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疫疲劳

会友篇

2021年伊始,原以为疫情应该会逐渐趋稳,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外围环境并不如预期所料,截至完稿时,全球已有近亿人被病毒感染。未几又迎来农历新年,笔者今年不能如往年般与家人共聚、团圆,而市场上的经济依旧低迷。人人最初是齐心协力、兴致勃勃地抗疫,但随着时间飞逝,疫情不见好转,社会出现了“防疫疲劳”1 的趋势。

回想起2003年非典型肺炎一役,这场疫情只持续了几个月,病毒在夏季后逐步消失,但也使当年的许多企业一蹶不振,经济有如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好多年,然而,大众没因此“疲劳”,因看到勤洗手和戴口罩的措施确实奏效,能有效地击退病毒。因此,当去年新冠病毒肆虐的时候,众人相信,“依样画葫芦”的招数会让疫情尽速了结。可是,新冠病毒的传播率异常高,至今仍无法解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严重打击所有人的生活。许多人确实“受不了”,纷纷出现因“防疫疲惫”而松懈的惰性现象。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许多人开始不管防疫的安全措施,“桃花依旧笑春风”地开派对群聚,大道出现长长的回乡车龙,病毒藉此“助力”,得以迅速传开,不少场所的自助餐重新搬上台面,众人无视“口罩令”和保持人身距离等举措,忽略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标准作业程序)。这些都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弟兄姐妹万万不得仿效啊!

如果您身边有从医的亲友,您大可从他们那里了解到,现在的医疗负担是异常沉重,许多医务人员已经过一年的“废寝忘餐”,早已心力交瘁。他们也是普通人,都有自己所爱的家人,只因他人不负责任的后果,自己无法休息片刻,被迫继续坚守岗位。但是,长久下去,医疗服务难免会崩溃,更严重的后果,是整个国家的人民生命不能获得基本保障的窘境啊!

身为基督徒,我们更要记念在医院殷勤作战的主内肢体,求主保守他们身、心、灵获得出人意外的平安。人无法独立而存,不要为了自己短暂的好处因松懈片刻,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教会是社会上的光和盐,要守好本分,坚持做足防疫的步骤;不聚餐和群聚、不破坏防疫的工作,在崇拜聚会中严守SOP,以实际行动保护社会的医疗服务,就是履行个人的社会之责。

尤其在农历新年期间,许多游子无法回乡(包括笔者),笔者相信这是巨大的牺牲,但为了防疫,不把病毒传开,得从你我的牺牲开始。求主保守我们今年平安、安静渡过遍体鳞伤的农历新年。我们也迫切祈求,在明年同一时间,随着国内外的新冠疫苗普及和疫情受控后,我们能再次如鹰展翅上腾,重新出发,再次回乡探望亲爱的家人,实现真正的大团圆。求主怜悯!

笔者今年无法回乡,多少有些失落;故此,将心比心,深愿上帝赐福和保守大家新春蒙恩、一年胜似往年、身心康泰、出入平安!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1 即指一般人不止想放弃抗疾,甚至对洗手和戴口罩等行为感到厌倦,严重者日常生活和情绪受到影响。抗疫疲劳的症状,是个人容易累,睡眠质素差,浑浑噩噩,早上醒来觉得半梦半醒;亦会影响个人想法,引发厌倦和焦虑等负面情绪。

牧者篇

防疫警钟响起近一年了,反反复复的各式行管令还管用吗?越来越多人质疑我国的防疫措施是否仍有效?也许,是时候该检讨和反省了。

最近常听他人提起“防疫疲劳”,即长久紧绷的防范病毒意识随着时间流失,已慢慢松懈下来。据笔者观察,社会上的一些人已不戴口罩、一些人没保持人身距离地群聚聊天、一些人则Cuti-cuti Malaysia(到处旅游,包括去病例出现的红区游玩),连落实“行管令2.0”的州属工厂也不理会我国MITI(Ministry of International Trade and Industry,国际贸易与工业部)发出的SOP,如仅让三成行政职员上班和五成技工轮班等守则;全厂反倒火力全开,只为配合华人农历新年市场之需而赶工。

总结“防疫疲劳”出现的因素

一、起初的希望已经破灭。当初在全国实行行管令期间,众所期待的是“长痛不如短痛”,即使被限制不能出门、不能谋生、不能旅行,大家都愿意忍一忍,务求雨过天晴。只因有盼望,众人宁愿先苦后甜。苦守几个月后的成效相当满意,政府也评为我国抗疫成功,而卫生总监也被元首授予丹斯里的头衔。可惜,好景不长,只因人为疏忽,抗疫行动纰漏百出下,本地后来的确诊人数屡创新高。最终,人们顶上是阴云密布,看不到希望。

二、人人如此,你是另类。要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没那么简单。虽说我们必须适应新常态,但长时间藉执法和罚款来压抑人们惯有的行为方式和自由,只治标不治本,反倒演变成人们怕警察多过怕病毒。最后,人们渐渐厌烦,渴望回到原先的生活,加上执法人员也疲惫了,就不再有人遵守了。人与人之间是会相互影响的,当越来越多人不遵守SOP时,你的坚持就会变成他人的笑话。

三、上梁不正下梁歪。制定规则者自己不守规则,直接导致防疫的行为散漫。当人们严守SOP,却看见领袖或政客不守SOP,还出现执法人员“双重标准”的待遇;更甚的是当局为了“上层人物”而修改SOP,如从东马回来不必自我隔离在家中。再者,执法单位中的败类趁机索取贿金,让有心人轻易通关而不查实,如外劳没有跨州信但能塞钱通关(笔者身边人的经历)。这些都导致人们厌弃遵守防疫的SOP。

四、新冠病毒病例的低死亡率和康复者的分享。经历近一年的防疫措施后,人们从报章和广播台得到的数据相当乐观,这病毒好像不如专家之前所警告般那么可怕了。我国受新冠病毒感染的0.4%死亡率,是集中在五六十岁以上者,其他人大都康复了,而绝大部分康复者最初受到感染时,几无症状或症状轻微。据他们所述,这病好像没大碍。大众听多了这些“经验谈”,似乎降低对此病毒的恐惧程度,渐渐不把病毒放在心里,只因没钱比患病更可怕。

五、宗教师只言片语的教导。笔者所在之地盛行这种思维,跟宗教师的教导脱不了干系。许多宗教虔诚者认为,这是“神的旨意”:即神有权要你患病,或不让你被病毒侵袭。所以,这些人会“听天由命”,对任何际遇都顺其自然,不会主动做足防疫措施。

除此以外,当然还有其他的因素缠绕在一起,造就如今的局面。然而,这起全球公共卫生的危机,我们千万不能掉以轻心,务必要保守自己的心。笔者认为,全国上下必须步伐一致,不能让谁拖谁后腿;若不能一致,纰漏就会一直出现,到时只能等到特效药(疫苗)普及了。

再者,不能一味透过执法和罚款使人进入“新常态”的生活方式。政府必须推动更多的民众教育管道(多管道、多语文)来提高公共卫生意识,提升大众的自律能力比执法和以罚单产生的威慑更起作用。传统媒体和网媒可致力于提醒大众改变个人习惯,在阐释个人受病毒感染的风险与其后遗症等课题多下功夫,要不断提醒大众应不应该做什么,胜过天天报告多少人确诊、病例屡创新高的新闻。

愿主保守大家维持积极抗疫的心态,有上主同在必然有盼望。希望大家更敏锐于他人的需要,不轻言放弃。愿主赐安康!

刘立章

亚罗士打堂主理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