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 September 2020

请来,轻酌美门优质咖啡

文:邢辰 传说有一位牧羊人放羊时,发现自己的山羊很兴奋,雀跃不已。他有些奇怪,留意到这些羊是吃了一种红色的果实才会这样。他好奇地尝尝这种果子,发觉果实香甜、美味,自己的精神也很爽快。他把这果子拿回去熬煮,没想到满室芳香,熬成的汁液喝下后,精神更振奋,整个人神清气爽! 从此,这种果实便流传出去,这就是——咖啡! 咖啡,是经烘焙和可研磨成粉的饮料。作为世界三大饮料之一,咖啡与巧克力、茶同为世界流行的主要饮品。经常饮用优质咖啡,可燃烧体内脂肪,促进脂肪分解,有减肥瘦身的作用。咖啡含有镁和钾,能调节血糖,降低二型糖尿病的发生率,还可以减少中风率。咖啡还含有抗氧化剂,可清除自由基,降低人体患癌的风险;同时能够刺激中枢神经,抵御抑郁,使人增加幸福感,还能使人集中注意力、增强记忆力,降低患上老年痴呆症的风险。 随着咖啡文化普及,咖啡受到越来越多人追捧,一股风潮开始吹向马来西亚。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得知饮用咖啡的种种好处与其发展潜力后,决定栽培残障中心的一些障友成为优秀的咖啡师,这样既可让他们自食其力,又能向众人推出优质咖啡。 2019年,美门开始与台湾长荣大学合作,开办咖啡工作坊。经过严格的学习和实践后,障友们不负众望,学会制作咖啡的手艺,步入咖啡师行列! 每逢制作咖啡的日子,障友们都会提前准备好。他们先完成个人清洁的程序,才穿上工作服、手套、帽子和口罩等卫生护具;接着,投入一系列的繁琐工序。制作咖啡的工作范围,包括: 一、选豆:为保证饮用的质量和口感,每一颗咖啡豆都经过严格拣选,淘汰虫蛀、发霉、畸形和未成熟的豆子。 二、烘焙:咖啡的口味和烘焙的过程息息相关;太生则酸,太熟则苦。咖啡师要学习掌握恰到好处的烘焙技术。 三、研磨:一杯香醇、浓郁的咖啡,少不了细心研磨的步骤:每颗咖啡豆必须研磨成细粉,才能让人充分冲泡出咖啡的营养和精华。 四、包装:每一包咖啡粉,都是一杯的份量。经过称重和包装后,每一杯,都是那么刚刚好! 经过这么多道严格的工序,“美门咖啡”成品终于问世啦! 您知道吗?每一包咖啡背后,都反映障友们真实的故事。这些障友努力刻画出自己精彩的生命故事。他们以实际行动向他人证明:残障不是缺点,不是累赘,自己不是只需要同情和救助而已。 他们以自己的双手,把一颗颗咖啡豆,变成一包包优质咖啡;美门每一包优质咖啡,都注入障友们辛勤劳动和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一分耕耘,一分收获“,障友们靠自己的双手打造出优质产品。您购买美门咖啡,便是支持马来西亚障友的事业!我们所做的不仅是优质咖啡,更重视健康,追求生活品质,以及推广良好的咖啡文化。 若您有意购买美门咖啡,请来电:03-7873 6579(WhatsApp :019-3849 921)。售卖美门咖啡的利润,如数充当障友咖啡师的薪金和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服务事工的开支。 【咖啡小常识】 问:为什么有些人喝咖啡后,会心悸气促?...

