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会的“红包”文化

02 March 2020

会友篇

华人农历新年是游子返乡、与亲友共度佳节的大日子。春节有不少优良习俗,值得回味和保留。这里不妨谈一谈大家一直欲言又止,抑或难以启齿的教会现象,即红包文化。

派红包,是华人在农历新年期间的习俗之一。派红包,是将祝福传递给接收红包的一方,这本是一桩美事。当然,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会以化妆的祝福——红包,送给牧者。举凡一些庆典(过年、结婚和家庭礼拜等等),或教牧因接受派司而迁移、退休,甚至主持丧事等等,所有由牧师主持的活动,会友一般都不吝于包一封红包给牧师,以示谢意。然而,当这些举动过于“泛滥”时,也会惹来不少争议。有者认为,牧师行使份内工作,怎能接收额外的“收入”,甚至会认为,这有“行贿”的嫌疑,或对牧者形像大打折扣,有损良牧风范。

其实,我曾听说有些独立教会的牧者,习惯为“提供的服务”设定收费的做法,让会友和非会友面对不同的价格待遇,致使一些教外人士误以为牧者有如民间传统葬礼的道士/“南无佬”一样,是按“服务内容”收费,或收取红包。

平心而论,牧者是否能接受红包呢?倘若弟兄姐妹给得乐意,对于这些馈赠,牧者当然也可以乐意接收啊!何必让牧者当得那么沉重呢?<罗马书>828节说明:“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而且,“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罗4:4)给红包无大碍,但这里要处理的,是观念问题;正是教会对观念的问题处理不当,才导致教会的名声受损。

在新加坡生活久了,就我所见所闻,这里可以新加坡的华人教会为例:

一般上,牧者在外处理份内事,不能接受会友的红包,因牧者每个月的收入已涵盖这范围的工作。教外人士给予爱心红包,或应节而给的红包,甚至对外证道的讲员费等额外收入,在某种程度上可视为馈赠,牧者得在教会行政上申报,并将相应的金钱奉献给教会。教会领袖和执事也有责任提醒会友,避免让红包的“小事”绊倒教会的牧者(或其他人)。牧者有义务以身作则,树立良好的形式作业,成为他人典范。因此,有效的申报机制有助于牧者向教会上级/执事呈现良好的问责文化,如传道/协理向主理申报,主理可向教区长/会长报备等等。牧者行使健全的牧职之责,让标准流程standard protocol透明化,既对他人有良好的交待,也无后顾之忧了。

当每一个教会持份者(church stakeholders1 理解自己的一小步能协助建立教会的良好风气时,就能进而巩固教会对外的形像,使外界得以看出和欣赏教会的文化。

西马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牧者是如何处理教会的馈赠/红包文化呢?有请《亦师亦友》的新搭档——刘立章牧师分享对这课题的看法。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派红包的文化似乎有悠长的历史,若要追溯也很难去考证其由来和意义。正如丧礼的帛金文化,随着时代变迁也有不一样的诠释。现代普遍的诠释多半带有迷信色彩,派红包有如新年的“压岁钱”、能招来好运等等。不过,我比较喜欢解释为长辈给晚辈的祝福。

在我国北部以福建人居多的区域里,长者会送一封“见面”红包给初见面的孩子。初来的我不解,后听师母解释,我才知道有这种文化。当地派红包的风气随后发展为有报答和感恩之意,凡举结婚、丧事、退休和家庭礼拜等等,家主都会给来帮忙的亲友和工作人员红包,这些都是谢恩的实际举动。我还见过会友不单给牧者,连主席、司琴和负责音响者等人,都会一律给一封小红包“意思意思”。

