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板短宣杂记

Nov 12, 2015 09:34 am

文:林加道(大城堡堂主理牧师)

海外宣教一直是我侍奉字典里的陌生字眼,蒙天父许可,今年有机会参与年会南板短宣队,走了一趟九天的宣教旅程。9月7日清晨六时,我们在吉隆坡国际机场与莫会长(共二十九人)集合,等候启程。

从曼谷转机,抵达清莱机场、出了门口,我们迎来摩西弟兄、庞忠昌传道和泰国的阿佧族同工热烈欢迎。摩西带领我们,赶在泰缅边界关卡人员下班前进入缅甸,还体贴带来大队能够在车里享用的午餐饭盒。惟独郭进明牧师那一盒下落不明,只能以摩西赠送的一粒苹果充饥。越过边界,我们会合下缅甸卫理公会和香港的代表,庞传道得知郭牧师尚未用膳,便带他享用特餐,郭牧师因祸得福。

我们清晨赶路,晚上十时到了景栋。这夜在陌生的城市度过,众人心里不无牵挂,因消息传来,山洪切断了进入南板的公路。

翌日早上七时,我们继续前进。路上的风景格外清晰,只是下雨,路难走。四部在凹凸不平的红泥路上跳动的车子,载着宣教情怀的一伙人。路边散布零散的阿佧族住户,我的思绪飘向了四五十年前马来西亚乡村的情景:贫困,无水供,没电流服务,物资缺乏,医药落后。

缅甸第四特区的首都勐拉(Mongla)出现在眼前时,令人一惊,尽是赌场与色情中心。这是前往南板的必经之路,且是惟一能停留、休息的城镇,大伙在这里用午餐。莫会长和郭牧师一行人会见第四特区的教育部长,以便到山上的榷坡村举行学校动土礼。在高官随行下,大队获准沿着一段只有特许官员才能使用的新路段(仍是蜿蜒的红泥路)到南板。雨水致使路程难行,车子屡次陷入泥沼,须靠四轮驱动车脱离险境,前后耗了近十个小时。

抵达南板卫理儿童中心已是入暮时分,队员十分疲惫,心情却澎湃不已。儿童中心洋溢着热闹的气氛,我们高兴吃了一顿温情的晚餐;随后在莫会长主持下,进行中心礼拜堂启用礼。中心七十二个小孩赞叹上主的慈爱永远长存。我们抵达休息地,已是临晨十二时。

美丽的清晨,我们在儿童中心享用道地、可口的早餐后,来到苏雷码头。摩西分配救生衣和交代未来几天的行程后,大伙分乘三艘简陋的快艇,到榷坡村。三艘快艇沿着湄公河,逆流而上。抵达榷坡村山脚下,我们下船,迎来泥泞的红泥路,伴随大队的是天上的雨水。雨中在斜度近三十的泥泞路向上走不易,更何况,我们还背着十公斤重的行李和物资。我们步行了约一个小时,队伍中不都是年轻人,七十岁的姐妹也一步步攀登,谁敢说年纪是宣教的障碍?

当武敦堂七八年前在山上建造的礼拜堂出现眼前时,感觉真是好得无比。山里的年轻人看见先抵达的短宣队员,就开电单车下山协助其他有需要的人。武敦堂特地宴请一顿山里别致的午餐,真棒!接着,我们步行到日后要建校的地点,在莫会长主持下,随同下缅甸代表、香港代表、泰国代表和第四特区代表,一起进行动土礼,大伙祷告颂赞,见证“勐康华文小学”日后出现的神圣一刻。第四特区的教育部长龙三先生非常支持和向我们再三致谢。望着那片广大的山区,我们期待山里的孩子能接受正规教育,如海外宣教士把教育带进马来西亚般。

