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分享区

谈资讯社会教牧职事的更新—— 有关“水平组织”和“移动浪潮”的教牧神学研究进路

文:李成就牧师 作者简介:马来西亚神学院(STM)教牧学博士(2018年),专研互联网思维与实体团队对接;现为团队谘询顾问和多间神学院(STM、MBTS和TOS)客座讲师。 前言:时代“模子”的解析 论到教牧职事的处境实践,往往需要因时代的转变进行调适和更新,这让人联想到<罗马书>12章1至2节论述信徒迎向时代转折之际,应持有的信仰态度和心理素质:“所以弟兄们,我以神的慈悲劝你们,将身体献上,当作活祭,是圣洁的,是神所喜悦的;你们如此侍奉,乃是理所当然的。不要效法这个世界,只要心意更新而变化,叫你们察验何为神的善良、纯全可喜悦的旨意。” 按照约翰•斯托得(John Stott)的见解,这段经文上半部是鼓励信徒在生活中侍奉神(活祭),下半部则论及如何持守神的旨意来回应世代的转折。斯托得认为,每个世代有如一个“模子”(Mold/Matrix),而人类天然的本性,是在不断地寻溯榜样来模仿,但对信徒而言,学效的榜样归根结底只有一个,即神永存的旨意。这旨意是善良、纯全,是神所喜悦的。1 笔者认为,人类历史文明无论发展到哪一个阶段,社会形态的核心基因——人性深层的渇求,却是始终如一。正如中国大陆互联网络著名的“天使投资人”2——王淳枫所言,互联网技术或尖端科技的尽头,最终显露出来的,无非是人性种种渇求的延伸;无论世界如何迅速地改变,最终还是得回到“创生中的原始状态”——人性的渇求。3 除此以外,宁波大学特聘教授——陈禹安,从事互联网商业观察多年,得以分析出,资讯科技近几十年来的发展看似眼花缭乱,但基本上是重复做同一件事——寻求和响往人性上得到满足,意即互联网生态表面上虽不再拘泥于固定模式,但最终是以人性的渴求为根本:“真正的互联网思想并不是天外飞仙,绝不会凭空而来。互联网思想是有根的,互联网思想的根就扎在人性上,扎在传统上。”4 基于以上论述,牧养神学提出的向度,若以针对人性的渇求为依归,自然能够建造出应合时代转折和同时对应耶稣时代的“模子”。 当今教会身为资讯社会的一份子,面对的张力明显有别于农业社会或几百年前的工业社会,因此,教牧神学研究之范畴,自然要再(或不断)提出一些新的研究议题。惟笔者认为,其研究结论除了不能陷于“利弊”二元分化的窘境,也不能过份着重于规范的原则定论。毕竟有关研究不是针对某间堂会、宗派或地区教会的临床实验,而是关注于牧养神学反思的脉络。由于篇幅有限,本文只充当抛砖引玉之角色,为有意研究的教牧人员,厘定一些切入的向度。 一、关注“动态型水平组织”的教牧神学 资讯社会已为昔日依重传统“垂直”组织结构5 的群体带来张力,最明显的莫过于“父权式”或“传统权威”的组织领导模式,已面临逐渐瓦解的挑战。基于资讯科技不断革新,在Web 3.0趋势下6 成长的“数码原住民”7…

