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隐成器

20 May 2019

受访:沈金央

采访:甘慧仪

整理:黄珍琳、甘慧仪

 

简介: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教牧硕士;马来西亚妇女、家庭及社会发展部婚前辅导课程导师,现为博爱辅导中心培训主任。

认识网瘾

沈主任直言,现代人遇上压力、危机,或心烦时,会选择上网减压,让自我放松、愉悦。若上网影响了人际关系、学业/事业时,当事者会产生罪恶感而心烦,若无其他解决之道,又会继续藉网路减压,形成恶性循环,难以自拔。

此外,还有其他致使网瘾的个人心理因素:一、网路成为个人逃避生活问题的临时避难所,包括缺乏自尊、缺乏情感寄托和在课业/工作中遇挫等等;二、其他心理问题,如神经质、忧郁和焦虑等情绪状态;三、网瘾者可能有精神疾病症状,如躁郁症、忧郁症和社交恐惧症等等。这些都是现实生活的阻力,让人止步不前。

现代使用者浏览网际网络时,一般会经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着迷(Enchantment Obesession):投入大量时间来探索和适应新的网路软件;二、醒悟(Disillusionment Avoidance):熟悉和适应网路内容后,使用量逐渐降低;三、平衡(Balance Normal):能够合宜、正确地使用网路。多数人可进阶到第三个阶段,但有少数人会停滞在第一阶段(尤其是迷上网路游戏者),亟需他人协助。

根据美国精神学会(APA, 2012)精神疾病分类手册第五版(DSM—5)中,“网路游戏疾患”(Internet Gaming Disorder, IGD)诊断准则共有九条,即一、专注于网路游戏;二、不能上网时,有戒断症状,即焦虑、生气等;三、要花更多时间玩网路游戏;四、希望对网路游戏自制但失败;五、自知已产生负面的社会心理问题,仍持续过度上网;六、沉迷网路游戏,放下原有的嗜好和其他娱乐活动;七、藉网路游戏逃避,或减轻烦躁不安的心情;八、向家人、治疗师和他人隐瞒自己玩网路游戏的使用量;九、因网路游戏危及,或失去重要的关系、学业、事业和生涯规划。

就沈主任在博爱辅导中心接触的个案中,最严重的年龄层是十三至十五岁的青少年。个案受电子游戏机影响,以致说话方式/行为表现与喜爱的虚拟角色相似,有的父母以为孩子精神有问题,殊不知孩子已自视为电游里所喜的角色/物件(自我物化)。沈主任陪这些个案走过漫长的治疗过程时,得知他们从小就以游戏机为伴,熟悉游戏里的角色。她说,当网路成瘾者上网受外界干扰时,会出现暴力行为,是因他们在这阶段已失去群居生活的正常功能,思维和行为失控。

 

游戏的治疗法

面对各形各色的网瘾者,沙箱是沈主任推荐的治疗工具之一。“沙箱游戏治疗”适合十至八十岁的人,这是一种透过沙箱的功能,在安全和接纳的有限空间/环境里,让个案自由挑选“迷你奇”(小物件/玩具),以非语言沟通媒介进行的心理治疗。当个案在沙箱里摆放“迷你奇”时,就是与他内在世界、潜意识、回忆和现在情绪互相连结的治疗经验。

个案无法与人正常沟通,因其精神状况和思想行为脱离现实;尤其是孩子把自己当成网路游戏/漫画里的角色,沈主任要把他们当成小机械人,逐渐把他们从虚拟世界带回有血有肉的现实(reality from imagination)。个案玩泥沙时,会感受到真正的、自然的东西,非科技产品所能比拟;个案把“迷你奇”放入箱子后,沈主任会陪他们度过非一般的疗程,整个过程需耗费三至六个月,平均一个星期一次。平心而论,在手指抚摸沙子,摆放“迷你奇”的这段建设过程,不仅能抚慰人心,也能具体呈现个案想像的内容。

除了“沙箱游戏治疗”,博爱也提供“游戏治疗”;后者适合二至十二岁的儿童,因“玩具是儿童共同的词汇,游戏是他们的语言”。孩子会接触真实的、没有电池的玩具;在这过程里,儿童拣选的玩具会代表不同的象征。儿童中心游戏治疗的开创者——艾斯兰(Axline, 1947)有此定义:

“游戏治疗是让儿童‘演绎’(play-out)心中感情和困境的良机,似如成人在某种治疗‘倾诉’(talk-out)内心的困境般。”

身为治疗师,沈主任留心观察孩子们的变化,同时协助家长们有系统地指导孩子善用手机和电脑,调整其焦点,培养新嗜好。这不容易,因有些孩子深陷虚拟世界已多年。忙于工作的父母没时间陪他们,孩子从小就玩手机、电游,以满足心灵所需,手机和电脑在他们成长过程中取代了父母。上瘾,会致使个人浮夸、妄为,或萎靡退缩,与现实脱节,思维/思想也显得肤浅。所以,治疗师/辅导员要陪他们走出来固然不易,但仍可做到。

