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祷告明阵”线上讲座

9月12日,马来西亚神学院中文延伸课程举办“简介祷告明阵”线上讲座会。本人受邀主讲。祷告明阵是古老的灵修工具。我们可在路径中祷告步行,有助于安静人的心灵,沉淀心思,专注于上帝的临在,跟上帝对谈。鼓励堂会建设和善用“祷告明阵”,使多人受惠。若我们敞开和专注,上帝会藉此蒙恩管道治愈、更新和转变我们。欲进一步了解“祷告明阵”,请点击链接:https://fb.watch/8MWieWuCe5/

南中教区线上联合圣餐崇拜

9月5月,南中教区众堂会聚于云端,参与线上的联合圣餐崇拜,体现<诗篇>133篇的精神。本人证道的主题是“连与基督 装备圣徒”。线上账号有逾五百个,相信最少有八百人崇拜。谢谢南中教区长——张世杰牧师和众同工参与;谢谢吾会前会长——郭汉成牧师(博士)主持圣餐;谢谢年会会友领袖——林伟杰弟兄和南中教区会友领袖——余曹山弟兄问安和分享。祈求上主恩领祂的教会,忠诚承担分享“基督是生命粮”信息的使命。

卫理商务网络平台

8月31月晚上八时三十分,吾会会友事工部推介卫理商务网络应用程序(Methodist Business Network,简称MBN),其宗旨是在卫理公会会友之间建立一个商务网络,以加强商务连接,其次是提供消费群和招聘平台/人才库。

“《法规》与教会行政”线上讲座

8月28日,本人受邀带领中二教区的“《法规》与教会行政”线上讲座,有两个时段,共四个小时。讲座会将近尾声时,出席者积极地交流。欲浏览讲座内容,请点击链接: (第一讲)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nkDgs9OtzMWI3_VrWY1zbQ; (第二讲)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nkDgs9OtzMWI3_VrWY1zbQ

沐恩堂三十周年感恩庆典

8月15日早上,本人出席沐恩堂的三十周年感恩庆典,分享年会近况和证道。线上庆典洋溢着温馨和感恩之气息。祈愿上主加力给沐恩堂主理——刘长武牧师、黄声志(师母)、同工和执事们,同心带领会众对齐上主的心意,各按其职,承担使命,忠诚地分享基督是生命之粮的信息。  

