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带一路与宣教契机”布道讲座会

Sep 20, 2017 08:32 am

报道/摄影:黄珍琳

年会成年团契有幸邀来国际知名的学者——梁燕城博士,担任四场培灵会和布道会(30/62/73/75/7)的讲员,协办单位是曼绒、近打、中一、南部教区的成年团契和飞鸽传播,在吉隆坡、士古来、爱大华和怡保进行,每场平均近五百人出席。

72年会成年团契主办,中一教区和飞鸽传播协办的“一带一路与宣教契机”布道讲座会,在吉隆坡卫理公会进行,逾三百人出席。梁燕城博士和王美锺牧师(博士)是此次大会的讲员。

梁燕城博士是文化更新研究中心院长、《文化中国》学术季刊主编、时事评论员和多所高等学府教授等;曾出版《中国哲学重构》、《寻访东西哲学境界》、《道与魔》和《中国文化处境的神学反思》等三十二册著作。

王美锺牧师(博士)是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院长、一带一路福音联络中心(国际)创办人和总干事等,常年受邀到各国担任宣教和培灵会的讲员。

上午九时,徐国荣牧师与徐立弟兄呈献庄严、动听的圣诗《圣城》后,梁博士在主题“一带一路的天国契机”中,从历史角度解析神如何透过“一带一路”实行旨意,以及中国教会未来对全球教会产生的影响力。

他说,早在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人们始正视贯穿亚欧非大陆的“一带一路”路线图:路线图的一头是活跃的东亚经济圈,另一头是发达的欧洲经济圈,但以居中位置、广大腹地国家的经济发展潜力最大。中国愿与多国合作的巨大经济愿景,成了教会随“一带一路”播下福音种子的重要契机。

一带一路”连与“天国契机”的核心,直指主耶稣基督。东方(丝国)的博士(智者)看见那明亮的星(景星)时,便踏上古丝绸之路,寻访救主。中西历史对救主诞生的大事,记载皆一致(太21和汉书《天文志》)。主耶稣成年后,藉超自然能力,宣称自己是神子和真理本身,彰显神来到人间、施行救赎大工的神迹;其十二使徒和信徒日后遵循主的嘱咐,努力将福音传遍四方。

福音在华的进展史,始于唐朝。自首位来华的景教宣教士后,再经元世祖忽必烈、孟高维诺、利玛窦,至基督新教的马礼逊、剑桥七杰等人积极传教,基督教在中国的发展,可歌可泣。清末,因鸦片战争,中国人仇视从西方而来的基督教;尔后,宣教士与英国教会推动反鸦片运动,这起祸国殃民的战争才结束。

现今,世界各地动荡依旧,纷争不止,尤其是中东。古以色列人入迦南地后,历经建国、遭外邦人杀戮,以致亡国、分散到世界各地,并于两千多年后复国的辛酸史。梁博士提及,根据主耶稣的预言:当末日的坐标——以色列复国时,祂降临和世界末日的日期就近了(路216;太242-3)。

西元380年,因基督牺牲的大爱,罗马接受基督教为国教,成为西方文化的主流。然而,兴起的新帝国主义引发了第一次世界大战,还将中东和中亚洲许多国家(伊斯兰世界)打得屈辱至尽。于是,伊斯兰与西方文化产生激烈的冲突,成了原教旨、恐怖主义的思想根源,促使伊斯兰教武装扩张,祸延至今。伊斯兰国(ISIS)鼓吹战争形态的恐怖主义,严重打击中东、非洲、欧美各地的经济和保障。因此,中国推动“一带一路”的解决之策,是与各国建立互补互利共赢的原则,以自古就有的王道精神,取代西方的霸道力量,可谓应时。

全球合作,构建互联网络,有利解决世界的经济危机。至于中国本土现况,梁博士坦言,中国近代史和当代社会不平衡发展带来的苦楚,已形成文化创伤,基督徒须仁爱服侍,医治国人心灵深处之痛。他创办的文化更新研究中心有三大使命,即关爱草根阶层、鼓励学术界知识分子对话、提供体制改革的建议。

时下,教会复兴的浪潮,逐渐从西方移向亚洲。中国基督信仰的复兴与以色列息息相关;当中国教会复兴了,其信徒企业家、专业人士便能藉着“一带一路”的路线,以爱服侍中亚和中东的核心——耶路撒冷。梁博士作此结语:“路已经开了,我在这里,请差遣我”。

在主题“一带一路与宣教契机”中,王美锺牧师宣教战略的要点有八:一、聚集城市,开拓门户;二、跟高铁走,沿线设点;三、跟经贸走,商业宣教;四、群体流动,植堂宣教;五、城镇建设,专业宣教;六、建立社区,移民宣教;七、经济为引,文化为桥;八、联合行动,设立中心。

王牧师表示,战略需要落地,异象需要行动,更需要成千上万的宣教行动者。宣教,需要建立动员、招募、训练、差遣和关怀的一系列机制;已成熟的华人教会,应以“海上一路”为首选。

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二十一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连接总人口高达逾三十亿的六十五个国家,约占全球总人口的44%,能带动巨大的能量。不过,考虑到“一带一路”沿线的宗教风险,王牧师建议:一、“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须引导和发挥文化的区位优势,灵活面对宗教复杂的多变格局;二、机遇与风险并存,须积极应对、顺势而为,化解风险,“排雷减损”;三、宗教风险的“蝴蝶效应”,提醒人要前瞻,放远全局的视野。

尽管“一带一路”是无神论政府推广的战略,但不失为教会宣扬好消息的契机。从人的眼光来看,中国“一带一路”政策,对内是振兴实体经济,对外是振兴出口、获取更多的外交空间。但如王牧师所言,基督徒应看出,此政策带动的不只是资金、商品和人员的输出,且能输出天国的文化和价值观。“一带一路”将会挑战中国教会迈向宣教之路。

受“一带一路”影响的六十八个国家宗教中,有十三个以东正教为主、十个以佛教为主、二十九个以穆斯林为主、十个以天主教为主、两个以印度教为主、两个以新教为主、一个以亚美尼亚使徒教会为主和一个犹太国。在创启地区上宣教,大有可为;惟面对宗教、语言、风俗各异的国家,王牧师以<以赛亚书>192325节的预言,鼓励教会放手去行,藉“一带一路”来成就“三国一律”

他说,教会既已领受主的救恩,得尝属灵福分,有责推动对上帝选民——犹太人的福音事工;上帝要使用华人信徒成为以色列和阿拉伯信徒之间的桥梁,最终迈向合一的道路。王牧师继续分享自己在中国参与神学教育和宣教的事工,至中午十二时三十分。最后,中一教区长——郭进吟牧师为会众作祝祷,讲座会就此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