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肉之亲的宣教

Jul 12, 2016 02:09 pm

LL鼻挺目深,深褐色的眼珠和典型西域人的脸型轮廓,在班上特别显眼。这位来自新疆的年轻维吾尔族姑娘,每一堂课都坐在最前面的座位。虽然害羞发言,但非常专心。从她专注的眼神中,我能轻易感受到她对宣教装备的渴慕。那一堂课讲述到西方宣教士在中国的殉道史时,我留意到她低下头,轻轻拭去眼角的泪水。

带着多年前在主面前的承诺和激动,我和王有福牧师来到BJ这个大都会,培训不同的神学班。王牧师在教牧班讲解“摩西五经”,我则向二十多位学生教导“差传学”。班上除了学士班和研究院的学生,还来了两位此神学院的全时间教师。我非但没有压力,反而格外珍惜这个难得的机会。特别是在小组讨论和报告中,班上这个“多元化”的组合,轻易激起思维和自身经验的火花,大家都获益良多!理性上的知识授受、分享经验、唱诗和祷告中灵里的触动,还有伴随的笑声和眼泪,让我们度过了五天愉快的学习时光。

最后一天的课程结束后,为了慰劳大家,JL老师带我和王牧师、几位同学到附近某旅游景点游玩。虽然下着小雨,但大家兴致不减,暂从繁重的功课和侍奉中歇息,沉浸在美景和主内团契里。年轻人之间活泼的笑闹嬉笑,为这次出游增添了许多乐趣。午餐时间,我们一行人挤在一间狭小的餐馆,在寒冷的天气中,享受眼前热腾腾的番茄蛋香清汤面。在王牧师关心下,LL一改班上不多话的形象。虽然很明显看出她竭力掩饰心中起伏的情绪,但从她真诚、坦率的述说中,我们都深受感动。

LL大部分时间一面讲述自己的经历,一面望着窗外。我们很少有眼神接触,但并不认为她没有礼貌,因为能理解她当时激动的心情。来自绝大部分人信奉伊斯兰教的族群,LL能信主,可谓是神迹。几年前,当她在大学深造时,就经常作同样的梦,梦见一位全身发光、身穿白衣的人,向她讲述耶稣的救恩。我们一听,都会心一笑,心中不禁赞美上帝奇妙的作为。

耶稣亲自在梦中向穆斯林传福音,是现代普世宣教的奇葩和神迹。过去几十年,伊斯兰教信徒的增长率,一直在各宗教中占据首位。北非和中东的保守伊斯兰国家完全抗拒福音,严禁宣教士进入和任何传福音活动。在10/40之窗的六十多个国家中,就有超过一半是福音最难接触的。在这一大片福音硬土上,住了8.65亿穆斯林(2015年资料)。穆斯林群体被称为“最后的歌利亚”。

宣教策略家绞尽脑汁,用尽一切方法,但归主的穆斯林仿佛沧海一粟,成效令人沮丧。我们都深信,在人束手无策时,主耶稣亲自出马了。穆斯林群体抗拒福音,宣教士很难进入,但耶稣能透过梦境,呼唤他们。这样的神迹,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全世界不同的穆斯林群体中发生,几乎已成为“常态”;到一个地步,若有机会接触穆斯林,宣教士并不急着讲福音,而是先问他们:“你有作梦吗?你梦见什么?”

LL信主后,对本族人有沉重的负担。耶稣更在异象中,向她显现,并预言、差遣她到阿拉伯国家宣教。大学毕业后,她只是透过一位姐妹的介绍,就瞒着家人,毅然来到这间神学院,接受装备。但她也陷入激烈的属灵争战。她经常在深夜里,感到莫名的恐惧。她看到地狱的火,还有许多毒蛇攻击和恐吓她。在过去两年多无数惊恐和失眠的夜里,只有大声宣告耶稣得胜的名,才能带来平安。神学院的师长和同学们,曾有一段时期,每天二十四小时轮流为她守望、祷告。JL老师告诉我们,LL现在比刚来神学院的情况好多了。师长们也领受同样的异象,全心全力栽培LL成为回宣宣教士。因LL通晓本族母语,其母语和阿拉伯语同一语系,能大大减低彼此的语言和文化障碍。

LL难以相信自己被委以重任,也担心恐惧重新来袭。我在她叙述的过程中,不多回应,只是怜惜和感恩地聆听。最后,我按着心中的感动,语重心长地对她说:“如果妳是一个无关痛痒的小人物,恶者也不会把妳看在眼里。正因为妳在上帝宣教的计划里,是祂重用的福音使女,妳将会成为攻陷堡垒的精兵,所以,那恶者在战抖。在垂死挣扎中,牠假装厉害,尝试用恐惧和谎言吓妳。妳要奉耶稣的名回击牠!”

今天的维吾尔族人,几乎都信奉伊斯兰教,却很少人知道,大多数维吾尔族人在历史上曾是基督徒。在十三和十四世纪,有文献记录“整个部落都被认为是基督徒”。很可惜,从十四世纪开始,基督教在维吾尔族中逐渐消失,整个群族皈依了伊斯兰教。直到1892年,有一组瑞典宣教团重新在维吾尔族人中工作。到了二十世纪三十年代,曾有约三百维吾尔族人信主。但不久,宣教团遭族长驱逐,教会被逼迫,差不多所有的维吾尔族基督徒都被处决、殉道了。1

今天,新疆只有约二百名维吾尔族基督徒。维吾尔族人一旦归信了耶稣,就会遭到家人激烈的反对,并被整个族群逼迫和排斥。虽然今天在新疆约有三十六万汉族基督徒,但大多数都住在乌鲁木齐,与当地文化隔绝,鲜少有向维吾尔族宣教的异象和行动。 2我们求主亲自预备福音使者,也愿主的神迹奇事随着他们!

当天晚上,约定的计程车准时来到我们住宿的公寓楼下。JL老师夫妇和几位学生坚持帮我们提行李,送我们下去。临别依依之际,我和他们一一握手,与JL老师及男同学互拍肩膀,彼此打气后,回头对LL说:“记住老师对妳说的话!”即使夜色垂暮,我还是看到她的双眸泛红。

LL,加油!


 

1: 参扬天民:《中国的少数民族》(士古来:协传,2004),页428。

2: 参扬天民:《中国的少数民族》,页428;陈惠文编:《普世宣教手册》(中译;CA:大使命中心),页167-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