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法移民

Jul 06, 2017 01:44 pm

文: 刘世尧(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牧师,教会应为非法移民和工人施洗吗?他们没有向地方政府注册。在我们的社会里,洗礼证书是很重要的文件。我们当如何从神学、社会和伦理的角度看这事?就神学而言,悔改是从错误转向正确,但非法移民不会主动回乡,反会继续留在黑市中,当无身份的人。他们还会尽己所能,从政府那里获取利益,甚至视偷渡的钱为“投资”。

答:

谢谢你提出这重要的问题与其复杂背景。坦白说,思考这些问题时,我心里感触良多,挣扎不已。

我想起天父赐我在美国留学的机会。有一次,我和家人去纽约的曼哈顿唐人街,从停车场走出来时,就听到福州话!原来,单单在纽约,就住了超过三十万福州新移民(全美国超过七十万)!当中有不少人没有合法居留身份,为了淘金梦而偷渡到海外,希望闯出一片天空,还可把祖国的家人接来,一起享福。

教会可为那些来到我们中间的非法移民,或偷渡客施洗吗?这很棘手,如你所说,它不止牵涉神学和伦理课题,也关系到本处的法律问题。若教会与牧者为非法移民施洗,可能会被控以“非法窝藏、教唆非法移民及提供金钱援助”等罪名,甚至入狱。

圣灵让我想起圣经中的一个原则和一个案例。

先讲原则,新约<雅各书>21011节:“因为凡遵守全律法的,只在一条上跌倒,他就是犯了众条。原来那说:‘不可奸淫’的,也说:‘不可杀人’;你就是不奸淫,却杀人,仍是成了犯律法的。”从上下文来看,这段经文绝不是要我们终日定自己,或别人的罪,无时无刻活在犯了全律法的内疚、恐惧,或指控中。雅各当时的关怀是,教会里有按外貌待人的情况,如比较尊重有钱、体面的人,却轻看穷苦人。雅各提醒教会,至尊的律法,就是爱人如己。因此,“你们若按外貌待人,便是犯罪,被律法定为犯法的。”(雅29

这样说来,我们每个人都曾“犯罪”和“犯法”,不是吗?

想当年,我们受洗时,是否还有一些未认清、未处理好的罪和“犯法”的事呢?我曾向市议会图书馆借了一本百科全书近二十年,故意不还,到忘记还、一直没还;天父怜悯我,在2009年尾,我被圣灵光照,看到此书在家里,便被圣灵充满,提起勇气还书!这近二十年里,天父仍呼召我、使用我,没有撇下我!当然,公义的父神是忌邪的,祂带领我重见本书,帮助我处理这个罪,堵住破口。

请不要误会,我不是说,拖延认罪与悔改不要紧;而是尝试指出,我们恐怕都无法等到处理完个人所有罪和所犯的法,才能受洗。受洗,是愿意回头的浪子立刻能经历的奇异恩典,是他不配得的爱和接纳——“父亲却吩咐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把戒指戴在他指头上,把鞋穿在他脚上……”(路1522)我可以把慈父的这一句话解读成,给他失而复得的儿子“施洗”吗?!

接下来,谈这圣经的个案,即新约的保罗书信之一<腓利门书>Philemon)。这封信说出了一个感人的事迹:使徒保罗为福音的缘故,被关在监狱时,带领一位也被关在狱中的奴隶信主;保罗称他为“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110)。这奴隶名叫阿尼西谋(Onesimus),罪行是逃离主人。在罗马帝国的时代,主人有权处决逃走的奴隶。但真奇妙,保罗竟认识他的主人——腓利门。腓利门受保罗影响而信主,且是一间家庭教会的领袖(11-219下)!

保罗谦卑地写信,恳请腓利门在主耶稣基督的爱里,宽恕与接纳阿尼西谋,因“他不再是奴仆,乃是高过奴仆,是亲爱的兄弟”(116)!在信仰的力量和盼望里,保罗指出,这阿尼西谋“从前与你没有益处,但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111)!当然,保罗绝不是感情用事,他暸解这个案涉及伦理,或责任问题。故此,他说:“阿尼西谋若亏负你,或欠你什么,都归在我的账上,我必偿还”(118-19)。

保罗在这宗案里的处理方式,显示他竭力平衡两件事:怜悯与合法(compassion on human and conformity to the law)。换句话说,如何能作到爱人如己,又尽诸般的义(弥68 2237-40)。这实在不容易,但历世历代跟从耶稣基督的门徒,都在信仰的亮光和力量里,全力以赴,且不断反思和改进。在为非法移民者施洗的事上也一样,许多教会都在探讨和思考这事,也有不同的立场。以下是我的意见。

我认为,虽然<腓立门书>整封信里没有提起阿尼西谋受洗一事,但保罗既然称他为“我在捆锁中所生的儿子”,应该有在监狱里为决志归主的阿尼西谋施洗。当时,身为囚犯的阿尼西谋,背负逃离主人罪名,还未出狱,也未还债;保罗已在狱中传福音给他,为他施洗,甚至栽培他的灵命到一个地步,说这个人“如今与你我都有益处”。我由此获得的心得是:

一、无论如何,怜悯人的灵魂和满足其心灵与物质的需要,是第一要紧的,包括与人分享主耶稣的福音、给予安慰和鼓励、提供实际的帮助和支持;

二、若那人真心悔罪信主,愿意接受栽培,时机成熟了,我们可给他施洗,使他成为天国和神家的一份子,有活泼的新盼望;

三、在后续的门徒栽培过程中,我们要一步一步地处理过去的“烂帐”、亏欠等,求尽诸般的益,因爱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针对这艰巨的“雅各式”摔跤过程(创3222-31),带领他信主的基督徒/教会/牧者/基督教机构有责任,但那位信徒自己的良心和意志所产生的行动也很重要,而且,我们无法逼他作某个决定,就让他靠主走下一步,他也知道自己必须对主(和教会)负责任。我所知道的个案是,有偷渡背景的信主者,在申请政治庇护失败后,经过祷告,“清楚知道上帝要带领他们回国”,便毅然返国。也有者“顺服上帝的旨意”,在法庭上表明自己现在的信仰,承认当初申请政治庇护的理由是假的,坦诚面对法官,反而得着出人意外的结果──法官批准了他们的申请!天父带领每个人走的路都不同,但可以肯定的是,祂使我们的灵魂苏醒后,为祂的名要引导我们走的,是义路(诗233)。

至于教会与牧者为非法移民施洗,可能被控上“非法窝藏、教唆非法移民及提供金钱援助”等罪名,那要找好的基督徒律师谈谈……因基督徒是天国子民,也要作地上好公民(让我想想请教谁……)。

原来,保罗当年为帖撒逻尼迦教会所写的祝福真不容易,但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又愿主叫你们彼此相爱的心,并爱众人的心,都能增长、充足,如同我们爱你们一样;好使你们当我们主耶稣同祂众圣徒来的时候,在我们父上帝面前心里坚固,成为圣洁,无可责备。”(帖前3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