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母心语

仰望岁月和蒙福的源头

《恩典的记号》是我很喜欢的诗歌,其中两句是“走过的路,有欢笑,有泪水,都留下主恩典的记号”。回顾这三十二年来,我身为师母的这个身份,确实充满主恩典的记号,欢笑多于泪水。

从中国到马国,漂洋越海为师母

记得第一次见到振祥时,我心中有莫名的感动。当时,我祷告:“主啊,这是祢为我预备的良人吗?可他看起来像是已有家室的人了。求主给我知道这种感动是否出于祢。若出于主,求主加倍并持续地感动,若不是,求主挪去。主啊,我知道祢不会做错事,但求主来引导。”就这样,我和振祥在神的引导下慢慢相知…

二十年(1996 -2016)的师母心路历程

1990年6月,我进入砂拉越的诗巫卫理神学院预备班,接受两年半的装备后,就到西马——马来西亚神学院完成最后两年的神学课程。我一心一意想着毕业后当传道和牧会,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师母。

You may have missed

营商宣教和布道,难能可贵——专访王美鍾院长

带职宣教的圣经根据、当今需要与事前装备

我在年会的日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