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创作,从会众唱诗谈起

Jul 02, 2018 07:44 pm

文:叶德宗博士

本专栏上一期的主题是“预备讲道,从教会诗歌写作谈起”;本期则从会众唱诗的角度,来谈诗歌创作的属灵层面。

首先,我们重温诗歌创作的概念:

创作诗歌要熟读歌词,了解歌词中的基督道理,结合作曲者的属灵生命,藉着“读”,表达信仰情操的深度,以加强词义和旋律的影响力,这是第一层面的音乐“制作”,当属服侍的范畴。

在教会崇拜中唱诗的会众,是一群蒙恩、得救的信徒,向神发出赞美、祷告、感恩、教导和劝诫的诗歌(西316)。当会众颂唱和传扬基督的圣名,就能吸引人来到神面前:“神愿意叫他们知道,这奥秘在外邦人中有何等丰盛的荣耀,就是基督在你们心里成了有荣耀的盼望。我们传扬祂,是用诸般的智慧,劝诫各人,教导各人,要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神面前……”(西127-28)因此,全教会信徒每周仅用约两个小时崇拜中的部份时段来歌颂神,这何等宝贵!

我们必须理解会众唱诗的三个层面:

一、会众唱诗是属灵生命的经历

虽然每一个人的生命际遇不同,但在这个时代,我们能经历同一位神的能力!当我们唱诗歌描述神的能力时,我们的心是被神的能力吸引。不但如此,今人仍可经历历代信徒所相信的神,因我们的神,是永恒不变的神,成了我们属灵生命的共鸣。

例:《我心灵得安宁》写词者Horatio G. Spafford1828-1888

在一日之间,他失去四个女儿,在极其伤痛时,他还能说:我心灵得安宁。这个心情写照不是假象,而是实在的生命历程,“在我敌人面前,你为我摆设筵席……”(诗235Philip P. Bliss1838-1876)为这诗谱上旋律,以相对旋律的画面放在“我心灵得安宁”的句子 – – 主旋律是平静不变的音(5 55 ---|),而内声部铺排动感的音符,以表达深层回应、肯定的意义。所以,创作诗歌与属灵生命的经历,是平行共进,作者亦从中透露自己如何与神同行和经历神的能力。

二、会众唱诗是荣耀神的举动

自古以来,相信神的人常常传扬神的作为与救恩。<诗篇>的诗人常提醒读者应当歌颂神的作为和救恩。当会众经历神及齐心歌颂神时,神就得荣耀。诗歌和旋律能否帮助会众唱出神的荣耀和作为,就在于歌词能否贴切描述、旋律是否有恰当的情感和声响。若歌词与旋律结合到位,就会产生共鸣,会众歌唱时能即时被诗歌紧紧扣住,而激励自身抒发、赞美神的作为。会众唱诗,是见证神的举动。

例:《圣哉,圣哉,圣哉》写词者Reginald Heber1783-1826

写出三位一体真神的作为和能力。歌词基础来自<启示录>4811节,作曲者是John D. Dykes1823-1876)。

写词者和谱上旋律者的年龄相差四十年,但他们对三位一体真神的认识毫无差异,透过歌词和旋律描述两代的神一样不变。旋律开始升华,走向旋律铺排(11335-5-)。这三个音符1 3 5是同一个和声,意表三位一体的神。故此,有升华的旋律及好的歌词,能吸引会众歌颂神。写词者和写曲者必须藉词句和音乐,清楚描述神的属性。

三、会众唱诗是教义和神学教育。除了赞美、敬拜神,诗歌范围可延伸至教义和神学教育的层面。

<诗篇>,是犹太人的诗集,内容丰富,清楚地讲述神,囊括训诲诗、祷告诗和感恩诗等,好叫读,或唱者得到神给予的智慧。诗人大卫以各种形容词阐述神的属性:耶和华是岩石、山寨、救主、磐石、投靠和盾牌等等(诗18)。台湾的天韵合唱团为这诗篇谱曲,歌名为《耶和华我的力量》,一开始的旋律是回应神。副歌旋律把《祢》编写在第一拍,犹如把神放在人生首位。副歌旋律比开始时的旋律高,升华了旋律,這是宣告神的圣名。

例:《耶稣爱我万不错》写词者Anna B. Warner1820-1915

我们的信仰教义简单表明圣经是神的话语。圣经指出:耶稣爱我们、为我们舍命和打开天门、耶稣会与我们同行、我們因祂而活。这是教义。

写曲者——William B. Bradbury1816-1868)以五音(12356)为旋律题材,在旋律中呈现诗词的对应。首两个小节的旋律线条从上往下,再往上;下两个小节的旋律线条是从下到上,再往下。这是对应的旋律写法。头一句歌词“Jesus loves me, this I know, 是确认我们的信仰;下一句“For the Bible tells me so,是对应前一句歌词的确据。若我们细心地写歌词和旋律,即使它有多简单,都能成为一首高质宣导教义的诗歌。词、曲作者必须为会众创作:

(一)歌词与旋律内容能否帮助会众更接近神、荣耀神?

(二)诗歌能否建立和坚定会众的信仰?

(三)诗词和旋律能否引领会众遇见神和更亲近神?

会众唱诗音乐另一层面的“制造”,得以“制作”自身对神认识的深度和属灵生命的根基。

神赐给我们音乐,来荣耀和传扬祂的名。1538年,马丁路德在格奥尔格•劳乌(Georg Rhau, 1488-1548)出版的合唱曲集序言中,表示:“我真切希望所有基督徒能喜爱音乐,视为值得珍视的心爱礼物。它是上帝赐予人类宝贵的、应受崇敬的无价珍宝。音乐作为高贵的艺术,是世界上最伟大的财富。它近乎上帝之道。音乐的宝藏是那样精美和珍贵,以至于我试图谈论和描述它们时,总是寻不到恰当的语言。”

创作圣诗,是敬重神、对会众诗班负责的侍奉岗位;而在创作过程中,我们往往先被神得着,更新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