在这种大文化的趋势下,牧者主持丧礼/婚礼时,难免会给人以为牧者就像民间的道士或“南无佬”收费了,尤其是以非信徒居多的家庭。据我所知,马来西亚的教会没有禁止或规范这种馈赠的形式。不过,卫理公会的《法规》(2016年版)第1512款,在殡葬礼文中提及:“如果死者为其教会会友,牧者可以,或不接受其酬礼金”;英文版则注明:“The Pastor shall not accept an honorarium for this service if the deceased was a member of his parish。中文的翻译似乎模棱两可:“可以”,或“不要”礼金,即二选一,就看牧者的选择。但英文版是清楚表达“不要”。这也让人疑惑,牧者协助非会友办事,是否非“份内之事”?牧者可接受非会友的酬礼,只因非会友平时没“份”奉献和供养牧者吗?

我曾帮过一间友宗教会处理丧事,当地无全职牧者,每个星期都邀请外来讲员证道,丧事也不例外。这间教会的领袖就嘱咐丧家一定要准备红包。其实,牧者的心态很重要,虽然对非会友没有问责的机制,但牧者是服侍上帝的人员,随时会影响教会的形像。所以,不管有没有酬礼、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会友,都不应该成为自己服侍的指标,甚至在看出对方赠送红包的举动失真时,自己必须及时解释。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教会情况有些不同,若进一步探讨,势必会触及薪金制度问题。新加坡以“高薪养廉”闻名,但马来西亚各行各业打工者的薪水数目普遍追不上通膨速度,牧者的薪金一般上处于较低,或中低等水平(当然亦有少数高薪者)。虽然年会牧者的薪金制度近年有改善,但亦有不足之处,比如给予师母和孩子的津贴不增,反而删除。这项改革只利于单身的牧者。

此外,城乡每间教会的情况各异,未必能补足已成家的牧者之生活津贴;从牧者单身到结婚再到生儿养女,生活津贴的数字仍千篇一律。一人一口粮和三四人一口粮其实有很大的分别。有些牧者的原生家庭较富裕,个人要求不多那还过得去;一些牧者得勒紧裤头但求恩典够用,红包文化其实在此发挥了实际作用。

我觉得,红包文化从长远来看未必是好事,毕竟牵涉到教会前景和牧者的形像。但事实上,红包也许能让不少牧者感受到自己承蒙上帝垂顾的属灵经历。表现太“清廉”而拒收的牧者,有可能会失去应得的祝福。我在此不只顾虑到本宗和友宗的同工,更多是为退休牧者着想。

依个人拙见,牧者可以接受红包,但要小心处理,懂得分辨情况。会绊倒人的红包不收、不收来自清寒家庭的红包(即使对方强塞给你);牧者亦可包另一封红包回赠,满足文化真谛又显体恤之爱。牧者应善用金钱,管理好财务,若自己和家人有所缺,理当补足所需;若丰盛有余可奉献出去,或另行处理。卫理宗牧者应竭尽所能,活出吾会会祖——约翰•卫斯理的精神:“我赶快将其(钱)奉献出去,免得它进入我心。“I throw it(money) out of my hands as soon as possible, lest it should find its way into my heart.因红包文化而过奢侈的生活,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

刘立章

亚罗士打堂主理牧师

1 持份者,亦称“利益相关者”、“利益关系人”、“权益人”、“涉众”。狭义是指某公司/机构组织中,拥有相关利益的人;广泛义则指利益将受组织行为影响的人。


 

会友篇

上一期的专栏,我们都把重心放在社会的人为纠纷中,提醒基督徒如何处乱不惊,如何在乱世中守护自身的价值观。

然而,我们都知道,把基督徒推入崩溃边缘的,往往不是这世间的诸多纷争,而是我们所爱护的家园——教会动荡不安。我们都知道,教会是耶稣的身体圣灵的殿,也是我们最疼惜的家园。魔鬼往往喜欢在教会引起纷争,造出种种绊倒上帝子女们的利器,阻止教会成长,阻碍福音进行作。

我记得有一位许久没回到教会的弟兄告诉我,他曾经在教会活跃服侍,但因教会的“流言蜚语”,使他极度受伤,纵使这一切已过眼云烟,他也准备原谅当初伤害的肇事者,但很怕再回到教会经历一样的痛楚,久久无法说服自己回教会服侍。

上述“耳熟能详”的个案,相信大家都有所闻也曾听到某间教会分党结派的消息知为何,这一类“新闻”尤其在年会派司临近期间最炽热这是极不健康的文化但旁听者许多时候只当作“八卦新闻,又不懂如何帮助这间教会,属于爱莫能助的类型也!

