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可在教会义卖吗?

牧师,教会在主日礼拜结束后可义卖吗?教会能以义卖筹款,或凭信心,让神感动会友们奉献呢?

 文:刘世尧(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牧师,教会在主日礼拜结束后可义卖吗?教会能以义卖筹款,或凭信心,让神感动会友们奉献呢?

答:

这的确是一些弟兄姐妹,甚至教会领袖们挣扎的问题。有者诉诸于福音书里主耶稣洁净圣殿的事件,反对在礼拜堂里义卖;有者提到一些名牧的教导,说他们从来不筹款,而是相信上帝会供应,基督徒会主动奉献。

先谈主耶稣洁净圣殿的事吧。根据<马太福音>廿一章1017节、<马可福音>111519节、<路加福音>194546节和<约翰福音>21322节的记载,主耶稣当时的行动有三个:一、赶出殿里做买卖的人;二、不许人拿着器具从殿里经过,把圣殿当作是耶路撒泠和橄榄山之间的捷径;三、医治殿里的瞎子和瘸子。

有关圣殿里的买卖活动,当时主要有两种,即兑换银钱和卖符合犹太教教规的祭牲,包括牛、羊和鸽子。其实,这两种活动都是必要的。从各地来到耶路撒冷过节和到圣殿朝圣的犹太人,需要将自己在外地使用的货币转换成圣殿用的高素质推罗银币(Tyrian Shekel),以交殿税(太1724-27);另一方面,他们不用从大老远带来将要献为祭的牲畜,而是到了耶路撒冷时才买(申1424-26)。但是,问题就出在当时犹太社会的宗教领袖允许这两种活动进行的地点,是在圣殿中外邦人的院(Court of the Gentiles)。

我们要暸解,在耶稣时代,由大希律王扩建的犹太人第二圣殿,有按种族和性别来区分的三院,即外邦人院、以色列男人院和女人院。外邦人院又被称为外院,是对犹太教有好感的外邦人到圣殿祈祷的地方,以及犹太人中的瞎子、瘸子和聋子等残障人士可以敬拜的地方。

现在,这里却成为吵闹和充满异味的买卖市场,外邦人和犹太社会中的残障人士怎能专心敬拜呢?不但如此,前来圣殿祷告的外邦人与犹太人中的残障者也会觉得自己完全被鄙弃。所以,主耶稣按着<以赛亚书>567节,即圣殿乃万民祷告之殿的教导,以及<耶利米书>711节所论圣殿变为贼窝的危机,来洁净圣殿,同时摒弃种族主义和忽视残疾人之劣迹。当然,圣殿里的买卖活动都由大祭司家族管制,而经外文献显示,大祭司家族也因此富有、腐败和贪婪,故,主耶稣洁净圣殿也直接挑战了当时产生贫富悬殊问题的执政者。

主耶稣的所作所为是反映玛拉基先知关乎弥赛亚来到的预言:“万军之耶和华说:‘我要差遣我的使者在我前面预备道路。你们所寻求的主,必忽然进入他的殿;立约的使者,就是你们所仰慕的,快要来到。’他来的日子,谁能当得起呢?他显现的时候,谁能立得住呢?因为他如炼金之人的火,如漂布之人的碱。他必坐下如炼净银子的,必洁净利未人,熬炼他们像金银一样,他们就凭公义献供物给耶和华。”(玛31-3

今天,我们若要按主耶稣当年洁净圣殿的事来反思教会可否义卖,我想至少有以下三点应该留意:

一、地点和方式的问题:教会举行义卖的地点和方式是否妨碍人祈祷敬拜,使人不能专注敬拜?

二、道德问题:教会义卖的过程有没有让某个肢体觉得自己被忽略和边缘了?有没有加重社会贫富悬殊的问题?财务处理是否公道、光明?

三、动机:教会义卖是否以坚固灵命、深化团契和扩张神国为终极关怀?

若上述三方面都妥善处理,我想,教会可以义卖。对我来说,义卖对教会没有太多现金的肢体,如少年人,或一些妇女而言,是很好的机会。有姐妹说自己现钱不多,但会作糕点和豆腐水等,也有种一些菜或水果,乐意奉献作义卖,让有现金的弟兄姐妹们购买,一切收入“全然送入仓库,使神家有粮”,何乐而不为呢?

至于有者认为,教会有需要以义卖筹款,或凭信心,让神感动会友们奉献呢?我的意见是,上帝感动祂儿女们奉献的方式有很多,有者以现金直接奉献,有者奉献人力(我看过退休的会友说自己可义务当教会建筑工程的督工),有者则奉献亲手做的或拥有的东西给教会作义卖。我想,圣经既然教导我们该用“诸般的智慧”劝戒教导人,要把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地引到上帝面前(西128),那我们也该用诸般的智慧策划奉献,为弟兄姐妹们设想多种奉献管道,让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参与神国的圣工。

回到圣经,我们看到旧约的摩西呼吁以色列中的男女以各种方法奉献,以建立会幕(出354-367),大卫王也邀请国民奉献,建造圣殿(代上292-9);新约的保罗亦认同募捐,“供给圣徒……补圣徒的缺乏”,作社会关怀事工(林前161-4;林后89章;罗1514-32)。故此,以义卖筹款没有违背圣经的教导,也不是没有信心的表垷。

最后,我以<哥林多后书>8912节与你共勉:“你们知道我们主耶稣基督的恩典;祂本来富足,却为你们成了贫穷,叫你们因祂的贫穷,可以成为富足……人若有愿作的心,必蒙悦纳,乃是照他所有的,并不是照他所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