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年(1996 -2016)的师母心路历程

Oct 19, 2016 06:57 pm

1990年6月,我进入砂拉越的诗巫卫理神学院预备班,接受两年半的装备后,就到西马——马来西亚神学院完成最后两年的神学课程。我一心一意想着毕业后当传道和牧会,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师母。

但在1993年,神安排我在马来西亚神学院遇上现在的外子!毕业后,我回砂拉越,在常青木山牧会一年,就嫁到西马。

我们在1996年1月1日结婚。不单是黄家小女儿,这一天,我多了好几个身份,传道娘是其一。我开始以传道娘的角色,正式“上班”。

新婚时,我们在马六甲的万里望堂。外子已在此牧会四年(神学实习三年,毕业后正式牧会一年)。那里有一群非常疼爱我们的弟兄姐妹,常常煮马六甲各种美食给我俩享受。青少年常跟我们在牧师楼聚集,吃喝、聊天、分享生命,我们都乐在其中。感恩,万里望堂的弟兄姐妹成了我们的祝福。

然而,成为传道娘的这两年,神让我在“尚年幼”的时刻,学习成为传道娘的第一堂功课,即在言语上保守。人言可畏,在小镇的小教会里,我谨慎地操练言语,以智慧跟人交流。感谢神,让我能学习这宝贵的功课,并提升说话技巧与艺术。

1998年1月1日,我们离开万里望堂,来到吉隆坡的沐恩堂。我的“名字”也从传道娘改为师母,今年是牧养这教会的第十九年。过去十八年来,我生命经历了极大的翻转。这间牧养年轻大专生的教会,与万里望堂的牧会方式完全不一样。新的地方、新的方式、新的思维、新的策略、新的……这教会有全新的牧养方式。

在沐恩堂十八年,神透过不同的事情和环境,使我成长了。初到吉隆坡时,孩子尚年幼,加上治安问题,我都留在家里。教会都是年轻人,我没有谈心的对象,加上父母从小就教导我“家丑不可外扬”的观念,我不敢与任何会友分享心事。日子久了,心里就累积了很多不满与苦毒、埋怨与批评。但是,感谢神,当孩子渐渐长大时,外子开始带我和两个孩子参与营会,如祷告营。我很高兴,因为至少可以有一些“领受”。虽然孩子还小,我们到外聚会会比较辛苦;但是,我们就是突破这一切,一起参与、一起领受同样的异象。

沐恩堂是由三十岁以下的年轻人成立,主要是大专生聚会,近百人崇拜。每逢大学假期,大家就回乡,留下三十多人崇拜;要承担整间教会的经费、牧师楼的开销和牧者/同工的薪金,是非常辛苦的。我们经历了经济方面的严苛考验。起初,我们常常是到了月尾都没有薪金,要到下一个月才能领薪。在我成长的岁月里,我没有为金钱而忧;然而,来到到吉隆坡这间教会,我初尝辛苦的生活,开始流泪,心中难当。

神在我的生命里雕塑我。在沐恩家第十一年,有一天,我屈膝祷告,向神呐喊:“主啊,够了,我不要再过流眼泪的日子了,我不要死在‘旷野’!”第十一年的挣扎和呼求,发生事情了。迈入第十二年,我进入不一样的领域,进入丰盛、喜乐的泉源。我在教会服侍比过去更忙、更辛苦,但,是为神的事工流泪。我找回自己,找会属于我的祝福,找回神在我身上的命定,找回我真正的身份。原来,师母是可以很轻松、很喜乐的,而且能成为别人的祝福。

2007年9月,在一个生命更新特会的夜晚里,我小女儿老三才三个月,我留在育婴室的小房间里喂奶。聚会快结束时,我被当晚的讲员——女牧师叫出来。她被圣灵感动,走到台下找我,把我带到台前,为我的服侍作祷告。她为我祷告的过程中,我不停地哭泣,长久以来因生活困难累积的压力、愤怒、埋怨、不满等等……在她每一句的祷告里,我完全得释放、医治。感谢神让我经历祂得胜的爱、医治的爱、怜悯的爱和饶恕的爱。这个夜晚,神释放了我这些年来的伤害,翻转我的生命,更新了我的生活。这一天,也是我接下来生命和服侍得以改变的一天。我视为自己的“重生日”——刘师母被改变的一天。

