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卫理宗的年议会(上)

每年11月,我们会召开一年一度的年议会。年议会是什么?根据《法规》第17款,年议会是马来西亚卫理公会的基本团体;由年会会督、所有长牧、副牧、受委派之全职传道、由牧区议会推选之会友代表、年议会正副会友领袖、年议会文书、年议会经济部主席、年议会财政、年议会乐龄团契会长、年议会卫理妇女会会长、年议会成年事工指导、年议会成年团契会长、年议会青年事工指导、少年军之卫理公会代表及不少过二十一岁之青年团契会长组成(参《法规》第16和527.2款)。

在吾宗教会史中,年议会始于何年?1744年。当年6月25至29日,约翰·卫斯理在伦敦召开卫理运动的第一届年议会。出席的代表是卫斯理邀请的助理、游行传道和其他同工。年议会启动了卫斯理运动和卫理宗的“联属精神”/“联属体制”(Connectionalism)。什么是“联属体制”?著名的卫理宗史学家——Richard P. Heitzenrater,把十八世纪卫理运动的“联属模式”定义为:

自愿和卫斯理连结,而获其接纳,和他有立约关系的福音领袖团队(大多是本处传道)。因这连结,他们遵循卫理教义和卫理纪律,同心合一接受卫斯理和年议会的中央指导,以落实卫理运动存在的宗旨——转化教会,在全地传扬合乎圣经教导的圣洁使命。[ Richard P. Heitzenrater, “Connectionalism and Itinerancy: Wesleyan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in Connectionalism (Nashville, TN.: Abingdon Press, 1997), pp. 23, 35.]

从1744年开始,年议会是卫斯理指导英国偱道联区联属网络的平台。第一届年议会聚焦于三重议程:教导什么?(What to teach?)、如何教导?(How to teach?)、当做什么?(What to do?),即教义、纪律和组织。卫斯理在当年年议会第一天,花了一整天来讨论“因信称义”的教义;次日(6月26日),集中讨论“成圣”的教义。

随着卫理教义的厘清和奠定,以后每一年的年议会就着力在讨论和拟定偱道纪律(Methodist Discipline)、在偱道运动中的牧养/指导实践(Methodist Pastoral Practice)。这对培育同工、牧养/引导服侍的素质把关、正确教导教义都起着重要作用。年议会也聆听事工和财务汇报,为着下一年度的传道职事进行委派安排。

至今,我们仍秉持此传统,每年召开年议会,具体体现我们的联属体制。受派的教牧同工每年都得回年议会报到。年议会结束前,教牧同工领受差派,宛如被复活主差派,委身于祂的福音,也代表整个卫理联属体制,到被派遣之地。[ 参Russell E. Richey, Dennis M. Campbell and William B. Lawrence, Marks of Methodism (Nashville, TN.: Abingdon Press, 1997), pp. 48-50.] 藉着这委身的“去”,教牧同工把各堂会、布道所和整个联属体制连结起来。这股动力的澎湃是难以想像的。

敬请为每年一度的年议会、所有议事和教牧同工的委派之务代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