营商宣教和布道,难能可贵——专访王美鍾院长

受访者/供图:王美鍾院长 采访/整理:甘心 受访者简介: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院长(博士)、全球华人浸信会宣教促进会总干事、华夏宣教神学使团创办人兼总干事。有《大马华人教会的觉醒与更新》等十多本著作和编著;有激励录音和录影光碟多种作品。常受邀担任国内外宣教和培灵会的讲员,包括东南亚、北美、欧洲和澳纽等地,致力推动全球的宣教事工。 甘:请解释“营商”、“宣教”、“布道”的涵义与三者之间的关联。 王:“宣教”和“布道”这两者的涵义有重叠之处,亦有区别。 “布道”是指基督徒向未信者传讲耶稣基督所作的事和祂复活后带给人永生的福音;而“宣教”是基督徒去执行主耶稣所赐的大使命,如主所言:“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们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我就常与你们同在,直到世界的末了。”(太28:19-20) “布道”通常是把人带到教会栽培,使之成为教会的一份子;而“宣教”是信徒离开所属的堂会,来到外邦,向未得之民传福音、训练门徒、在异地建立教会。因大使命的本质,宣教可分同文化、近文化,或跨文化的分类,使各方各族同得福音真谛。 营商是商业经营,为赚取高盈利,而以独资或合伙方式经营的事业。若营商跟布道、宣教联合,就是以圣经的原则进行贸易或创业。宣教士从商不全然为了盈利,而是能彰显上帝圣洁的国度。营商可成为布道和宣教事工良好的平台,是使传教有效的渠道之一。 甘:请介绍营商布道的方式(可以是放诸全球,或本地民情通用的原则) 王:欲在商业圈子里布道,可行的策略有五个。 一、Prayer Evangelism(以祷告布道) 开始布道事工之前,要祷告。祷告是让圣灵亲自工作,因人能悔改和相信主耶稣是圣灵的工作,不是基于我们的口才和其他人为条件。所以,我们一定要先祷告,求主预备人心,求主圣灵动工。 二、Pre-evangelism(福音预工) 福音预工的范围很广,包括扶贫、艺术和各类爱好活动等等,非信徒不会马上对福音内容感兴趣。他们有自己的需要,我们要先服侍这群在各方面匮乏的人群,供应他们在生理、情感、经济、家庭和社会上的需要。当他们感受到我们实际的关怀和付出,所需得着满足时,才会慢慢开放个人心扉,察觉出自己更深的属灵之求。 三、Present Evangelism(道成肉身的布道——现身说法) 我们的生命一定要流露基督的馨香之祭,让非信徒看出我们是不一样的人、是有新生命的基督徒,而使他们产生渴慕的心态,愿意从我们身上学习,更愿意获得这样的平安和喜乐,赋予个人新的希冀。我们一定要住在他们中间,以生命影响生命,成为基督良好的见证人。 四、Program Evangelism(以活动布道)...

带职宣教的圣经根据、当今需要与事前装备

文:刘汉中博士(曾任海外基督使团带职宣教士) 前言 所谓“带职宣教”是指一个基督徒带着他的职业到宣教工场,在那里以职业支持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同时在当地人群中作传福音及宣教的侍奉。所以,带职宣教也可以称为“双职宣教”。“双职”是指一个基督徒在社会中的职份与宣教士的职份。其实,带职宣教是带职侍奉的延伸。“带职侍奉”是指一个信徒一边有世上的职业,但他在工作之余,参与教会的侍奉,侍奉的范围不单只是一般平信徒的工作,如教会的执事或长老,也包括一般全职传道人的职份,如牧师或传道。现今不少热心侍主的信徒都是带职侍奉者。在一些没有全职牧师或传道人的教会,带职侍奉的信徒常常也会担负牧师或传道人的职份。 带职宣教并不是现今的新兴侍奉方法。反之,我们都可以从圣经和宣教历史当中找到很多带职宣教的例子。 旧约圣经的例子 亚伯拉罕:旧约中的大使命是记载在<创世记>12章1至3节。神在这里对亚伯兰说:“你要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往我所要指示你的地去。我必叫你成为大国,我必赐福给你,叫你的名为大,你也要叫别人得福。为你祝福的,我必赐福与他;那咒诅你的,我必咒诅他。地上的万族都要因你得福。”神祝福亚伯拉罕,是要藉他来赐福给万族。神呼召亚伯拉罕离开他的家族,住在异族当中,是要在他们当中见证神的伟大和信实。