我从小在传统教会长大,没想过自己的服侍有一天会来到瓶颈,陷入眼泪的服侍。感谢神找回我、救赎我,让我重新归向祂,重新明白自己的定位。经过这个夜晚的服侍祷告,我的生命不再一样。我不停地渴慕神的话,不停祷告,领受很多启示,神给我很多异梦。我不懂梦的意思,神就差派祂的仆人为我解梦,让我越来越明白神的心意和在我身上的命定与使命。就这样,我的生命充满喜乐与盼望。

2009年,我的生命进入另一个旅程。我开始接受装备,预备学前幼教教育事工。这是外子在印尼领受的异象。我从没想过自己要投入这福音预工。然而,神给我的异梦,一个一个开始实现。踏入这宣教的福音禾场时,我才发现挑战有多大。我完全没有经验,自己不是这一行的,教会也没有任何人与幼教教育有关,我们竟然在懵懂之下开始。我不会,我害怕,要面对承担这个担子。在面对事情时,我总是要站在教会的立场来处理,免得教会的名字受损、神的名不得荣耀。对我来说,这简直是一生中前所未有的挑战。人事问题、社区人士问题的复杂……我惟有不停地祷告、仰望神,处理一切大小事务。繁重的工作,肉体非常疲乏。每一天从早到晚劳力地工作,让我喘不过气来,担子好重。但是,神使我成长了,我经历凡事依靠祂的秘诀与得胜的力量,面对每一天的生活。

如今,沐恩堂已二十五岁了。我感谢神,看见一间年轻教会从无到有,从经济不足到能成为邻舍的祝福。从眼泪到喜乐,是因为神的恩典。神拣选沐恩堂经历圣灵的大能与更新,让我们从软弱到刚强,贫穷到富足。我感谢神雕塑我、磨练我;虽然我流了许多眼泪,但我今天要因耶和华欢欣,因救我的神喜乐。

在沐恩家,年轻人都喜欢叫我“阿母”(师母别称),我们之间没有距离,外人总不明就里,我说,因为我是他们属灵的妈妈,母就是母亲的意思。每一次亲切的称呼,就是身份的认定,认可我生命里献上的这角色。感谢神,在充满年轻人的教会里,我们从青年进入成年,我们一起学习,一起成长,一起经历圣灵大能工作,而带来生命改变的日子。弟兄姐妹们真实地经历这位全能神的信实、美好、丰盛……看到辛苦牧养、建立的教会,今天能如此荣耀地赞美、敬拜神,彼此同心祷告,我们都渴望看见神更大的荣耀在沐恩家!

感谢神把我放在沐恩家,感谢神让我拥有同心同行的好姐妹,感谢神感动一群弟兄姐妹愿意委身于神的家,任劳任怨地服侍,感谢神让我经历这些日子的磨练、考验、挣扎……回头一看,都是神的恩典与祝福。过去,我以为自己在家庭、婚姻、经济、人际关系等方面是贫穷的;今天,我宣告我已成为富足,因我的天上阿爸父是万有的全能神,是丰盛之主。在祂里面,我一无所缺,祂使我心灵得着真正的满足。

成为师母的这二十年(1996-2016),我心感恩,走过的岁月都留下美好的回忆。过去的这一切,成为我现在服侍前进的动力。过去,我看不见,不明白;然而,我今天亲眼看见全能神美好的旨意与应许。

我感恩,自己被呼召成为神的器皿;感恩,自己被拣选成为师母。何等荣幸,何等美好,何等荣美,师母这尊贵的身份,无人可以相比和取代神给我的福分。我是独特的,无须跟人比较,我愿意在独特的位份上,服侍教会,服侍人群。

愿将一切荣耀、颂赞、能力,都归给爱我的神。

2016_10_a

刘长武牧师伉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