她说:“除了接受沙游治疗,我们会鼓励家长轮流带每一个孩子到自然环境游玩,让孩子开心。在这段时间里,所有人远离电子产品,家长不要对小孩子说教或责骂,让他们单单享受与父母相处的这段时间,重新与家人交流。”沈主任鼓励父母跟孩子一起吃饭、聊天,从中了解孩子是否已回到现实世界,至少能与人正常交流,能表达自己的看法。

 

正视瘾头,绝处逢生

沈主任鼓励个案与信任的人分享自己浏览网路的瘾性,找出能听自己倾诉、陪自己走出来的对象。她说,多数个案能藉游戏治疗和沙游治疗摆脱网瘾,重归正常的生活轨道,但不是所有人都能成功。有的个案不接受这套治疗方式;有者在治疗过程中得不到父母支持而难以好转;有些个案的父母自身也对网路上瘾!

此外,来博爱求助的夫妻,有者因接触色情网页而失控,或有了网上情人而陷入婚外情,甚至愿意放弃一切,想会见网上情人。沈主任尽心陪伴这些夫妻找出问题的根源;可惜,并非每一对夫妻都愿意面对,有些到最后还是选择离开,继续寻寻觅觅。在治疗过程中,治疗师会逐渐引导个案看到比手机/电脑更重要的配偶,或其他要处理的层面。

在网路时代长大的现代人,常接触科技产品,分不清自己真正的情绪和情感表露。在整个治疗过程里,治疗师胥视个案现况,随机应变。博爱有专业的治疗师和辅导员,网路成瘾者可在此接受沙箱游戏治疗、表达性治疗、游戏治疗、面谈方式和性格测验等等;沈主任也会转介个案到其他更适合的机构,例如介绍染毒的网瘾者到戒毒中心。经沈主任治疗的个案,很少再回到博爱,因个案已重新认识自己,能分辨情感、处理创伤,也有了新方向和目标。

治疗师/辅导员有时会受个案身、心、灵深度的创伤所影响;尽管治疗员要以同理心理解个案的处境,但也要学会抽离。因此,沈主任很注重运动和个人饮食,维持健康的体魄和精神;博爱同工聚会和督导时,会分析案例,彼此分担、扶持。

整体而言,来博爱的个案已举步维艰,从二至八十八岁都有。年幼的孩子来得不甘不愿,有的直接以头撞墙,或作乱叫嚣,或不发一言。两岁大的孩子情绪有问题,父母不知如何处理;也有些年幼、成年的个案因受父母/亲属殴打,或恐吓,或性侵,终日恐慌,人也几乎不像人了……面对各类个案,沈主任会谨记自己的定位——治疗师,只以治疗方案陪伴个案完成疗程。她认为,每个个案都是独特的,不会勉强对方走快一点。

沈主任曾接受神学装备、辅导和治疗的培训,在博爱和SIM(Serving In Mission,国际事工差会)服侍三十多年。她会继续整合神学、辅导与治疗这三方面的专业来协助个案;更希冀博爱能成为社会和教会之间的桥梁,做好福音预工。

资料参考:

  1. 王智弘教授:“网络成瘾的成因分析与辅导策略”,《网络成瘾与校园霸凌的辅导策略》(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南洋报业基金,2018),页71-97,此处页74。
  2. 《沙箱游戏治疗》手册,出版: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
  3. 《游戏治疗》手册,出版:马来西亚博爱辅导中心。

合而为一,时时兴邦

09 April 2019

受访:陈耀芳姐妹

采访:甘慧仪

翻译:陈德美

整理:黄珍琳 / 甘慧仪

陈耀芳姐妹(Chrisanne Chin)来自长老会,是马来西亚基督教教会协会(简称“马基协”,Council of Churches of Malaysia, CCM)的青年事工督导、“合一祷告”(Prayer United,简称“PU”)的文书、“24-7为马来西亚祷告”(24-7 Prayer Malaysia)发起人兼总干事。

 

 

 

 

求来的恩赐

 

耀芳身兼多重身份,投入各种祷告圣工,是因神应允她的祷告。她时常对别人说:“你要很小心自己向神求什么,因祂可能会成就你所求的”。

 

2005年,耀芳教会的牧师率众为国代祷时,她看出这样的祷告不会产生任何果效,就求上帝教自己如何为国祷告。上帝很认真地回应。不久,耀芳受邀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马基协”三年一度的会员大会,她在大会上积极发问,结果,受大会委任为“马基协”的青年督导(CCM Youth Moderator),让她得以动员“马基协”成员教会的青年设立第一间青年祷告室。

 