作基督门徒的四大要素

整理:张许志枫(师母) 为巩固姐妹的信仰根基,在疫情中活出基督的生命特质,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卫理妇女会于“优管”(Youtube)展开“疫情下的牧养关怀”崇拜会系列。第一场崇拜会“作基督门徒的四大要素”于2020年5月25日(一)晚上八时开始。讲员为资深的杨锺禄牧师。这场线上崇拜会共牧养三百八十六人。 首先,杨牧师提到新冠肺炎在全球肆虐,带来许多负面的冲击,但也给了我们意想不到的收获,那就是让我们有更多安静时间思考自己的人生和反省人生意义,即: 我是谁?我应该如何活着?我活着应该做什么?我如何才能活出应有的人生? 杨牧师以<马可福音>3章13至15节的经文回应。首要解决的问题,是个人的定位——我是谁? 一、门徒的职份——“主设立的” 基督徒是基督的信徒(属基督的人),藉圣灵重生而获新生命。基督的门徒不只单单信基督,也跟从、效法和顺服基督,是愿意被祂所用的人。基督的门徒是主在地上设立的神圣职份。这职份是永不改变的,提醒我们:自己是基督的代表和天国的大使。 二、门徒的生命——“主与他们同在” 主与门徒同在,门徒与祂一同生活。门徒原本脆弱和卑微的生命,与基督伟大的生命不断交流中,更新而茁壮成长,越来越活像基督(林后3:18)。今天,我们以主的话、祷告、崇拜典礼和团契来亲近主,生命得以改变,并获得重新得力的灵性复兴体验。 三、门徒的使命——“也要差他们去传道” 基督徒的人生,是一个使命导向的人生(可3:13)。门徒不是生出来的,而是做出来的。我们当以生活言行、侍奉和事工,去传讲、宣扬、见证基督和使人作基督的门徒。领人信主后,必须栽培和训练对方,直到对方也能成为可执行同一使命的门徒与同工。 四、门徒的权柄——“并给他们权柄赶鬼” 耶稣吩咐门徒执行使命时,授权、赐下权柄和能力给他们(路9:1,10:17),让他们可以胜任。主耶稣所赐的三种权柄,即: (一)授权(permission):主耶稣许可门徒使用祂的名,奉祂的名祷告和赶鬼(约16:23-26;路10:17); (二)权柄(authority):主颁布大使命,让门徒使用基督的权柄(太28:18-20);…

线上奉献是否合宜?

会友篇 在新冠病毒肆虐当下,愿大家平安! 相信大家已逐渐适应新常态的种种生活方式。许多此前看似不可能的生活方式,现已成为我们行动的规范,即在线上崇拜、线上圣餐庆典(新加坡卫理公会此时尚未执行)、外出戴口罩、去到哪里都量体温、和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等等。如今,我想谈一谈线上奉献的方式是否恰当? 过往,我们会在崇拜前,或至少在崇拜的奉献环节前,准备自己想要奉献的金额。一些老人家认为,奉献就是要经历那个从钱包取钱出来的“痛”和不舍,再将这笔金额小心翼翼地投入奉献袋,这才能称之为“奉献”。 行动管制令初期,教会无法进行实体崇拜,有些堂会便呼吁会友存下当月要奉献的金额,待恢复实体崇拜后才投入奉献袋。不料,行动管制令再三延期,延了好几个星期后,教会开始面临实际的财务困境,就呼吁会友们可以电子转账的方式,汇给教会的银行户口号码。新加坡的情况更方便,只要信徒透过电子钱包,或以二维码扫描,“款项”就立即转入教会的账户,快捷而方便。 当然,奉献方式的转变也引起神学疑问,此等奉献方式合宜吗?会不会太草率了?如此“快捷而方便”的奉献,失去“从钱包取出钱的痛楚”,还能蒙上帝悦纳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议题是:如此大量的线上转账“交易”,会否触犯法律,遭执法单位视为洗黑钱的非法活动?教会要如何面对这些敏感的“指控”? 翻开圣经,里面并没有阐明信徒应当如何奉献金钱,我们相信,初期教会有足够的智慧处理当时的实体奉献方式,并在日后逐渐成型,进而成为今天的奉献环节与事后计算奉献的方程式。然而,在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教会实体崇拜成为卫生的一大课题,可教会现阶段仍有许多开销和需要支出的日常状况。我们在有限的行动中,应该要继续顾及教会的需要,不管以任何方式奉献,相信怜悯我们的上帝,绝对会悦纳我们的举动。 将心比心,这并不代表我们“无法苟同”老人家坚持收集当奉献的金额,日后才一并投入奉献袋的心态和举动。毕竟要老人家在突发时代改变思维和适应新常态的种种行为,已是一大难题,要改变固有思维和从前就一直坚信的一切规则,并不容易。我们无需为这些转变滋生纠纷,反倒要更感谢上帝,因各年龄层的弟兄姐妹愿意尝试以不同方式稳定教会的经济来源。 当然,最重要的,我们要确保转账方式符合本地律法,确保金额是转入以教会为名义的账户,进而确保教会免于不必要的指控和诉讼。 无论局势进展如何,信徒都要善用金钱和乐于奉献,成为金钱的好管家。<哥林多后书>9章7节记载:“各人要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 神所喜爱的。”在非常时期,甚愿大家能以成熟的同理心,彼此相助,彼此体谅,更要彼此相伴,携手应对从新常态而来的种种改变。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今年一月,中国武汉封城的消息,瞬间震撼了全世界。这消息是传得很快,但其他地域的人心却转得很慢,包括马来西亚。本来以为离我们太远的瘟疫与己无关,但随着我国新首相在3月16日晚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线上崇拜的编排程序