祈求、寻找、叩门,谁愿开门?——专访蔡增影医生伉俪

采访/整理:甘心供图:蔡医生伉俪 受访者简介:蔡增影医生毕业于马大医学系,现为淡边卫理公会会友领袖;其妻——陈素明医生毕业于新加坡医科大学医学系,现为淡边堂卫理探访小组总组长。蔡医生伉俪合营两间诊疗所,育有二男二女;四位儿女与其配偶全是医生,两代十人从医。 蔡医生伉俪(前中)全家福(摄于2019年圣诞节) 甘:您俩工作这么忙碌,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兼顾孩子和教会圣工? 蔡:我们前半生为自己和孩子工作、赚钱;如今,孩子大了,没负担了,可以展开第二人生。我们六十多岁了,自认时间不多,想把这最后的时间奉献给神。 早在2006年,堂会主理——詹廷波牧师邀请我参与医疗宣教事工,我就跟团到国内外,服侍本地、泰北和印尼的弱势者、原住民;内人(陈素明医生)是从2012年开始加入教会的探访小组。 2012年,张世杰牧师来淡边堂牧会,继续给予我们服侍的机会。他叫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我们只是单单配合他、跟从他。他很关心会友,以身作则,我们同工得很喜乐。我是会友领袖,有时会担任主日崇拜的主席,跟张牧师搭档。教会要办健康嘉年华会、医药讲座和捐血运动,我们都积极配合。 陈:我和外子是第一代基督徒,孩子们从小在主日学成长,所以,长大后愿意受洗,也在教会办婚礼。如今,孩子们有自己的家庭了,我们平时以WhatsApp Call和Zoom保持联系,知道他们仍跟随主。我觉得,主日学很重要,能引导下一代认识神、敬畏主。 起初,我在教会不大活跃。直到2013年,张世杰牧师在教会推动探访事工,他希望所有会友都能参与。当年,有四十六人成立探访小组,每组有四五人,至2018年增至一百零四人。探访事工每个月进行两次。主日崇拜结束后,探访队员,包括儿童主日学教师、青团和少团的成员,同心祷告和分队,下午一时多就出发。去年受疫情影响,探访队员剩下八十五人,多是乐龄者,我们不鼓励他们外出。为遵守防疫措施(SOP),我们减少探访队员人数,每组减至二三人,共用同一辆车。 甘:促使您俩不断往外传福音的动力是什么?当你们累了,如何重新得力? 蔡:以前在医院工作时,我们真是忙。常常工作了一整天,休息几个小时,就继续从凌晨五时开始工作到翌日早上八时,才能休息;日复一日,休息的时间不多,迫使我们要分秒必争,要不停地工作,好完成工作。很多病人饱受痛苦,我们常清洗他们身上的伤口,慢慢地洗,直到他们康复为止。在医治各种病人的过程中,我们学会以耐心关怀人、了解人。这样的服侍经验对我们而言,很宝贵。 陈:我们是全科医生(又称“家庭医生”),谁生病了,不管是什么病,都可以找我们看看。 我们探访的对象,多数是病人。我觉得,神让我们当医生一定有其旨意。我们当医生不是单单看人的病症,而是对方可能是我们日后应该要关心和探访的对象。 张牧师早已传授探访的技巧,让我们和弟兄姐妹找出能关心的对象。去到对方家里,或其他地方时,我们要怎么说话、由谁开始、谁要祷告、谁该做什么……我们(探访小组组员)能不断从中累积经验。我认为,如何替人祷告的这种培训很有用! 探访人这么多年,我们不觉得疲累,反而喜乐,尤其是看到自己家里的人也归信主耶稣!身为医生,我们医人、救人,使人痊愈,当然高兴;看到他人得着救恩的福气,我们更高兴,也乐意继续传福音。 甘:他人拒绝福音时,您俩有何感受?请说明传福音者应有的心态和继续从上支取力量的诀窍。 蔡:被拒绝后,我们自然会有些失望。但个人能否信主,完全是神的作为。今天向人传福音不成功,不代表以后会一直失败。我们会继续关心对方。很多人信主前,也很抗拒福音,若传福音者少了一点毅力,恐怕不行呢。 张牧师尽力传福音,一直撒种。很多时候,我们跟在张牧师身边,目睹张牧师如何关怀人和向对方解说我们的信仰,再慢慢传福音给他们,自己也有些得着。所以,我们的探访队伍尽己所能地传福音,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就能请张牧师来帮忙收割。 我知道有个牧师在老人院服侍。他每天只是单单地照顾他们,供应他们所需的。有一天,一些老人家主动走进这位牧师的办公室,说:“我要相信耶稣”。关怀事工有多重要,由此可见。...

