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算青年?何为参政?

Jul 06, 2017 01:50 pm

文:黄向勤(皇冠镇牧区传道)

青年定义

黄向勤传道

青年,一般指童年期与成年期(心理成熟)之间,或指年纪在中年以下、少年以上的人。联合国青年议题官方中文网站定义为十五至二十四周岁。根据大马青体部网站,那是指十五至四十岁的族群,今占我国总人口逾四十巴仙。他们是国家最具原动力的人口,能在国家政、经、文、教各领域扮演积极角色,成为推动社会发展的主力、国家未来的接班人。当然,此推论的大前提是,我们必须为他们灌输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和世界观,才能使他们在良知、理性、正义感、民族意识和国家意识上臻致成熟。

什么是政治?

根据维基百科,“政治”是各种团体进行集体决策的一个过程,也是各种团体,或个人为自己的领域结成的特定关系,尤指对社会群体的统治,例如统治一个国家,亦指国内外事务的监督与管制。简单地说,政治就是参与公共生活的管理,如看到交通灯坏了,联络市议会;帮助遭家暴的妈妈报案;投诉校园贪污;推动红树林保护运动;抗议不必要的填海工程;反对种族歧视等等。

政治除了每五年投票一次,还包括管理一切公共事务。马来西亚国民有义务和责任,不让国家政治、经济、文化、教育领域走下坡,以免国民随当权者腐败、堕落。国民也有权反对任何形式的道德腐败、贪污枉法、金钱游戏、文化歧视、教育偏差等反人类的罪行,或支持各种行公义、好怜悯、与有需要者同行的好事。

马来西亚1967年所得税法,一年里只要居留在大马总天数达一百八十二天,或以上的有收入居民,就已符合税务居民条件,须主动向内陆税收局报税。从2013年开始,当个人年收入(Yearly Income)达到RM 34,456,或月收入(Monthly IncomeRM 2,556或以上,就得纳税。所以,年满十六岁,可以结婚、成家、纳税的青年,以书写、口头评论,或具体行动,关心自己纳的税,会不会适当应用于国家弱势群体、学校、医院和公共设施等,是非常合理的。若发现政府,或政党没有善用所缴纳的税收,照顾全民而提出抗议,也一样合理。

年轻一代参政,教会秉持的原则

持平而论,城市教会的青年不一定比乡镇教会的青年更关心,或更了解我国政治。我相信,只要有关信息密切关系到青年目前的困境与未来发展,而且数据充足、教导到位,无论身处不同地域的青年,都会因信息切身,而自动自发,以行动关心政治。教会可鼓励他们与其他更多的上进青年联谊、出席领袖峰会、结社组织农业(或商业)、管理读书会,一起思考政策制订的目的与方法,或帮助他们上技职学校、向网络大学报名,寻求学业与职业生涯中的突破等等。

其实,我们不应该只期待年轻人参政。教会应鼓励所有基督徒国民遵循《法规》,用心为所有政治领袖和政治事务祷告,按轻重缓急原则,带头呼吁信徒有系统地关心各类议题。教会可鼓励会友秉持原则参政,信徒须梳理圣经各参政人物与其事迹,以作借鉴。

约瑟:下埃及后被法老内臣——护卫长波提乏买去,因工作勤奋和尽责,从奴隶升任为管家。后因逃避诱惑,被诬入狱,遇到曾经位高权重的酒政和膳长,最后当了宰相。约瑟在埃及住了九十三年,成功为埃及制定各种强国富民的政策,大大影响埃及的法律制度(参创4125-364713-26)。

摩西:以色列国父。年轻时尝试以暴力解放在埃及为奴的族人,但不成功。后来,他顺应上帝指引,从旷野携眷回埃及,与当时的以色列领袖联谊、结社、一起搞读书会(研究希伯来历史)、发动非暴力抵抗运动,最后,带领以色列人过红海。在旷野四十年的游牧过程中,他受圣灵感动,列出以色列人的宗教与社会法律、制度(参<利未记><民数记>)。

大卫:原是牧童,因积极参与民族保卫战,渐渐升为百夫长、千夫长、军长、君王。大卫结束混乱的士师时代,开创王国时代(参<撒母耳记上>1618章;<撒母耳记下>25章)。

所罗门:大卫宝座的继承人、以色列最有学问的政治家。不论动/植物学、文学、哲学等知识范围,他都远超于常人,可惜,他到了中年,饱暖思淫欲,为满足欲望苛征暴敛,最后为国家埋下腐败、分裂的种子(王上432-34)。

以西结:原是祭司,但被掳到巴比伦的过程中,经上帝呼召,成为在异国预备族人回归祖国的先知(参<以西结书>)。

但以理:惟一在外邦不同王朝作宰相的以色列政治家。他很年轻就知道上帝的呼召和心意,为信仰的缘故,拒受巴比伦王所供给的王膳,与其他希伯来同侪一起帮助巴比伦帝国成长,同时批判历代皇帝不义(参<但以理书>)。

那么,圣经中的“政治家”只见于旧约圣经,而不见于新约记载吗?不见得。

<马可福音>中有希律和耶稣两个王的比较:希律——第一个王残暴、嗜杀;耶稣——第二个王公义、怜悯(参可614-44)。

<马太福音><希伯来书>中,有犹太人对犹太教的反省,作者要求犹太人不要盲目不看自己族群和宗教的问题,更不要忽略上帝的管教和全新的带领(参太914-171120-24等;来3-10章)。