2007年,“干净与公平选举联盟”(Bersih,简称“净选盟”)邀请耀芳率领“马基协”的青年来示威。联络耀芳的委员嘲笑她:“基督徒害怕示威吗?你们会说我们祷告就行了……”耀芳不喜欢示威,更别提带人上路了,但她接受“净选盟”发出的挑战,对他们说:“我们会来,我们不怕,但我们确实会祷告。”结果,耀芳和一班青年困在吉隆坡城中城(KLCC),无法到达目的地,因所有交通工具都禁止通行,当天还下大雨。示威活动结束后,耀芳很感恩,深深体会到父神会保护自己的孩子。

 

“马基协”的领导层不满耀芳带年青人去干危险活动!但有一位会督说:“我们年轻过,年轻人就是要做这些事”;另一位会督也有去示威。耀芳便动员“马基协”的青年针对不同课题,发文稿给报章和放进网络;积极为国祷告,为社会争取公平、公义的待遇。

 

“净选盟2.0”再次发出邀请。示威前一天,耀芳与众青年彻夜祷告,翌日进入目的地,但她和同组的伙伴被捕,自己成了扣留所惟一的华裔女性。她看到很多马来男女,甚至很多年长的马来人,从吉兰丹、吉打等老远地方来示威,因政府对他们很不公平。新闻只报道数百人遭扣,耀芳在那里看到的是数千人。出于怜悯的爱心,她在扣留所里成了很好的见证人,马来同胞对她说:“我们知道华人是关注我们的。”

 

她说:“当我们谈政治时,不少政客试图隐瞒真相,欺蒙人们。2013年的‘308海啸’,国阵第一次失去逾三分之二的席位,但仍掌权。308之后,教会觉醒了。‘马基协’的领袖过去责备我让青年冒险,现在却对我说:‘Chrisanne,干得好,加油!’来到‘净选盟3.0’,打电话给我的伊斯兰教徒委员问我:‘妳这次来不来?’还加了一句令我惊奇的话:‘妳不来也不要紧,你们祷告就行了。’我觉得很奇怪,他就说:‘当你们基督徒祷告时,就会有事情发生。’”耀芳意识到,动员代祷的意义和果效何等大!

 

ALPHA、24-7、PU——祷告圣工

 

才当上马基协青年督导,主就感动耀芳离开职场,她本是银行的股市投资分析主管。耀芳在“启发”(Alpha)担任青年与大专学府的发展部主任近三年,同时启发青年和鼓励大学生在学府兴起祷告的活动。“祷告能使传福音大有收成!”耀芳曾在Alpha办公室开了24/7青年祷告行动室(Boiler Room)。有一年,她和众人正在跨年通宵祷告时,忽然有人在外面敲门,大喊:“我知道你们在里面祷告,我要信耶稣,我要得救!”这人进来后,说自己要信耶稣。“当你经历这样的神迹时,你会不拼命祷告吗?!”耀芳说,祷告跟灵魂得救息息相关,在不同的24/7祷告室,她和同伴经历了不少神迹奇事。

 

为更专注推动代祷活动,耀芳退出Alpha,加入Alpha姐妹会——24-7祷告国际组织(24-7 Prayer International)。耀芳多年前已关注他们的网页信息(www.24-7prayer.com),后在我国成立“24-7 Prayer Malaysia”(www.24-7prayermalaysia.com),致力设立24/7(一天24小时,一个星期7天)祷告行动室,并关注宣教和社会公义的课题。在圣灵带领下,陆续有很多事情平行发生。

 

2012年,华勇会督召集各宗派教会的领袖,一起商讨为国家祷告的事宜,耀芳也受邀。一帮人开会后,成立“合一祷告”,宗旨是“复兴教会转化国家”;其名是黄满兴会督从曼联足球队(Manchester United, MU)联想而得,“合一祷告”就叫“Prayer United, PU”。设立PU的原因有二:一、2012年,雅加达举行世界祷告大会(World Prayer Assembly)时,我国出席的一些教会领袖认为,我国应该像印尼,合一祷告、复兴;二、为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和迎接马来西亚禧年(2013)代祷。PU是东西马各宗派教会和祷告网络联合为我国最大的祷告平台,不分地域、种族和语言;现有十多个成员,包括马来西亚卫理公会。

 

2018年,24-7Prayer Malaysia成为24-7祷告国际组织第十间国家办公室(10th National Office)。24-7 Prayer Malaysia的异象,是把“24-7”丰富的英文祷告资料翻译为中文、国文和淡米尔文,放进网络,供全世界的信徒使用。耀芳兴奋地表示:“全球约有30%-50%的人有了这些翻译的文本资料来学习祷告,与神建立关系,就能影响自己的地区/国家。这样,小小的马来西亚就能成为全世界的祝福!”