真光华文小学近年发展史

报道:拿督李国庆 供图:校方 真光学校于1954年建校,计有教室八间和一间办公室,教员宿舍十二间。学校建于柔府村丘陵之上,地势居高临下,视界广阔,环境幽静,诚修学进德之胜地。真光的校名意指“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世上的人”。 学校于1954年9月13日开课,学生一百八十六名,计开一至四年级共六班,教师六名。学校行政,由中华基督教卫理公会新村工作委员会主持,设董事部负责筹划。1955年1月16日,由卫理宗教会会督——亚策博士(Bishop Raymon L. Archer)主持开幕典礼,学生有二百零五名,在当时可算是一间具有相当规模的学校。从1954年至今,真光学校之董事会是由牧师,教会会友和村民组成。 初期教室为临时建筑物,诸多缺陷,墙壁为木板,屋顶卫锌板。学生逐年增加,原有教室不敷应用,真光学校于1981年获得政府拨款,扩建一座三层楼校舍,计有六间教室、办公室、图书馆、视听室和储藏室等等。1983年初启用,同年,董事部修建旧教室。 2001年,再获得政府拨款兴建一栋两层楼校舍,计有六间教室和三间储藏室等等。而旧校舍成为特别用途课室,如科学室、生活技能室和图书馆等等。2005年成立一班学前教育班,学生人数二十五名。2008年,再成立另一班,有二十五名学生。2007年,兴建电脑室,供学生学习电脑。 真光学校走入二十一世纪,以超过半个世纪的历史,1954年建造半砖板校舍,续用,校舍新旧交替。经年累月面对春风秋雨,白蚁侵蚀建筑,要常常维修,故董事会提出重建校舍之构想。由于学生人数日益增加,校方于2010年以四个货柜箱充当教室应急。三大机构在2010年议决:将1954年创校时所建的半砖板陈旧校舍,重建为一座四层楼拥有二十五间教室及教员办公室、科学室、音乐室和会议厅等等,重建图册等候各部门批准。 2013年,本校董事会成立兴建四层楼校舍建委会。政府拨款一百五十万令吉,董事会自筹两百五十万令吉。为完成宏伟教育事业,真光学校三大机构发动第一波又一波筹款活动,来筹募建筑费。2016年7月23日举行动土礼,2018年8月18日举行奠基礼,由董事长——拿督李国安和丹斯理拿督巴杜卡——黄荣盛博士局绅主持。 为兴建新校舍,要拆除旧教室,学生少了课室,董事部便将集装箱改成课室,并在学校四周绕栽种两百颗沉香树,提升景观,美化和绿化校园。为让社会人士关注真光学校重建校舍的动向,三大机构于2016年7月23日庆祝六十二周年校庆筹募有盖篮球场基金,并在当天早上为真光学校新校舍举行动土礼。2020年,董事部协助提升学校的教师办公室,购买了六十套桌子和椅子,装置新风扇、六台冷气机、玻璃门窗和铺设地砖、教员的厕所等等。 在六十七年漫长的岁月中,真光已为威中柔府村培育许多学子,为国家栽培了不少精英人才,诚属桃李满门,可谓不负先贤创校的苦心、年会和政府兴学的意愿,以及社会热心华教贤达之期望。真光学校一切成就与发展,有赖于教会先贤、董事部、家教协会和校友会诸君、各位热心教育的善心仁翁、学生家长和校友们热心爱护,予以大力支持,实深厚望,俾名副其实,发出真光! 教育事工不能等受访:拿督李国庆 采访/整理:陈甘慧仪 1999年,年会委任部委任我当槟城威中柔府村真光华文小学的董事。当时,我不知道真光学校在哪里,也没进过柔府村。真光有三栋楼,一栋半木半砖,另两栋是两层楼和三层楼的校舍,设备已陈旧。2010年,我们向政府申请拨款,重建半砖板教室,同时以集装箱应急,充当学生的课室。 真光自1957年起,成为全津华小,但多年来从政府获得的款项,并不足以应付校内维修和建设的开销;所以,校方长期得自行筹款,获得校友和社会热心人士大力资助,才能完成多项提升设施功能的工程。当地居民的生活一般,多数从事畜牧业和信奉传统信仰;惟我们之间的关系良好,他们很支持我们的筹款活动。真光华小在威中县甚有名望,曾一度超过九百个学生就读。 2013年,政府拨款一百五十万令吉,我们自筹二百五十万令吉,来兴建四层楼的校舍。此外,我们建了屋顶篮球场和提升校内设备。我们向政府申请拨款时,遇阻不少。真光校地属于联邦政府,建筑图册都得提呈给布城教育局官员签著;所有重建程序都依政府规矩而行。新校舍竣工已两年,至今还没获得使用准证;目前不能使用。真光新校舍所有课室已装置智能板。我们计划未来兴建一座食堂和一座礼堂、提升所有洗手间的规格和硬体设备,使真光更完善。 我希望真光早日成为全日制学校,校内的幼儿园和小一至六年级学生都能同时上课。真光现有八百六十六位学生、五十六位教师和十六位董事部委员。除了真光,我还是协和学校的副董事长,协和以前是由我祖父开始的;我曾受委担任卫理男校和女校的董事。今年11月17日,吾会会督——黄迪华牧师来访时,带领我们祷告:求父神感动政府发出公文,让全校师生尽早使用新校舍。 真光能顺利发展,得感谢上主!回顾过往,我感激上帝带领,自己当初接受高传隆会长委派,到真光服侍至今,已二十二年;现已积极栽培接班人,跟进卫理教育事工。...