当新冠病毒疫情在马来西亚各州扩散时,政府终于下令,所有公共场所禁止人潮集聚,包括禁止信徒在教堂集体敬拜,教堂的一切活动必须暂停。这是不是意味着:信徒们也要“停止聚会”?

糅合影音的福音人生——专访余永锦传道

受访者:余永锦传道采访/整理:甘心供图:余永锦传道 受访者简介:美国堪萨斯大学(University of Kansas)商业学士、好莱坞音乐家学院(Musician Institute)音乐文凭班(主修声乐)毕业生、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神学学士;本地乐坛资深工作者,曾为歌手制作逾三十张专辑和录制逾三百首歌;现为吉隆坡中信机构主任兼教会媒体制作人,积极推动福音媒体宣教事工。 从专业到跨界 余永锦是第一位在好莱坞音乐家学院进修的马来西亚华人,学成后,于1997年年头回国。一投入本地乐坛就是十年,永锦为不少艺人写词、编曲和制作专辑,当了不少歌唱比赛的评判员和接受电台采访,可谓人前风光,事业有成。 2004年年头,永锦拉伤旧患而入院抢救十天后,在医院病床上下定决心:要全职服侍神。他花了三年才彻底放下音乐事业,于2008年报读神学,毕业后在吉隆坡第一神召会和双溪龙的社区中心牧会。2014年,余传道放下牧会事工,成为新马中信机构的拓展部主任,带领音乐事工、影音部、G.I.F.T. Cafe事工和网页事工;2017年,成为吉隆坡中信机构主任,所重事工是办福音音乐会、新媒体宣教事工和拍摄福音电影、巡回音乐布道会、敬拜团培训和牧养、证道、福音媒体培训/工作坊。 预备退出娱乐圈的那段时期,永锦想替自己公司旗下的基督徒艺人拍摄音乐短片(MV),但他不满意导演的作品,摄影师便建议永锦以后和自己合作,由永锦当导演。随后,二人也和本地摄影界前辈,即“飞鸽传播”的创办人——梁志光传道配搭。2005至2006年,永锦自己写剧本、执导MV和组织自己的拍摄团队。他发现,影片能更有效地带动和扩大音乐流通的疆界。 拍片岂止二三事…… 2009年,还在神学院实习的余传道,拿着一部相机,请他人写一篇故事,自己拍了一部约二十分钟的微电影来布道,反应不俗。余传道大受激励,立志要拍好短片、福音电影和微电影。他常在证道中采用大量视频,当现有的影片播完时,就自己拍片,从个人熟悉的音乐领域迈入影音事工,继续创作,以诗歌配戏。 从制作音乐到自导电影的过程中,余传道已摸透工作的定位。他说:“我发现,很多福音电影都拍得很有诚意,也很用心,可未必能感动外面的人(非信徒)。我在拍片的过程中,会以不同的题材、风格和曲调,向不同的群体说话。若对象是三四十岁以上,有自己的家庭,我播放的短片,通常是双亲离婚,或亲子不和的真实题材。不只是他们,来自破碎家庭的年轻人也会对这类电影产生共鸣,而接受呼召,有时是十个,或二十多个。 有些青少年喜欢看动作片和科幻片。我曾针对一个大部分是非信徒参与的青少年福音营,拍了一部一小时的科幻探险福音片《世界的尽头》,然后把电影内容分成三场解说;每场都播一小段内容和讲一篇信息。讲到最后一场时,约有二十多人决志信主。面对不同的群体,我就用不同的方式传递真理。” 故事是影片好看与否的重要因素。如何把故事说好,有赖于摄入适合的叙事手法;而资金还是福音电影事工最大的难题。拍了这么多年,余传道团队所用的拍摄器材都是以累积的资金而购。租用一部专门拍电影的摄影机,一天就要五千令吉;摄影师、灯光师一天的工作费也要数千令吉;有些知名度高的特聘演员愿意减价,但饮食和住宿不能随意,他们需要有私人时间、私人空间来休息和化妆。这些都要额外安排。…