 

PU每年一月会办代祷领袖退修会,求神指示祂本年关注的是什么、信徒如何为国代祷。2017年,PU代祷领袖退修会在诗巫进行。主题讲员——马克•古德温牧师(Mark Goodwin)分享主多年前给予他的启示:“马来西亚的复兴是由卫理公会带动的,卫理公会要因此付上代价。”卫理公会真的能做到吗?这些年来,耀芳推动祷告活动的过程中,发觉神已使用卫理公会。PU主席是华勇牧师(我国卫理公会前会督,现为荣誉会督),他退休后全力鼓励全国信徒在各地建立24-7祷告中心,目标是昼夜都有代祷者为国献上敬拜和祷告给神。这是复兴教会、转化国家的途径!

 

光照吾国,恢复爱心

 

2018年的第十四届大选之前,PU代祷领袖退修会推动神赐下的代祷策略——“Light Up Malaysia”(以祷告点亮马来西亚),请每个州属的祷告协调员动员同一议席的教会一起祷告,点亮每个议席、州属和全国。此代祷策略由卫理公会启发。每年9月16日的马来西亚日(今年是第七次),是教会推动的“马来西亚祷告日”(Malaysia Day of Prayer)。巴生谷有大型的联合祷告庆典,由“马基协”和PU合办,从2017年起,天主教的吉隆坡牧区也携手联办;吾宗的王怀德会督是筹委会主席。

 

2018年3月,《卫理报》在“YouTube”网站播放砂拉越华人年议会会长——池金代牧师(博士)的“第14届大选,投票给谁?”中英文短片,迅速传遍许多教会,有位英文牧者说:“我没听过这么好的信息,教导基督徒应如何投票。”耀芳以此为例,指出神使卫理公会发挥很大的影响力。“我没想过自己会到处教人祷告,是卫理公会先邀请我的,尤其是讲华语的卫理公会;我受英文教育,但他们乐意为我提供传译员。我主持的第一场青年代祷训练活动是在昔加末卫理公会进行。”

 

她说,代祷是从个人复兴开始。当信徒回到起初的爱,连于神,触摸神的心,就会热爱祷告,花时间与神相处。神既然托付给卫理公会,卫理公会必须预备多牺牲、付出代价来服侍其他宗派的教会。若要为首,点燃复兴之火,就要更谦卑地服侍和付出。领受从上而来的感动后,耀芳直言,有如<启示录>的以弗所教会,马来西亚卫理公会有百年历史、丰富的资源和良好的办事能力,但神说:“你要恢复起初对我的爱心”。

 

信徒在第十三届大选学到了功课,学习以神的心为心;当第十四届大选的成绩出炉时,全世界都惊讶!毫无疑问,这是神亲自动工。可惜,大选后,出现两极现象:很多人更热心地祷告;也有人认为自己已完成任务,不再祷告了。耀芳强调,使国家转化最明显的果实,是很多人信主,且成为门徒;故,祷告不能止息。


文:吴慧芬博士(马来西亚神学院讲师)

旧约圣经记载,当上帝的子民从被掳之境回归,回归的群体就参与重建的工作。他们重建圣殿,重整家园,重新汇集信仰文献,也尝试重构神学理解。回归的信仰群体都朝往共同的目标——重建,看起来很合一。不过他们的合一并非彼此完全认同或做法完全一样。情形刚好相反,他们的理念、关注和方法有不同之处。

<耶利米书>1818所见,以色列的宗教生活似乎存有三个不同的信仰传统——祭司、先知和智慧人。回归子民在当地的重建工作,深受这三派宗教领袖的影响。

祭司

在回归时期,重建敬拜生活与祭祀礼仪是备受关注的,当然这直接与重建圣殿的努力息息相关。祭司派人物着重宗教制度和祭祀礼仪的细节,也看重敬拜服侍人员的安排与素质。<历代志上下>就是出自于回归时期祭司派人物的手笔,有条不紊地记述持守节期、献祭事宜、诵读律法还有祭司与利未人的轮值侍奉等细节。经历了王国崩溃、国民被掳与圣殿被毁,祭司们在回顾以色列王国历史时,刻意强调以前所罗门圣殿的辉煌与荣耀。因此祭司们在重建第二圣殿时所持守的理想,固然也所罗门圣殿为根据。

<历代志上下>所记载的以色列王国历史,刻意突显祭司和利未人的角色。例如,约沙法王指派负责歌唱的利未人走在军队前面,一路歌唱赞美上主,结果是上主亲自动手歼灭敌人,犹大军队不动刀剑就赢了胜仗(代下20章)!当雅他利亚篡位弄权的时候,是大祭司身份的耶何耶大,主导着整个政治局势——他保住了还在乳育中的约阿施,后来帮助约阿施复位作犹大王,并把雅他利亚等人杀死(代下22-24章)。此外,以斯拉是一名祭司,也是一名文士;他在回归群体当中举足轻重,特别是重建圣民和诵读律法书方面(拉7章;尼8章)。祭司派人物负责编辑律法书(或摩西五经),完成历代志史记<以斯拉记><尼希米记>等旧约经书。简言之,在回归时期,祭司的影响力很大。

