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思·会众唱诗与信仰生活

文:叶德宗博士

近年,笔者在《南钟》专栏数度谈及“唱诗须让会众‘有’诗歌可唱”、“会众唱诗是群体的生活动力”和“集体崇拜中,齐声以诗歌回应上帝的爱”等等。尔今,经过新冠病毒疫情的冲击,使教会得以思考相应的课题,包括集体崇拜的意义、会众唱诗的功能、教会事工的进展和重整团契生活等等。

教会的每项侍奉岗位都因此停顿,以致信徒重新思考:“今日教会事工,当如何有效地推动和进行?”

歌唱,在卫理公会集体敬拜的环节里,约占整个崇拜时限的25%,包括敬拜赞美、圣诗和颂唱礼仪诗歌——荣耀颂、三一颂、启示诗歌(Song of Illumination,仅少数卫理公会唱这类诗歌)和阿们颂。

当我们颂唱礼仪诗歌,就是集合会众,集体表达我们对上帝的敬畏,如《荣耀颂》,一般在启应文之后使用;《三一颂》,在奉献之后颂唱;《阿们颂》是崇拜结束时的回应。

荣耀颂

“但愿荣耀,归于父、子、圣灵,父、子、圣灵,起初这样,现在这样,以后也这样,永无穷尽,阿们,阿们!”

我们向上帝呈献感谢之祭,因祂赐下话语,並差遣独生子耶稣基督为我们舍命;所以,我們从启应文得以亲近上帝,上帝也藉话语教导我们如何回应圣爱,将荣耀归于上帝。

三一颂(普天颂赞)

“普天之下,万国万民,齐声赞美父、子、圣灵;三位一体,同荣同尊,万有之源,万福之本,阿们!”

完成奉献的环节后,以《三一颂》赞美上帝,因祂是万物的源头。

阿们颂(三疊)

“阿们、阿们、阿们!”

以颂唱《阿们颂》为崇拜结束时的环节,是因我们认同上帝给予的诫命和更深刻地认识祂。

广义来说,这是每一间教会的共同诗歌。这三首礼仪诗歌的旋律朗朗上口,即使是孩童们,也有能力颂唱。疫情期间,我们不能集体同心地以礼仪诗歌歌颂上帝,线上崇拜应时而生。每间教会的崇拜形式不一。线上崇拜简化内容,是要顾及会众在屏幕前崇拜的视觉专注力;所以,省略了启应文、奉献礼和礼仪诗歌(除了《阿们颂》)。

疫情初期,我们在家里隔离是件很新鲜的改变,但久而久之,我们歌唱的生命将会怎样?在家投入线上敬拜,可以很认真地透过屏幕敬拜上帝,也极可能是反向思维的启动。在这期间,我们或会失去歌唱的热诚,为此,我们引颈期盼,盼来教会重新开放实体崇拜的歌唱环节,但,重启的实体公共崇拜已非同往日。我们得戴上口罩,歌唱上帝;教堂座位有“距离感”,彼此的歌声也有了“距离感”。戴口罩唱诗,并不理想,它不能使我们顺畅地更换气息,也“遮盖”声音,削薄音量的传递,变化极大,导致会众唱诗的心态大打折扣。我们要重新思考“会众唱诗”这课题,因这直接涉及信徒属灵生命的程度。

一、诗歌承载上帝的话语

好的诗歌,能清楚描述上帝的作为和属性。经文诗歌是直接引用圣经的经文,谱上旋律,目的是让颂唱者把上帝的话语藏在心里,这是教会最常触及的类别。中古时期的西方教会已广为流行。唱“经文”比“背”经文还有效,善用旋律的功能是背经文的好“工具”。

犹记得主日学和少年时期,主日学老师和少年团契导师常鼓励我们每主日背诵经文,为应付现场而背诵的经文很快就忘了;但在主日学学到的经文诗歌仍牢印在脑海里。经文诗歌在个人成长的生命过程中发挥果效,成为属灵生命的辅助工具。所以,附带经文的歌词能帮助颂唱者牢记上帝话语,得以面对将来的生命张力。

