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失

Dec 15, 2015 11:41 pm

一代历史巨人——李光耀享年九十一岁(1923-2015),挥一挥手,离开人世,为国民留下深深的悼念与不舍。他务实、清廉、远见、创新……把弹丸小国打造成国际强国,成为第三世界国家的典范。可是,任何辉煌成就之前,必然有痛苦、不足、挫败等等所贯穿的经历,李资政以大半生岁月奉献给新加坡,一生节俭,经历日本占据与新马分家的痛苦。

对照耶稣一生,苦多过乐,苦短三十三年,受尽孤独,对抗、排斥……尝尽人世间所有的伤·失。不过,祂不是为一国,乃是为了改写整个宇宙与全人类的命运。祂短短的一生,是一趟舍·弃的旅程:

拥有上帝的能力——自愿放下

原受群众拥护——饱受排斥、对抗

人世间,或许没有一人像祂如此彻底地丧失。至终,一无所有(一丝不挂)地悬挂在天地之间。

马可笔下的耶稣,几乎没有刻画耶稣内心的情感反应。独在<马可福音>14章32至36节,记述祂最真挚的情绪激动。毫无修饰的笔意,令读者/听者很不安与困惑。客西马尼园是耶稣被弃、被卖、捉拿的地方,也为祂即将来临的一连串伤·失揭开序幕。从一开始,祂就预先品尝到至深的哀痛。

面对即将来临的苦困与挣扎,马可把耶稣的脆弱表露得淋漓尽致:

就非常惊恐,极其难过……

我的心很是忧困,几乎要死……(吕译;可14:33-34)

祂甚至很无助、耗竭所有的乞求(参Gundry, Mark, 855;可14:35a)。跟祂之前勇于面对艰巨的挑战,能毫无惧色地面对与克服,形成很大的反差。在我们存着疑惑与难以接受之余,须要有很大的勇气面对这样的一位主,才能体会和认同祂的生命所折射出的深意。

救赎之路或成功之途,是穿越伤·失,而不是绕过它(参杨腓力,《盼望的线索》,页98)。人不会拥有更多而强大,反而是藉着伤·失而获得。耶稣深明,任何强大,无论是军力、政权、能力、财势……只会让人上瘾,以致注定腐败。上帝藉着耶稣所经历的伤·失,在挑战我们(教会生态)显而不露“愈多愈好”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