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诗的生命力

在圣诞节的崇拜仪式中,歌声优美、悦耳动听的圣诞诗歌是不可或缺的,如《普世欢腾》、《平安夜》、《美哉小城,小伯利恒》和《听啊!天使高声唱》等,均是圣诗。

文:叶德宗博士

在圣诞节崇拜仪式中,优美、悦耳动听的圣诞诗歌不可或缺《普世欢腾》、《平安夜》、《美哉小城,小伯利恒》《听啊!天使高声唱》等,均是圣诗。

广义而言,我们仅在圣诞节期间才颂唱圣诞诗歌,且几乎每一位都乐意唱。然则,自去年的圣诞节到目前为止,间隔了十一月左右的时间,我们没唱圣诞诗歌,即使是购物商场、电视广播台也不过在圣诞节的一个月前开始播放圣诞歌曲,因此,严格说,我们听圣诞诗歌也只有一个月时间,但购物商场、电视广播台播放的圣诞歌曲有者包含与基督信仰相背的内容,或仅是一些没有深度的应节歌词旋律,这是我们选择应用前,要格外注意区分的事项

那,我们为何会年复一,每隔一周年圣诞诗歌呢?

就音乐性质而言格式简单歌曲能帮助会众牢记音乐内容。旋律易唱能让较无音乐背景的会众吸收得快舒适的音域中能激励会众投入歌曲旋律,重复的旋律能助会众减少学习负担的压力。从歌词分析来看,圣诞节圣诗歌词的焦点是在救主降生的救恩意义,故含有丰富的圣经救恩内容、阐明上帝对人类的伟大计划严谨的歌词表达救主降生带给人类新希望因此,圣诞诗歌很深的生命感染力查究各圣诞诗歌的起源历史,不难发现,以十九世纪之前成就的作品居多。

这值得深思:为什么不属于圣诞节的圣诗不能像圣诞节诗歌般流传长远?

一般教会的现代城市路线,是否难以融入“古老”的圣诗,不符合现代教会的形像难道当信徒对圣诗的音乐歌词难以产生共鸣,因而搁下圣诗,圣诗太古老,信徒不懂得操作 对他们而言,圣诗就如随身听Walkman 般“古老”和落后了

圣经已记载“圣诗Hymn词汇。诗歌的形式始于旧约,摩西之歌<出埃及记>15<申命记>32章)、底波拉和巴拉之歌(<士师记>5章)、<诗篇>、马利亚之歌(<路加福音>1章)西面之歌(<路加福音>2章)等等。

初期教会 EphraemHilary of Potiers 安布罗斯(Ambrose这三人,他们被称为教会诗歌之父。中世纪的格列高利圣咏(Gregorian Chant,可随崇拜仪式的每一个环节节期编排这时期也编汇圣诗集。来到改革时期,马丁路德鼓励会众唱德国圣诗(German Chorale),因此,新的圣诗不断涌出。十六世纪,加尔文的韵律诗篇(Metrical Psalms在教会崇拜时应用

十八世纪,英国出了圣诗之父——以撒瓦特斯(Isaac Watts),他不赞同唱韵律诗篇,歌词完全摘自<诗篇>圣诗内容重要,即符合当今时代所需,也要使唱者能经历上帝的大能和能在崇拜时尽显敬拜上帝之意。当时,卫斯理兄弟也写圣诗,圣诗内容围绕着教会年历主题。十九世纪,不少作者在美国出版许多圣诗,Albert BaylyFred Pratt GreenMartin FranzmannGracia GrindalThomas TroegerTimothy Dudley-Smith等等。美国这时期有了白人黑人灵歌圣诗。二十世纪后,世界各地许多虔诚的基督徒不断写圣诗。华人圣诗作者,如贾玉铭、赵君影、苏佐扬赵紫宸人,写了不少中文圣诗。圣诗旋律也注入了各族本土音乐元素。

圣诗之所以能存留到现在,是因教会崇拜仪式仍继续使用圣诗赞美上帝向上帝祷告。会众唱圣诗是一种超越性的经历。当会众唱圣诗贯穿信徒的心灵,使信徒们合一会众唱诗的举动,间接彼此对唱、彼此教导和扶持,属灵生命就得着激励、启发、更新和得以巩固信心。

圣诗的诗词是先贤经历上帝作为和能力的属灵生命结晶,先贤们藉着圣经和生活认识上帝的属性;藉着认识圣经的教导,诗的形式写下歌词,涵盖普世观当信徒歌唱就能产生属灵生命共鸣,这是诗词应有的生命力、文学价值价值观。

当然,使用率是决定圣诗生命衍生的程度和流行的地域。学习圣诗是实际途径,圣诗研讨会圣诗研究等,产生更多圣诗解码文章与其发展的潜质。各教会每一年唱圣诞圣诗或圣诞颂歌(Christmas Carols),能为圣诗颂歌增值

除此之外,旧歌词谱上新曲,使圣诗换来新的生命。旋律能让会众学习经历歌词属灵生命教导,更重要的是能认识独一无二上帝的属性。圣诗合唱编曲也能向会众传递新的圣诗或较少接触的圣诗,会众唱的圣诗范围就能渐渐扩大。举行圣诗赞美会也能促使圣诗流行和鼓励会众在圣诗赞美会中乐于歌唱。

圣诗有生命力,不在于以其使用率衡量,锁钥是歌词清楚表达上帝的属性真理的教导,广泛渗透人们生活各层面

故此,一旦有信徒颂唱圣诗,圣诗的功能显得格外有力,成为见证上帝大能、彼此相互激励的生命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