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16年11-12月号’

受访者简介:全职福音歌手、福音唱片制作兼词曲创作人、“马来西亚磐石”总干事、“马槽影音”创办人和马来西亚“三十杰青”之一(2009),著有创作专辑数十张。

受访者:布道歌手、总监——雷圣雄
采访者:甘心

甘:成为福音歌手至今,个人思想和工作领域有何蜕变?

雷:回首至今,我觉得自己的思想和演唱技术已逐渐成熟,但心境没有变老,所以,我才会不断重用年轻人,采用他们的创意。过去,我着重音乐,因为音乐是我仅有的才华。随着身分的叠加,我身兼父亲、事工负责人和音乐制作室创办人,必须要学会照顾别人、看别人比自己强。

在工作方面,我看到团队可贵与重要的精神。今天,我的服侍已不局限于个人事工,而是一组有相同目标的人(团队)去完成上帝托付的福音工作。服侍范围不仅限于福音演唱布道会,还包括以直接和柔软的方式传播福音,如制作福音工具/产品、网络电台和短片等,加快传福音的步伐。我在教会办完福音演唱会,都愿意透过分享,让新朋友对教会有好感。

我的责任更大了。我可以束紧腰带,但我同工餐桌上一定要有吃的。他们的存在,使我更明白领袖的真正价值和定位,不是借用他们的手圆我个人的梦;而是并肩作战,完成主托付的使命。两者只是一念之差。

以前,我只想着如何作好专辑;而今,是想着如何将上帝赋予个人的条件,造就更多愿意回应主呼召的下一代。

我过去的态度与一般打工者的想法无异,只计划何时休假、旅行、作些快活的事;今天,因职责多重,我时间实在有限,惟有求主赐我智慧善用时间、物色更多人才、花时间与太太沟通如何管教好孩子、制作更多荣神益人的作品/产品等等。简言之,我将使命融入生活;同时锻炼身体和执行良好的饮食规划,使自己走得更长久。

甘:经岁月淬炼,自身对福音歌手此职分,有何心得与希冀?

雷:打从我二十一岁起决定当全职福音歌手,就认定荣华富贵跟我没有关系。是不是从此要当个苦难福音歌手?非也。

能全时间服侍神是恩典,因我们本靠上帝的吗哪而活,这说明了上帝所赐的恩典乃是无价。这十五年来,我还是一个非常单纯的(主的)孩子。我从不为个人私欲筹划,如存多少钱、买保险、投资、买房子等等。妳问我,害怕吗?当然会怕。我偶尔看到一些生活富裕的人,心里还是会“揪”了一下,然后开始胡思乱想。所以,我喜欢忙碌于事工,经历神的真实,免去对主的猜测、怀疑。

比起这些,我更相信上帝的信实、供应、同在和随时的帮助。这十五年来的服侍,上帝真实在人、事、物上充足地供应我所需。我不需为自己筹算,可贵的是,有些东西是超乎所求所想的,自己筹算不来。我们应负责任,不可浪费时间、资源、机会和人才。

就算日子安逸了,我仍常警惕自己。人是软弱的,一旦我们的生活有了一堆安全感打底,我们还会依靠神、经历“耶和华以勒”的真谛吗?还能承认自己所得的,是上帝丰富的供应,或归功于自己有限的才干?

所以,“我求你两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赐给我:求你使虚假和谎言远离我;使我不贫穷也不富足;赐给我需用的饮食,恐怕我饱足不认你,说:耶和华是谁呢?又恐怕我贫穷就偷窃,以致亵渎我神的名(箴30:7-9)。”这是我至诚的祷告。

我和太太从一开始便决定,既是事工就无需谋算什么,因为事工不是生意,赚不了钱,赚的是主所深爱的失丧灵魂。换言之,事工理当由有条件的弟兄姐妹来支持和供应。我们要作的就是,既然不能开源,就要有智慧地节流,以珍惜弟兄姊妹的血汗钱、爱心和信任。

说到节流,我们绝对不会省掉同工的。我们深知,他们就是事工的命脉,第一个要先满足他们的需求。虽然制作器材非常重要,也很贵重;但我们绝对不会设立购买器材的基金。来到年底,上帝透过弟兄姐妹给予我们的爱心与祝福,无论有多少,我们都愿意将之转为同工的祝福,这是一种推动、鼓励,更是爱的表现。若有多余,便献给比我们更有需要的事工、人或团体。绝不留下任何给明年,因为吗哪天天都更新。弟兄姊妹支持我们的事工,是为了福音,因此,将所有的善用于福音事工,是应当的,而非留给个人。这是我们事工的信念和心志。

但在现实中,经济是最能直接打倒一个人,或事工的要素。而使人放弃的,莫过于来自人生的打击和挫折。在2011年,我太太怀孕第二胎时,医生告诉我们,儿子将是个兔唇严重的宝宝,我们几乎崩溃。然而,碰到种种打击后,我们还能够前进,并告诉非信徒,那关于上帝的爱。

