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害者

Jan 09, 2018 05:16 pm

文:王有仁(昆仑喇叭堂主理牧师)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何其薄弱与不堪一击,一句话、一点利益就能使人翻脸、关系破裂,至终两败俱伤。

近来,大马空气弥漫着化不开的火药味,啤酒节被禁、泛清真(pan-halal)的热议,引发宗教与种族之间的紧张关系与怨声谩骂。还未平息,又来一位思维狭隘的传教士——查米汉(Zamiham),发表“华族不洁论、一教独大”等刺耳、偏激的歪论,使日益尖锐的宗教关系被拉得更紧绷。幸好,上主藉我国最高统治者的中肯言论,暂时缓解民间不平的情绪。

宗教信仰或许是国与国之间、各种族之间引发大小暴行的主因。一位高龄的犹太裔英藉历史学者——Prof. Bernard Lewis,专研中东历史与回教发展史的学者。他在2002年出版一本书“What Went Wrong?”,书中指出,宗教或许是许多武力、暴行的祸首,穆民要脱离仇恨与以暴制暴的枷锁,应停止发问:“谁陷我们於困境?”,而是反省:“我们如何矫正?”惟有如此,才能从受害者(victim)变成加害者(victimize)的铁律中解脱。书中还暗示(implicitly),把伤害转成正面的力量,还需要上帝的力量与方式。

<诗篇>83篇是少有人用来祷告的祷文,因祷者的用词与语气极暴烈(furious):

“我的上帝啊,使他们像滚转草,
像风前的碎稭哦。
用祢的暴雨使他们惊惶。”(诗83:13、15;吕译本)

它是属於哀祷文、战歌(a war-song)和咒诅祷文(imprecation prayer),主要功能是求上主处决恶人和求上主处置愤恨。

祷文可分成以下的结构(修改自Samuel Terrien, The Psalms, 594-5):

不要静默1至4节
四面围敌5至8节
全然消灭9至16节
尊祢的名17至18节

此类祷文,不是用祷文使自己的憎恨与伤害合理,也不否定、压抑甚至过滤愤恨,而是坦露自己憎恨的黑暗情绪(参毕德生《回应上帝》。页153-159)。这种很暴怒的祷言,不是独白,而是向上主说出自己最真实的情绪状况,将自己处理不了的憎恨和伤害交由上主处置,深知祂会很认真地处理掉,祂也不期望人成为受伤的加害者(the wounded victimize)。

“愿他们永久惭愧惊慌;
愿他们永受羞辱而灭亡……”(83:17;吕译)

向上主说出暴烈的祷语,其实是非暴力(对抗暴力)的行为(参MacCann, Psalms.1127)。

上主藉<诗篇>83篇的祷文提醒我们,人心不是倾善的,不是自己尽力为善,一切都能转好;我们不能用善增加别人的善,但可选择以善宽恕人。不管我们有多强的理由去憎恨和复仇,我们憎恨愈多,就愈背叛和伤害那惟一的复仇者(vindicator)——上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