《道歉》——伤残的言说

文:王有仁牧师 看得见的伤痕,较易疗愈和处治。可是,那隐藏在心灵深处的创伤,难以察见,也无法轻而易举地治愈。甚至,当事人也不知自己心灵深处躲藏一只随机而出的困兽。没被妥善治疗的伤痛,长久积累会啃噬着灵魂,进而使受害者摇身一变,成为加害者——以暴制暴的复仇者。 言语、文字和诸书立文,不只是传播、传送信息的载体,也可成为情感、情绪抒发的载体和心灵的净化剂。这是上主赐给人类极珍贵的赐惠,可以言说、颂诵和书写等格式,把五味杂陈的五情和感悟,凝练成隽永的作品;人有五情,铺陈生命故事的轨迹,生命因此不苍白地活着。 《道歉》(The Apology)是本别局一格的书,是享有知名度的女权斗士、作家、剧作家和平权社运份子——Eve Ensler的代表作。她本身遭父亲长期性侵,长久积压的愤恨、恐惧、伤痛、羞辱和自我形像的伤残如影随形……没人站出来为她讨公道,她也无法诉诸于媒体和向法律诉求,为自己破碎不堪的命运伸张公义。 为妥善处治自己很不堪的过去和难以启齿的黑暗角落,她以很激进的书写风格,替父亲代笔——写一封长长的道歉文给自己,因父亲已逝,她等不到、听不到一个长久以来渴求的原谅和道歉。她藉剧作家丰富的想像力,以父亲的视角和愧疚的口吻,娓娓道出自己不由自主的邪恶行为,难以挽回地在亲生女儿的心灵和人格上,烙下一道难以涂抹的巨大伤痕。本书开首语,起句便点题: 这封信是诉求,也是召唤。我试着让父亲 用他的口气对我说话,虽然我写出我想听到 的话……让他经由我说话。 我试图赋予父亲愿意与语言,跨越两代的界限, 说出道歉,使我能与他和解……使自己获自由(页23) 书里的陈述,生动和情感饱满的笔触,一字一句引领读者回顾父亲童年时受到的伤害,他长期被父母亲严苛管教,经历种种施虐的伤害,致使他的自我“被消失”,自我价值跟着荡然无存。为找回自我价值,导致他日后要将样样事物都揽在自己掌控之内,如此强的控制欲致使他陷在极端的反差中,即不由自主地失控和越界。女儿的存在,只凸显他日愈偏差的掌控欲望,他为所欲为地操控,进而践踏伦理道德的规范。父亲内心饱受创伤的困兽,反转过来吞噬人伦的亲情,既毁掉自己的人格,也毁掉女儿的人格价值。 作者尝试勾勒出父亲童年时因累积的伤害,而使他失去应用的道德规范。或许,作者想如此理解父亲种种不由自主的行为,是源自他自幼被父母剥夺人性的尊严,而延续到她身上。藉此奋力激进的理解,以便产生同感同悲的同理心;把个人伤痛和父亲幼小的伤痛连结起来,移位思考才能修复彼此之间的关系。这是人出自奋力求全的能力,才能迸发出意想不到的疗愈作用。 照人性倾向的本质来看,越是伤残和破碎的一角,人就越不敢去正视,以为时间可冲淡个人伤疤,或选择遗忘之。可是,看不见的创伤,往往不容人轻易打发掉。惟有奋力和正面地凝视之,加上适当的承载体,如书写、言说、抒发和谱成乐曲诗章等等,都能产生一两拨千金之效,减少伤痛对生命个体的冲击力和危害程度。作者以如此尖锐和激进的风格书写自己的伤痛,为个人创伤找到一条出路,以解开心结,接纳和原谅父亲。惟有如此,才能让阳光照射到冰冷的一角,化解心里沉淀的怨恨。 哀痛逐渐融去, 好像五月的冰雪, 已不知何谓酷寒。 —George Herbert,Snow...

