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中国到马国,漂洋越海为师母

May 17, 2017 08:27 am

往事历历在目,神的恩典和引导何等奇妙、美好。

记得第一次见到振祥时,我心中有莫名的感动。当时,我祷告:“主啊,这是祢为我预备的良人吗?可他看起来像是已有家室的人了。求主给我知道这种感动是否出于祢。若出于主,求主加倍并持续地感动,若不是,求主挪去。主啊,我知道祢不会做错事,但求主来引导。”就这样,我和振祥在神的引导下慢慢相知,并远距离地相恋、相爱。

要谈婚论嫁了,朋友们问我:“要嫁去那么远,妳不怕吗?”犹记得我回答:“我所嫁的人,是神的仆人,而我所嫁去的地方,神会与我同在,有什么好怕呢?”说实在,当时真没有什么顾虑。可我家人忧愁地说:“妳确定妳要嫁去那么远的地方吗?妳要知道,这就等于和我们阴阳两隔了,妳有事我们去不到,我们有事妳也赶不回……”家人的一席话把我拉回“现实”,让我顿时顾虑,信心也软弱了。

不得不说,当人将注视神的目光转移到周围的环境时,就有跌倒的危险。所以,我要求和振祥同心祷告,以寻求神的帮助,更确定这是否来自神的安排,若是,我相信神会挪去我家人的种种顾虑。后来,振祥来到我家乡,与我家人见面。当我家人(特别是我奶奶和爸爸)不约而同地在我面前称赞“他是个老实人”时,我知道神作了奇妙的工作,振祥在我家人中有好见证。就这样,我欢喜地嫁来马国。

在马国,这里的文化风俗、饮食、语言等对本土人来说没问题,这就是他们的生活;但我这个“新媳妇”面临了一系列的挑战。在饮食方面,我一开始吃不惯,特别是几个月后有了身孕,特别想念家乡的味道。记忆最深的是,每次去饮食中心,我都点清汤河粉,因这个味道比较接近家乡的味道。感谢神,我生了女儿宣惠几个月后,有一次吃饭,下意识地拿咖喱来吃,振祥惊讶地说:“妳也吃咖喱啦?”连我也惊于自己的改变和适应。之后,我尝试吃以前所有不能接受的马来餐和印度餐,惊讶发现,原来神在我还没发现时,让我适应了本地的风味。
          
说到挑战,作好师母这个身份,是最难的。婚前,振祥没特别和我谈起成为他妻子后具体要作的事情。他只说:“我不会把妳不能担的重担放在妳肩上”,我当他开玩笑,笑笑而过。当看到这里的师母个个都很“有料”时,面对“师母”这个身份,我变得很紧张,因我似乎什么都不会。好几次,我对振祥说:“看起来,我很不适合当师母。”他安慰我:“不要紧张,可以慢慢学习。重要的是,妳打理好家,让我没有后顾之忧地侍奉,就是妳的侍奉了。”这种“安慰”持续一段时间后,我反复出现“紧张”的症状。

说到底,我不明白“师母”究竟是怎样的角色,或说,神透过这个角色要我作什么? 感谢神,在第二届师母营中,神藉着他仆人(何榕生牧师)给了我答案。在营会中,何牧师提醒大家,师母优先的侍奉是家庭,让牧师安心牧养教会。而这个重要的提醒正是振祥时常和我提起的,但我忽略了他的心声和需要。在营会中,我曾经的疑惑,神藉着他仆人的口,一一解答了。
       
师母需要不断学习,才能成长。求神帮助我学会聆听我爱人的心声,敏锐看见他的需要,以按着神给我的力量,成为他的帮助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