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预备了

12 July 2016

 

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对成立回教国和实施伊斯兰刑事法的目标与决心,在今年5月的国会会议上,终于获得国阵与巫统的“回报”,伊斯兰刑事法获得在国会上提成辩论的机会。

马来西亚国民都知道,如果伊斯兰刑事法得以在国会辩论,最终在国阵与非国阵回教徒和少数国阵非回教徒的议员支持下通过,这将对马来西亚的宪法,产生结构性的负面影响;更会为社会安稳带来很大的伤害。

哈迪阿旺的私人动议,意外获得巫统部长支持辩论,让人始料不及。巫统与回教党暗渡陈仓,两党的领导人,皆利用宗教以达到政治目的。巫统帮了哈迪一把,让哈迪在回教徒社群中,成功展示其落实回教刑事法的决心。但哈迪同样也“扶持”着巫统,即临阵“退缩”,将自己的要求延后在下一季国会才辩论。这就帮助巫统免去国阵成员党的内部分裂。马华和民政的老大已放话,“威胁”辞官,对巫统丝毫没影响;巫统要照顾的,是东马成员党的感受,因东马才是支撑巫统执政的大票仓。

不管政客如何利用回教来达到政治目的和角力,最终受到侵犯和威胁的,还是非回教组织,包括教会和信徒。基督教会处在这种突变的冲击里,其实没有理由不担心。我们须要担心和谨慎,因政客的思想越走越越偏激,教会的存在,就会越来越受影响。

早前,有几个极端分子和疯子威吓某教会拆下建筑物外的十字架,那教会就吓到赶紧拆下了,最终靠州政府“罩”着,才重新挂上十字架。由此可见,许多教会显然没有预备好,当真正的逼迫来到时,有些人将会不知所措,甚至丢弃自己信仰的标志。

钟伊斯兰刑事法的事件上,教会与信徒须要反省,要设想最坏的情况到来,我们是否能坚守立场,站稳脚步,捍卫我们的十字架、我们的信仰?

现在,最糟状况的来临已迫在眉睫,我们准备好了吗?


从创造论看人类挣扎

23 April 2016

                                       文:汤鹏程

信仰之所以伟大,不在于我们能够把一些宗教词汇说得动听,并用一些“此曲只应天上有”的夸张意境,来迷幻人们。相反,信仰恒常是能承载人的生命、生活,以及在整个历史、社会现象、政治、生态环境中,信仰都有自己要说的话。

世界上的“奇葩”,古今往来,真无奇不有,有些人常自称有某种程度的天启,对某些现象(如人的生老病死)和事件(如将要发生何事)独拥天机。可是,只能在高处鸟瞰人间的现象和事件,绝对是人可望不可及的;人知道了,也没有能力去应付和改变。况且,他们的“独具慧眼”是抽空时间因素,只有现在和将来会怎样怎样,对过去却没有承担和诠释。

基督教信仰则提供了另一解释,因为神藉历史启示的圣经不断告诉我们,祂不但创造了世界,而且亲自介入人类的生存时空,施行祂的工作,更呼召人与祂一起来完成这个历史的任务。这样,基督教信仰不只拥有前瞻的绝对前景,而是本于的“创造论”,来看神过去如何行事,祂在现今和将来也必同样行事。进程哲学家——怀海德(Alfred Whitehead)说:“现在是混合了将来的记忆。”创造论确实是基于我们的过去,看我们现今所处的本位,及对我们的未来充满盼望。

已故神学工作者——杨牧谷曾说:“创造论信仰从来都不是坐在安乐椅上构思出来,然后与人讨论一番,创造信仰是人经历生死存亡的挣扎而蒸馏出来的。每一趟生存受到威胁,都会逼使人重回信仰的基要,寻找支撑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昔日的信仰模式若是过于狭隘,急逼的现实会帮助他重新解释旧日的信仰模式,使他能承载人真实的挣扎;被重释及扩充的信仰体系又会给下一个生存挑战更强而有力的支持系统。”创造论所赋予的意义,是抽空和没有历史性的事件解释所不能媲美的。

旧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件,当摩西率领百姓逃到地理上的尽头(红海前),四面受敌,环境和敌人都成了他们的仇敌,左右分别有比哈希录和巴力洗分,前后则有红海及追赶的法老军团,在绝望之际,神以大能的膀臂分开了红海,搭救他们脱离困境。他们从此就以这个经历作为认识神的基础──那位创造了世界、又正在施行拯救的耶和华!认识了这么一位神,叫以色列人认定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命运,都有一位能够倚靠的主宰,而一切盼望和好处都不在祂以外。今天的基督徒所认识的,也是同一位神!

