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敬拜中的祷告

文:叶德宗博士

今年11月22日,在巴生卫理公会英语联合崇拜的现场直播中,主席的始礼祷词深入我心:“……我们因疫情的缘故,人与人之间须保持距离;上帝啊!但祢没与我们保持距离……”上帝藉着主席的祷告,再次提醒我:上帝真实的爱与同在。这是何等大的安慰!

主席的祷词,使我联想起保罗在<罗马书>8章37至39节的话:“然而,靠着爱我们的主,我们在这一切事上已经得胜有余了。因为我深信无论是死,是生,是天使……是现在的事,是将来的事,是高天之上的,是大地深处的,是其他受造之物,都不能使我们与上帝在主基督耶稣里赐下的爱分离。”

若我们不认识上帝,我们就无法向祂祷告,惟有认识上帝,圣灵就能进入我们的生命,教导我们向上帝祷告。时常阅读圣经和背诵经文是方式之一,圣灵会藉着我们读过的经文放进我们口中,进而带领会众向上帝祷告。这就是圣灵的引导。

“约拿的祷告”(拿2:1-9)是典型的例子。他祷告使用了<诗篇>的词汇。

1 约拿在鱼腹中祷告耶和华他的神,

2 说:“我遭遇患难(注:1)求告耶和华,祢就应允我。

从阴间的深处(注:2)呼求,祢就俯听我的声音。

3 祢将我投下深渊,就是海的深处;大水环绕我,

祢的波浪洪涛都漫过我身(注:3)。

4 我说:我从祢眼前(注:4)虽被驱逐,

我仍要仰望祢的圣殿(注:5)!

5 诸水环绕我(注:6),几乎淹没我;

深渊围住我,海草缠绕我的头。

6 我下到山根,地的门将我永远关住。

耶和华我的神啊,

祢却将我的性命从坑中救出来(注:7)。

7 我心在我里面发昏的时候(注:8),我就想念耶和华。

我的祷告进入祢的圣殿(注:9),达到祢的面前。

8 那信奉虚无之神的人,离弃怜爱他们的主,;

9 但我必用感谢的声音献祭与你,我所许的愿,我必偿还。

救恩出于耶和华!(注:10)”


注:

1. 我遭遇患难(诗18:6,120:1 )

2. 阴间的深处(诗18:4-5)

3. 你的波浪洪涛慢过我(诗42:7)

4. 从你的眼前(诗139:7)

5. 仰望你的圣殿(诗5:7)

6. 诸水环绕我(诗69:2)

7. 将我的生命从坑中救出(诗30:3)

8. 我的心在我里头发昏(诗142:3)

9. 进入你的圣殿(诗18:6)

10.救恩出于耶和华(诗3:8)

始于大卫时代的<诗篇>,成为约拿时代以色列人集体敬拜的诗歌集,已是约两百年之后的事了。诗歌可用来颂赞和祷告。现今的集体敬拜中,我们唱诗歌,目的是颂赞上帝,这也是集体向上帝祷告的途径之一。

“<诗篇>是上帝赐给我们向祂祷告的话。上帝已经把如此丰富的颂赞、哀歌、默想、请求及急难中的恳求赐给我们,甚至使我们都忘了我们自己处在危险中。<诗篇>将我们个人的祷告与基督徒集体的祷告;以及把每一个时代联合起来,他们温暖我们的心、传递信息给我们及塑造我们的心志。”(本段文字摘自:Christopher Ash。https://www.desiringgod.org/articles/how-to-pray-the-psalms)

因此,<诗篇>是我们祷告的学校。如此有深度的生命经历,经过世世代代的考验,直到如今,<诗篇>记载的生命写照,仍对我们生命有极大的帮助。<诗篇>是一卷关于“上帝的事”之书卷。

一、集体敬拜的祷告,焦点完全汇聚于上帝:

我们祷告若不提起上帝名字,祷告就失去了意义,那只是个单独发出响亮的鈸。本文一开始即提到,崇拜主席在祷告中谈及疫情,没详细向上帝“报告”疫情当下的指数,因每个人都知道我国疫情的严峻现况,上帝更知道此事。主席仅简单提到;疫情中要隔离,导致人与人之间有距离感,但上帝没与我们保持距离,反更亲近我们。这类祷告能丰富我们的想像力,没有自怜成分,反倒加强我们对上帝属性的认知。耶稣教导我们祷告的内容也如此,焦点是以上帝为中心(参与《主祷文》),且具有丰富的想像力。因此,我们集体敬拜祷告时,焦点须以上帝为中心,以回应上帝赐予我们的教导与大爱。

二、圣经是集体敬拜的“公祷书”:

上帝除了给予我们言语能力来表达自己,也赐我们祷告的言语,以表达贴切,那就是圣经。天天阅读和查考圣经,就是我们在聆听上帝话语、学习祷告的时候,上帝在装备我们的属灵生命。我们就像一棵树栽在溪水旁,汲取上帝的话语。我们本无能力向上帝祷告,但圣灵在我们心中,教导我们如何向上帝祈求。常常阅读和背诵圣经,特别是<诗篇>蕴聚了丰富的祷告词汇,使我们更认识上帝。

三、<诗篇>是集体敬拜的诗歌集,也是集体的祷告之歌

在大卫时期,圣殿有系统地应用<诗篇>。<诗篇>有调名和讲究的乐器,在内容配搭上,也会着重于情感处理和音乐元素,而使用“细拉”。在尼希米重建圣殿后,他们也唱<诗篇>和使用大卫所造的乐器。来到主耶稣的时代,会堂聚会有一套<诗篇>,固定在每一周唱诵。一直到保罗的时期,教会还是延续颂唱<诗篇>。

初期教会的敬拜中,信徒会吟诵<诗篇>;当时,修道院在每日的祷告会中,朗读和唱诵<诗篇>;之后,<诗篇>渐渐形成今人语言的圣诗格式,继续唱诵,这也流露出信徒之间共同的观点。

藉着音乐,为<诗篇>谱上旋律,有助于我们唱诵和谨记上帝的话语。<诗篇>在我们的敬拜中,能辅助我们敬拜、颂赞上帝和向上帝祷告。<诗篇>确实是我们敬拜环节中重要的一环。显而易见,我们以诗歌颂赞上帝,也以诗歌向上帝“唱”出祷告。

实践例子:

经文:

“求祢赐我悟性,我便遵守祢的律法,且要一心遵守。” (诗119:34)

化为祷文:

“主,求祢赐我们悟性能明白祢的话语,并帮助我们遵行。求祢把祢的真理指教我们,好让我们能在这时代里刚强站立,保持纯洁。”

我们集体敬拜中的祷告,必须以上帝为焦点,让上帝成为祷告词汇和唱诵的中心。我们应不断在集体敬拜中操练祷告的素质,在敬拜中默想上帝的话语、作为与其属性。信徒敬拜和默想要有规律地进行,而<诗篇>是灵命操练的养分和祷告的模式之一。

疫情虽然将我们隔离开来,上帝仍以永不舍弃的爱,将我们怀抱其中,我们是何等有福、何等有盼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