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师亦友

防疫疲劳

会友篇 2021年伊始,原以为疫情应该会逐渐趋稳,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外围环境并不如预期所料,截至完稿时,全球已有近亿人被病毒感染。未几又迎来农历新年,笔者今年不能如往年般与家人共聚、团圆,而市场上的经济依旧低迷。人人最初是齐心协力、兴致勃勃地抗疫,但随着时间飞逝,疫情不见好转,社会出现了“防疫疲劳”1 的趋势。 回想起2003年非典型肺炎一役,这场疫情只持续了几个月,病毒在夏季后逐步消失,但也使当年的许多企业一蹶不振,经济有如原地踏步,甚至倒退好多年,然而,大众没因此“疲劳”,因看到勤洗手和戴口罩的措施确实奏效,能有效地击退病毒。因此,当去年新冠病毒肆虐的时候,众人相信,“依样画葫芦”的招数会让疫情尽速了结。可是,新冠病毒的传播率异常高,至今仍无法解决,还有变本加厉的趋势,严重打击所有人的生活。许多人确实“受不了”,纷纷出现因“防疫疲惫”而松懈的惰性现象。 从去年下半年以来,许多人开始不管防疫的安全措施,“桃花依旧笑春风”地开派对群聚,大道出现长长的回乡车龙,病毒藉此“助力”,得以迅速传开,不少场所的自助餐重新搬上台面,众人无视“口罩令”和保持人身距离等举措,忽略SOP(Standard Operating Procedures,标准作业程序)。这些都是很不负责任的行为,弟兄姐妹万万不得仿效啊! 如果您身边有从医的亲友,您大可从他们那里了解到,现在的医疗负担是异常沉重,许多医务人员已经过一年的“废寝忘餐”,早已心力交瘁。他们也是普通人,都有自己所爱的家人,只因他人不负责任的后果,自己无法休息片刻,被迫继续坚守岗位。但是,长久下去,医疗服务难免会崩溃,更严重的后果,是整个国家的人民生命不能获得基本保障的窘境啊! 身为基督徒,我们更要记念在医院殷勤作战的主内肢体,求主保守他们身、心、灵获得出人意外的平安。人无法独立而存,不要为了自己短暂的好处因松懈片刻,将自己的快乐建筑在别人的痛苦上。教会是社会上的光和盐,要守好本分,坚持做足防疫的步骤;不聚餐和群聚、不破坏防疫的工作,在崇拜聚会中严守SOP,以实际行动保护社会的医疗服务,就是履行个人的社会之责。 尤其在农历新年期间,许多游子无法回乡(包括笔者),笔者相信这是巨大的牺牲,但为了防疫,不把病毒传开,得从你我的牺牲开始。求主保守我们今年平安、安静渡过遍体鳞伤的农历新年。我们也迫切祈求,在明年同一时间,随着国内外的新冠疫苗普及和疫情受控后,我们能再次如鹰展翅上腾,重新出发,再次回乡探望亲爱的家人,实现真正的大团圆。求主怜悯! 笔者今年无法回乡,多少有些失落;故此,将心比心,深愿上帝赐福和保守大家新春蒙恩、一年胜似往年、身心康泰、出入平安!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1 即指一般人不止想放弃抗疾,甚至对洗手和戴口罩等行为感到厌倦,严重者日常生活和情绪受到影响。抗疫疲劳的症状,是个人容易累,睡眠质素差,浑浑噩噩,早上醒来觉得半梦半醒;亦会影响个人想法,引发厌倦和焦虑等负面情绪。…