下午约四时,我和几个人与大队道别。他们要下山到各自分配的山区,进行儿童事工、青年事工和夜晚的聚会。莫会长和几个人要赶到布海村,主持礼拜堂奉献礼。前往各村的路程特别艰苦。大雨连连,有人因赶路摔倒,有人因雨病倒,差点翻车……山里有很多意外,人不能把握,我们只能凭信心仰望天父。山里的生活与城市落差很大,顾不及卫生,说不上营养,谈不上时间。我们配合山民,吃野菜,没电流,当然也没有自来水。

逐家探访让我们稍微明白山里的福音事工当怎样进行,更能与阿佧族传道配搭。天父派遣来自中国的阿佧族同工翻译,使山里的福音聚会和教导工作顺利进行。

ti ni song(阿佧语,意思:1、2、3),三个夜晚过去了,下山时,竟有点不舍。我仿佛能体会当年很多来华的宣教士愿意留在宣教区的心情。回程是顺流,漂向苏雷码头,我期待与分别几天的大队会面。这是心情复杂的旅程,看着布满漩涡的湄公河水,顺便问身边的伙伴会不会游泳。他回答:“牧师,我当然会游泳。可是这情况掉进河里,大概也不必游了。”说的也是,急流、漩涡的河,哪还需要游?两岸景色美丽,左边寮国,右边缅甸,地理课本的知识忽然变得很真实。

苏雷码头是难忘的一站,布海村那站失去了联络。想起第四特区军队和缅甸军队就在那区对峙,大伙不免担心。好在两个小时后,我们看到快艇载满村里的孩子,预备参与南板儿童中心的青少年大会。山里的孩子则挤进载送货品和动物的罗里,个个只能站着,随货车摇摆近两个小时才抵达。他们的渴慕,折服了我们这些城里的人。

南板儿童中心的人潮陆续增多,各村孩子和传道在这里相会,如此期待第二届青少年大会。在筹备委员会的策划下,约两百二十人的营会在这里展开。不论是游戏、教导或分组讨论,青少年都积极投入。这个营会让我看出,短宣队员须装备自己,且能积极委身、投入和配搭。赞美和祷告是孩子们的强项,能震撼人心,看见各村的青年互动,传道也积极投入,我们期待有一天,各村教会能轮办营会。

营会第二天是主日,我们以阿佧语进行主日礼拜,有人翻译。感谢天父保守,我们当天见证三十八个阿佧族弟兄姐妹接受洗礼,分别由郭进明牧师、庄进福牧师、王有仁牧师、吴世强牧师和林加道牧师施洗,并在欢喜中领受圣餐。

第二晚是大伙检讨和分享的时段,这里仅摘录几项:

 

一、部分村落须提升卫生设备和健康指导;

二、阿佧族传道积极教导阅读能力,各村教会需要圣经;

三、部分村落开始建造水利发电,以提供电流;

四、神迹处处,包括去年不孕的被祝福后,今年带着孩子了;

五、村里的孩子长大、进城工作,传道须培育青年和提供牧养的装备;

六、传道需要交通工具,感谢领养的我国教会代表都积极回应,赠送新电单车,方便传道穿越山区。

 

营会结束,我们回程少了第四区教育部长随行,哨站进行检查时,还是一通电话就办妥。路仍难走,我们在漆黑中穿越山岭,到勐拉过夜。离开勐拉前,郭进明牧师等人会见特区教育部长,洽谈建校跟进事工,期待年尾前能收到正式批文。离开缅甸进入泰国前,一位缅甸传道说:“南板宣教之路很辛苦,水路更万分危险,这是冒着付出生命的旅程。”正因为难,山里没有人欢喜地去。我们年会去了,众多教会也去了,很多弟兄姐妹欢欢喜喜地去。

您参与过南板的短宣吗?来吧!我们与当地传道合作,以福音占据每一个阿佧族村落,让每一座阿佧人的山都有礼拜堂。您能奉献金钱吗?短宣队须承担所有开销,包括承办一场两百多人的营会。我们可一起上山,一起奉献,一起期待天父成就的美事。宣教之旅,是使生命成长的旅程。

大家在机场门口合影  

 

深陷泥沼  

剪彩仪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