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而为一,时时兴邦

Apr 09, 2019 08:57 pm

受访:陈耀芳姐妹

采访:甘慧仪

翻译:陈德美

整理:黄珍琳 / 甘慧仪

陈耀芳姐妹(Chrisanne Chin)来自长老会,是马来西亚基督教教会协会(简称“马基协”,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 CCM)的青年事工督导、“合一祷告”(Prayer United,简称“PU”)的文书、“24-7为马来西亚祷告”(24-7 Prayer Malaysia)发起人兼总干事。

 

 

 

 

求来的恩赐

 

耀芳身兼多重身份,投入各种祷告圣工,是因神应允她的祷告。她时常对别人说:“你要很小心自己向神求什么,因祂可能会成就你所求的”。

 

2005年,耀芳教会的牧师率众为国代祷时,她看出这样的祷告不会产生任何果效,就求上帝教自己如何为国祷告。上帝很认真地回应。不久,耀芳受邀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马基协”三年一度的会员大会,她在大会上积极发问,结果,受大会委任为“马基协”的青年督导(CCM Youth Moderator),让她得以动员“马基协”成员教会的青年设立第一间青年祷告室。

 

2007年,“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简称“净选盟”)邀请耀芳率领“马基协”的青年来示威。联络耀芳的委员嘲笑她:“基督徒害怕示威吗?你们会说我们祷告就行了……”耀芳不喜欢示威,更别提带人上路了,但她接受“净选盟”发出的挑战,对他们说:“我们会来,我们不怕,但我们确实会祷告。”结果,耀芳和一班青年困在吉隆坡城中城(KLCC),无法到达目的地,因所有交通工具都禁止通行,当天还下大雨。示威活动结束后,耀芳很感恩,深深体会到父神会保护自己的孩子。

 

“马基协”的领导层不满耀芳带年青人去干危险活动!但有一位会督说:“我们年轻过,年轻人就是要做这些事”;另一位会督也有去示威。耀芳便动员“马基协”的青年针对不同课题,发文稿给报章和放进网络;积极为国祷告,为社会争取公平、公义的待遇。

 

“净选盟2.0”再次发出邀请。示威前一天,耀芳与众青年彻夜祷告,翌日进入目的地,但她和同组的伙伴被捕,自己成了扣留所惟一的华裔女性。她看到很多马来男女,甚至很多年长的马来人,从吉兰丹、吉打等老远地方来示威,因政府对他们很不公平。新闻只报道数百人遭扣,耀芳在那里看到的是数千人。出于怜悯的爱心,她在扣留所里成了很好的见证人,马来同胞对她说:“我们知道华人是关注我们的。”

 

她说:“当我们谈政治时,不少政客试图隐瞒真相,欺蒙人们。2013年的‘308海啸’,国阵第一次失去逾三分之二的席位,但仍掌权。308之后,教会觉醒了。‘马基协’的领袖过去责备我让青年冒险,现在却对我说:‘Chrisanne,干得好,加油!’来到‘净选盟3.0’,打电话给我的伊斯兰教徒委员问我:‘妳这次来不来?’还加了一句令我惊奇的话:‘妳不来也不要紧,你们祷告就行了。’我觉得很奇怪,他就说:‘当你们基督徒祷告时,就会有事情发生。’”耀芳意识到,动员代祷的意义和果效何等大!

 

ALPHA、24-7、PU——祷告圣工

 

才当上马基协青年督导,主就感动耀芳离开职场,她本是银行的股市投资分析主管。耀芳在“启发”(Alpha)担任青年与大专学府的发展部主任近三年,同时启发青年和鼓励大学生在学府兴起祷告的活动。“祷告能使传福音大有收成!”耀芳曾在Alpha办公室开了24/7青年祷告行动室(Boiler Room)。有一年,她和众人正在跨年通宵祷告时,忽然有人在外面敲门,大喊:“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祷告,我要信耶稣,我要得救!”这人进来后,说自己要信耶稣。“当你经历这样的神迹时,你会不拼命祷告吗?!”耀芳说,祷告跟灵魂得救息息相关,在不同的24/7祷告室,她和同伴经历了不少神迹奇事。

 