成为智慧的网络使用者

会友篇 我们活在社交媒体电子技术普及的时代,一般使用智能手机或平板电脑的人,至少会拥有一个社交媒体网站的用户号码。透过社交媒体,我们除了可跟进周遭环境的最新状况,也能了解亲友每时每刻的动态。虽然这看起来是“侵犯他人隐私”的举动,但彼此中,一方愿意把私人动态放上社交媒体网站,公诸于众;而另一方愿意浏览和按“赞”,何乐而不为! 笔者发现,许多牧者和教会领袖搭上这电子航班后,常把自己每天的所见所闻都放上网。若是一些与家人、亲友或会友的合照应无大碍,但若把自己每天所吃的菜肴、到哪里开会或探访的信息都展示出来,甚至将私人信件、营会会员联系方式与其身份证号码都放上网,只怕已踩到会友的底线了。 相信有些牧者和教会领袖藉着电子媒体的管道,有意让众人了解自己工作的进展,避免大家以为自己闲着没做事,但如此高调,也会适得其反,让人们觉得相中人是在享受生活,一直吃喝玩乐…… 其实,社交媒体网站就像双面刃。若能善用,当然可成为牧者和领袖们好好牧养群众的管道,也是接触许多未信者的传福音工具。尤其在新冠病毒肆虐的当儿,社交媒体网站是帮助大家无法外出时,接触已识和陌生群众的“尚方宝剑”。但,若想以这管道高举自己的牧养事工,以换取信徒们的赞赏和肯定,来满足个人的虚荣感;我们就得反思自己的牧养事工作是否出了状况。 上述说法并不表示笔者否定牧者和教会领袖使用社交媒体的正当权利和积极作用。笔者仅指出,其实会友更期待的,是从牧者和领袖支取更多的属灵喂养和指导,而不是单单了解他人的工作报告而已。教会最重要的核心,不是牧者或领袖做了多少工作,而是主耶稣基督本身。如果我们模糊,或转移了焦点,导致会众失焦,而关注牧者和领袖做了多少“丰功伟业”,那并不是建立教会的根本。 笔者觉得,适用社交媒体网站的方式,可以是透过属灵文章,或将属灵心得化为文字,配上应景的图片,让读者看文与图,分享上帝在自己生命中的美好见证。最近,我留意到一些退休牧者纷纷使用多媒体功能的技术,在网上开拓属灵教导和栽培的事工,来喂养广大的群众,这能使他人受益不浅,也更能让大家尊重退休牧者“退而不休”,继续为主工作的可嘉精神。 智慧的网络使用者,不会让大家承受压力,或引起不必要的舆论,而是能善用网络从而建立起自己的生命地图,让生命影响生命。在使用社交媒体网站的当儿,如果我们懂得把重心摆正,那就真有智慧!当谨记,“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就是聪明”(箴9:10),盼与大家共勉!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有人庆幸,因疫情导致全球“lock down”(封锁)是在这个新科技年代;否则,我们不是病死,就是闷死。随着网路普及,尽管人与人之间不能来往,但透过手机和电脑,人们彼此通讯的速度和范围早已不成问题。我们以网络来崇拜、开会、传福音、教学、购物和工作等等,超越了过往只是发送电子邮件、交流、阅读新闻和赶报告的基础功能。 电子技术上的突破很先进、很方便,网络技术有如望远镜般,把很多东西都拉近了,不再受疆界限制;如放大镜般,把很多东西都拉阔了,不再受人数限制,使更多人能同时知道、商讨和妥协同一件事务;如显微镜般,把很多东西都拉细了,不再受时间限制,随时可以把资料找回、查阅和细读。例如脸书。你我他在这样的社交媒体网站里分享图片、视频、留言,都会瞬时拉近、拉阔、拉细了我们的大事、小事。 要知道,每个人的生活样式都不一样,有些人喜欢什么都分享、有些人透露有限、有的人一贯沉默。有些人喜欢享受这种被“曝光”的感觉,一些人倾向于低调。无论如何,是高调或安静都没有对错之分,万事都互相效力嘛。惟我们凡事应当有智慧而行,尤其是身为比较有影响力的人物,即领袖、牧者和执行者。…

后MCO,线上崇拜是否保留?

