迎难而上——李玉香牧师

Oct 19, 2016 07:39 pm

受访者简介:来自森州瓜西(Juasseh)县,旅居国外多年,曾在英美、印度、中国、澳洲……证道、传福音;在国内建立多间教会,已婚。


氓,流亡之民。

流民中国早期对转徙四处的无业游民之称呼;因天灾、苛吏、战乱等,致使农民逃荒,沦为流民

当今,世界流民不减反增,涌向国外,又称难民,比外劳更不堪。

根据联合国难民署发布的报告,2015年,因種族、宗教、政治迫害,流離失所、逃亡他国的难民人数,已逾六千万

 

当难民叩门……

2010年正月第一个主日中午,李玉香牧师在加里尔高峰花园(Puncak Jalil)的教会证道后,如往常般,与会友交流。忽然,有一群父母带来十多个孩子,哀求李牧师教孩子们念书,更带领李牧师察看自己在无拉港(Balakong)的住区。那是心酸的一幕,目睹大批无助的妇孺、幼童坐在地上,赤贫如洗,李牧师潸然泪下,深知这些缅甸钦族难民需要什么。

孩子们全都不识英语,她为年纪不同者分班,从ABC教起;教堂从此肩负难民学校的功能。起初,她每个星期两三次,去无拉港、加影、安邦和蕉赖接学生;但,学生的成绩进展不大,她干脆每天载学生来上课。

李牧师苦苦思索,如何使学生踏入大学门槛?掌握课本重点为其一,写字也得下功夫;学生的字不美,她就督促他们擦掉、重写。她单是买书就用尽自己多年的储蓄,发给近百人,仍不敷。她惟有上网向美国差传教会求援,对方除了赠送精美的新课本,也提供一系列的文凭课程。

万事互相效力之一,是联合国官员登门。我国难民署每两个月调查滞留本国的难民现况,包括打工范围和孩子的教育(若家长不送孩子就学,将被罚款)。流落异国的难民,打散工维生,三餐不继,如何顾及教育?难民无法在正规学校上课,而难民署所作的极其有限,却要家长自己想办法。官员得知李牧师办校,上门调查。有别于本地其他难民学校,官员惊于这里的学生会说英语和写英文,便发认证给李牧师,让她向难民署领取津贴。

难民署不时介绍新难民到李牧师所办的学校;然而,这六年来,李牧师去了几趟位于吉隆坡的联合国难民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UNHCR—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才领得两次津贴,即三千令吉(2012)和两千令吉(2016)。李牧师早期维修载送学生的货车,就花了逾四千令吉;但难民家长透露,有些以宗教为教育宗旨的难民学校,一年可得几十万令吉,学生在家、在校使用的语言,仍是母语。

 

办校艰史

创校头两年,有九十五个学生,缅甸钦族基督徒难民占多数,少数是巴基斯坦伊斯兰教徒外劳的孩子,从两岁包尿布的稚子到十四岁的叛逆少年都有。李牧师以高龄货车接送学生时,他们身上都有股异味,精神不济。她很快发现学生是空腹上学,从早上八时三十分上课到十时,个个已饿得有气无力。

当下,李牧师冲泡糖水,让学生提神,但这无法喂饱人!李牧师深怕学生饿死,便买一大包饼干,分下来,每人才得到小小的半片、一片。她实在不忍,亲自煲饭,配上青菜和鸡蛋,让孩子们温暖下肚,稍微有点人样。近百个少儿,食量可不小!她无法负担如此庞大的开销,便找好心人捐赠干粮、蔬菜和日常用品给学生与其家属。李牧师也自掏腰包,聘请本地四至六位教师,分担重责。

第二阶段(2012-2014)首收也门、伊拉克、叙利亚和埃及的四十二个学生,也门最多。有个教师说服李牧师帮自己租房,却用尽手段气走其他教师、独揽大权,将学校里的资源逐一变卖给小商人。李牧师揭穿她真面目后,她拍拍屁股就走了。但,李牧师接到房产商来电,要她还欠款,原来,这教师和男友在那间屋子住了几个月,没交过租金。

 

接着,另一位教师不断偷东西变卖,中饱私囊。管理校务的老校长发现这人恶行后,开除他。不久,老校长随孩子成为美国移民,李牧师百忙中接回校务。

当时(2013),李牧师要照顾病倒的哥哥,便聘请第二批教师和助理管理学校。为支付难民学校的开销,她经营鸡饭摊、肉骨茶和杂饭生意;但屡被生意伙伴欺骗,得不到盈利。祸不单行,那些教师和助理全都不是善类,平时不在课室,让学生自生自灭,但准时出现领薪。直到有一天,她路过课室,突击检查,发现学生如脱缰野马,在课室里闹得天翻地覆、破坏课室设备,她大为震惊!