从创造论来看,人类认识到自己处于生死存亡之间的挣扎。大地被蹂躏,就像三月间沙亚南农业公园周围被发现遭严重破坏,以及全球无数丛林被烧毁和砍伐、水源缺乏、大气层破损、天然资源枯竭、饱受压榨,甚至去年杪的南亚大海啸……皆使我们落于无以为继的窘境。处于本国的华人,因一些不公平的偏颇政策,当然也同有深重的危机感。

在这巨大无比的挣扎中,人民没有听见比“救赎”更大的福音了。创造的神从前如此施行拯救,今日也同样能够救赎我们“战胜”这种困境。但这不是说得了这“救赎”,一切都会和好如初,环境破坏的情况就会有所好转、本国的华人就会得到更公平的对待、海啸就永不会再来袭。不!因为完全的救赎还须等到末日来临,方能成就。

现今的绝望是真实的,焦虑也同样实在,而基督徒在困境中并没有豁免权。然而,基督徒所认知的“救赎”,乃是知道所相信的神已经介入,我们已看见曙光和希望已在黑暗的尽头,并且有责任陪伴那些因此而绝望的人,与他们一同挣扎,勇敢向他们宣告:黑暗终必过去,神的国已然显露,荣耀的救赎与全新的创造,更会真实地临到。

这是融会创造、救赎与末世的福音,在这时代承担的意义,可谓深远、重大。而赋予基督徒的职分,就是向绝望者宣告:神已进入人类历史,与人同在──再没有其他值得盼望的信息,可与之匹比了。促使人与神、人与人之间复和;这,又是何等荣耀的祭司职分!


出席or not?

17 November 2015

国庆期间,最热门的话题,并不是我们的国家独立已经五十八个年头,而是“净选盟”Bersih 4.0大集会。

这个大集会据称吸引了数十万人上街,为了国家的未来而诉求。而基督徒普遍上也认同Bersih 4.0集会,甚至有不少传道人和信徒一起上街集会。所以,教会是亲身与亲眼地见证着这场大集会,更参与其中。

纵然大多数教会都采纳政教分离的立场,可是这并不表示,政教分离就可以忽视对社会公义的义务与责任。有些教会的牧者,对净选盟还是采取观望的态度,他们会认为信徒不应该被政党或非政府组织号召的集会,而无意中将教会涉入政治。他们会说:“what would Jesus do?”如果耶稣在,祂会怎么做?祂很可能会从人群中退下,到山中去祷告,为社会、为政府,以及公义,向父神祈求。

而倡议一同上街游行集会的,则认为信徒是“世上的光”,而这光得照在人前。因此,参与社会,责无旁贷。上街为公义呐喊,更是信仰赋予信徒的重任。因此,一些牧者、传道,就带着自己的羊群,站在大集会的现场上。

无论是支持大集会或倡议默默为国家和公义祷告,信徒基本上都是认同与支持净选盟的理念。因此,出席集会的信徒,无需责备不出席的信徒,称他们为“懦夫”;而不出席“Bersih 4.0”集会的信徒,也不必认为出席的信徒是“乖离”耶稣与信仰的做法。两者都是以公义为出发点。差别在于,一种是“暗地里”为公义祷告,另一种则是“在人前”展现公义的行为。

净选盟的黄衣集会已顺利结束。如果我们对比916的红衣集会,教会就更清楚知道,这个国家需要改变,这个政府需要洁净。


矛盾的人性

19 April 2015

有时,人类的想法是很矛盾的,我们希望世界会变得更好,也进行许多事业,为要改进世界,可是这种“事业”却往往给世界带来更多、更大的祸患。就譬如说,已故美国总统里根在八十年代,为要促进世界和平,便开始构思导弹防疫系统,以防备苏联的导弹袭击。今天,防疫系统研发成功了,而苏联早已解体了。当时的防疫性功能,却成了今日的攻击性功能。这就是人类对“明天会更好”的“贡献”之一了。

但是,神明白人的矛盾,以自己的话(圣经)回应我们矛盾所带来的种种后果。

据统计,全球各国每分钟的军备达一百八十万美元,等于互相毁灭的前奏。智者早就说过:“人心筹算自己的道路,惟耶和华指引他的脚步。”(箴16:9)只有把自己道路的主权交托给神,人类才有盼望。

全球每天有一千五百名儿童,因饥饿或饥饿引起的疾病而死亡。但神最初应许,“他为孤儿寡妇伸冤……赐给他衣食。”(申10:18)怎么赐呢?就是透过我们,将善事做在最卑微的人身上,因为神也是软弱人的神。 

因生态遭破坏的缘故,每天有一种动物或植物品种绝种。神早已嘱咐人:“六日要劳碌作你一切的工,但第七日是向耶和华你神当守的安息日。”(出20:9-10)人本身需要安息日,也同样要给予生态环境安息的日子。

八十年代,受刑、坐监、遭逼迫、被拷打的人数总和,已超越第二次世界大战。但圣经说,神“没有藐视憎恶受苦的人,也没有向他掩面;那受苦之人呼吁的时候,他就垂听。”(诗22:24)受苦之人何等多,当世人都撇弃他们时,他永远眷顾、分担他们的悲恸。

第三世界国家每年总共欠下一千五百亿美元;因经济体制的缘故,数目继续增加。但诗人祷告:“我们照他的应许,盼望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彼后3:13)虽然现今遭受多方多次的压迫,可是这不是结局,因为终极的美善国度必定降临。

每年共有达朝鲜四分之三国土的雨林被毁灭;圣经严正回应:“田间的树木岂是人,叫你蹧蹋吗?”(申20:19)树木其实也有自己独特的尊严,不容失节的人诋毁、污辱。

看见了吗?人要发展、进步、和平、昌盛,结果得到这些后,还附带种种副作用。这些矛盾,让人永无宁日。四世纪的伟大圣徒——奥古斯丁曾如此祷告:“祢为祢自己而造了我们,除了安息在祢怀中,我们的内心无法获得宁静。”安息,不就是人类最大的需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