为更专注推动代祷活动,耀芳退出Alpha,加入Alpha姐妹会——24-7祷告国际组织(24-7 Prayer International)。耀芳多年前已关注他们的网页信息(www.24-7prayer.com),后在我国成立“24-7 Prayer Malaysia”(www.24-7prayermalaysia.com),致力设立24/7(一天24小时,一个星期7天)祷告行动室,并关注宣教和社会公义的课题。在圣灵带领下,陆续有很多事情平行发生。

 

2012年,华勇会督召集各宗派教会的领袖,一起商讨为国家祷告的事宜,耀芳也受邀。一帮人开会后,成立“合一祷告”,宗旨是“复兴教会转化国家”;其名是黄满兴会督从曼联足球队(Manchester United, MU)联想而得,“合一祷告”就叫“Prayer United, PU”。设立PU的原因有二:一、2012年,雅加达举行世界祷告大会(World Prayer Assembly)时,我国出席的一些教会领袖认为,我国应该像印尼,合一祷告、复兴;二、为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和迎接马来西亚禧年(2013)代祷。PU是东西马各宗派教会和祷告网络联合为我国最大的祷告平台,不分地域、种族和语言;现有十多个成员,包括马来西亚卫理公会。

 

2018年,24-7Prayer Malaysia成为24-7祷告国际组织第十间国家办公室(10th National Office)。24-7 Prayer Malaysia的异象,是把“24-7”丰富的英文祷告资料翻译为中文、国文和淡米尔文,放进网络,供全世界的信徒使用。耀芳兴奋地表示:“全球约有30%-50%的人有了这些翻译的文本资料来学习祷告,与神建立关系,就能影响自己的地区/国家。这样,小小的马来西亚就能成为全世界的祝福!”

 

PU每年一月会办代祷领袖退修会,求神指示祂本年关注的是什么、信徒如何为国代祷。2017年,PU代祷领袖退修会在诗巫进行。主题讲员——马克•古德温牧师(Mark Goodwin)分享主多年前给予他的启示:“马来西亚的复兴是由卫理公会带动的,卫理公会要因此付上代价。”卫理公会真的能做到吗?这些年来,耀芳推动祷告活动的过程中,发觉神已使用卫理公会。PU主席是华勇牧师(我国卫理公会前会督,现为荣誉会督),他退休后全力鼓励全国信徒在各地建立24-7祷告中心,目标是昼夜都有代祷者为国献上敬拜和祷告给神。这是复兴教会、转化国家的途径!

 

光照吾国,恢复爱心

 

2018年的第十四届大选之前,PU代祷领袖退修会推动神赐下的代祷策略——“Light Up Malaysia”(以祷告点亮马来西亚),请每个州属的祷告协调员动员同一议席的教会一起祷告,点亮每个议席、州属和全国。此代祷策略由卫理公会启发。每年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今年是第七次),是教会推动的“马来西亚祷告日”(Malaysia Day of Prayer)。巴生谷有大型的联合祷告庆典,由“马基协”和PU合办,从2017年起,天主教的吉隆坡牧区也携手联办;吾宗的王怀德会督是筹委会主席。

 

2018年3月,《卫理报》在“YouTube”网站播放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长——池金代牧师(博士)的“第14届大选,投票给谁?”中英文短片,迅速传遍许多教会,有位英文牧者说:“我没听过这么好的信息,教导基督徒应如何投票。”耀芳以此为例,指出神使卫理公会发挥很大的影响力。“我没想过自己会到处教人祷告,是卫理公会先邀请我的,尤其是讲华语的卫理公会;我受英文教育,但他们乐意为我提供传译员。我主持的第一场青年代祷训练活动是在昔加末卫理公会进行。”

 

她说,代祷是从个人复兴开始。当信徒回到起初的爱,连于神,触摸神的心,就会热爱祷告,花时间与神相处。神既然托付给卫理公会,卫理公会必须预备多牺牲、付出代价来服侍其他宗派的教会。若要为首,点燃复兴之火,就要更谦卑地服侍和付出。领受从上而来的感动后,耀芳直言,有如<启示录>的以弗所教会,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有百年历史、丰富的资源和良好的办事能力,但神说:“你要恢复起初对我的爱心”。

 

信徒在第十三届大选学到了功课,学习以神的心为心;当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出炉时,全世界都惊讶!毫无疑问,这是神亲自动工。可惜,大选后,出现两极现象:很多人更热心地祷告;也有人认为自己已完成任务,不再祷告了。耀芳强调,使国家转化最明显的果实,是很多人信主,且成为门徒;故,祷告不能止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