亚伯拉罕在异族当中,不是作祭司或先知,乃是以畜牧为生。他有双重的身份,他是畜牧者,也是神的见证人。他可以说是第一个带职侍奉的宣教士。 约瑟:约瑟不是自愿到埃及,乃是被他的兄弟卖到埃及作奴隶。他虽活在异族当中,但是他没有忘记他是神的子民,也没有放弃他的信仰。反而,他不断地倚靠神,在埃及人当中为耶和华作见证。约瑟在受引诱时没有犯罪,在被人忘记时没有埋怨神。他在法老面前尊耶和华为大,在升为丞相时没有自高自大,只忠心带着丞相的职位侍奉耶和华和法老。故此,神用约瑟在饥荒中拯救了埃及人和以色列人。约瑟完成了神托负他在异族中的使命。他可以说是旧约中第二个带职宣教士。 但以理:但以理少年时因亡国被掳到巴比伦。他在异邦中坚持自己的信仰。神赐给他解梦的能力。但以理因解明了尼布甲尼撒王的梦被升为巴比伦朝廷中的高官。巴比伦被玛代人取替后,但以理又在玛代朝廷中当高官。但他没有因为得到名和利而放弃信仰,反而因坚持一天三次的祷告而被仇敌诽谤,甚至被放在狮子坑中。但是神把但以理从狮子坑中救出来,从此他见证了耶和华的信实和大能。但以理忠心侍主,他在巴比伦、玛代、波斯三个朝代中带职侍奉。 尼希米:尼希米是在波斯出生的以色列人。他在亚达薛西王的宫中作酒政。他虽然生长在异邦中,却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他听到耶路撒冷的城墙被拆毁,城门被火焚烧,就哭泣,并在神面前禁食祈祷,为以色列人认罪,求神用他重建耶路撒冷。神果然答应尼希米的祷告,感动亚达薛西王让他回到犹大,重建耶路撒冷。由此我们见到尼希米是有效地在波斯王宫中以酒政的身份为耶和华作见证。他是一个带职侍奉的宣教士。 新约圣经的例子 除主耶稣以外,使徒保罗是新约中最特出的宣教士。他大部份的时间都以带职侍奉的身份来实践他宣教的工作。在<使徒行传>18章3节中,我们知道保罗的职业是制造帐棚。保罗带职宣教的理由包括以下四点:一、保罗织帐棚的职业带给他向同业人士传福音及做门徒训练的机会(使18:3);二、保罗织帐棚的职业可以支持他和他宣教同伴的生活;这带给他在宣教工作上较大的弹性。当保罗得到信徒们的供应时,他往往放下织帐棚的工作,全时间传福音。当信徒的供应不足时,他就以织帐棚来支持他和他宣教的伙伴;三、保罗以手作工,是要给信徒们作榜样。他曾劝勉信徒们说:“若有人不肯作工,就不可吃饭。”(帖后3:10);四、保罗用织帐棚赚来的钱,来赒济有需要的信徒们(林前16:1-4)。 宣教历史中的例子 在基督教宣教的历史中,我们看到神曾经用一些带职宣教士,作出划时代的贡献。近代宣教之父——威廉克里在印度宣教的时候曾经作过染料工厂的经理。马礼逊在中国宣教的时候因要在中国得到合法居留的身份,在东印度公司作了二十七年的翻译员。戴德生在中国宣教的时候亦曾经以医生身份从事宣教的工作。 基督教在中国的宣教历史中,医疗、办学校和慈善工作都在宣教事业中起了很大的作用。这些工作都需要大量带职侍奉的宣教士。 现今带职宣教的重要意义 带职宣教在现今宣教的策略上占一个十分重要的角色,原因如下所示: 第一、在回教国家中的宣教极需带职宣教士。现今全球有十三亿的回教徒,他们大部份都是居住在有回教法律的国家。这些国家都不允许全职宣教士进入及居留。现时我们极需要大量的带职宣教士进入这些回教国家,在回教徒当中生活和工作,以生命来影响生命,让回教徒看得到主耶稣是又真又活,又能在生活当中帮助他们的主。这队巨大的回宣队伍是需要由很多的带职宣教士所组成。 第二、除回教法律统治的国家以外,其他创启地区亦需要大量带职宣教士。这些地区包括中国、中亚洲、东欧、苏联、印度、佛教及共产国家等等。 第三、要完成主托付我们的大使命,我们极需大量增加宣教士的人数,在全球约六千四百个未得之民当中作跨文化宣教工作。要完成这工作,我们需要数以万计的宣教士。除全职宣教士外,我们更需要大量的带职宣教士。我们需要动员全球的教会,鼓励每一个信徒用起码一至两年的时间作带职宣教士。惟有这样,宣教的人力才会倍增。 第四、现今在工商业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各行各业都有大量跨国或跨文化的就业机会。基督徒应该把握这些机会,善用它作带职宣教的良机。值得我们注意的是很多的回教及创启国家都欢迎有特殊技能的专业人士到该地作社会建设的工作,其中包括工程、科研、教育、工商管理、医疗和扶贫等等。对刻意侍主的基督徒来说,这些就业的机会都可能是带职宣教的机会。...