从“浪子的比喻”看敬拜的意义

文:叶德宗博士 “浪子的比喻”是信徒熟悉不过的比喻之一。 耶稣以“浪子的比喻”指责法利赛人和文士们对宗教持有优越感。比喻里的父亲,是指父神,大儿子为法利赛人和文士,小儿子是税吏和罪人。 一位父亲有两个儿子。一天,小儿子向父亲索讨应得的家业,父亲就把产业给了小儿子。过了几天,小儿子带着产业离家而去,去了远方,开始放荡和浪费赀财。他耗尽家产,又遇见饥荒,就穷了起来。 反思(一)寻觅自由:小儿子索取家业往外跑,用了父亲给予的产业,换取所要的自由过活。 想一想,信徒是否以上帝赐下的恩典,来建立自己的敬拜模式?我们会让自己成为敬拜中的焦点,而把至高上帝排除在外吗?当人类开始偏向个人主义时,教会音乐会直接受到影响。西方教会在中古时期对教会音乐严谨以待,拥有崇高的理念,甚至对教堂建筑和艺术均有严格的要求,包括圣殿里的摆设,各有含义。文艺复兴期之后,个人主义渗入教会,影响教会音乐的走向。 从教会音乐历史中来看,信徒可以学习如何以上帝为敬拜焦点,经历上帝的丰富和恩典。信徒当时常检讨敬拜中的语言内容、肢体形态和领歌方式,是否凸显自己?或荣耀上帝? 上帝赐恩,并非让人以自我喜好,消失殆尽,而是把自己献给上帝。 小儿子挥霍家产,最后屈辱地为人放猪维生,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来充饥。就在这刻,他大悟:家里有许多雇工,又有粮食,何必选择饿死在外? 反思(二)惟有恩典:小儿子醒觉了,知道父亲家中有丰富的粮食和许多雇工。 敬拜上帝是人生命的觉醒,看见上帝恩典中的丰富。 我们就像小儿子般徘徊在外,过着“罪恶”生活。罪恶缠绕,导致生命趋向灭亡,没有盼望和方向,但,上帝有赦罪的恩典,藉着耶稣基督的舍命大功;除去人的罪孽,使人得以体验上帝恩典的丰盛。 敬拜上帝,必须靠着上帝给予的恩典,生命因不再受罪的束缚,才是真自由。 小儿子悔悟后,回家对父亲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後,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雇工罢!” 反思(三)谦卑自己:在上帝面前认罪,是谦卑的回应。谦卑的行为,是认清自己的罪,知道上帝有能力赦免,且肯定和认知上帝的作为。谦卑,是顺服上帝的表现。 当我们经历上帝赦罪的恩典和体会上帝的慈爱,生命会因此更刚强。 小儿子设定台词,说:“从今以後,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雇工罢!”显示他得罪了父亲,不配身为他的儿子。他醒觉自己的现况违背父亲的心意,心里十分悲伤,痛恨自己的行为。 卫理公会圣餐礼文中的认罪祷文,把浪子心里的痛苦,描述得极为尽致!若上帝不主动找人,人就永远不能得享赦罪的恩典。浪子看到自己不配,因耗尽父亲的恩典和羞辱父亲的名字;他要求父亲雇他为家里的员工,尽显悔改之心。 然而,上帝不以人的视⻆来定夺,我们一直是祂所爱的孩子,并非雇工。离开上帝,人就像浪子般落魄,没有生命,惟有回到上帝家中,人才得享丰盛的生命。 终于,浪子回家了。相隔还远,他父亲看见他,就动了慈心,跑去抱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父亲举动显出自发的父爱,抱着归家的孩子,并不嫌弃他身上的“脏”,与他亲嘴,深深爱惜。...