<路加福音><使徒行传>的作者,有意识地把犹太人与非犹太人一起带到基督里复合;这样的复合,不但是信仰的工作,也是社会与政治的善治“Good Governance(参路11-471-10等;徒26810章)。

保罗书信则把罗马帝国放在基督之下,评论她拥有/失去合法统治的意义;她需要知道自己(帝国)也是受造的,被赋予权力,必须对所有公民施行善治,才不是空空地佩剑,而失去合法的统治权柄(弗2-3章;罗15章)。

<启示录>是强烈批判越来越腐败的罗马帝国(启12-14章)。

近当代政治神学家

凯博尔(Abraham Kuyper

荷兰神学家、教育家,曾任首相。他的“领域主权观”认为,基督徒因独特的世界观,足以构成自己的世界,能够探知这世界观所在,展现上帝荣耀和人类丰盛生命的是大学。他关注基督徒日常生活的神学意义和全国政治问题,盼望在这些探究中产生学术成果,以在高等文化界推广基督教主张,再逐步形成可以赋权公民、强化各社会领域的政策。他反对政治上的绝对中央集权,发出警告:任何宣称单一主权的人类主张,都是亵渎上帝,注定会在实践中造成灾难。他设想人类生活独立自主的不同领域,如家庭、学校、行业工会、议会等可以正向发展成不同影响力的单位,从而抵制国家过度介入人民的生活。

潘霍华(德语:Dietrich Bonhoeffer

德国牧师、神学教育者、不齿国家元首——希特勒伤天害理而参与推翻希特勒运动的领袖。他早期着有《追随基督》和《团契生活》,读者可学习敬虔度日,在世过分别为圣的生活,其后期著作如《伦理学》,能促使读者学习如何进入黑暗的世间,重建上帝眼中公义的世界。他以身作则,为信仰的公义付上生命代价。他曾断言,“祷告”无论多么使人内心温暖和火热,若没关心“公义”的具体行动,“祷告”便会误进敬虔的“自傲”和无生气的“出世主义”。

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美国浸信会牧师、社会运动者、人权主义者、非裔美国人民权运动领袖兼诺贝尔和平奖得主(1964)。他主张以非暴力的公民抗命,争取非裔美国人的基本权力,而成为美国渐进主义的象征。他反对种族隔离,关注国家贫富悬殊和对外战争等议题。196844日,他遭暗杀身亡。

中国刘晓波

他说自己可能永远都不会成为建制教会的信徒,但愿意极力效法耶稣基督至死。200812月,他与中国三百多位知识分子联合提出《零八宪章》,呼吁中国政府根据自由、人权、平等的普世价值,修改宪法,实现民主、共和、宪政的现代政治制度。《零八宪章》,应该是世界上最少涉及政治利益分配的体制改革建议书,因他知道革命会带来社会动荡,水滴石穿的体制改革才能带来长久和平。

教会处理政治议题时,不要一僦而就,一下子就偏向某种主义某种制度,而是要把所有人为主义、制度、种族、国家,置放在耶稣基督道成肉身的神学框架下,让一切首先在基督里被转化。主耶稣以身作则,批评当时所有党团的不义,也肯定个别的好法利赛人、文士、百夫长、希腊人和外邦人,鼓励他们领导以改变风潮;祂的“登山宝训”,不是针对一族一国,而是指导万国万民的“天国政策”(参太5-7章)。

教会除了积极祷告,还能作什么?

教会要纠正错误的政治观念,积极诠释参与管理的政治神学——只要你管理人群,你就在从事“政治”工作,如上帝在伊甸园中命定始祖管理“天空的飞鸟、海里的鱼、陆地的走兽”之心意。接下来,就是透过你的管理行为,看你是好树结好果子,或坏树结坏果子了。

当然,更实际的工作是,鼓励信徒陪小孩多参与不同种族主办的聚会,让孩子从小知道,这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如果上帝保守,他将有份在未来参与影响国家的进程,所以,要让孩子从小努力学习各族语言,以便日后按宪法作一般官员、部长,甚至首相。另外,教会也应该鼓励青少年在学校和其他公共场合结交异族朋友,与他们一起上网共享好书、好电影,或参与文化结社,酝酿种族和谐的环境。至于教会的中年人,可以主动在嘛嘛档与异族朋友搭台,消弭有心人制造种族不和谐的氛围。总之,教会就是不能隐身于四堵墙里,被动地等待世界改变,而是要积极走进人群,发挥正向影响!

我在很多政党都有朋友,也曾参与各政党论政聚会,包括马华与伊斯兰教党。我曾参加黄德发起的绿色盛会和“Bersih2345但我游行时,尽量不喊口号,而是用心祷告,在过程中尽力帮助有需要的老人和妇女,避免他们受伤害。以前,我觉得游行是很重要的管道,但现在看来,它只能抒发部分人民的心声,实际影响还要在游行后,对有关单位列出清楚的要求和拟出时间表,不能止步于一场游行。

我年轻时,曾协助父亲建造桥梁、清真寺、学校和住宅区,所以,能体会年轻人的生产力可以为国家提供各种建设。期盼我国青年学会疏离这世代的精神鸦片(网游),多读书,多思考,多挽起袖子,下场实际地干出成果。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启动青年人的生产力、行动力与思考力,进而激发良性竞争,刺激国家整体的动力。

(笔者注:限于篇幅,无法置入注脚,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