其实,圣经早预示这一切。耶稣基督来到这世上,本为了呼召罪人成为属天的子民(路532)。因此教会的氛围“充斥”着罪人的言行不奇怪。身为“罪人”的基督徒,如何自处与其他罪人相处,一同建立基督的肢体,这就显得十分重要。<罗马书>123节表示,要把自己看为刚刚好(合乎中道),而不看自己超越其他人,也不轻看自己所拥有的。倘若每一个人都秉持这相同的观念,彼此能承载对方的软弱和刚强,也更能轻易原谅他人的短处和不足之处

我可以明白会众一般对教会的牧师或领袖,都有十分高的期待,这一点都不过分。有期待因大家爱这个属灵的家,有期待教会才能迈进,教会的牧师长执们应该视之为动力,鞭笞彼此向上向好发展。然而,倘若教会的领袖因故跌倒、怠慢衰退甚至体现出罪人”的本性时,我们能否学习宽容相待,扶人一把(传49?简单一点的付出为他们祷告多关心退步的领袖,他们只是凡人,也需要你我关怀和鼓励!

除此以外,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呢<哥林多前书>第三章提醒我们,不要分党分派,不要自欺欺人,毁坏了上帝的殿,失去发光盐的见证。我们都有本分当尽,来守护这个值得爱护家庭;我们都有责任,来承传教会良好的传统和彼此照顾、守望

有学习其他罪人一起生活、一同建立教会时,我们才能“百毒不侵”,魔鬼也才毫无伎俩可施在我们当中,愿与大家共勉之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教会历世以来都面对不同的挑战,因信徒是活在一个“已然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的时期。要知道,基督徒是一群蒙恩的罪人,不是完美的人。既然蒙恩,基督徒是活在一个成圣的旅途中,而教会是我们属灵的家。新约时期,使徒保罗所写的教会书信里,皆反映早期教会都面对不同的问题挑战,至今仍可供我们参考和借鉴

曾听过一句话:世上没有完美的教会,就算有完美的教会,当我们加入时就不完美了!既然教会(希腊文的 ekklesia)是被呼召出来的群体,也是信徒属灵的家,我们就应竭力过分别为圣的生活,因“这家就是永生神的教会,真理的柱石和根基”(提314-16)教会应当守着真理,信徒应当竭力活出真理,把焦点放在基督话语上就如教会根基歌的第一句“教会一的根基是主耶稣基督”

虽然来自不同背景的信徒聚在一起配搭会有分歧。但保罗说:“身体只有一个……”(41-6)因此我们不应把目光放在彼此的不同之处,而应该放在联合我们的基础上,即一个身体、一位圣灵、一个盼望、一位主、一样的信心、一样的洗礼一位神!

没有任何人是十全十美的,我们必须以爱和智慧接纳身边有过失的基督徒。当我们看到其他肢体犯错时,应当持温柔忍耐的心劝解,而非斤斤计较别人的过错和弱点。学习接受“差异中的合一”之观点,能助我们学会欣赏跟我们有分别的人,并他们的确是运用自己的恩赐和专长,协助教会的事工进展顺利进而提升圣工的素质和范围靠着父神的恩典和装备,弟兄姐妹可享受基督肢体彼此配合的美善,因“肢体虽多,仍是一个身子……”(参林前1212-13

我相信,追求属灵生命成长的群体,是看重神的话语,也愿意按照神话语在群体中努力过圣洁生活的信徒。因此本地教会至少要在三个层面尽责

一、敬拜中:持续宣讲教导神的话语;

二、生活中:信徒彼此相爱,彼此督责

三、言行中:在社区里成为美好的见证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教会是基督的新妇!信徒牧者要时时警醒,预备自己也当同心协力按着神所托付的,尽力完成使命,在这黑暗的时代中如明光照耀!

