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之可贵

文:刘世尧(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若人患绝症要不要接受医治?放弃医治是不是放弃生命?同理,如果自己病危放弃抢救,是不是放弃生命?

答:

公元前715-686年,即旧约时代有一位敬虔的人名叫希西家(Hezekiah),是犹大第十三任国王。<列王记下>20章记载,中年的他“病得要死”(参赛38:10),连以赛亚先知都说他“必死,不能活了。”(王下20:1)他却不放弃求医的盼望,“转脸朝墙,祷告耶和华说:‘耶和华啊,求祢记念我在祢面前怎样存完全的心,按诚实行事,又做祢眼中所看为善的。’”他求医之愿甚是恳切,圣经记载“希西家就痛哭了。”(20:3)结果,上帝开恩,应允希西家的祷告:“我听见了你的祷告,看见了你的眼泪,我必医治你。”(20:5)

奇妙的是,全能的神吩咐以赛亚先知用“无花果饼”(a cake of figs,或译无花果膏药 / a poultice of figs)来医治希西家的“疮”(20:7)。这“疮”应该是一种致命的皮肤病。古代医学文献——拉斯珊拉(Ras Shamra 55:28, 56:33)曾记载以葡萄膏药(raisin-poultice)治愈一匹马的案例,而近代医学发现,无花果果实含有一种叫“补骨脂素”(psoralen)的化学成分,是对皮肤疾病,如白斑、干癣和湿疹等非常有效的杀菌剂,也是抑制皮肤恶性肿瘤的疗方。这显示创造主透过自己所造的物施行治疗。此外,上帝透过先知表明,会继续使用希西家治国,且赐下国泰民安之福(20:6)。

这个案显明至少三个基要的圣经真理:上帝是生命的源头和掌管者;上帝的子民在世上不是无难无病无痛的;人在病痛、困苦中应“凡事盼望”,包括迫切祷告、积极求医、热爱生命、善用今生。

如此看来,人得了绝症当然要就医,因基督徒相信上帝是听祷告的“耶和华拉法”(Jehovah-Rapha,出15:26:“我耶和华是医治你的”),也相信上帝会透过所造人体的免疫力、在万物中赐下的良药和栽培出来的好医生施展医治之能,亦相信上帝可透过祂仆人(如以赛亚先知,或今人身边的属灵领袖——牧师、传道和执事等),赐下医治的恩惠。当然,喜乐的心灵(箴17:22)、正常的灵修生活和正确的人生观(参帖前5:16-18)、健康的饮食习惯和有规律的作息,都是上帝医治人的方法。

放弃医治是否放弃生命?我认为是。这不是关乎生命品质和可用的问题,也就是说医或不医,不是在乎医好以后,我们是否仍能动、能做事、“有用”、“有贡献”,例如是否还可工作和赚钱,添补家用(这是我们很在乎的重要观点)。不放弃医治,不放弃生命,只因生命非常神圣和尊贵,正如<创世记>所记,人照上帝神圣的形像所造,拥有像上帝的道德属性(如仁慈、良善、公义)和永恒的生命。

因此,虽然世上有苦难,人会因病而变成他人视为没有“生产力”和“没有用”的生命(不能像过去般,正常地做工做事,或沟通),但他/她的生命仍是神圣和尊贵的。在能力所及之内,我们不可轻易放弃医治。我想,这正是德兰修女回应上帝的呼召,舍己在印度拥抱常人都不敢接近的病患、照顾垂死病人、安葬他们的故事让世人感动的原因。

病危,要抢救吗?生命如此神圣和尊贵,一定要抢救。基督徒不认同“安乐死”,因这方法是助人自杀。正如路加医疗传道会干事——郑博仁医生所说:“生与死的时间都是在创造主的手上。如果神的时候未到,我们不应该用自己的方法(比如安乐死)去加速死亡的来临;可是时候已经到的话,我们也不使用过分的治疗去延长生命。”

其实,关乎病痛,除了谈保健、医治和抢救,基督徒也当多谈如何陪伴病人,甚至积极学习掌握“临终陪伴”的技巧和设想安宁病房(Hospice)的关顾圣工。

简言之,生命可贵,生病可医;我们要敬畏造物主,热爱生命和善用人生,健康生活且正确地求医,另眼看病又肯定永生。所谓“另眼看病”,由德国古伦神父所言:“愿你的疾病为你转化成珍珠,愿它成为教导你走崭新道路的珍宝。”(参《陪伴一生的医治》,39页)

身为病人,我遵循专科医生的指示,每早服用一粒Entecavir来治肝炎,每半年定期到政府医院看医生和作体检。这四年来,我每早服药前,都背诵<诗篇>118篇16至17节和<马太福音>26章39节的经文,积极祷告:“耶和华的右手高举,耶和华的右手施展大能!我必不至死,仍要存活,并要传扬耶和华的作为。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祢的意思。”我相信耶和华拉法,也知道自己有责任保健,与神同工。现在,我祷告加了一句话:“天父啊,除了医治我的肝,更帮助我成为一位刚(肝!)强壮胆又忠肝义胆的人。”

感谢天父,教导我另眼看病──看见“忠肝义胆”的使命。感谢主耶稣降生、受死和复活,以行动肯定肉身生命是如此神圣,给予灵魂有家可归的保障和带来末日复活大团圆的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