再思·会众唱诗与信仰生活

文:叶德宗博士 近年,笔者在《南钟》专栏数度谈及“唱诗须让会众‘有’诗歌可唱”、“会众唱诗是群体的生活动力”和“集体崇拜中,齐声以诗歌回应上帝的爱”等等。尔今,经过新冠病毒疫情的冲击,使教会得以思考相应的课题,包括集体崇拜的意义、会众唱诗的功能、教会事工的进展和重整团契生活等等。 教会的每项侍奉岗位都因此停顿,以致信徒重新思考:“今日教会事工,当如何有效地推动和进行?” 歌唱,在卫理公会集体敬拜的环节里,约占整个崇拜时限的25%,包括敬拜赞美、圣诗和颂唱礼仪诗歌——荣耀颂、三一颂、启示诗歌(Song of Illumination,仅少数卫理公会唱这类诗歌)和阿们颂。 当我们颂唱礼仪诗歌,就是集合会众,集体表达我们对上帝的敬畏,如《荣耀颂》,一般在启应文之后使用;《三一颂》,在奉献之后颂唱;《阿们颂》是崇拜结束时的回应。 《荣耀颂》 “但愿荣耀,归于父、子、圣灵,父、子、圣灵,起初这样,现在这样,以后也这样,永无穷尽,阿们,阿们!” 我们向上帝呈献感谢之祭,因祂赐下话语,並差遣独生子耶稣基督为我们舍命;所以,我們从启应文得以亲近上帝,上帝也藉话语教导我们如何回应圣爱,将荣耀归于上帝。 《三一颂》(普天颂赞) “普天之下,万国万民,齐声赞美父、子、圣灵;三位一体,同荣同尊,万有之源,万福之本,阿们!” 完成奉献的环节后,以《三一颂》赞美上帝,因祂是万物的源头。 《阿们颂》(三疊) “阿们、阿们、阿们!” 以颂唱《阿们颂》为崇拜结束时的环节,是因我们认同上帝给予的诫命和更深刻地认识祂。 广义来说,这是每一间教会的共同诗歌。这三首礼仪诗歌的旋律朗朗上口,即使是孩童们,也有能力颂唱。疫情期间,我们不能集体同心地以礼仪诗歌歌颂上帝,线上崇拜应时而生。每间教会的崇拜形式不一。线上崇拜简化内容,是要顾及会众在屏幕前崇拜的视觉专注力;所以,省略了启应文、奉献礼和礼仪诗歌(除了《阿们颂》)。 疫情初期,我们在家里隔离是件很新鲜的改变,但久而久之,我们歌唱的生命将会怎样?在家投入线上敬拜,可以很认真地透过屏幕敬拜上帝,也极可能是反向思维的启动。在这期间,我们或会失去歌唱的热诚,为此,我们引颈期盼,盼来教会重新开放实体崇拜的歌唱环节,但,重启的实体公共崇拜已非同往日。我们得戴上口罩,歌唱上帝;教堂座位有“距离感”,彼此的歌声也有了“距离感”。戴口罩唱诗,并不理想,它不能使我们顺畅地更换气息,也“遮盖”声音,削薄音量的传递,变化极大,导致会众唱诗的心态大打折扣。我们要重新思考“会众唱诗”这课题,因这直接涉及信徒属灵生命的程度。 一、诗歌承载上帝的话语 好的诗歌,能清楚描述上帝的作为和属性。经文诗歌是直接引用圣经的经文,谱上旋律,目的是让颂唱者把上帝的话语藏在心里,这是教会最常触及的类别。中古时期的西方教会已广为流行。唱“经文”比“背”经文还有效,善用旋律的功能是背经文的好“工具”。...