禁赌的反思

会友篇 本专栏另一作者——刘牧师牧会所在地(伊斯兰党执政的吉打州),宣布从2022年起,不再批准和更新跟博彩业有关的营业执照。此消息一出,简直是平地一声雷,华社随即传出哗然不满的声音。相反,友族同胞纷纷传出举手叫好的欢呼声。 笔者认为,这是执政党捞取选票一贯的政治手段,但不免想起新加坡在2006年的政策突然大转弯,宣布计划开设赌场,引起社会两极反应。 仍是总理的内阁资政——李光耀先生在位时,还扬言:“除非我死掉,否则别想在新加坡开赌场”,表达反对设立赌场的坚定立场。然而,时不我予,新加坡的经济当时已面临困境,需另谋出路,以维持国际金融中心的崇高地位,来跟其他国际对手竞争。 新加坡政府决定开设赌场,事实上是面临很大的反对压力,民间反弹声浪激烈,包括政府内部也出现反对声浪。近三万个家庭上网连署,反对政府兴建赌场,因他们坚持, “不要让家人在接受赌场的环境下成长” 。 至于教会的回应,更是激起不小的涟漪,当时的新加坡全国教会理事会(NCCS)曾发出一篇长篇大论的文告,力数反对开赌场的例证,包括开设赌场将削弱新加坡人的道德意识,恐会产生不少家庭、社会和道德问题;从国家长远利益来看,开设赌场会破坏新加坡“出类拔萃的社会标准”,有损新加坡关怀贫困和弱国的国际声誉。 话虽如此,纵然政府尔后在政策上做了一些调整,如透过加设入场费,以限制国人进赌场的次数,以便让财力一般的公民和永久居民“知难而退”;而频频“入场”的国人,会接获政府委任的辅导单位——“爱心电话”之来电,藉软硬兼施的措施,来宣导政府“不鼓励”赌博的立场。然而,赌场终究在两极声音中,顺利建起来了。 生米已煮成熟饭,教会要如何自处呢? 教会当时积极宣导正确的基督教教育,透过软实力,保护教会的年轻人,亦提升贪婪和赌博的危害意识。当然,成人自身必须为下一代竖立榜样。老实说,每每迎来佳节时,大人们都认为,小赌怡情,对大事无碍,反正打打牌和打打麻将只涉及小钱,无伤大雅。这种“榜样”,明显是把错误的信息传递给下一代——“进赌场一样无伤大雅啊”,刺激经济嘛!教会就在那时加大力度,要求信徒好好反思贪婪的生命带给家庭的祸害,也鼓励更多人回转,归向上帝! 把镜头调回今天的吉打州,姑且不论州政府的举动是善意,或恶意,身为基督徒,我们不该被外围这种纷争而失焦。不管博彩是否有理、赌博是人权与否、是否可堵住地下的钱庄等等……更重要的是,上帝要我们走一条怎样的道路?我们的生命若是贪婪的,将如何在人为的种种辖制中,活出基督早已给予我们的真自由和平安?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近日,吉打州务大臣发布的禁博彩令,闹得满城风雨。州政府不再批准和更新州内博彩中心现有的商业执照,投注站执照期满就得停业。网络平台立时出现两极声音,显见彼此宗教文化和思想观念是如此迥异。穆斯林友族受其教义引导,禁止赌博,认为赌博会致使人饱受贪欲之苦而破坏家庭;而华社只视为娱乐,不排除偶尔有藉此发个小财而高兴的行为,为生活带来一点刺激和惊喜。 禁博彩令备受争议的焦点,是这个禁令已涉及侵犯非穆斯林群体的权益,地方政府难脱以一方教义凌驾他人身上之嫌。几年前,前首相署部长——再益依布拉欣多次在推特发文表示:“禁止穆斯林赌博是违反宪法的。”由此可见,我国法律没有禁赌,而是某宗教禁赌。宗教教义驾临在国家宪法之上,是国家体制式微的肇因。政府的责任不是使人更虔诚,而是为民谋求福祉。老实说,笔者不曾见过买万字者家破人亡,只见过赢万字者最后因挥霍而败坏人的报道。 在这种时候,教会得谨慎回应此课题。《法规》(2016)“社会准则”里第86.3款,清楚阐明卫理宗的立场: “赌博危害社会,是道德、社会、经济和灵性生活的死敌,并破坏良好的政治体制。作为一种信心和爱心行动,基督徒应该杜绝赌博,并致力服侍那些受赌博荼毒的人。当赌博已成瘾,教会要鼓励这些人接受治疗协助,好让他们的精力得以转化成正面和有助益的目的。教会应当推广正当的个人生活方式与准则,使人无须及无愿经常以彩票在内的商业赌博来作为消遣、逃避、或产生公共收入或是支持慈善或政府筹款的方法。” 这立场似乎应该举手举脚赞成州政府的政策。卫理宗看重成圣观;小赌也是赌,不可留地步。就像卫理宗的先人,当年为了帮助酒徒,立下黑白分明的界线:一滴酒也不碰。圣经的教导是“不可醉酒”,但对酒徒而言,何谓“醉酒的定义”?最绝的做法,就是完全不可有任何酒精(甚至把圣餐的酒改为葡萄汁),这样保证绝对不会醉酒。既然社会准则是“基督徒应该杜绝赌博……彩票在内……作为消遣、产生公共收入的方法。”州政府的政策,似乎符合卫理宗的立场。...