先知

后流放时期的先知角色逐渐式微,因大家的专注力放在重建圣殿的焦点上。早前王国时期的先知传言,例如<以赛亚书><耶利米书><弥迦书>等等在这个时期被汇集起来和加以编辑,只有撒迦利亚、哈该和玛拉基等人继续传讲与书写下来。先知在重建方面也扮演重要的角色,特别是先知文献的汇集与编辑方面。我们看看旧约的先知书数量,就可知道先知在上帝子民当中的贡献何等大。只不过这个时期的先知们,比起祭司派人物更重现实社会里的圣民生活,并强调生活中活出公义与公平的精神。

对先知而言,公义生活才是圣洁生活的表彰,上帝子民不能空有祭祀礼仪或献祭事宜的宗教表现。所以,先知斥责表里不一的敬拜活动,并责备子民只有外在宗教行动而没有生活见证。可想而知,先知们与祭司派人物之间因信仰角度不同、重建的焦点不同而彼此产生张力,即使他们都是神职人员!<以赛亚书>58提及禁食的争辩就是一个例子。不过,由于回归时期的宗教活动焦点是重建圣殿,而祭司们在重建圣殿又扮演吃重的角色,所以在这个时期,特别是在耶路撒冷城与圣殿范围的宗教心脉地带,先知的影响力没祭司们那么重。

智者

智者(古代以色列的智慧人)是经常被圣经读者忽略的一派信仰人士,他们是阐明如何在生活当中实践信仰真谛的哲理人士。在回归时期,他们的角色也很重要,特别是教诲子民、摘写经书和信仰反思的层面。回归时期也是信仰重整时期,有些人尝试理解为何上帝容许不幸与厄运发生在正直人身上,为何无辜的人也遭受亡国与被掳之痛,为何死亡临到义人与智慧人,为何上帝对欠失公义的社会坐视不理等等。

当然,比较积极的一群也尝试重建流放之后的新生活,他们解说敬畏上帝、生活抉择、善恶之分与品格塑造的重要意义。如果上帝的子民要避免重蹈流亡与不幸的覆辙,就要立志整顿生活,调整正确的信仰方针,并在生活中择善弃恶、敬畏上主。在旧约经书中,智慧派人士完成的篇幅较少,但也非常重要,如<箴言><约伯记><传道书>(或称智慧书卷),包括<诗篇>里的一些智慧诗(如<诗篇><诗篇>一一九)等。

换句话说,祭司、先知和智者,在回归时期各别带领上帝的子民朝往不同向度的重建,他们在宗教事务上拥有一定的影响力。他们的角色有时会混合,并不完全分得清楚;不过他们的异象一样,就是藉着敬畏上主和忠诚守约来重建信仰生活。他们的根据点和强调也一样,就是律法书,所以他们都强调熟读律法而且活出律法的精神。他们不同的地方主要是理解律法书的角度不同,以及实践信仰的方法不一样。

今天上主藉着不同的人在各处进行建造工作——建立敬虔的子民,建构健康的社会架构,建造正确的价值观。多元文化的信仰群体,虽有各自的处境关注,却也纷纷怀着奋兴的火热,期盼活出大诫命,努力完成大使命。而马来西亚的基督徒群体,除了呈现不同族群的文化,语文、宗派、教会文化、敬拜礼仪、神学观点也因教会增长而出现多元的现象。

简单来说,拥有先知式思维的基督徒,会着重以实际行动来活出圣经的真理。他们会强调在马来西亚的社会生活里活出公义的精神,因此他们正视社会的问题,也参与改变社会的活动。从祭司派的出发点来思考的基督徒,则看重教堂内的敬拜礼仪与基督教的制度体系。他们受益于宗教形式,看重传统,强调秩序与灵性塑造。而智慧学派的基督徒,会藉着真诚的生活反思来体验信仰和实践信仰,他们不拘泥于礼文、章程形式的束缚,反而会质疑传统可能带来的信仰迷思。

为着各自所热心的任务,我们会产生不同的圣经诠释角度,我们也有不太一样的实践信仰之方法。于是弟兄姐妹有时产生彼此问责、辩解与对峙的紧张关系。不过,不同不一定产生分歧,因多元当中依然可以合一。况且我们都需要对方的恩赐与力量,成为一个侍奉上帝的团队。上帝要藉着我们的多元角色、透过我们不同的装备训练与信仰经验,去进行改变世界的救赎计划。因此,拥有共同的异象,才是首要的。


文:施玲羽(“创文”同工)

