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师亦友

线上奉献是否合宜?

会友篇 在新冠病毒肆虐当下,愿大家平安! 相信大家已逐渐适应新常态的种种生活方式。许多此前看似不可能的生活方式,现已成为我们行动的规范,即在线上崇拜、线上圣餐庆典(新加坡卫理公会此时尚未执行)、外出戴口罩、去到哪里都量体温、和他人保持社交距离等等。如今,我想谈一谈线上奉献的方式是否恰当? 过往,我们会在崇拜前,或至少在崇拜的奉献环节前,准备自己想要奉献的金额。一些老人家认为,奉献就是要经历那个从钱包取钱出来的“痛”和不舍,再将这笔金额小心翼翼地投入奉献袋,这才能称之为“奉献”。 行动管制令初期,教会无法进行实体崇拜,有些堂会便呼吁会友存下当月要奉献的金额,待恢复实体崇拜后才投入奉献袋。不料,行动管制令再三延期,延了好几个星期后,教会开始面临实际的财务困境,就呼吁会友们可以电子转账的方式,汇给教会的银行户口号码。新加坡的情况更方便,只要信徒透过电子钱包,或以二维码扫描,“款项”就立即转入教会的账户,快捷而方便。 当然,奉献方式的转变也引起神学疑问,此等奉献方式合宜吗?会不会太草率了?如此“快捷而方便”的奉献,失去“从钱包取出钱的痛楚”,还能蒙上帝悦纳吗?还有一个比较重要的议题是:如此大量的线上转账“交易”,会否触犯法律,遭执法单位视为洗黑钱的非法活动?教会要如何面对这些敏感的“指控”? 翻开圣经,里面并没有阐明信徒应当如何奉献金钱,我们相信,初期教会有足够的智慧处理当时的实体奉献方式,并在日后逐渐成型,进而成为今天的奉献环节与事后计算奉献的方程式。然而,在疫情肆虐的非常时期,教会实体崇拜成为卫生的一大课题,可教会现阶段仍有许多开销和需要支出的日常状况。我们在有限的行动中,应该要继续顾及教会的需要,不管以任何方式奉献,相信怜悯我们的上帝,绝对会悦纳我们的举动。 将心比心,这并不代表我们“无法苟同”老人家坚持收集当奉献的金额,日后才一并投入奉献袋的心态和举动。毕竟要老人家在突发时代改变思维和适应新常态的种种行为,已是一大难题,要改变固有思维和从前就一直坚信的一切规则,并不容易。我们无需为这些转变滋生纠纷,反倒要更感谢上帝,因各年龄层的弟兄姐妹愿意尝试以不同方式稳定教会的经济来源。 当然,最重要的,我们要确保转账方式符合本地律法,确保金额是转入以教会为名义的账户,进而确保教会免于不必要的指控和诉讼。 无论局势进展如何,信徒都要善用金钱和乐于奉献,成为金钱的好管家。<哥林多后书>9章7节记载:“各人要随本心所酌定的;不要作难,不要勉强;因为捐得乐意的人,是 神所喜爱的。”在非常时期,甚愿大家能以成熟的同理心,彼此相助,彼此体谅,更要彼此相伴,携手应对从新常态而来的种种改变。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今年一月,中国武汉封城的消息,瞬间震撼了全世界。这消息是传得很快,但其他地域的人心却转得很慢,包括马来西亚。本来以为离我们太远的瘟疫与己无关,但随着我国新首相在3月16日晚宣布实施“行动管制令”(Movement Control…

教会的“红包”文化

华人农历新年是游子返乡、与亲友共度佳节的大日子。春节有不少优良习俗,值得回味和保留。这里不妨谈一谈大家一直欲言又止,抑或难以启齿的教会现象,即红包文化…

罪人聚集的地方—— 教会

在上一期的专栏中,我们都把重心放在社会的人为纠纷中,提醒基督徒要如何处乱不惊,如何在乱世中守护自身的价值观。

基督徒与捍卫社会自由

老实说,当心里的一股感动要我写这一篇文章时,我挣扎了很久才愿意动笔。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一切,我是很愤慨的。一来,我一毕业就在香港开始个人就业生涯,这里的大小事故,我都经历过。二来,集会地点就近的红砖教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