突危迎机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新冠病毒疫情冲击全球,几无任何国家能幸免,大半世界都闭关度日,各国封疆,航班停飞,经济停摆,犹如世界末日。这段日子,任你有百般武艺,也没有舞台给你展现。接踵而来的是结业和失业潮,能保住饭碗的,也多面临减薪的局面。 不晓得哪位智者以“新常态”(New Normal)这贴切的词汇,来形容当前的局势。许多世界级的领袖也纷纷声明,重拾往日已是不可能之事,我们小老百姓听了,虽不能完全明白,但应该可以感受到事态危殆,彼等言出有据矣! 至今,全球累计确诊的病人已破八百万,死亡人数逾四十四万1 ,唤醒广大民众要居安思危,要看重公共卫生。各国科学家和政府要协作,拟出应对策略,防范措施,以面对这次的人类浩劫。我想,我等基督徒责无旁贷,希望教会立志培育吾等年轻人领航各领域,为全人类作出贡献,解决人类与地球当前面对的方方面面危机。卫理公会的《法规》明言:教会存在于世界,也为世界而存在。 从危生机 中文字的“危机”这词汇很有智慧,意指人类处于危境可找出突破口,创造另一片天地。对照现实,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都是在危机中向前迈进的。 新常态迫使教会拥抱科技,别无选择。不少教会的事工,如崇拜、团契/小组聚会、查经班和各项会议,纷纷透过网络进行。除了一些乡镇地区的高速宽频基建有待改善,大部分地区还是畅通无阻的。 这两个多月以来的行动管制令,“关闭”了教堂,却开启无数的“家庭”教会,无墙教会在四处建立起来了;上帝的话语更透过线上广播,无远弗届地传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这是一个契机,欲使传播有效,就要有种种因素配合,投入足够的资源和人材,方能成功。毕竟网上崇拜和实体崇拜有很大的区别,很难放入同一个框架,来衡量彼此之间的差异和成效;简单地说,这两者是不同的“产品”。“新常态”开启教会实体和线上(虚拟)的双轨传播模式(online/offline church),是当前趋势下必须采用的模式。尽管线上事工或虚拟空间(Virtual space)代替不了实体聚会,但这两种形态是互补和应时而生,可彼此增值。 教会应拟定数码导向图(Digital Transformation Roadmap)和设立创意影音多媒体部门。疫难时期,信徒可在家崇拜,持续以敬畏之心来到上帝面前,线上崇拜事工可说是最大的助力。要知道,每一场线上崇拜和灵修广播的录制工作,得事先仔细编排,要发挥创意来设计,得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和器材(小众的线上崇拜不在此例)。我们可制作不同形态的创作品(诗词、言说:证道/讲座/见证和微电影等等),以各种拍摄技巧说出福音故事的精粹。这时候,数码管理藉人工智能的软件,助我们梳理大数据和提供分析结果,我们可拉下云端的信息,善用量化分析管理,评估节目的客观成效和分析数据(如观众性别、年龄、喜好和节目的黄金时段等等)。…

以主之爱,供人所需——MCRD事工

2014年12月26日,我们成立年会卫理救援赈灾事工(Methodist Crisis Relief & Development,简称“MCRD”),宗旨是在灾难发生时,为有需要者提供适时适当的人道援助(太25:35-40)。
当今地球出现的天灾是常态,MCRD是应时而生。各国每年都受水灾、风灾和地震侵袭;人类生存之道是要懂得应付天灾人祸,且能彼此协助。新冠肺炎病毒现在全球肆虐,我们计划买两万套防护衣给本国医护人员,预计要耗百万令吉。