身处二十一世纪的后现代,基督徒文字工作者藉由网路新媒体进入社会,是一个时不我与的当务之急。身为华人基督圈里惟一的文字侍奉培训机构,创世纪文字培训书苑近年来除了开发一般文字课程,也将重心转移在几个主要的网路事工上,因为看到神的异象不只是要差送所有文字人进入文化,当“文化宣教士”,更是要牧养每个基督徒成为“网路宣教士”。透过便捷的网路科技,一机在手,人人都能藉着脸书、简讯、微信、Line,或其他社群媒体,用短短几句话传达见证神、经历神、传扬神的信息,带出属灵的影响力。

即将迈向十周年纪念,创文在神的带领下,文字疆域从北美洲一路拓展到亚洲,每年在全球包括香港、台湾、中国大陆及东马等地,开设九个文字营,加上网路课程和讲座,一年接触逾千学生。学生出书、得奖;或在讲台、教会文宣、翻译教材;或出版界,在传统媒体与电子媒体上发表文章,已慢慢汇为一股为主发声的清流。

创文的网路事工最早可追溯至2012年,首次推出美加网上座谈会,以文字侍奉相关的主题,链接不同地域的基督徒文友在网上交流,结果,发现网上社群空间大有可为。曾参与创文课程的同学们,可以在这段时间内分享自己的学习所得和创作挣扎,讨论热烈,经常节目时间到点,还意犹未尽。

2013年,我们举办东南亚网上座谈会“你里面的作者是否挣扎欲出”,当时有十二人参加。之后,分别于美加、中国哈尔滨及杭州举办了四场网上座谈会,主题包括“以基督的眼光看世界”、“读书会一、二、三”、“工人先于工作”,大幅传递全民阅读与文字侍奉的异象。同一年,创文制作《文字的震撼》在“You Tube及“优酷”上播放,被点击超过1.3次。而创文的脸书网站,每日平均有五百人点击阅读,为训练学生阅读、写作的“来,咬一口”专页,每日触及人数也超过四百。

2016年的创文退修会上,主任莫非分享二十一世纪的创意模式,已从“独行天才”转成“集体创作”,创意不再是艺术家,或发明家的专利,而是生活在网路科技当道的现代人必须具备的一种思维与生活方式。于是,集体创意及协同创作成为创文未来几年发展网路事工的主要方向,并开始组织创意带领团队CCTCreative Community Team,筹划成立网上咖啡屋。曾经上过莫非老师文字课的前北京小说圈群组,成为网上咖啡屋的试验先驱,后来陆续共设立五个网上咖啡屋,摸索创意社群的运作;同时,我们在网上成立四个实战团队,在网上实地操作书写训练;年底,创文网路书苑正式成立,提供文字人基本功及流行文化课程。

经过一年的实验与摸索(软件平台从微信到简聊到Jandi),网上创意社群的概念有了基本雏形。2017年,我们将目标定为帮助学生从“我”走向“我们”;模仿十九世纪基督教的文学黄金时代里,英国文人——鲁益师、托尔金等自称“淡墨客”的精神,在云端成立具有文人风格的两个属灵社群,分别取名为“四海”及“五湖”咖啡屋。“五湖”的同学以住在中国大陆地区为主,而“四海”则包含北美及中国以外的前创文文字营学生。

咖啡屋的文友们虽然来自天南地北,大多数的人从未谋面,但是因为拥有共同的语言——对基督信仰的追求与对文学创作的爱好,滋生了一股在灵里的认同感与归属感,愿意委身在这个社群里进行灵修分享、关怀代祷、文艺赏析、写作评比与各种创意话题活动。创文咖啡屋开启了属灵文字人在网路禾场中开发的新天新地,在这个有圣灵同在、馨香四溢的社群里,文友们透过云端团契,建立特殊的属灵关系,彼此牧养、建造;也藉着文字交流,激发了个人,或群体创作生命的成长。藉着各项创意活动,帮助大家体验“集体生创意”的美好。

创文对社群的期许不只是在提供信息,我们的异象,是在其中可以与神相遇,也是有归属的地方。有爱和接纳,有关怀,也有成长和爱。如马丁•布柏所说:神向人出现的地方(Theophany)。”莫非表示,有别于一般教会,或基督教机构网站,多以信息储存,或发表新闻为主;创文的网上社群,是将文字人“道成肉身”的精神,落实于日常书写当中,从文学、音乐、电影、戏剧、婚姻、工作和经济等各生活层面中,领悟信仰的真理。换句话说,就是福音生活化。

莫非老师在带领同工牧养网路社群时,强调要把握七项原则:

  1. 在网路上与圣灵同进同出;
  2. 持续地同在,或在场;
  3. 聆听文字后面的声音;
  4. 善用祷告与人连结;
  5. 谦卑地向他人学习;
  6. 发掘并建立彼此的恩赐;
  7. 分享故事创造社群。她指出,“文字,是阿基米得的杠杆,能挑动沉重的神学观念,也能创造一个世界来款待人。”