锺恩雄

(加影堂主理牧师)


基督徒与捍卫社会自由

05 December 2019

会友篇

老实说,当心里的一股感动要我写这一篇文章,我挣扎了很久才愿意动笔。

最近在香港发生的一切,我是很愤慨的。一来我一毕业就在香港开始个人就业生涯,这里的大小事故,我都经历过。二来,集会地点就近的红砖教会,正是我在香港就业时侍奉的湾仔循道卫理宗香港堂,被许多传媒指控“包庇”示威者而引争议不断的教会。

其实,若要真正了解香港香港人一直争取的民主自由价值观,你必须身陷其境,才能真正明白为什么他们一致“择善固执”,不会因一些简单的诉求得到短暂回应而“罢休”。我在香港(或马来西亚)参与无数集会,才明白为何许多人还是那么固执,愿意那么坚持争取那所谓的五大诉求,那种不到黄河心不死的心态。

首先,基督徒是否可参与集会(甚至示威)来发出抗议掌权者的呐喊呢?难道基督徒不能政治中立,不因纷扰的政治议题而身陷囫囵吗?基督徒难不成不可以默默为掌权者祷告代求了事吗?

上帝是否喜悦自己的儿女这种上街的方式抗议执政者呢?是否有失分寸?有失见证呢?

当然,Don’t get me wrong! 我无法认同集会时引起的种种暴力冲突事故,理应强烈谴责这些行为,我也无法苟同集会者(或双方)涉事,造成无辜伤亡,致使社会动荡。然而,当遇到社会不公不义,自身所赋予的权利被一一剥削,社会彰显的尽是种种压迫、无奈沮丧等负能量的气氛时基督徒为时代守龙门的堡垒掌匙者,更应该挺身而出,对社会种种议题,按真理的教导,发出最坚韧的声音,为时代的弱势群体伸冤!

我们可以做的,当然除了屈膝祷告,求主怜悯掌权者百姓的软弱,无法按主的心意治理土地。我们可以呼求,为掌权者虚心聆听社会不同群体的呐喊诉求。我们可以成为教会社会的前锋,体现社会应有的正义,对议题发表文告,给予谏言。我们可以出淤泥而不染,但不能置身事外

<提摩太前书>213的经文是我劝你第一要为万人恳求、祷告、代求、祝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该如此,使我们可以敬虔、端正,平安无事地度日。这是好的,在 神我们救主面前可蒙悦纳。这告诉我们:一个国家或区域的安稳,许多时候就是仰赖我们这些守望者不住代求彼此提醒,才能让百姓们有平安的日子,并专心敬拜上帝,这一切是值得上帝所喜悦的,那你可认为社会所发生的一切,事不关己吗?

我们要珍惜上帝给予我们活在地上的自由,当然也感恩我们自由表达个人对许多事物的选择。然而在这弯曲的时代里,这种表达自由被扭曲甚至被剥夺的时候,我们有义务、有责任去还原事实,捍卫上帝让我们享有的自由。

悖谬的世代中,愿我们平安!

郑汉华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对于不是活在香港的我们而言,是很难理解香港现况局势演变至今,让人深感遗憾,因逃犯修例致使港岛警民严重冲突持续四个月,过程十分暴力,有人受伤,有人牺牲。香港教会也陷入两难若不鼓励社会运动,惟恐年轻人觉得教会与社会脱节而离开教会;若全力支持社会运动,教会里的现役警察政府官员也可能因此离开教会。那我们该如何看待呢?

