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护短宣——医护团契东渡沙巴

Oct 24, 2013 04:36 pm
报道:翁子仁
 
“正如人子来,不是要受人的服侍,乃是要服侍人;并且要舍命,作多人的赎价。”(太20:28)
 
2012年,在时任沙巴卫理公会临时华人年议会国语事工黄德淑牧师和医护团契团长廖春煌医生的讨论下,我们考虑东渡去沙巴进行医护短宣。2012年11月,我们七人(陈仁忠医生、翁子仁医生、黃英盛医生、郭莉莲医生、薜长胜医生、张玉莲姐妹和薛洁璇姐妹)响应廖医生的呼召,加入沙巴摩挪诺村(Kampung Mononood)的医护团队。虽然我们不晓得摩挪诺村在哪里(google map里找不到),但深信上帝一定会保守我们。过后,听说有一些牧师团去宣教时,感染了疟疾(malaria),不过,我们的信心从没动搖,“我们因基督故在神面前才有这样的信心”(林后3:4)。
 
感谢主!此医护短宣得到当地教区长Rev. Cecelia和Rev. Marcus的配搭,使我们的行程和事工事半功倍。因神的恩典,我们获得某私人医院的医生赞助二千令吉的医药费用。我们在工作岗位上互相配合,满怀信心等待6月26日到来。
 
当天清晨三时,我们在LCCT集合,们带了至少三十公斤的药物,幸好没被关税部官员刁难,顺利过关。过了三个半小时,我们抵达山打根机场,获Rev. Marcus接待;去山打根卫理思恩堂拜访谢孝霖牧师后,就前往摩挪诺村。
 
约三个半小时的车程后,我们到达Binsulung布道站。此见证了Rev. Marcus跟恶者争战的过程。几年前,Binsulung布道站要成立时,受当地一些异教信徒反对,Rev Marcus因此被攻击。不过,上帝是很公义的,不久,那攻击Rev. Marcus的人住家无缘无故被火神光顾。几个月后,Binsulung佈道站终于成立了。布道站由两个帐棚建成,至今有约四十个会友。
 
摩挪诺村离Binsulung布道站有半个时辰的车程,须经过油棕园的石头路,有如过山车般的感觉。摩挪诺村是百人村庄,里面清一色是Orang Sungai。听说,Orang casino online Sungai以前住在河边,以捕魚为生,现在多在油棕园工作。摩挪诺村有一个卫理布道所是五年前建的,牧师家就在卫理布道所旁边。当地的电讯服务很差,只有屋子里的某个角落有信号,对城市人来说,有点不习惯。用过丰盛的山猪肉晚餐后,晚上八时,我们开始第一场讲座“酒精对人体的伤害”,由翁子仁医生和陈仁忠医生主讲,近四十人出席。村里很多人有抽烟和喝酒的坏习惯,希望这讲座能帮助他们戒酒。
 
第二天早晨,我们就在摩挪诺村布道所开始我们第一站的医疗义诊。当天有约九十人出席,大多数都有肌肉酸痛和头痛等问题,应该跟他们在油棕园工作有关;好些人有胃病。小孩则有伤风咳嗽、迴虫和疥疮(scabies)的问题。有一些父母还带孩子来拔牙,很可惜的是,我们没有牙医同行。经过其中一名母亲的苦苦相求下,我们之中的一位医生就鼓起勇气,拔掉一名小女孩的烂牙,成功拔了两颗牙!这真是上帝的祝福。我们有牙医可以挺身而出,加入我们的服侍行列。
 
下午,我们在Rev. Marcus和会友领袖的带领下,坐吉普车去Kampung Tawangan。Kampung Tawangan离摩挪诺村约半小时路程,要更深入油棕园、步行森林山径十分鈡,才到达目的地。村里有五个家庭,他们住在简陋的木板和Atap屋。那里刚建了一座基督会所,方便Rev. Marcus每星期四跟会友讲道和聚会。我们以这会所为临时医疗站,分配杀迴虫药、止痛药和维他命等。那里的大人和小孩都赤脚而行,所以,患有迴虫与疥疮(scabies)等疾病。当我们回到吉普车时,发觉张玉莲姐妹上气不接下气的,把我们吓了一跳,原来她是平时缺乏运动所致。
 
晚上八时,由薛洁璇姐妹与张玉莲姐妹主讲个人卫生习惯和预防方法;廖医生就用圣经的话语来讲解夫妻关系的重要性。每个出席者的反应热烈。当晚跟Rev. Marcus对话时,发现到他有多重身份(牧师、司机、“药剂师”、教师和解决民生问题的中间人),他也是时常受异教徒攻击的对象。村里受教育者不多,不过,情况已慢慢改善。这里的政府医疗设备很差,最近的医疗中心(Klinik Kesihatan Sungai Sungai)也要花一个小时的车程,医院则需两个小时。出现紧急状况时,病者就来不急送到医院了……
 
翌晨,我们去Binsulung布道站进行医疗事工,约五十个Orang Sungai出席。下午,我们去附近的Klinik Kesihatan Sungai Sungai考察。诊所是由医疗助理和几位社区护士负责,他们也面对缺乏司机、医疗车和财务等问题,不能提供有效率的乡村医疗服务。当晚跟村民有场交流会,他们为我们预备了丰富的有机菜肴和山猪肉汤,真是吃得津津有味。我们讲解了一些关於胃癌、乳癌、关节炎和避孕等问题。村民们也呈现Orang Sungai的传统舞蹈,过后,他们跟我们握手道別,场会感动万分。当晚,本团八人私下分享这次难得不一样的经历,希望能每年一次回来这里。
 
第四天早晨七时半,我们离开摩挪诺村,前往亚庇,路程大概七小时。我们半路上停在Kinabalu Park吃午餐,顺便享受上帝鬼斧神工的大自然环境和新鲜空气。傍晚抵达亚庇卫理公会的宿舍,我们受沙巴卫理公会临时华人年议会会长许光福牧师与执事款待。
 
第五天,我们参与亚庇卫理公会神恩堂的崇拜和午餐后,就收拾行李,去亚庇国际机场。医护团契成立于2009年,首站去邦咯岛到今年3月的霹雳巴里文打(第六站),加入团契的人不多,我们希望有更多人参与,尤其是牙医,日后能去更多地方服侍。这次的行程,若非上帝赐恩,从计划到行动,都不可能那么顺利。我们把一切荣耀归于上帝,阿们!
 
 
 
注:欲知更多详情,有兴趣者可上网浏览:http//:malaysiamethodisthealthcare .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