我在年会的日子(上)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年会选举年,写在年会服侍的观感 今年,华人年议会第四十五届议会适逢会长和各部部员选举年,本来是很有“看头”的,但受新冠病毒威胁而蒙上阴影。原定四天的会议改成三天,没有邀请贵宾,副代表和观察人员也免了。虽说新常态的世界为广大人群提供线上会议的选项,但以线上会议主持这限定三百五十人参与的年会,必定是困难重重。 感谢主,因国内疫情受控,行管令日渐放宽,年会筹委会向执行部建议:实体会议照旧进行,选举则打破先例,采用电子技术;总之,为保护会众避开感染变种新冠病毒的风险,我们将两手准备,以防万一。整个年议会的主轴,是选出下一届的新会长和教会的领导班底,为主发光当盐,扩展神国。 很多人对我说,你已进入年会,就是卫理公会的高层了!我会时时审慎,避免陷入“虚荣”的陷阱。但自身位于高层倒是事实,因年会是卫理公会最高的决策组织。在教会当领袖,位阶越高,责任越大;同理,会友领袖是所有会友的仆人。 我在年议会的启蒙教育 我在年议会服侍的开端,可追溯自1978年,我当时担任北中教区青年团的团长,有幸曾和我敬爱的方中南会督一起开会。老人家很和蔼可亲,对我们年轻人关爱有加且循循善诱,我们在他身边获益匪浅。 可惜,不是每个长辈都如此宽容。有一次,在某场会议中,大家检讨出某个项目不尽理想,负责项目的年轻人谦卑地说:“我们在学习中,请大家包容。”在座的一位教区长严加斥责,表示“年会不是学习的地方,要学习就留在牧区,年会要的是尽责的领导人”。这番严厉的批评,震慑了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这番话从此烙印在我弱小的心灵里!现在回想起来,这牧者的话多“误人子弟”啊! 平心而论,过去八年,我当了两年的年会副会友领袖和六年的年会会友领袖;在年会和总议会服侍的过程中,我仍无时无刻地恶补和学习,以弥补经验和知识不足之处。经历的事多了,个人对年会各事工的进展了然于胸,这里就提出几个要点。 复兴乡镇教会,刻不容缓 来自牧区的人,眼光自然停驻在地方上的视野。若年会领导层能上情下达,下情上达,跟牧区无缝接轨,自是好事。年会各部事工管理的范围覆盖全国各地,所以,年会领袖必须具有宏观的思维和心胸,摆脱牧区的山头格调,奋力建构“卫理一家”的联属教会,让城乡牧区联线,彼此分享资源和扶持。 两年前,年会察觉某些乡镇教会常年累月地往城市输送年轻人,自身却入不敷出,陷入没人又没钱的窘境,进而在老化和萎缩中,举步维艰……城市教会可“坐享其成”,应伸出援助之手,协助弱小教会迈向复兴之路,刻不容缓啊!尽管如此,城市教会不一定是一片荣景,我们的下一代也大量流失,教会出现接班人断层的危机。以西马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为例,大部分在教会活动的年轻人,都来自东马的砂劳越;西马的年轻人去了哪里? 神学教育——栽培全职同工 年会领袖必须了解国情国策、看重教会整体发展的策略和蓝图、洞察潜伏于教会的危机、应对国内外宣教/布道的机遇和挑战、支持神学教育和栽培人才、正确对待教会和社会舆论监督的机制、勇于成为主耶稣的见证人等等。若各层面的领袖装备不足、各种资源和办事的优先秩序错置,教会就无法在社会和国家中发挥应有的领导方向和影响力,我等只能束手兴叹! 纵观全局,吾会严缺全时间的教牧人员,导致应届的神学毕业生和还没修完本科的神学生过早接受派司。若这些新鲜传道人在没有资深者指导(coaching)的情况下,“单枪匹马”地到任,如此仓促的牧会事工恐怕会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因此,栽培德智兼备的神学讲师,是百年树人的策略项目。