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约和新约的上帝

牧师,我朋友说,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怎么这样的?我要如何回答他?

文:刘世尧(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牧师,我朋友说,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怎么这样的?我要如何回答他?

答:

你朋友有此说法并不出奇,在教会的历史里,已有不少人提出这种论调。

例如,公元第二世纪的土耳其人——马吉安(Marcion, 85-160 A.D.),就指旧约的耶和华是个低级、邪恶和残暴的“Demiurge”(受柏拉图哲学和诺斯底主义影响的造物主概念和词汇),而新约的耶稣启示的天父上帝才是最高级的慈爱真神。马吉安否定旧约圣经的价值,甚至针对新约经卷,认为惟有保罗书信的教导是正确的,因保罗强调基督己释放人,脱离旧约律法规条的辖制了(加5:1)。

现代的西方自由派神学(亦称“新派神学”)对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则有另一套解释。他们以进化论的哲理解读,说圣经里的上帝也在进化!旧约的耶和华不过是一个部落的神明,即以色列人的神。祂一直进化,从爱以色列人到爱世人,从一位战神变为和平君王。

以上两种理论都不符合圣经的整全启示。

首先,旧约的耶和华有许多爱和宽恕的作为。祂为受撒但欺骗而犯罪的亚当和夏娃做皮衣,让他们穿上(创3:21)。祂处罚第一个杀人犯——该隐时,也给他存活下去的空间和改过自新的机会(创4:10-16)。祂在人类道德一代不如一代时,仍宽容、忍耐到挪亚这一代,且等到挪亚传道和造完方舟后,才以洪水审判当代的世人(创4:16-6:8)。祂更回应亚伯拉罕的祷告,应允只要恶贯满盈的所多玛和蛾摩拉城还有十个义人,就不审罚(创18:20-33)。祂颁赐的十诫,命令人要爱护和孝敬父母、不杀、不淫、不偷、不骗、不贪(出20:1-17),要爱人如己(利19:18)。甚至,耶和华爱惜非以色列人所住的尼尼微古城,城里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祂特别吩咐约拿先知传道给他们,以免灭亡(拿1-3章)。旧约的耶和华曾对叛逆的以色列人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吗?是可喜悦的孩子吗?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耶31:20)对于失丧和不洁的外邦人,耶和华曾说:“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他们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坛上必蒙悦纳,因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56:7

新约启示的上帝,也有严厉审判和惩治的作为。主耶稣清楚地说,那些自私自利、不顾念别人需要的人,是“被咒诅的人”,要在末日大审判的时候“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25:41-45)使徒彼得和保罗强调,基督徒因信称义和重生后,要继续儆醒地以圣洁度日,因上帝的儿女也要受审判。彼得提醒公元六十年代受逼迫的基督徒:“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为父,就当存敬畏的心,度你们在世寄居的日子……”(彼前1:17)保罗处理教会的纠纷时,说:“你这个人,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上帝面前说明。”(罗14:10-12

公元九十年代,使徒约翰在领受的末世异象中看到,“羔羊的忿怒”临到不虔不义、迫害基督徒的人身上(启6:15-17),还有蝗虫要伤害额上没有上帝印记的人(启9:4),因他们执迷不悟,仍旧“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启9:20-21)老使徒约翰更在异象中看到天使宣告:“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14:9-11)末世最后的七碗之灾,将临到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因他们亵渎上帝,跟从魔鬼,顽固不化(启16章)。

因此,旧约和新约圣经启示的上帝兼具慈爱怜悯和圣洁公义的属性。这位创造主有大慈大悲的宽恕和救赎作为,也有公正严明的惩治和审判。圣经多次宣告,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诗103:8);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上帝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出34:7),因祂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来1:9)。