二、会众唱诗是彼此鼓励的集体举动

疫情侵袭我们的生活,在人与人之间,筑起一道无形且艰险的高墙。教堂的崇拜中,无人歌唱,再加上社交距离,无法听到弟兄姐妹的歌声,信心之歌的传递因此中断。教会是个团契的大家庭。在团契中,我们以上帝的话语彼此劝勉和扶持,彼此对唱对说。当行动管制令放宽后,教堂相隔的座位要有一米之遥,信徒歌唱的距离不得不因而拉远。当这个实体距离成为教会团契生活的习惯后,歌唱作为属灵“鼓励”的举动,也许会慢慢消失。尽管如此,我们更要抱负使命,唱好诗歌,学习歌唱的基本技巧,有效地传递歌声。

保罗说过:“向软弱的人,我就作软弱的人,为要得软弱的人;向什么样的人,我就作什么样的人;无论如何,总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都是为福音的缘故,为要与人同得这福音的好处。”(林前9:22-23)今日,我们见证这世界的变化,经历上帝的话语已落实,因着福音,我们更要在家中不断努力,学习歌唱赞美上帝,向我们的邻居歌唱,见证上帝。我们也可以录制或藉着视频里的诗歌,发送给有需要的亲友,以示鼓励和扶持。

三、集体歌唱的微妙音波

有一次,笔者在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指导诗班。我们在一间刚装修好的大课室里排练,空间音响比其他课室来得好。我们以这空间感觉“泛音”(overtone)的体验,唱了两个音——基础音和一个三度和音。这两个音程频密相碰,不断撞击而产生系列的音波。当天,诗班员在好的空间,加上对音高拿捏得宜,课室里能清楚听到最明显的第三个音,换言之,音和音之间会产生共鸣。

倘若信徒唱和音,崇拜的唱诗氛围就不同凡响,会众歌唱得会更丰富和有深度。当然,泛音或共鸣,须具有良好的空间和音准。泛音能增加会众唱诗声量的厚度,至少倍增两三度,这取决于颂唱的人数和个人因素而定。换句话,会众唱单一的旋律,不会产生泛音,但唱和音时,就有可能产生泛音。集体唱诗歌时,歌声会围绕在我们身边,再加上泛音产生,我们更能体验:歌颂上帝,不单单是歌唱,还能催使我们更乐意歌唱赞美上帝。泛音无法以音响器材制作出来。由此可见,上帝创造声音,使我们体验上帝伟大的智慧。每一次歌唱,我们就能体会上帝的智慧和大能。歌唱是每一位信徒的权利和使命。

四、唱诗反映个人属灵生命的程度

疫情爆发前,在教堂里唱诗歌常与崇拜的礼仪有关。颂唱《荣耀颂》时,我们会站立;奉献后,我们唱《三一颂》等礼仪诗歌。崇拜的举动是我们崇拜生活的一部分。我们从歌词得悉上帝的属性,从而产生敬畏之心,故不得不肃然起敬,站立在上帝面前,歌颂、赞美!

在疫情期间,崇拜方式大幅改变了。线上崇拜确实不能比拟我们实体崇拜的感受。就在这时刻,“线上崇拜”是个考验:我们外在的举动,能反映我们内心的世界。居家线上的崇拜,我们会站立,唱诗赞美上帝吗?我们会低头同心祷告,齐声说“阿们”吗?我们有安静在屏幕前,聆听上帝的道吗?我们有全程崇拜吗?抑或,操弄遥控器,加速视频播放内容的速度呢?若我们不跟从线上崇拜的礼仪,就谈不上有唱诗赞美上帝的举动了。若对照自己线上崇拜和疫情爆发之前的实体崇拜,就可以得知个人对上帝的爱,到底有多深、有多敬畏了。外在的举动能反映内心的声音。我们的属灵生命“会说话”。

唱诗赞美上帝,不是崇拜中的娱乐节目。唱诗赞美上帝,是回应上帝赐予爱的本能举动。这是一个双向行为,不论你在何处崇拜上帝,唱诗的态度是以敬畏上帝为主轴。我们越歌唱赞美上帝,就更认识上帝,向上帝感恩的心越发扎实。

弟兄姐妹们,当重新拾起失去的信心,回到上帝面前,开口歌颂上帝。不论我们处在任何环境中,依然颂赞伟大的上帝,因祂一直走在我们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