学生描述教师的言行举止后,李牧师悔不当初。她每个月要助理代交的水电费,全被私吞,助理已勾结国能的职员,让水电表得以继续运作。半年内,电费累计高达三千令吉。他们甚至拆卸课室里的风扇和厨房电器,拿去变卖;李牧师心软,没有报警,只辞退这些人。面对亟需偿还的高昂水电费和单位租金,她顿时陷入经济困境……

间中,两个司机因打架被她辞退,都不交代学生们的住址和家长的手机号码。她重当司机时,浪费了不少时间和精力,才接完所有学生。来程并不顺遂,清晨设路障的执法官员,看了学生身上的难民制服和书包里的作业后,通常会放行;但有者刁难她。李牧师哥哥病逝后,她决定专心打理校务。

第三阶段始于2015年初,一直以教堂为学校的据点,设备损毁甚重;为安顿已注册的二十七个学生(缅甸、伊拉克、巴勒斯坦、叙利亚和巴基斯坦等等),李牧师翌年租下一间半独立式的双层楼,充当学校,月租是一千五百令吉。她独力承包外面几间福音机构的伙食生意,辛苦赚来的钱充当租金。星期一至五清晨四五时,她在菜市场买齐食材后,回餐馆烹煮鸡饭,中午清理摊位;下午二时回教会主持各圣工——查经班、祷告会、小组活动和辅导信徒等等。

难民学校的前途,曙光渐显。现有教师全是国内外的义工,素质较高,因透过网络看见李牧师的难民事工,而主动联络她;她希望,未来能聘得一人管理校务、一位教师和一位司机。这六年来,由李牧师调教的逾百名基督徒与伊斯兰教徒难民学生,学习能力和掌握英语的程度,已获难民署认可,派往美国和澳洲深造。

 

树人不易

各国难民在中介国(通常是东南亚)逗留一两年后,会被带去美国,并依据学生素质,决定全家的定居国籍。李牧师阐释:“成绩最优秀的孩子能留在美国就读高中、学院、大学,学费、吃住全免,他们的家人(每家至少有五六口)也会留下来,受到妥当的照料;次等的,会送往加拿大、澳洲,全家跟着去,其余是北极等较偏远、人少的国家。所以,孩子们的表现能决定全家的命运。

李牧师先让新生看课程进阶图,提醒他们必须在每个时期领会课本的大纲。她说:“小学一至三年级的课本,孩子们吸收较快,短期内能读完,四年级后会越来越吃力,因联合国组织给予我们小学到中学的英文、数学和科学课本是国际版的,我们现在就教这三个科目。孩子们都知道读书不只是为了自己……”李牧师每天引领学生上课前作祷、下午作谢饭祷、放学回家前祷告,接收从上而来的祝福,更新生命。

中东学生曾向李牧师表示:“我们的国家是垃圾,因为政府会杀人!”很多孩子看过不少人杀人的血腥场面,这里是安全了,有者仍难以调适,惯用暴力。像李牧师这么温和的人,都被迫要挥棍作状吓唬,才能遏止劣童所为。有四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屡次殴打其他同学,甚至险些勒毙比自己还小的孩子,李牧师便开除他们。以后,他们会怎样?

“我教训过他们,但他们屡劝不改;为了保护其他孩子,他们不能再留下来。联合国组织是招收成绩好的难民,但也很看重品格。就算他们能读书,也不会被录取。因为,暴力倾向这么严重的孩子,以后很可能会成为恐怖分子……”除了成绩单,李牧师每三个月会填写所有学生的品格报告,呈交给难民署,成为官员审核学生绩效和加快其全家移民手续的条件之一。

原本粗野的学生在难民学校受教一两年后,表现已大不相同,会主动协助李牧师、友善待人了。有者来到美国后,透过面子书联络李牧师,说自己以后会买一辆巴士给李牧师去载其他学生来上课。

 

为主,献上;盼主,降下

不得不提的是,李牧师十七岁信主、献身,忠于所职;从2010年投入难民事工至今,她三度流产,第三次是接受笔者访谈的一个月前。笔者轻抚李牧师腹部,腹中曾有七个月大的小生命,牵引众多人心……尽管难民事工难为,笔者仍深愿逾五十岁的李牧师在地上有拥抱、抚育和教养亲生骨肉的福分。

再看现实,难民的辛酸史罄竹难书,笔墨难以倾述;然而,同是人,我们何尝不是流落这罪恶世界的“难民”,在有生之年殷切盼望主的再临,引领我们进入全新、永恒的世界!

(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在201697表示,全球约有五千万“失根”儿童,因战争、暴力和迫害,而被迫离开家园,包括一千万儿童难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