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那边——寻访柏格理牧师的福音果子(下)

Jan 01, 2017 09:37 am

(二)心在石门坎激动

坐了超过五个小时的车,我们翻山越岭,绕过一个又一个迂回、狭窄的险弯,来到石门坎,重踏柏格理牧师(Rev. Samuel Pollard)的脚印。石门坎位于贵州西北部,临贵州与云南交界处。当我们的车子慢慢接近目的地时,就在某一个险弯,充当司机的贵州圣经学校校长——周牧师,指着窗外说,远处山头那边就是云南。遥望白云围绕的连绵群山,心中顿时开阔,真有壮志豪情之感。一百多年前,柏格理牧师行经此地时,是否有同样心情?我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柏格理牧师是英籍卫理宗宣教士,其父同样是忠心的卫理宗传道人。柏格理牧师一生在中国贵州、云南和四川宣教二十八年。1904年,柏格理牧师应四位苗民恳切之邀,来到石门坎,把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十一年,奉献给当地贫苦的村民。他鞠躬尽瘁,在石门坎苗族中工作,留下许多美好的果子,也创建了许多“第一”:

一、为没有文字的苗族创建苗文,结束苗族无母语文字的历史,更翻译整本圣经,把基督教信仰和伦理深深扎根在此族群。苗族传道告知,石门坎一带的苗民,现约80%自称是基督徒。

二、创建苗民第一所小学——中华基督循道公会石门坎光华小学;首倡双语教学,并开中国近代男女同校之先河,是中国教育史上的里程碑。

三、倡导全人关怀,创建乌蒙山区第一座足球场、第一个游泳池。每年端午节举行苗族运动会。

四、创建乌蒙山区第一间西医医院,成为首个接种牛痘疫苗,预防天花之地。

五、创建中国西部第一间麻风病院,至今还在运作。

六、1905年,带领苗民凿通石门坎至昭通之石梯路,除了方便运送砖瓦兴建礼拜堂、学校等建筑物,也大大提升两地的交通,大幅改善石门坎苗民的生活水平。

1915年,传染性极高的伤寒病肆虐石门坎,许多村民和学生被感染,有些更病重不治。柏格理牧师在照顾和医治村民时,也被感染。因坚持把最后一支疫苗保留给同样患病的学生,自己在众人呼天抢地的哀哭声中病逝,享年五十一岁。

今天,在石门坎,柏格理牧师的坟墓是空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把其骸骨从坟墓中挖出,羞辱一番后丢弃在荒野。过后,苗民遍寻不着,相信已被野兽叼走或吃了。柏格理牧师为了中国人,一生全心付出、壮年早逝、客死异乡、死后骸骨被羞辱、最后连尸首也完全献上了啊!但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这就是生命的吊诡之处!

我站在柏格理牧师的空坟墓前,雨势渐大。周校长不断催促我,若下大雨,下山的路会很滑,可能会土崩或坠石。但我不愿意就这样离开。我不掩饰流下的眼泪,因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或雨滴。我心里默默祷告:“求当年感动柏格理牧师的灵,今天加倍感动我!”

(三)给他们一本母语圣经

这趟贵州之行,我们特地拜访L城某个苗文圣经翻译小组。这几位翻译员正努力为苗族的大花苗、小花苗、歪梳苗族等,翻译全本圣经。他们用的文字系统,正是百多年前柏格理牧师为苗族创建的文字,再加上新添的三个母音和两个子音。

这班深爱自己骨肉之亲的弟兄,在资源和物资都贫乏的处境里,依然忠心到底,只为了回应那从天上来的异象。他们并没有固定的薪水。有人晚上还要兼职,赚钱养家。在翻译苗文圣经的同时,他们也希望国际组织和政府能正式登记这套苗文系统,取得合法地位。

我问起他们翻译苗文圣经的进度和难度。几位弟兄不约而同地告知:“不一定!有时候一个晚上能翻译几节经文,有时候一个月也翻译不到一节。”在电脑软件的帮助下,他们努力研究原文,严格参考和对照不同的翻译本,绝不囫囵吞枣,务求让上帝的话语能完全和正确地传承。从他们谦卑但坚定的语气中,我能完全感受到那份认真和使命感!

在交流中,我们进一步认识他们的工作范围、进展和需要,并表达我们由衷的赞赏和关怀!

母语圣经是最伟大的宣教士。它从不休假,也不会被看为是外国人!” 我引用威廉•汤申(William Cameron Townsend)常说的一句话来鼓励他们,并从心底深处衷心祝福!1
今天,全球约有七千种语言。当中,五百五十种已有全本圣经、一千三百五十种有新约、二千四百种有部分经卷,或已开始翻译。2016年,开始翻译一百三十五种语言。翻译全本圣经一般需要十至二十年。在现今科技和各种电脑软件的帮助下,可缩短至六至十一年。按目前的速度,最快要到20552060,才能把全球所有语言翻译完成。2

1 威廉汤申是暑期语言学校(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和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的创办人。二十 世纪翻译圣经的动力,几乎全源自他一人的努力和推动。

2全球圣经翻译近况”,《大使命》,122期,2016 6 月。

后记

在拜访妈拉冲教会和石门坎基督福音堂教会时,我厚脸皮地向当地传道讨了苗文圣经和他们聚会使用的《颂主圣歌》苗文诗歌本(收录了四百四十首圣诗和短诗),以作记念,帮助我记得这段被圣灵引导、感动、催逼的心灵之旅。苗族信徒最喜欢唱的圣诗是《有福的确据》,他们迄今还记得那是柏格理牧师教他们唱的第一首圣诗。翻开苗文圣经和诗歌本,看着那些我认为有点像希伯来文的字母,心中实在敬佩柏格理牧师——这位伟大使徒的远见和智慧!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诚为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