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视乡镇教会困境和突破之径

Jan 07, 2019 09:57 pm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浅谈伙伴教会

杨美盈部长受邀在第四十三届华人年议会的会友事工大会上演讲,题目是“国家建设:基督徒与公共服务”。我特别对她的其中一段话感触良多。她说:“我出生在南马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小时候,我参加了卫理公会,我在那里信了主。我知道在很多乡下有很多教会,这些教会的人数非常少,少到连养一个牧师都不够!但是我非常感谢卫理公会,虽然在乡下开教会不容易,你们还是努力地办下去!”

杨部长的这一番话道出了很多乡镇教会的心声。由于人群涌向城市和趋向少子,很多乡镇教会的增长显得乏力,有的甚至处在萎缩状态。要知道,乡镇教会一直以来扮演重要的角色,也是教会人才的训练基地,培养了很多献身的青年和教会领袖。相比之下,城市教会得天独厚,人才汇聚,吸引了乡镇因升学,或就业的精英前来,资源强而丰富。

翻阅年议会的统计表,过去的雪兰莪教区和现在的中部其中三个教区,会友增长率都来得比其他教区高。我担任年会会友领袖后,有机会到很多乡镇教会证道,最常听到的声音就是:“我们这里什么都没有,要人没人,要钱没钱,青年人都留不住,他们都往城市发展去了。”这不单发生在华人年议会,三一年议会也面对同样的挑战。

大学生”教会

这几年来,我发现,以大学生为主的教会逐渐形成。北部的樟仑布道所、近打教区的丹绒马林卫理公会、东部教区的甘孟卫理公会和日底卫理公会、中二教区的双溪龙卫理公会和中三教区的美佳厦大卫理公会,有八成以上的崇拜者都是大学生。一般而言,这些“大学生”教会的财务资源比较缺乏,导致事工发展面对阻力。

根据2019年的统计表,年会有二十九间教会的崇拜者是五十人或以下,有些甚至没有少年团,或青年团契的活动;部分教会早在七十年代的人数是百人以上,但现已萎缩到五六十。有些传道需要兼顾三至五间教会,疲于奔命;然而,也有的因人才外流,有的牧区竟连填满执事会的职位都不行,执事团队也士气低落。这是一个严重的警讯,我们不能忽视。

卫理公会是连属教会(connectional church)。每间教会都不是单独的个体,我们都连属在同一个年议会里。这有点像商业连锁经营的模式。每个牧区和布道所都是我们的“分行”,经营不善时,总公司有义务投入相关的资源,扭转局势。有鉴于此,年议会倡议伙伴教会的理念,整合资源,让城乡连为一线,以祈为乡镇教会注入新的动力,积极发展。

例一:五年前,美佳堂的短宣队曾连续三年协助加叻卫理公会的主日学,学生由十多人一度增至逾百;惟堂会缺乏装备,短宣队停止探访后,人数降至二十余。加叻卫理公会的主日学校长非常期待美佳堂的弟兄姐妹继续帮助他们。

例二:过去三年,美佳堂每个星期都派小组的弟兄姐妹,或主日学教师,联同丹绒加弄卫理公会在峇冬新村配搭,展开福音事工。几年下来,我们看到这里的村民从起初抗拒到开放的态度,也允让教会使用民众会堂来办图书馆和主日学,我们祈祷有一天可以在这个地方开启新的布道所。

从上述这两个例子来看,人们需要以开放的态度和广阔的国度观,来落实伙伴教会的理念。此外,除了鼓励更多会友传道、主日学教师和青少年导师参与,好分享更多金钱、人力和各领域的软硬设备等资源,关怀乐龄者的事工亦不可少。

最重要的是,伙伴教会理念能成功实现,是深得信徒认同。

各人不要单顾自己的事,也要顾别人的事。你们当以基督的心为心。”(腓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