会友篇 好不容易适应了种种线上崇拜、线上聚会和线上会议等“活动”,各国政府突然随着疫情缓和来个回马一枪,慷慨施予国民行动管制令复苏期(新加坡称为“阻断措施解封阶段”),老百姓霎时间竟然不懂如何回应。 这也难怪,大家今年都在动荡不安中度过,太多突如其来的改变已搞到大家无所适从,突然又要大家重新适应实体聚会和遵守“SOP”(Standard Operation Procedure),即标准作业程序(标准操作程序)。相信大家已身心俱疲,只期望疫情能够尽快成为过去。 针对教会实体崇拜的“SOP”有很多限制,例如信徒崇拜后不可留步,要尽快离开教堂,也不得团契和与其他肢体一起进食等等。许多弟兄姐妹应该觉得这样很“无聊”,而且达不到教会社体彼此互动的作用,纷纷打退堂鼓,还是线上的活动好,既方便,又不浪费时间,只要普通穿着,按下电脑或手机的按钮,输入ID(身份标识号码)和密码,立即可看到“节目”,又省了交通来往的时间。唉呀,何苦又要我回教会啊? 上述种种迹象显示,线上崇拜固然有其好处,然而,我们不可忽视的是,许多坏处也开始浮现在台面上了,如信徒崇拜的心态去哪里了?团契的美好都不见了!每个人逐渐成为独自的个体,貌似不需要群体生活,可以我行我素,自己想怎样就怎么样吧! 亲爱的弟兄姐妹,在这段非常时期,操作线上平台的弟兄姐妹辛劳付出,我们十分感激这些幕后的工作人员让我们在行管令期间,得以与教会联合,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可以因此“贪方便”而离开实体的群体,沉入虚拟世界。我们仍然要接触其他弟兄姐妹,彼此交流、彼此关爱、彼此造就。与此同时,上帝尤其看重我们回到教会聚会或崇拜的心态,我们是敬拜真实的上帝,祂可轻慢不得。我们许多时候在线上崇拜,敬拜赞美时没站立拍掌唱诗,也没有和读经员一起读经!我们都把线上的一切当作“节目”来看待,“节目”里的“演员”演不好,我们就“转台”! 在后MCO时代,我们更要警醒,免得入了撒但的迷惑,教会依然可以双管齐下,恢复实体崇拜的同时,也继续保留线上崇拜的事工,方便年幼和年长的弟兄姐妹继续亲近上帝。牧者应该鼓励可行的弟兄姐妹回到教会,一起敬拜上帝(前提是符合“SOP”)。虽说现今网络技术发达,但面对面建立实体的关系很重要。最重要的是,弟兄姐妹敬拜上帝的心态要重归正轨,以致爱神爱人的心不会随着疫情变化而埋没。 当谨记上帝的话语,主耶稣说:“上帝是灵,所以拜祂的,必须用心灵和诚实拜祂。”(约4:24)盼望大家坚守,以站立得稳,不管是实体或线上聚会,都能秉持爱神爱人的初心!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时间过得很快,从6月10日开始至8月31日的复苏式行动管制令(RMCO)已来到尾声。政府已宣布:宗教场所可开始实体崇拜,虽然尚须遵守“SOP”,但相信很快可以全面恢复。各教会在行管令期间,各显神通,推动了几个月的线上崇拜事工,终于盼来佳音。线上崇拜事工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毕竟还有一些弟兄姐妹不能/不受鼓励来教堂崇拜,但若教堂全面开放,会引来疑问,即线上崇拜将就此结束了吗? 坦白说,线上崇拜当然会停止。在行管令期间,信徒不能实体聚会,才“被逼”上线的。实体始终是最好的群体敬拜形式,否则弟兄姐妹一直在线上,就少了面对面的实质团契生活。而且,上线久了会成习惯,别说来礼拜堂,大概连人都不想见了。…

线上奉献是否合宜?

