出头,一身朴素,在喧哗声中显得格外宁静。他们在高谈阔论着什么天国、悔改的,还叫祂“夫子、夫子”。难道这人就是耶稣?我心里激动起来,听说祂可以医病,还会赶鬼。上次,祂到迦百农会堂讲道时,我亲眼目睹耶稣从一个人身上赶出鬼。那人倒在地上全身发抖,口吐白沫,双眼朝上,非常吓人,耶稣大声斥责那鬼,然后慢慢地,那人平复了。当时自己还没有发病,可依偎在爸爸怀里,伴着妈妈的安慰。爸爸身上的味道似乎还残留着,常在像这样一个风的季节里吹来,偶尔还夹着妈妈的叮咛。这些都是好久以前的事了,为什么又重新浮现?

我一点也不想念他们。是他们把我交给祭司的,在那里关了七天,他说七天后还要再查验什么的。我每个晚上都无法入眠,我好害怕,不知发生了什么事,身上长满了豆豆,又痒又难看。邻居的孩子们都不跟我玩了,爸妈还把我送来这里,我不是一直都是他们最乖的孩子吗?我从来都不会让他们操心的,妈妈常说我懂事。我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七天后我要好好向他们认错。七天满了,祭司说我的豆豆在皮肤上散开来,红肉几乎长遍身体,定我为大麻风病人,要把我丢在山林。我不明白祭司说什么,心里害怕极了,我哭着要抱妈妈,妈妈也哭成泪人,她要来抱我却被祭司喝止住。爸爸在一旁呆若木鸡。他们看着我衣服被撕裂,头发被弄散,还逼我蒙着上唇喊“不洁净了!不洁净了!”有些人还乘机拿石头丢我,吐我口水,他们不是昨天还说爱我的吗?我拼命地哭着,求他们不要这样对我,我还求爸妈救我,但他们只是在一旁看着……

我就这样子,被隔开了,我不能回家,也没有衣服换。下雨时,我就躲进山洞,那里附近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但他们的样子很恐怖,我不敢靠近他们。那么多年过去了,我只有自己和自己的影子,我不需要他们。他们爱的只是“洁净”这两个字,从来不是我。但为什么,今天突然想起他们呢?

那一群人走近了,我蒙着上唇喊:“不洁净的在这里!不洁净的在这里!”他们欢快声此起彼落,我好久没听见过那么欢快的声音了。我好似着了魔,手脚不由自主地走向他们。突然,人群中有人察觉我的存在,他们开始窃窃私语,对我评头论足,有些还随手拿起石头,准备丢向我。不要紧,这些我都习惯了。就在这时,耶稣站在那里看着我。四周的人都安静起来,静得连心跳声都听见。我突然抑制不住内心的渴望,一种几乎要撕裂的痛苦。我走向耶稣,跪在祂面前,全身颤抖,无法控制地哭泣。他慈祥的眼神、扬起的嘴角似乎说:“我明白,我了解你,到我这里来。”我用尽全身最大的努力,发出沙哑的声音:“主若肯,必能叫我洁净。”

原来我一直都不习惯当大麻风病人,不习惯在黑暗里和影子生活。这时,一只温暖的手摸了我,我身体像被电触了一下。就连我都不願意碰触自己丑陋的身体,耶稣为什么会触摸我,为了像我这样的人,违反律法。我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包容、接纳与完全的爱。

突然,我想念爸妈了,想念他们的拥抱,我终于可以理解他们放弃我的难言之隐。然后,我听见耶稣说:“我肯,你洁净了!”祂的话语带有能力,释放在我身上。我的麻风不见了,皮肤光滑了!这是梦中才会出现的事!我泣不成声。耶稣嘱咐我不可告诉任何人,只要把身体给祭司查验,按摩西所吩咐的,为洁净献上礼物,向众人作证。我对耶稣连声道谢,便按祂的话行了。

祭司确定我洁净后,我就献礼,带着感恩的心走出会堂,不远处看见两张熟悉的脸孔四处张望,似乎等待什么。他们不断交头接耳,看见我出来就停止了;我仔细一看,果然是爸爸和妈妈。心里突然一阵翻滚,这几年来的委屈再也压抑不下了。我抱着爸妈大声哭,眼泪洗去了心里的芥蒂,让我回到当初那依偎在他们身边的小男孩。我们手牵手,走向回家的路。沿途一些风景依旧美丽,熟悉的景物勾起了许多儿时的甜美回忆。我跑在爸妈前,恨不得马上到家。突然,看见小黄朝我跑来,它已长大不少,兴奋地摇着尾巴,挨着我脚儿,我抱起它,眼泪决堤。我感觉到一股暖暖的体温,虽然只是一只猫也足叫我幸福了。不久,我闻到饭菜香,看来爸妈早已准备好饭菜等我回来,心里有数不尽的感恩。

第二天一早,爸爸说要亲自谢谢耶稣,我们一家人就前往耶稣常去的地方。祂正闭眼,坐在石头上休息,安静、庄严。祂看来似乎比上次还累,深锁的眉头在担忧什么吧?爸妈及我跪在祂面前,向祂感恩;深锁的眉头一下子解开了,满脸欢容地抱着我们。前所未有的感动及喜乐在心里绽放,我决定将自己余生奉献給眼前的人——耶稣,跟随祂的教导及脚踪。

风又在耳边细语了,这一次,我可以真正与她共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