兴起父亲的摇篮——华语推喇奴爸爸学校

2012年8月,我回马圣修读叶高芳博士执教的家庭事工课程“男人事工&爸爸学校”。这是我第一次得知,原来有“推喇奴爸爸学校”这个服侍男人的事工。现代有很多科目都可以修,但我没听过“爸爸学校”这科,对爸爸们而言,确实是“福音、好消息”!我非常兴奋和期待。

不可停止聚会

牧师,武汉肺炎疫情目前已导致中国、香港和新加坡一些教会停止聚会,这是否与圣经所指“不可停止聚会”的教导有冲突?
“不可停止聚会”的吩咐,是出自新约圣经<希伯来书>10章25节的经文:“你们不可停止聚会,好像那些停止惯了的人,倒要彼此劝勉。既知道那日子临近,就更当如此。”

美门啡情——记咖啡事工的起始

2020年是吾会基督徒社会关怀部美门残障关怀基金会成立的第二十七年;美门代总干事现为潘银珠姐妹。根据美门的服侍宗旨,帮助残障人士寻找适合的工作和创业援助是重要的关怀服务之一…

仰望岁月和蒙福的源头

《恩典的记号》是我很喜欢的诗歌,其中两句是“走过的路,有欢笑,有泪水,都留下主恩典的记号”。回顾这三十二年来,我身为师母的这个身份,确实充满主恩典的记号,欢笑多于泪水。

旧约和新约的上帝

牧师,我朋友说,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怎么这样的?我要如何回答他?

教会的“红包”文化

华人农历新年是游子返乡、与亲友共度佳节的大日子。春节有不少优良习俗,值得回味和保留。这里不妨谈一谈大家一直欲言又止,抑或难以启齿的教会现象,即红包文化…

罪人聚集的地方—— 教会

在上一期的专栏中,我们都把重心放在社会的人为纠纷中,提醒基督徒要如何处乱不惊,如何在乱世中守护自身的价值观。

主日可在教会义卖吗?

牧师,教会在主日礼拜结束后可义卖吗?教会能以义卖筹款,或凭信心,让神感动会友们奉献呢?

圣诗的生命力

在圣诞节的崇拜仪式中,歌声优美、悦耳动听的圣诞诗歌是不可或缺的,如《普世欢腾》、《平安夜》、《美哉小城,小伯利恒》和《听啊!天使高声唱》等,均是圣诗。

意在释经,行道如流——专访曾思瀚博士

简:请分享您投入圣经研究中的过程和所见.
曾:圣经是上帝的话语,这很重要。若对上帝的话语了解有限,我们在教会的影响力也一定有限。我还在神学院读书时,最好的成绩是“神学”科…

基督徒与捍卫社会自由

老实说,当心里的一股感动要我写这一篇文章时,我挣扎了很久才愿意动笔。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一切,我是很愤慨的。一来,我一毕业就在香港开始个人就业生涯,这里的大小事故,我都经历过。二来,集会地点就近的红砖教会..

藉圣诞节传福音有没有罪?

牧师,我看过一篇文章提到:“在圣诞节传福音的教会,已将神的真理福音冲淡一百倍,还将救恩‘吹嘘’为一次得救,永远得救的信仰。普世基督徒在圣诞节传福音,不顾圣诞节的来源,吸引人潮到教会。可是,教会以什么方式吸引人来,就会招来怎样的人;传福音不应等到圣诞节才传开,传福音应是基督徒平日生活的见证…

“感恩”在集体敬拜中的属灵意义

每个主日,基督徒都集合敬拜上帝,每个主日的信息都不一样,敬拜程序都会根据证道主题和与节期有关的信息而编排。基督徒常在敬拜中提起“感恩”,但实践的深度有待加强。

You may have missed

作基督门徒的四大要素

线上奉献是否合宜?

线上崇拜的编排程序

糅合影音的福音人生——专访余永锦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