除了经营网上文人社群,创文网路书苑也在今年起每期固定招生,提供“基督徒文字人基本功”课程、“基督徒流行文化知多少”系列课程、“实战写作”系列课程及“基督徒创作者的挑战”。上课期间,学生们每周看视频交作业,与各堂课助教在留言室分享、交流学习所得。由于网路学习不受空间、时间限制,无论清晨或夜晚,在客厅或寝室,学生们可以根据个人需要上网观看。过去两年间,有二百五十一人报名参与网路课程,完成课程学习的高达77%,学生反应超乎预期的热烈。

基督徒作者——Andy Crouch在其著作《2的力量》中表示,任何文化创新的模式都始于一小群人的努力。这个小群可能是兩三个,或四五个,慢慢扩大到一群人,最后再扩散成为更大的一圈几百人。他引用圣经里的“312120的故事,如<创世记>中神拣选亚伯拉罕,他的妻子和一家人,连续三代下来,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扩大到十二支派,从一个小小族群进而跨时空影响人类历史。莫非老师指出,“312120的文化策略让基督徒看到,任何想要在文化创新中带来长远影响,都必须先靠一小群人愿意长期委身的专注和努力上。因此,创文也不能“免俗”。

创文当初成立的目标是传递文字侍奉异象、装备牧养文字工人及创建文字社群。生活在信息时代的今天,神国文化的影响不仅靠网路,更要靠社群的连结与故事的传承。创文的异象之一,是在时代里携手,其中,最重要的意义就是与当代基督徒文字人链接、建立团契。我们深信,创作虽是在孤独中完成,生命的成长却要在社群里完成。盼望在数码时代里,能够与所有基督徒文字工作者携手,透过网路、社群与故事,共同参与新媒体时代的福音洪流!

 

 


受访者/供图:梁丽云

采访:甘慧仪 整理:黄珍琳

蛋塔王”

巴生卫星市有一间住户,屋外悬挂一张“蛋塔王”的商标海报。“蛋塔王”,是指屋里原来的一家之主——郑景聪,其妻——梁丽云接下先夫的事业,继续烘焙出一颗颗色泽饱满、香喷喷的蛋塔,等着客人上门领取。每一颗蛋塔,倾注了丽云的汗水、泪水和往日情缘……

坐车,难!

外表看似柔弱、娇小玲珑的丽云,与先夫——景聪育有两个九岁和十岁的儿子。一年前,景聪回天家后,丽云的母亲便搬来与她同住,彼此照应。老人家心疼女儿要独力扛起全家的生计重担,也始终挂虑着女儿与生俱来的病情。事实上,丽云受先天疾病——前庭系统发展不良症所限,无法如常人般过活。

从小到大,无论是坐电单车、车子,甚至电梯,丽云都特别难受、手脚无力……只要感受到交通工具和电梯的轻微震动,丽云会立刻头晕、呕吐不止,至深夜才罢休,药物的作用,可说微乎其微。对现代人而言,不能使用交通工具,简直匪夷所思;但丽云就是这么特殊,无法坐车上学、上班、购物和旅行等等。这病无药可治,更剥夺丽云外出的许多机会,她也因长期呕吐,落下胃病。不幸中的大幸是,除了走路,丽云还可以慢慢地骑脚车,到偏远地区办事。

早期,父母因丽云的病情,全家从吉隆坡搬去巴生,住在一间中学隔壁,好让丽云入学。在校时期,丽云有一次发现自己的抽屉里有新的小吃……置放小吃的人,正是其追求者——景聪。景聪小丽云三岁,患有先天疾病——爱伯斯坦氏心脏病(Ebsteins anomaly)。日子久了,二人从相知相惜到相爱,尽管从一开始不受两家人看好,二人仍携手共组家庭,一起努力工作。

要信耶稣

景聪和丽云来自传统家庭,但奇妙的神常籍不同管道接触人,对他们说话。丽云深有同感,她信主的过程很奇妙。

年少时,围绕在景聪与丽云身边的朋友,多是基督徒,或天主教徒,给了他们良好的形象。从小就患病的丽云,对生命有种种疑问。她渴望找出人生的盼望,便跟随表姐加入创价学会,希望能克服生理缺陷;但她每次念完经后,都无法减轻身、心、灵的苦楚。

某次,丽云病情发作,在苦苦煎熬中,有个念头忽然“闪”进她脑海:要信耶稣。这念头顿时温暖了她的心。不久,她看完诊所给予的光碟《耶稣传》后,终于晓得要如何信主。主耶稣说:“信我的话,就跟随我。”丽云相信主会听她的心声,便求主差派基督徒带她去教会。

