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架耀南板(二)

Apr 19, 2015 07:44 am

我们按原定计划,完成两场献堂礼后,短宣队化整为零,回到自身领养的村庄,探访、布道和提供简单的医疗服务;三天后,回到南板赞美中心,一起带领一场近两百人出席的青少年福音营。[1]因此,除了已经留在盟帕村的吴世强牧师和哲仁堂的几位会友,我们沿途放下简永浴牧师等人在回耶村渡头,也在回窝村渡头挥别刘长武牧师与其团队。

当大家还依依不舍,互相道别、打气及拍照时,船夫开始用相当不客气的语气,对我们说着我们听不懂的缅语。虽然听不懂,但从他们的身体语言和表情来看,想必是催促我们快点坐回小船里,继续回程。船夫这么不近人情,我们心中颇有微言。“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码头。现在是旱季,湄公河河水水位低,天黑后行船很危险,因为很容易撞上河床的大石头。所以即使经验丰富,在湄公河上讨生活的船夫都不会冒险。如果赶不及回到码头,他们宁愿把船停在岸边过一夜,明早再继续行程。”已是识途老马的盘忠昌传道大声说,解开了大家心中对船夫的不满。

船夫脸色凝重,看着前方,开足小船马力。三艘小船在河面上急驶,船尾拖着长长的涟漪。“天色会在二十分钟后完全暗下来,那时就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了。”坐在我旁边的盘传道说。理智上,我一点也不会怀疑他所说的,但默默自欺地祈愿,那不会成真!大伙儿也觉得事态严重,心情从原来的亢奋变得沉重,话也少了。果然如盘传道所言,夜幕迅速拉开。就在最后一丝残余的夕照消失前,突然有人指着前方,兴奋地喊道:“看!苏雷码头的灯火!”

晚上八时多……我们真的是在最后一刻赶回苏雷码头!

就在大家还庆幸不须要在河岸边露宿时,我发现郭进明牧师、武敦堂的短宣队队员、那几位翻译员、郑峰生宣教士和William,正马不停蹄,努力挤进盘传道的四轮驱动小货车。我跑过去数了一数,共有十七个人挤在车里。William和另一个弟兄是紧握着扶手,身体一半挂在车外,一半在车里的。我笑称他们是要破吉尼斯世界纪录,但心中真诚地为他们代祷。他们还要在如此茫然夜色中,带着疲惫不堪的身心继续赶到切坡村,整个车程逾三小时。宣教路上从来没有舒服、容易的捷径,但坚定的心志和圣灵所赐的异象,成了古往今来福音使者继续前进的动力!

趁着白日,我们必须作那差我来者的工;黑夜将到,就没有人能作工了。”(约9:4)。经之前分秒必争的河上之旅,我深深体会主耶稣所说的这番话。“宣教不能等……天父啊,帮助我们都能摸着袮的心肠!”在回宿舍的路上,虽然处于半睡半醒之间,我非常确定自己曾作了这么一个祷告!

一、从来往盟帕村和渡头间的山野小径中,可见湄公河。

二、在盟帕村渡头准备回苏雷码头。炎热的天气和疲惫的双脚,影响不了喜悦的心情。左起为本文作者、Joseph和莫会长Joseph是这趟短宣之旅的摄影师。

 

三、纯真的阿卡族小女孩诚心祷告

四、夜幕低垂的湄公河,左岸为缅甸,右岸为辽国。我们与时间赛跑,必须在天黑之前回到苏雷码头。

五、十七人挤上四轮驱动小货车,漏夜赶路到切坡村,车程得耗时三个钟头

 


[1] 后记:在此营中,有九十位青少年举手回应呼召,立志长大后成为全时间的传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