暸解上帝如何在历史中一致和整全地启示自己后,我想,我们要特别讨论你朋友所说的,他对“旧约的上帝杀杀杀”之印象。我猜测,他可能是指旧约五件事,即古挪亚时代影响世界的大洪水(创68章);所多玛与蛾摩拉全城被硫磺与火所灭(创19:24-25);全埃及的长子和头生的牲畜都在降于埃及的第十灾中丧命(出11:512:29);以色列人尽行毁灭迦南人与其城邑(民21:2-333:51-56;申7:1-69:3-520:16-18;书6:1721);上帝吩咐扫罗把亚玛力人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撒上15:2-3)。据圣经所述,前三件事由上帝,或上帝的使者(天使)执行,后两件是上帝藉以色列人的手执行。

我的研经心得是,要中肯地看待这五件事,至少要明白下列六点:

一、圣经启示的上帝是公义和忌邪的(申32:4;诗7:9;启15:4),故,管教和惩治、对付罪恶和惩罚犯罪者,甚至严厉的审判和毁灭是必要和需要的。亚伯拉罕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18:25)保罗宣告:“上帝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2:6)不过,我们要记得,上帝不喜欢恶人灭亡(结33:11),而是愿万邦人人都悔改归正(耶18:6-8;彼后3:9;启7:9)。以扫罗被命令要灭绝亚玛力人一案来说(撒上15:2-3),我们要暸解的是,当时的亚玛力人住在犹大南面和西奈半岛沙漠中。他们是非常凶悍的游牧民族,以抢劫为生、杀人为乐。在摩西的时代,以色列人出埃及后来到亚洲西部,马上遭他们封锁,但约书亚领导以色列民打败他们,让这群恐怖份子认识耶和华神的名(出17:8-13)。过了约四百年,到了扫罗的时代,上帝才吩咐扫罗作战,执行对亚玛力人的审判。

二、圣经叙述,上帝在执行最严厉的惩治之前,通常有宽容的恩典期,给人回转的机会。保罗曾提醒希腊罗马世界的人:“你以为能逃脱上帝的审判吗?还是你藐视祂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祂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你竟任着你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上帝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

在洪水灭世之前,上帝除了叫挪亚造方舟,也藉挪亚传义道,叫人悔改,甚至有解经者认为<创世记>63节显示,挪亚传道有一百二十年之久(参彼前3:20;彼后2:5)。

上帝宽容迦南地之亚摩利人的罪恶长达四代(四百年),才藉出埃及之以色列人的手,替天行道,执行对他们的审判(创15:16)。在这数百年里,迦南人可藉所多玛与蛾摩拉遭毁的个案(创1819章)、亚伯拉罕的富贵和能力(创13:214:11-24)、撒冷王麦基洗德的见证(创14:18-19)等等,来认识耶和华。<约书亚记>指出,有悔改之心,敬畏耶和华的迦南人并没有被毁灭,就像妓女喇合与其家人、诡诈但怕耶和华的基遍人(书2:19-1118-199:24)。

摩西曾对以色列人说明:“你今日当知道,耶和华你的上帝在你前面过去,如同烈火,要灭绝他们,将他们制伏在你面前。这样,你就要照耶和华所说的赶出他们,使他们速速灭亡。耶和华你的上帝将这些国民从你面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申9:3-4)迦南地人的恶,包括把儿女放在祭坛上焚烧献给偶像、占卜、观兆、用法术符咒、行邪术、求问鬼神或死人的阴魂、乱伦、奸淫、同性性行为和人兽性交等等(申12:3118:9-14;利18章)。

值得一提的是,旧约有关惩治迦南地居民的经文,都提到“赶出”、“撵出”、“逐出”的概念(利18:24;申7:19:4),或呈现另一种表达方式,“连地也玷污了,所以我追讨那地的罪孽,那地也吐出它的居民”(利18:25)。因此,我认为,“赶出”、“撵出”、“逐出”、“吐出”迦南地的赫人、革迦撒人、亚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和耶布斯人,是迦南战役的首要焦点,而不是如抨击迦南之战的人所说的,是大屠杀(massacre),或种族灭絶(genocide)。只有当迦南人拒绝被“赶出”、“撵出”和“逐出”时,上帝才藉以色列军严加惩办。