卫理公会在马来西亚神学院提供的讲师,至今仍寥寥可数。若后续无人,卫理公会的传道人,以后将受训于其他宗派的讲师;年会还得加把劲。没有神学知识份子督促和把关,我们如何理性回应这世代种种迷思、混乱、荒谬和不公不义之事。难怪基督教界在我国的公共舆论空间一片空白,这岂非放弃自己的社会责任(social responsibility)吗? 年会行政遇阻 再看回年会内部行政遇阻的问题。年会要处理的事项很棘手,如为卫理幼儿园注册、税收课题、在商业楼宇设立的教会难以合法、圣殿外面不能安顿十字架、产业注册特别是购买福音车(极少官员了解卫理公会不受“公司法”管辖)等等。这些看似“芝麻绿豆”的大小琐事,常让牧区和年会领袖伤透脑筋。只可惜,教会和政府机关之间缺乏沟通的桥梁,官员不积极协助教会解决累积已久的陈年问题,进度异常缓慢。教会欲在短时间内清除弊端,甚至一劳永逸,可谓力不从心啊! 下一篇将陆续有来。

后MCO,线上崇拜是否保留?

会友篇 好不容易适应了种种线上崇拜、线上聚会和线上会议等“活动”,各国政府突然随着疫情缓和来个回马一枪,慷慨施予国民行动管制令复苏期(新加坡称为“阻断措施解封阶段”),老百姓霎时间竟然不懂如何回应。 这也难怪,大家今年都在动荡不安中度过,太多突如其来的改变已搞到大家无所适从,突然又要大家重新适应实体聚会和遵守“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即标准作业程序(标准操作程序)。相信大家已身心俱疲,只期望疫情能够尽快成为过去。 针对教会实体崇拜的“SOP”有很多限制,例如信徒崇拜后不可留步,要尽快离开教堂,也不得团契和与其他肢体一起进食等等。许多弟兄姐妹应该觉得这样很“无聊”,而且达不到教会社体彼此互动的作用,纷纷打退堂鼓,还是线上的活动好,既方便,又不浪费时间,只要普通穿着,按下电脑或手机的按钮,输入ID(身份标识号码)和密码,立即可看到“节目”,又省了交通来往的时间。唉呀,何苦又要我回教会啊? 上述种种迹象显示,线上崇拜固然有其好处,然而,我们不可忽视的是,许多坏处也开始浮现在台面上了,如信徒崇拜的心态去哪里了?团契的美好都不见了!每个人逐渐成为独自的个体,貌似不需要群体生活,可以我行我素,自己想怎样就怎么样吧! 亲爱的弟兄姐妹,在这段非常时期,操作线上平台的弟兄姐妹辛劳付出,我们十分感激这些幕后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在行管令期间,得以与教会联合,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因此“贪方便”而离开实体的群体,沉入虚拟世界。我们仍然要接触其他弟兄姐妹,彼此交流、彼此关爱、彼此造就。与此同时,上帝尤其看重我们回到教会聚会或崇拜的心态,我们是敬拜真实的上帝,祂可轻慢不得。我们许多时候在线上崇拜,敬拜赞美时没站立拍掌唱诗,也没有和读经员一起读经!我们都把线上的一切当作“节目”来看待,“节目”里的“演员”演不好,我们就“转台”! 在后MCO时代,我们更要警醒,免得入了撒但的迷惑,教会依然可以双管齐下,恢复实体崇拜的同时,也继续保留线上崇拜的事工,方便年幼和年长的弟兄姐妹继续亲近上帝。牧者应该鼓励可行的弟兄姐妹回到教会,一起敬拜上帝(前提是符合“SOP”)。虽说现今网络技术发达,但面对面建立实体的关系很重要。最重要的是,弟兄姐妹敬拜上帝的心态要重归正轨,以致爱神爱人的心不会随着疫情变化而埋没。 