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愿烧尽,不愿朽坏——初访马偕博士 (上)

Apr 13, 2016 11:06 pm

“他一生为台湾的贫苦百姓拔了超过二万一千颗牙齿咧!”太太从已改为小型纪念博物馆的牛津学堂出来,像发现新大陆般,兴奋地告诉我。我正在馆外细看一个碑文,记录这座已有一百三十多年历史,流露中国建筑风格的学堂之由来。

牛津学堂是台湾第一所西式学堂,是真理大学校园内最古老的建筑物。当年,加拿大长老会宣教士——马偕博士(Rev. Dr.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第一次回国述职时,向牛津郡乡亲述说自己在台湾宣教八年的进展。当他提到自己是“在大榕树下以苍空为屋顶”的环境下给学生上课时,乡亲们深受感动,奉献六千多加币。1882年,马偕牧师前瞻性地创办此学堂,开启教育先河。为记念乡亲父老的奉献,命名为“牛津学堂”,正式中文名为“理学堂大书院”。牛津学堂栽培了台湾北部和东部第一代传道。经过岁月洗涤和不断扩充,1999年,牛津学堂升格为真理大学,是孕育台湾神学院和淡江中学的摇篮,在台湾教育史上占有一席重要位置。

我们来到两个星期台湾人文探索之旅的尾声,今天寻访淡水。吸引我们前来的,是马偕博士留下的美好脚踪。马偕博士自少年时期就立志成为海外宣教士。二十七岁那年,他搭船横跨太平洋,转折来到台湾高雄,最后于1872年3月9日,下午三时在淡水登陆。

2007年,淡水政府在马偕博士登陆的旧码头设立其铜像,重现当时上岸的情境。铜像单膝跪着,双手合十祷告,前有一艘船,船上有一本圣经和一个小行李箱。一颗火热的心和简单的行李,就是这位西方宣教士的全部装备了。淡水另有两座马偕博士的铜像。最早的一座在淡江中学内,立于1939年,这所私人高中是马偕博士的儿子偕睿廉(Dr. GeorgeWilliam Mackay)于1914年创办1;另一座设立在闹市车水马龙的中正路与三民街之交叉口,立于1995年。三座铜像竖立在淡水市不同角落,足见当地居民对这外国人的尊敬和缅怀!

 

他到底做了什么?

与马偕博士宣教事工有关的建筑物,集中在马偕街和比邻的真理街,大多列入受政府保护的古迹级别。我们循真理街的小斜坡拾步而上。过了文化国小和淡水国中,街道渐渐收窄,变成单行道。不同于市区繁忙的大道,这里两旁没有五光十色喧闹的商店,而是多座红白砖的古老建筑物和茂密、葱绿的林木。我们走在游客不多的绿荫下,吸着清新的空气,心情轻松自在。

说说笑笑间来到淡江中学门口,但大门深锁,谢绝游客,心中相当失望。惟有从铁闸门缝间一窥建筑风格独特的八角楼,马偕博士的坟墓就在校园内。我们错过了瞻仰一代属灵伟人的机会。学校白色矮墙对面坐落了好些马偕博士留下的古老建筑物。我们快步跨过小街道,走访真理大学教士会馆、马偕博士故居、姑娘楼和牧师楼。已有百多年历史的古迹,丝毫不见斑驳陈旧和沧桑,反而处处散发浓厚的人文气息,显然得到当局悉心妥善的管理和定期整修。

走在修剪整齐的青翠草地上,我尝试想象马偕博士当年怎样在物质贫乏和恶劣的环境中辛劳工作。他在如今以其命名的马偕街租下一栋房子,一面布道,一面进行医疗服务。那是长老会在台湾北部的第一间教会——淡水教会。故址屹立着一间典雅、漂亮的红砖礼拜堂,即长老教会淡水礼拜堂。

礼拜堂旁边的古老建筑物是马偕博士行医的地方——沪尾偕医馆,现已改为纪念馆,展览他用过的日常用品和医疗器具。除了治病,马偕博士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就是为人拔牙。他每天详细记录拔牙的数量,让我们得知他一生拔了他人二万一千多颗牙齿。马偕博士不是牙医,却能在药物不足和简单器材的辅助下,“知道怎样处卑贱,也知道怎样处丰富”(参腓4:16),物尽其用地为居民解决牙疾之苦。这为他赢得了“一手拿钳子,一手抱圣经”的美誉!我联想到自己这些年在宣教区的医疗服务,除了倍感亲切和认同,也立志要向老前辈学习。

带着向往和缅怀的心情,我们不知不觉来到真理街尾端,眼前是真理大学宏伟的大礼拜堂,牛津学堂在对面另一角,仿佛向我们招手,迫不及待要展示她的故事。(待续)

 

 

昔日上岸处的马偕铜像(网络照片)

马偕牧师故居

 

真理大学校门口

牛津学堂

 

牛津学堂侧面

牧师楼

 

牛津学堂内的马偕塑像。马偕汉名叫偕,台湾一般人称他为“马偕博士”或“偕牧师”。西方历史学者以“宁愿烧尽,不愿朽坏”赞赏马偕一生的贡献。

沪尾偕医馆外的马偕卡通纸板人,生动演绎出主角一手拿钳子,一手抱圣经”的形象。(网络照片)

 

 

 


1淡江中学是台湾著名歌手周杰伦的母校,其电影《不能说的秘密》就在这里取景。《南钟》20161-2月号<心想手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