基督将临期之邀

走进十二月,就是走进教会年历(Church Calendar)的基督将临期。“将临期”指向圣诞节,能让我们体会古希伯来人等待弥赛亚到来的期盼、记念基督已道成肉身和临到人间;同时提醒我们常作准备,以虔敬和喜悦的心,等候基督在光荣中再来。 与基督将临期紧密相连的,是将临花环(Advent wreath)。花环的圆形,象征上帝的永恒及无始无终。常青树叶标记上帝长存不变的爱和新生命。蜡烛的光,象征基督的光。祂来了,就是要照耀那“坐在黑暗中死荫里的人”(路1:79)。 将临花环的四支蜡烛,喻指圣诞节前的四个将临期主日。在这四个主日崇拜开始前,信徒会依序点燃蜡烛。 将临期的主日主题第一主日盼望点燃第一支紫色蜡烛第二主日平安点燃第一和第二支紫色蜡烛第三主日喜乐点燃第一、二支紫色蜡烛和粉红色蜡烛第四主日慈愛点燃四支蜡烛 第一主日点燃第一支蜡烛、第二主日点第二支……这样依序点燃,表达期待和盼望基督再来,也预表基督再来之日越来越接近了。从点燃第一到四支蜡烛,表达基督在世间的光是越来越光耀了。 今天,我们当如何走过将临期?将临期是以基督再来为中心的,因此,我们要常常省思: • 我们是否在日常生活中,作好面向基督再来和迎接祂再来的准备? • 活在当下,面向未来的当儿,让我们常常祈求基督净化我们的生活,坚定我们的信心,也成为我们的满足。 • 欢庆圣诞时,让我们感恩上帝在基督里的救赎作为,也立志成为点灯和提灯的使者(参利24:1-4;太5:14-16,25:1-13),为基督预备道路,陪伴亲友走进基督所赐的真光和平安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