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基督徒参政与公义

Jul 17, 2015 07:55 am

本文之基本信息是:每一位基督徒都应当尽一切所能,为自己所处的社会和国家谋求最大的幸福。

首先,笔者认同周学信的看法,现今还有许多基督徒对政治参与和社会公义,抱着这样的立场和态度:“我该关心公义和政治吗?喔,不,主啊,不该!我的公民权在天上,我在世上的工作只是赢得灵魂。你把我放在人群里,是为了让我向邻舍传福音,而不是一头栽入追求公义和政治的运作。何况,追求公义并不会带来多少的改变!政客都是肮脏、污秽、贪婪、腐败,且没有半点原则,为了选票无所不用其极的。耶稣的跟随者应该洁身自爱、不沾染世界的污秽,避免所有邪恶之事。这是您在圣经里说的!”[1]

在还没有讨论基督徒是否可以或应该参与政治和社会公义之前,让我们先认识什么是政治和公义。

 

什么是政治?

什么是“政治”?其实,“政治”这个词至今还缺乏一个精密的、共同认定与确切的定义和规范,使得许多政治学者对政治的界定,产生认同的危机感。无论如何,目前对“政治”有三种不同的态度:一、认为任何定义或確切的范围,会约束学者的分析;二、坚持应该对“政治”下一个確切的定义和界定出明確的范围;三、认为应该有个定义和明確的范围,以指明分析的大方向,至於细节,则让学者自我探索。[2]不论是哪一种态度,都有一些相当知名的学者支持。

为了方便讨论,笔者采纳J. N. Danziger在1997年版的《了解政治世界》一书中,归纳各家对政治的定义,分述如下:

 

1.政治是权利的执行;

2.政治是对有价值事务的公共分配;

3.政治是冲突的解决;

4.政治是个人或团体追求自身利益的竞争;

5.政治是组织和人们制定及完成公共政策;

6.政治是谁能得到什么、何时、如何的決定。

 

若要勉强以一句话来描述“政治”,可参考成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梁文韜的定义:“政治是权利运作的现象”[3],或孙中山的政治定义:“政就是众人的事;治就是管理,管理众人之事就是政治”。

 

什么是“公义”?

“公义”,这个词在圣经中的含义是非常丰富的。旧约有关“公义”的概念包含一种基本的元素,就是关系。这种关系包括神与人,以及人与人的关系。[5]换句话说,有一些不公义的事情必须涉及政治来解决,比如约翰•卫斯理当年主张解放奴隶,并写了很犀利的文章加以鼓吹,但仍无法撼动这些结构性的犯罪。那时,有一位基督徒国会议员——韦伯福斯正如火如荼地推动反奴隶运动。1791年,约翰去世前三天,写信给韦氏,表示:“上帝兴起你,是为要成就荣耀的大事”,并鼓励他不可松懈行为。卫斯理透过勉励这位国会议员,在英国国会上提出废除贩卖黑奴法案。经过许多年的努力,英国国会最后通过这法案,使黑奴得到自由。

 

基督徒参政的原则

约翰•卫斯理在讲章<登山宝训第四讲>里透露:“基督教基本上是一个社会性的宗教,若把它转为独善其身的宗教,就等于把它毁了”(Christianity is essentially a social religion; and that to turn it into a solitary one is to destroy it)。这意味着,基督徒是不能,也不可以与社会及人群隔离;我们更不能与人和世界没有沟通。我们若与世隔绝,就无法活出信仰!同样的,我们若与政治隔离,就无法处理社会许多结构性的不公义,从而活出上帝的公义原则。

那基督徒应该如何看待政治?基督徒参政,仅是维权,抑或有其他使命?以笔者浅见,基督徒可以有下列的立场和原则:

基督徒应持守圣经真理的原则,参与政治和追求社会公义。如果没有信仰作为基础,公义就会变成谋求私利的藉口。乔治•华盛顿说:“理智和经验告诉我们,没有信仰的原则,国家的道德就不可能建立。”社会缺乏公义的主要原因,就是缺乏对真理的认知。没有真理就没有公义,耶稣说:“我就是道路、真理、生命”。基督徒应当知道:没有圣经真理的基础,就无法确立真正的公义,最多只是这个党的正义、另一个党的正义、这个人的正义、另一个人的正义,最后都是自以为义。基督徒是上帝拣选出来的人,应该是这个社会中美好价值的持守者,更应该是这个世界的盐和光。

面对政治命题,教会可以没有明确的政治主张,但教会不应该在公义、道德、自由等这些课题上缺席。在不公义面前,基督徒不应该保持沉默。

基督徒维权,事实上是帮助警察、帮助政府更好地治理这个国家,并且帮助社会在非常小的罪恶上悬崖勒马。

基督徒参与政治,是要学习当好仆人和好管家的角色,和世人一起努力建立社会的公义,使得政府的一切资源分配、公共决策、执行等等,跟神的旨意、所定的要求和责任相符。

基督徒应尽量参与社区和政治生活,耶稣在世时也是与犹太主流社会所轻视的人群同行(如撒玛利亚妇人、税吏等)。他没有提出一套政治的宏图,但行动已经充满政治意味。政治的公义不单是制度上的改革,也是尽力让社会上的每一个人体会到自己应有的尊严。[6]

 

结语

中国基督徒维权律师张凯对现今中国的状况有这样的描述:“今天的中国教会,已经不得不去正视中国的政治问题、法治问题、社会公义问题。这些问题,你不关注他们,他们也会关注你。你不理他,但他随时会理你。教会的政治观,将会成为后面数年中国教会必须接受的挑战。中国教会虽然一直逃避,但今天必须去面对这样的政治课题。”[7]我想,这段描述也是马来西亚教会现今的处境和挣扎。

基督徒应该如何面对政治和公义?基督徒的回应,不单单只是“我们祷告吧”,还必须有“我们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的行动。有时候,教会需要传递一个清晰的态度,说:这是我们的立场。

最后,我借用德國的尼莫勒牧師(Martin Niemoller)一段非常知名的話,与大家共勉。

 

“当他们来追杀共产党时,

我沒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党员。

当他们来追杀工会的时候,

我沒有出声,因为我不是工会的人。

当他们来追杀犹太人的时候,

我沒有出声,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而等到他们来追杀我的时候,

已经沒有人可以为我出声了。”

 

[1]周学信:“公义和政治”,《举目》,第63期(2013年9月),页1。

[2]梁文韜:“何谓政治学”,《科學發展》,第480期(2012年12月),页6.

[3]梁文韜:“何谓政治学”,页6。

[4]B.A.Milne,“公义”,《圣经新词典(下册)》,页493。

[5]周学信:“公义和政治”,《举目》,第63期(2013年9月),页2。

[6]雷竞业:“建立追求政治公义的传统”,《论坛》,第1364期(2013年10月20日),页13-14,此处页13。

[7]张凯:“基督信仰与社会公义”,2015-03-24,http://www.chinaaid.net/2015/03/blog-post_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