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赈灾事工——灾后,教会该出发了

叶秀萍牧师(左二)、祖国兄(左六)、贾古玛会督伉俪(右五至六)、郭书瑶牧师(右四)和吉隆坡义工合影。

报道:张加信(年会卫理救援赈灾事工干事)

2020年末至2021年初,马来西亚降雨不断,整个东海岸遭水患肆虐。

2021年正月,彭亨州文打(Benta)突遭大水侵袭,约有二百户家庭受灾。五十年前,文打曾发生大水灾,而2021年的水灾比五十年前更严重。文打有一座居民常用的桥,离河水水位约有二十至三十米高度的差距,五十年前暴涨的水位与桥是平行线,今年的水位逼近桥的围栏,年轻一辈的居民很难相信河水竟能上涨至这个高度。文打的十五碑花园和新村是重灾区,低处房子浸于水中,水深近一公尺。文打镇上的低洼处大面积积水,镇内的道路都被积水阻断。据郭书瑶牧师所述,1月3日晚上,文打水位不断提升。教堂在凌晨时被水淹至1.6米左右。

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救援赈灾事工(Methodist Crisis Relief & Development, MCRD)已在1月3日当天策划,与东海岸领袖展开线上会议。1月4日晚上,经会谈得知,文打灾情较严重,卫理救援赈灾事工主席——李祖国弟兄立即以文打为重点回应灾难工作的据点,并差派干事——张加信弟兄和义工——丘忠瑶弟兄到文打评估,协助郭书瑶牧师赈灾。

MCRD与劳勿卫理公会配搭,在劳勿堂设立赈灾行动指挥中心。从劳勿到文打的车程,仅三十分钟左右。郭书瑶牧师甫到劳勿和文打牧会,甚至还没抵达文打堂就得知堂会被水灾侵袭,她便请求堂会处于安息年的前主理——叶秀萍牧师来支援。

1月5日早上,加信和忠瑶出发到文打;当天,文打的水开始退去。祖国兄同时募集1.5升的饮用水,要送给文打灾民,短短几小时内就募集一百八十箱水;下午,他托人将先前预备好的一百九十二份救济品,一并送去文打。加信等人抵达劳勿前,郭牧师已吩咐教友先自行处理能力可及的事务,包括清走文打堂的泥浆。翌日,MCRD将五十八份救济品送给柔佛州居銮(亦是受灾区)的灾民。

5至7日,劳勿堂安排义工到文打灾区清理,文打堂也呼吁未受水灾影响的义工来协助,前后清理了一间教堂和三户房子,还协助一户灾民搬走家具。由于没水没电,义工被迫到附近的湖抽水来清理,这样的操作非常费时。路上的泥浆无法被冲走,走到哪里都是泥浆,行走不便。所幸的是,灾民自动自发地搬出损坏的物品,但也致使车子无法在路中行驶。年会东部教区救援赈灾团队同时在Pekan的Kg. Air Hitam、Muadzam Shah的Kg. Petai和Kg. Ganoh、Galing的Pusat Pemindahan SK Galing(这一带皆由关丹堂带领)、Maran的Kg. Bot-Bot和Kuala Krau的Kg. Paya Pelong(由文德甲堂带领)分发救济品,受惠者多为原住民。

8日,祖国兄和六位义工到文打灾区,和当地义工协助灾民清理家园,直到10日晚上才回吉隆坡。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总会督——贾古玛牧师(Rev. Dr. T. Jeyakumar)伉俪于9日抵达文打,不仅到访,也助灾黎清洗住所;10日,淡米尔年议会会督——Dennis Raj牧师带领近二十个义工到文打。加信和祖国兄带两位会督走访,进一步了解文打灾区,也跟文打避难中心的负责人——En. Farid会面。8至10日,文德甲堂组队清理灾民的家园和教会。

12日,我国政府宣布在全国实施“行动管制令2.0”,加信和忠瑶跟祖国兄通话后,决定撤回新的义工团队计划,于11日下午回隆。在东海岸的赈灾行动中,MCRD共清洗两间教堂、十八户房子、三间店面、协助四个户主搬走家具,也分发七十份救济金给文打灾民和七百六十九份物资给灾民。MCRD同工和义工在赈灾过程中,尽力和灾民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为防止疫情因灾蔓延而尽责。

从陌生到关怀(加信感言)

一开始,我看出许多灾民都想尽快解决眼前的难题,但无论是搬走家里重物到清理小物品都是非常费时、费力的。我们抵达文打时,已有其他机构协助灾民清理,甚至拍摄和访问灾民。各政党和机构不断派送食品和饮用水给灾民,堆积在一起的救济品到最后可说是几近“泛滥”了。

MCRD驻守在文打长达七天。文打堂的郭书瑶牧师先和我们一家一家地询问对方,是否需要团队帮助清洗,到后期以“下订单”的方式,请求我们过去协助。尤其是其他机构在第三、四天突然撤走后,许多灾民的屋子看来都清理了一半而已,当地多是老人独居,无法自行处理,我们得知后就马上安排和尽快清理,算是帮人收尾。

