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文证道

新创世纪下人变超人的新世代处境

文:吴海凉 如果你问我,要如何为“人”下个简单和实质的定义,我第一反应是:原子生化物质有机体脆弱的本质,伴随生老病死的原生状态,是人身为人的先天宿命论。这是个有生必有死的自然循环,会老亦会病的必然性质,限定了人的格局和处境,也因人的一生有期限(寿命),期限内又有生理上的不完善(病痛),因此,如何面对、克服死亡和病患等问题,便形成自古以来人类生存史上最大的苦恼和挑战。 从一百万年前出现在这个地球上的原始人,到七万年前智人临到,后者除了脑力功能大大提升,生命体的有限本质基本上保持不变。然而,来到廿一世纪科技发达的今天,智人依然会死亡这个硬件和软件双组合的结构问题,已开始被视为技术问题,是可以通过科技手段解决的。 2013年,科技先锋巨擎——谷歌设立了一间专门研究解决人类死亡问题的子公司Calico。公司总裁——马里斯(Bill Maris)大言不惭地宣称:到了2100年,人类寿命可延长到五百歳。单从人类寿命过去几百年来,从早期一般活不到五十岁提高到近期可达的八十歳看,人类在未来三四十年内,把岁数提升到一百二十岁是有可能的。问题是,寿命延长后的人类,生活会更美好吗?人类从版本1.0的猿人(homo erectus),成为版本2.0的智人(homo sapiens),再到今后3.0升级版本的自我改造后,跃升到和神平等地位的神人(homo deus)阶段,这一潮的新演变引起的宗教伦理涵意,值得关注和思考。 今天的智人是以什么途径来改善,使人更长命、更健壮少病,甚至无病和更聪明、能干的生理与心理转型,以致引领整体发展朝向建立“超人”(transhuman)的领域昵?科学家把当今整套重建人类的方程式,称为“生理增强工程”(bio-enhancement technology),至今已开发的科研领域,包括生物科技(bio-technology)、生物电子联结(bio-electronic)丶基因工程(genetic engineering)丶纳米技术(nano-technology)和传统救命用途的药剂医疗法(pharmaceuticals)。 新方向总目标除了改良人内在的生理和心理素质,还通过义肢和发明人造器官,为今后社会创造另一组形态的人,即肉体与机械合并,靠机械装置维持生命的“司驳人”(cyborg)。新发展带来新景象,人的分类会因此更复杂,原智人又可细分为有生理改造与没改造的普通人,加上“司驳人”和人类以人工智能建造的人型机器人(humanoid robot)。如果没误解,科学家把人生前的意识和记忆上载至电子媒体,存活在计算机和手机里,这产品也是人类自我承传下来的新生命体吗? 传统上以种族(race)区分人种的做法,今后将由更多元的品种(species)取代,过去以种族区分人类导致种族歧视等主义盛行,已无穷尽地祸害人类,现今若加上的品种差异多元,是否会造成另一形式的社会矛盾和人际冲突,例如生理增强后,智商等其他素质更佳的人,如何和没增强的较弱者公平竞争,以避免社会继续分裂,是值得关注和探讨的社会新课题。 基督教认为,人是按上帝的形像和样式受造,造人的上帝才是全能、全智的神。今人按自己心意,应用和增强工程来改变自已的特性,使人往“超人”的方向发展。人的所作所为,是扮演或改变上帝原先造人的角色吗?人这轮自我改造的人种活动,是否暗示人可提升到和上帝同等,即“人神”(hom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