另要留意,到了新约,没有任何一道命令叫基督徒作神审判的器皿,去攻打一个恶名昭彰,或恶贯满淫的族群。耶稣基督颁布的大使命是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祂的门徒(太28:18-20;可16:15-16)。如此看来,旧约中撵出迦南人和毁灭亚玛力人的命令,是救恩史上的特案。

三、若明白上帝公义惩治和审判邪恶的重度,我们就能更暸解上帝宽恕和赦罪的深度。上帝的独生子——主耶稣谈到以自己的生命为人类赎罪时,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15:13)保罗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祂免去上帝的忿怒。”(罗5:7-9)彼得也赞叹:“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2:22-25

四、上帝终极的审判,是在末日时,藉主耶稣基督施行(徒17:31;启20:11-15),但也会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介入,惩治罪恶。除了上文提到的洪水、所多玛与蛾摩拉的毁灭、埃及的第十灾、迦南人和亚玛力人的灭绝,还有利未人可拉和二百五十位领导人因贪图祭司职份,攻击摩西和亚伦而遭审判(民16章);初期教会的一对夫妻因欺骗和贪婪,当众仆倒断气(徒5:1-10)。

五、旧约和新约圣经一贯的原则是和睦与和平(申20:10-15;王下6:22;太5:9;彼前3:11)。摩西律法的战争条例(申20:1-15),显示上帝看重人类的价值和幸福。例如,“谁建造房屋,尚未奉献,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奉献。谁种葡萄园,尚未用所结的果子,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用。谁聘定了妻,尚未迎娶,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娶……谁惧怕胆怯,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和他一样。”(5-8节)开战之前,要先向对方“宣告和睦的话”,以和为贵。若开战了,要保留妇女、孩子和牲畜的命。

还有一个充满人道的个案,记载在<列王记下>6823节。亚兰王与以色列人争战时,上帝垂听以利沙先知的祷告,使犯境的亚兰大军眼目昏迷,更把他们全部带到撒玛利亚城中。以色列国王约兰问以利沙,是否可以杀掉已成瓮中之鳖的敌军。以利沙说:“不可击杀他们。就是你用刀用弓掳来的,岂可击杀他们吗?当在他们面前设摆饮食,使他们吃喝,回到他们的主人那里。”(22节)结果,王就为敌军预备了许多食物,待他们吃喝完了,打发他们回去。这以德报怨的行动为两国缔造和平好一段时间。难怪主耶稣会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

六、在世上灭绝,不一定会下地狱。我相信,在大洪水、所多玛和蛾摩拉遭毁、埃及第十灾,以及在战争中丧命的无辜婴孩,全部会升上天堂。他们虽有原罪,但没有意识地犯罪,因此,上帝的救赎之恩必拯救他们的灵魂进入永生福乐,获得安息。至于其他已成长的男女老少,甚至孩童,我也相信,他们的恶行在地上受了严厉的惩治,临死前的一刹那间,必有机会跟创造和救赎他们的上帝面对面,获得光照,有最后的机会回转归向真神。只要他们在一刹那间愿意悔改,接受耶和华的救赎之恩,其灵魂一样有机会进入天堂。这是上帝爱世人的奇异恩典和奇妙作为(约1:93:1616:7-11;罗11:33)!

我相信,圣经启示的上帝是公义和慈爱的,祂藉万物的存在、良心的功能、祂子民的见证、神迹奇事等,最重要的是藉着祂爱子耶稣基督降世与圣灵的工作,来印证祂的存在和恩惠,让人人都有公平的机会来认识祂、接受或拒绝祂的拯救。正如<以赛亚书>557节所呼吁的:“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简言之,“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是误解。细心研经者必定看出,旧约和新约圣经都一致地启示耶和华上帝是慈爱和公义的神。因此,祂才会呼召人人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祂同行(弥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