20104月中,耶稣受难节期间,丽云参与佛教筹款活动时,认识了一位姐妹。那姐妹请巴生堂的林玉琼传道到丽云家传福音,景聪也愿意随妻信主。当日,夫妻二人在林传道带领下,立志一生跟随主,并除去家中所有偶像。以后,景聪带孩子参与实提阿南卫理布道所(Setia Alam)的主日崇拜和儿童主日学;丽云无法坐车,林传道便在丽云家安排小组聚会。

2011424日是复活节,景聪夫妇在巴生卫理公会受洗和入会;巴生堂主理——杨锺禄牧师,也邀请丽云上台分享见证。景聪夫妇同心走天路,慕主更深。丽云希望多认识神,关福龙传道便为她提供门徒课程。有一次,景聪希望及早送完面包,便祈求神别让自己遇到红灯。结果,他一路神奇地畅通无阻,回程时,对神的信心大增。

考验大关

景聪从小就勤于学习烘焙技术,为将来作准备。婚前,他早有远见,已在卫星市购买廉价屋;婚后,二人在家制作面包、蛋糕和蛋塔,最后专攻蛋塔,在巴生一带逐渐为人所知。邻居建议他们为自家招牌取名,二人在匆忙中,采用“蛋塔王”这三个字。

以“蛋塔王”为名后的三年,生意有了起色,许多客人慕名前来,购买蛋塔。这时,景聪的心脏出现变化,医生催促他立即接受心脏修复手术。景聪想为家里多赚点钱,至20158月,才动第一场手术,结果并不理想。翌年9,景聪接受第二场手术,因细菌感染而昏迷;最后,于当10月离世

据丽云所述,景聪左心房位置偏低,心脏里有许多小孔和受损的心门,致使他无法胜任粗重的工作。第一次动手术之前,马大医院把景聪转介到国家心脏中心,由顶级医生亲自操刀。景聪第二次动手术后的昏迷期间,丽云为了照顾他,首次离家,独自住在陌生的医院宿舍,凭信心面对环境和沟通问题。她迫切求神医好爱人。可有位老姐妹告诉她,此难关并非上帝考验景聪,而是她!

当时,创价学会的成员来医院找丽云。创价,即“创造价值”;身为入世的佛教徒,他们深信所有人不论性别、种族,或社会地位,都有能力克服人生的挑战与考验,创造无限的价值。然而,丽云在这“紧要关头”拒绝了创价学会的邀约。她深信,惟有主耶稣能胜过死亡与世上所有的考验。

这段日子,丽云有如在旷野中受试探,原来上帝要重新塑造她的生命。

行到水穷处

丽云想起,景聪有次回马大医院复诊时,医生说他多年没深入检查,建议他接受检验。景聪丝毫不觉得身体不适,但报告出来后,医生发现他心脏已肿,病况严重,还说他能活到今天,真是奇迹!丽云感谢上帝延迟景聪第二次的心脏手术,好让二人有更多共处的时间和美好的回忆。

爱人离世后,丽云对未来十分恐慌、无助,担心自己无法养活孩子。幸好,教会每个月提供一笔援助金给丽云,也有一些人扶助。“一天的难处一天当就够了(太634)”, 上帝以此安慰她,大大施行“五饼二鱼”的神迹。

两个儿子与父亲的关系十分亲密,以父为荣。他们谨记父亲生前的教导,努力帮母亲料理家务;还模拟父亲的言行举止,使丽云重展笑颜。丽云感恩地表示,自己很注重孩子的品格,希望他们跟随主耶稣的脚步而成长。其次子因癫痫与过动症,有学习障碍,提到这孩子,丽云声调很温柔:“他只是全班成绩倒数第三的孩子,我相信他有其他潜能,仍未开发出来。”说这话时,丽云眼神绽放睿智、包容的光芒,令人信服。

失去爱人,是沉重的打击;然而,丽云看出上帝真正的旨意。她说:“如果景聪没有离世,神就有旨意尚未完成,他不是‘死了’,而是‘成了’。”(约1930)上帝继续藉经文对她说:我要妳将所受的安慰,去安慰其他人(林后14)。她暗忖,自己无法外出,如何在家里为神“安慰其他人”呢?

不久,本地电视台ntv7的“寻找天使”节目制作组,透过一位姐妹,找上门来,要助丽云完成两个梦想。在对方协助下,丽云已向一位杰出的甜点师傅学习制作蛋塔,寻回“蛋塔王”的好滋味;黄燕萍作家将丽云和爱人的经历整理成书《当你心脏停止跳动时》,即将面世。随后,丽云接受本刊采访。

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灯火,祂不吹灭(太1220)。”丽云将爱人患病的过程化为福音出口,尽心向世人分享基督圣爱。有谁能够想像,这个需要教会和社会援助的单亲家庭,正以微薄之力,回馈大众?这种坚韧的生命力,名叫“盼望”。

一家四口乐融融

2012年,景聪送给爱妻的最后一张情人卡,文末是“一心一意一生一世到永远 你我在天家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