抵达文打的第二天,我们和文打区避难中心的负责人——En. Farid会面。他也是灾民,水淹其屋约2.5米;一开始水冲进家时,他一直为避难中心的安排事项而忙碌,直到我们见面的那天才有时间清理家务。他透露将会有何团队进来文打和大型的清洗活动后,我们达成约定,后期会策划接下来的救援工作。随后,我们回到教会的义工团队里,巧遇当地州议员——YB Dato Sri Mohd Soffi,忠瑶和他聊了一会,彼此了解我们在场和他安排清理工作的内容。

两位会督抵达灾区后,我们安排他们和En. Farid会面,但仅Dennis会督和En. Farid、Dato Sri Mohd Soffi见到面,贾古玛会督抵达时有政府官员在场,En. Farid得先招待官员。En. Farid和Dato Sri Mohd Soffi都在会督和主席面前称赞我们;他们早已从不同管道得知我们仍持续清理。

我们留在文打第五、六天,许多灾民都好奇问我们为何还没离开,因当地只剩下我们团队在清理,其他机构都不见了,偶尔会出现一天的义工群体。灾民开始问我们有没有休息、有没有食物,甚至请求我“命令”让他们暂停下来喝水。派送熟食便当的人经过时,灾民会要求留下我们的份量,尽管我们已再三交代自己有吃的。

我们离开前一天,许多灾民都跟我们聊一两句,虽然没正式介绍彼此,但都聊得来。文打堂前主理——叶秀萍牧师说过,文打居民非常排斥基督徒。他们从这赈灾行动中知道我们是从教会出来的,但愿意和我们交谈,甚至关心义工是否疲劳。我们没谈福音,因我们的行动就是福音。

文德甲堂简报

整理:陈甘慧仪

文德甲经历比较严重的水灾是1926、1971、2001、2007和2014年。2021年的水灾,属于文德甲开埠以来的第三大水灾。

今年的水灾是1971年文德甲大水灾的第五十年,水位上升的日期也相同,即1月5日。2021年大水灾来临之际,文德甲堂执事会于1月4日审慎以待;1月5日早上,会友投入撤退的预防措施,把贵重物品带离教堂。教堂底楼的设备也搬上一楼,福音车则停放在会友家。当时,整个文德甲市区断电、断水、汽油短缺,四周可通往文德甲的路线都被水淹没,无法进出。

1月7日,泛滥的士曼丹河水往下游的彭亨河流去,市区的河水逐渐退潮。1月9日,祝佩玉牧师、执事和会友回堂会清洗。教堂遭水淹至69cm,大约2.1尺。教堂周围的地上尽是黄泥浆,教堂底楼臭味纷飞,大部分木家具和木门已受损,教堂电梯井尽是满溢的浊水;损失和修补费有待计算。

采访/整理:陈甘慧仪

东部教区长——萧贞禄牧师

听闻文打灾情惨重后,我想在水势退去后探访灾区,无奈东西大道因受水灾截断而作罢。关丹堂一些救援人员因路线不通,在得知必须迂回辗转才能抵达目的地(这是很没效率的行动),便作罢。若各堂会和布道所都有人接受救援赈灾培训,或设立救灾、救济团队和动员标准程序(SOP),邻近的堂会便可及时援助灾区。

文打堂兼劳勿堂主理——郭书瑶牧师

文打堂和劳勿堂主要是配合MCRD,展开赈灾行动,没受影响的会友成为赈灾的义工。文打堂会友领袖——林金伙弟兄提供资料,让大家了解当地的住户状况。我已和文打堂执事讨论重修圣殿的事项,也计划日后探访、关怀和辅导灾民。

文德甲堂主理——祝佩玉牧师

1月4日,受季候风影响而来的豪雨,导致文德甲发生大水灾,据说,教堂在1971年曾被淹没至顶。我们与MCRD配合,MCRD提供赈灾工具,本堂临时招募赈灾义工,有二十多位信徒积极回应。我们得以清洗教堂、会友和邻舍的房子。

东部教区兼关丹堂会友领袖——王保庭弟兄

华人年议会东部教区就灾情分成三组赈灾队伍,A组成员在劳勿、文打、文冬、加叻、文积、云顶山脚武吉丁宜、美律谷、文德甲和淡马鲁赈灾;B组是负责关怀斯里再也、甘孟、达士、北根、关丹和爱益忍耐;C组协助日底和哥打巴鲁的灾民。MCRD 东部教区的负责人是关丹堂的严仕刚弟兄。我们一得知水灾的情况,就开始筹款给受影响的堂会,让有关堂会在适当时机捐款给灾民。我要在此感激关丹堂荣誉执事——李继和弟兄,即时奉献一万二千令吉给文打堂所不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