当谨记上帝的话语,主耶稣说:“上帝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4)盼望大家坚守,以站立得稳,不管是实体或线上聚会,都能秉持爱神爱人的初心!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时间过得很快,从6月10日开始至8月31日的复苏式行动管制令(RMCO)已来到尾声。政府已宣布:宗教场所可开始实体崇拜,虽然尚须遵守“SOP”,但相信很快可以全面恢复。各教会在行管令期间,各显神通,推动了几个月的线上崇拜事工,终于盼来佳音。线上崇拜事工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毕竟还有一些弟兄姐妹不能/不受鼓励来教堂崇拜,但若教堂全面开放,会引来疑问,即线上崇拜将就此结束了吗? 坦白说,线上崇拜当然会停止。在行管令期间,信徒不能实体聚会,才“被逼”上线的。实体始终是最好的群体敬拜形式,否则弟兄姐妹一直在线上,就少了面对面的实质团契生活。而且,上线久了会成习惯,别说来礼拜堂,大概连人都不想见了。 或许有人观察出,线上崇拜何其方便,尤其是自己可浏览任何一间教会的线上崇拜视频。于是,有人无可避免地产生“比较心态”,看了各堂呈献的视频后,就认为这教会的敬拜团队带得很好、那个牧师证道很幽默、原来某教会做了这么多事工而开始联想其他……若能产生良性作用,那还好,否则会引来很多问题。甚至有者以“消费主义”的观念为导,因某视频环节较具吸引力、讲员挺幽默,就奉献多一点;若视频内容不甚“理想”,奉献就少一点。也有者听说其他弟兄姐妹都浏览某大堂会,或名牧的线上崇拜视频就“转台”,只因讲员引人瞩目、证道精彩,可满足自己“所求”的。 惟有预录线上崇拜视频的牧者、翻译员、敬拜赞美团队的团员和教会同工都深知那个叫“压力山大”的场面。要知道,首阶段的行管令突然降临,许多教会的硬体设备和人力都不足以面对,连心态上的装备都阙如。甚至有些小教会或偏远一点的教会,只有牧者一个人面对镜前幕后的大小事务。这些牧者要学习和适应独自对着摄像头证道,而证道内容会“公诸于世”,自己还要花不少时间研究,在没人协助的情况下,想尽办法揣摩、结合电脑软件和硬件设备之间的特点;此外,还得费神过滤和采纳不少弟兄姐妹观后提出“好心”的建议等等。综合以上,要延续线上崇拜的事工谈何容易?! 网络风潮已势不可挡,若教会不与时并进,如何为主发光?这期间,我们看到异端极其看重和利用网络力量,大力宣传他们的“福音”,我们岂可落下网络如此广袤的“禾场”,任由网民误入歧途?网络不是邪恶的,我们应善用,使网络成为众人蒙福的平台。网络世界的群体平常难得接触。基督徒要仿效基督,道成肉身,进入网络世界,为主得人。还有,在教会聚会甚少发言的人,尤其是害羞和内向者,也许会藉着网络,以文字向其他人表达个人看法和感受。 网络实践了真正无墙的教会,能让好消息传递到世界任何地方。我曾听过弟兄姐妹的回馈:“某教会的证道视频很好,很适合让我的家人听”。好的视频可以跟未信主的家人分享,就算自己不会讲解圣经、无法带家人去教会也无妨,只要家人愿意坐下来看着证道视频,就已是好的开始。 教会应进一步探讨线上崇拜的平台可否保留?如何保留?如何调整?牧者要预备心,进入一个群体牧养的时代。这时代的信徒能得到更多属灵信息的教导、栽培和牧养,能随时补足自个儿当下所需。当然,“线上课程、线上讲员、线上讲座、线上会议、线上研讨会、线上营会”等时下流行的新名称,将会时时出现在牧者眼前,提醒自己应有、未尽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