基督徒/卫理信徒应当秉承圣经的教导和约翰•卫斯理的精神,关心社会福利。身为卫理公会会友,我们实在有义务在社会、经济、政治环境问题上发表宣言,阐明我们的立场。

卫理公会社会准则提到的政治生活,源自《法规》第88条款,标题为人民的服从与不服从的内容表示

政府和律法应当是上帝和人类的仆人。国民有责任遵守政府在按照秩序且公正之下所订的律法。但是,政府与人民一样,也要面对上帝的审判。因此,我们认同个人有权依据其良知而持有不同意见,并且在采取所有律法途径之后,有权抗拒或不服从那些被认为是不公平与偏差执行的律法。纵然如此,人们仍应透过勒住暴力行为,并愿意接受不遵守的代价以表现出对律法的尊敬。不论在什么情况下,我们都不鼓励也不容忍任何暴力形式的示威或针对对任何人的行动。我们愿为那些正当在位为公众服务者祷告,我们也支持他们为全民谋求正义和同等机会上所付出的努力。我们强调教会有责任支持凡以非暴力行为与信仰来表达他们良知立场而因此受苦的人。对于那些因非暴力行为而面对法律危境的人,我们呼吁政府要确保他们的人权。

我相信示威也是其中一种管道,马来西亚人并不陌生,因此我们经历和平请愿的活动。然而,若示威演变成暴力是非常遗憾的。圣经的教导是,不可以恶报恶。当各方都以恶报恶解决问题时,我们会发现,这只会产生更多问题和堵住解决问题的门,导致恶性循环或复仇循环。因此,我非常认同香港梁永善牧师的观点“抗恶法无罪:不可用暴力报复

神为了使社会有秩序,为我们设立家庭、职场、国家教会四个基本组织。基督徒对国家应有的态度是:遵守国家制度顺服掌权者(罗1317;彼前213-14为国家和地方领袖祷(提前21-4)。

要明白基督徒顺服掌权者的基本原因顺服神,因世上的权柄都出于神(罗131)。在任何情况下,我们都应绝对顺服神的旨意。使徒保罗的教导是平衡当权者人民的利益。人民顺服政府,如承担纳税责;政府要负责任保护人民安居乐业、国家定的法例是要人民活在安舒的生活状况,非活在恐惧里(罗13:3)。

当服从国家的管理和顺服神的旨意互相矛盾时,如何处理?基督徒应当顺服至高神的权柄。例子:先知但以理为顺服神,宁可进入狮子坑。他以信心和勇气顺服神的榜样,得到神莫大的祝福。彼得和约翰,因传福音的缘故受审,面对属世权柄的挑战;但他们依靠圣灵的能力,大胆为主作见证彼得、约翰说:听从你们,不听从神,这在神面前合理不合理,你们自己酌量罢!我们所看见、所听见的,不能不说。(徒419-20

法规》第88条款的“和平与世界秩序

我们必须积极地,不断地创造和平条件。我们主张促进谅解、和睦与善意:解救受苦受害者,提高世界各地生活水准,关心那些依赖人际受制于人者的自由与福利;消除种族紧张状态;采取步骤实行裁军;以及支持耐性的和平谈判。

因此,基督徒应当珍惜每一个发声的机会,追求公平及和平,维护免于恐惧的自由,奠定未来社会爱与和平的基础。

锺恩雄加影基督教卫理公会主理牧师


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
Chinese Annual Conference,
The Methodist Church In Malaysia
Tingkat 6, Wisma Methodist,
Lorong Hang Jebat,
50150 Kuala Lumpur, Malaysia

Tel: +603-2070 2501
Tel: +603-2070 2797
Fax: +603-2031 9820
Email: cacmcm@methodist.org.my

Powered by LOCUS-T SEO
Malaysia SEO Company
© 2019 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