会友篇 在新冠病毒肆虐当下,愿大家平安! 相信大家已逐渐适应新常态的种种生活方式。许多此前看似不可能的生活方式,现已成为我们行动的规范,即在线上崇拜、线上圣餐庆典(新加坡卫理公会此时尚未执行)、外出戴口罩、去到哪里都量体温、和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等等。如今,我想谈一谈线上奉献的方式是否恰当? 过往,我们会在崇拜前,或至少在崇拜的奉献环节前,准备自己想要奉献的金额。一些老人家认为,奉献就是要经历那个从钱包取钱出来的“痛”和不舍,再将这笔金额小心翼翼地投入奉献袋,这才能称之为“奉献”。 行动管制令初期,教会无法进行实体崇拜,有些堂会便呼吁会友存下当月要奉献的金额,待恢复实体崇拜后才投入奉献袋。不料,行动管制令再三延期,延了好几个星期后,教会开始面临实际的财务困境,就呼吁会友们可以电子转账的方式,汇给教会的银行户口号码。新加坡的情况更方便,只要信徒透过电子钱包,或以二维码扫描,“款项”就立即转入教会的账户,快捷而方便。 当然,奉献方式的转变也引起神学疑问,此等奉献方式合宜吗?会不会太草率了?如此“快捷而方便”的奉献,失去“从钱包取出钱的痛楚”,还能蒙上帝悦纳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议题是:如此大量的线上转账“交易”,会否触犯法律,遭执法单位视为洗黑钱的非法活动?教会要如何面对这些敏感的“指控”? 翻开圣经,里面并没有阐明信徒应当如何奉献金钱,我们相信,初期教会有足够的智慧处理当时的实体奉献方式,并在日后逐渐成型,进而成为今天的奉献环节与事后计算奉献的方程式。然而,在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教会实体崇拜成为卫生的一大课题,可教会现阶段仍有许多开销和需要支出的日常状况。我们在有限的行动中,应该要继续顾及教会的需要,不管以任何方式奉献,相信怜悯我们的上帝,绝对会悦纳我们的举动。 将心比心,这并不代表我们“无法苟同”老人家坚持收集当奉献的金额,日后才一并投入奉献袋的心态和举动。毕竟要老人家在突发时代改变思维和适应新常态的种种行为,已是一大难题,要改变固有思维和从前就一直坚信的一切规则,并不容易。我们无需为这些转变滋生纠纷,反倒要更感谢上帝,因各年龄层的弟兄姐妹愿意尝试以不同方式稳定教会的经济来源。 当然,最重要的,我们要确保转账方式符合本地律法,确保金额是转入以教会为名义的账户,进而确保教会免于不必要的指控和诉讼。 无论局势进展如何,信徒都要善用金钱和乐于奉献,成为金钱的好管家。<哥林多后书>9章7节记载:“各人要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 神所喜爱的。”在非常时期,甚愿大家能以成熟的同理心,彼此相助,彼此体谅,更要彼此相伴,携手应对从新常态而来的种种改变。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今年一月,中国武汉封城的消息,瞬间震撼了全世界。这消息是传得很快,但其他地域的人心却转得很慢,包括马来西亚。本来以为离我们太远的瘟疫与己无关,但随着我国新首相在3月16日晚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教会的“红包”文化

华人农历新年是游子返乡、与亲友共度佳节的大日子。春节有不少优良习俗,值得回味和保留。这里不妨谈一谈大家一直欲言又止,抑或难以启齿的教会现象,即红包文化…

罪人聚集的地方—— 教会

在上一期的专栏中,我们都把重心放在社会的人为纠纷中,提醒基督徒要如何处乱不惊,如何在乱世中守护自身的价值观。

基督徒与捍卫社会自由

老实说,当心里的一股感动要我写这一篇文章时,我挣扎了很久才愿意动笔。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一切,我是很愤慨的。一来,我一毕业就在香港开始个人就业生涯,这里的大小事故,我都经历过。二来,集会地点就近的红砖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