放弃信仰的,必不得经历上帝的真实。抓紧应许的,必大大增强信心,更实在地认识神!感谢主守住我们,也使我们成了多人的帮助。只要我们单纯地作、积极地作、认真地作、诚恳地作,主必感动有心的弟兄姐妹成为我们的天使、是有心的弟兄姐妹。有钱的不一定有心,有心的必献上最好的。

这些年,我们不停经历“恩典无价”的滋味。有人让我们拥有既大又安全的办公室和制作室,有弟兄合伙买下战车,让我们可载音响又能舒服上路传福音,有弟兄为我们上下同工买医药卡,有人让我们的孩子就读好学校,有长辈以低价使我们有可居住的房子,更在我们有需要时领受四面八方的供应,使我们在大城市中活下来,继续传福音。

从前,我这黄毛小子只是个单纯、纯粹唱歌的福音歌手;如今,成为以福音为本的布道歌手,藉音乐这桥梁,向会众传递救恩福音、造就听者的信息。重整优先秩序,我们的根基才能更稳妥,方向更清晰。

我也要求自己莫忘初衷,保持一颗单纯的心;不管世界怎么变,景气好或坏,别人如何批判,我仍要抓紧起初的呼召作下去,直到见主面。

甘: 一直以来,您以歌布道,未来服侍的重心会朝哪一方面发展?

雷:重心不能变。我的呼召很清楚,为福音、为失丧的灵魂,这是服侍重心,也是不会改变的原则和方向。但,我们要求长进,更深入探讨、认识本土文化事工的需要。如新马的特色,是拥有不同籍贯、说不同方言的人,但有类似的问题:华人家庭伦理的矛盾、亲子关系、家人与爱、金钱的挣扎等等。我们制作的专辑,须对症下药,一发即中人心,更有效、迅速地领人归主。

因本土文化多源、多方言的需要,上帝不仅开路,让我们服侍广东话信徒,更在新加坡蓬勃发展的福建话教会中,助一臂之力。我们除了求神赐下独特的灵感和智慧,自己也花功夫运用各方言,幽默、轻松,且不失认真地表达,让非信徒产生共鸣。我们的歌曲创作多变,有新年歌、客家歌、Baba Nyonya歌、爱国歌、多元种族和睦共处之歌和歌颂家庭的歌等等。

我们已为一些教会举办免费的音乐布道会,也希望有足够的养身经费,继续为其他有需要的小教会办免费布道会。我们必须以福音为本,不以个人利益为主轴。2006年,神感动我去学习和提升幕后制作的技术,以致今日无需烦恼制作费,且能作比音乐专辑更多的事。因无需清还制作费,我们便能多走一里路。

现阶段,我们贴近科技发展,也提拔有才的年轻人,创作更多对生命有利的福音产品,如网络电台DJ、福音歌手、布道歌手、录音/编曲/音乐制作/儿童动画/影像制作专才等等。

感恩的是,我们近年顺利成立音乐制作部、影像制作部、网络电台“雷閮网播”、提拔新歌手赛制(ASV)等;陆续招募、重用摄影/网页/动画高手和导演等,不停吸纳音响制作和音乐编曲的大学实习生。因此,我在此呼吁,拥有多媒体才华,又愿意为上帝使用的人,请联系我们,也欢迎长辈推荐自己有才华的孩子给我们,谢谢!

2015年1月11日,雷圣雄与其同工来到怡保第一花园的马来西亚基督教信义会圣三一堂,呈献好歌。

2015年1月11日,雷圣雄与其同工来到怡保第一花园的马来西亚基督教信义会圣三一堂,呈献好歌。

  2016年7月17日,在新加坡武吉知马教会的粤语聚会中,圣雄以歌布道。

2016年7月17日,在新加坡武吉知马教会的粤语聚会中,圣雄以歌布道。

2016年10月19日,芙蓉的弟兄姐妹到访,进一步了解磐石事工的范围。圣雄(右)与他们分享同工的动画制作过程。

2016年10月19日,芙蓉的弟兄姐妹到访,进一步了解磐石事工的范围。圣雄(右)与他们分享同工的动画制作过程。


(二)心在石门坎激动

坐了超过五个小时的车,我们翻山越岭,绕过一个又一个迂回、狭窄的险弯,来到石门坎,重踏柏格理牧师(Rev. Samuel Pollard)的脚印。石门坎位于贵州西北部,临贵州与云南交界处。当我们的车子慢慢接近目的地时,就在某一个险弯,充当司机的贵州圣经学校校长——周牧师,指着窗外说,远处山头那边就是云南。遥望白云围绕的连绵群山,心中顿时开阔,真有壮志豪情之感。一百多年前,柏格理牧师行经此地时,是否有同样心情?我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柏格理牧师是英籍卫理宗宣教士,其父同样是忠心的卫理宗传道人。柏格理牧师一生在中国贵州、云南和四川宣教二十八年。1904年,柏格理牧师应四位苗民恳切之邀,来到石门坎,把自己生命中最后的十一年,奉献给当地贫苦的村民。他鞠躬尽瘁,在石门坎苗族中工作,留下许多美好的果子,也创建了许多“第一”:

一、为没有文字的苗族创建苗文,结束苗族无母语文字的历史,更翻译整本圣经,把基督教信仰和伦理深深扎根在此族群。苗族传道告知,石门坎一带的苗民,现约80%自称是基督徒。

二、创建苗民第一所小学——中华基督循道公会石门坎光华小学;首倡双语教学,并开中国近代男女同校之先河,是中国教育史上的里程碑。

三、倡导全人关怀,创建乌蒙山区第一座足球场、第一个游泳池。每年端午节举行苗族运动会。

四、创建乌蒙山区第一间西医医院,成为首个接种牛痘疫苗,预防天花之地。

五、创建中国西部第一间麻风病院,至今还在运作。

六、1905年,带领苗民凿通石门坎至昭通之石梯路,除了方便运送砖瓦兴建礼拜堂、学校等建筑物,也大大提升两地的交通,大幅改善石门坎苗民的生活水平。

1915年,传染性极高的伤寒病肆虐石门坎,许多村民和学生被感染,有些更病重不治。柏格理牧师在照顾和医治村民时,也被感染。因坚持把最后一支疫苗保留给同样患病的学生,自己在众人呼天抢地的哀哭声中病逝,享年五十一岁。

今天,在石门坎,柏格理牧师的坟墓是空的。文化大革命期间,红卫兵把其骸骨从坟墓中挖出,羞辱一番后丢弃在荒野。过后,苗民遍寻不着,相信已被野兽叼走或吃了。柏格理牧师为了中国人,一生全心付出、壮年早逝、客死异乡、死后骸骨被羞辱、最后连尸首也完全献上了啊!但耶稣说:“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这就是生命的吊诡之处!

我站在柏格理牧师的空坟墓前,雨势渐大。周校长不断催促我,若下大雨,下山的路会很滑,可能会土崩或坠石。但我不愿意就这样离开。我不掩饰流下的眼泪,因脸上已分不清是泪水或雨滴。我心里默默祷告:“求当年感动柏格理牧师的灵,今天加倍感动我!”

(三)给他们一本母语圣经

这趟贵州之行,我们特地拜访L城某个苗文圣经翻译小组。这几位翻译员正努力为苗族的大花苗、小花苗、歪梳苗族等,翻译全本圣经。他们用的文字系统,正是百多年前柏格理牧师为苗族创建的文字,再加上新添的三个母音和两个子音。

这班深爱自己骨肉之亲的弟兄,在资源和物资都贫乏的处境里,依然忠心到底,只为了回应那从天上来的异象。他们并没有固定的薪水。有人晚上还要兼职,赚钱养家。在翻译苗文圣经的同时,他们也希望国际组织和政府能正式登记这套苗文系统,取得合法地位。

我问起他们翻译苗文圣经的进度和难度。几位弟兄不约而同地告知:“不一定!有时候一个晚上能翻译几节经文,有时候一个月也翻译不到一节。”在电脑软件的帮助下,他们努力研究原文,严格参考和对照不同的翻译本,绝不囫囵吞枣,务求让上帝的话语能完全和正确地传承。从他们谦卑但坚定的语气中,我能完全感受到那份认真和使命感!

在交流中,我们进一步认识他们的工作范围、进展和需要,并表达我们由衷的赞赏和关怀!

母语圣经是最伟大的宣教士。它从不休假,也不会被看为是外国人!” 我引用威廉•汤申(William Cameron Townsend)常说的一句话来鼓励他们,并从心底深处衷心祝福!1
今天,全球约有七千种语言。当中,五百五十种已有全本圣经、一千三百五十种有新约、二千四百种有部分经卷,或已开始翻译。2016年,开始翻译一百三十五种语言。翻译全本圣经一般需要十至二十年。在现今科技和各种电脑软件的帮助下,可缩短至六至十一年。按目前的速度,最快要到20552060,才能把全球所有语言翻译完成。2

1 威廉汤申是暑期语言学校(Summer Institute of Linguistics)和威克理夫圣经翻译会(Wycliffe Bible Translators)的创办人。二十 世纪翻译圣经的动力,几乎全源自他一人的努力和推动。

2全球圣经翻译近况”,《大使命》,122期,2016 6 月。

后记

在拜访妈拉冲教会和石门坎基督福音堂教会时,我厚脸皮地向当地传道讨了苗文圣经和他们聚会使用的《颂主圣歌》苗文诗歌本(收录了四百四十首圣诗和短诗),以作记念,帮助我记得这段被圣灵引导、感动、催逼的心灵之旅。苗族信徒最喜欢唱的圣诗是《有福的确据》,他们迄今还记得那是柏格理牧师教他们唱的第一首圣诗。翻开苗文圣经和诗歌本,看着那些我认为有点像希伯来文的字母,心中实在敬佩柏格理牧师——这位伟大使徒的远见和智慧!

敬畏耶和华是智慧的开端,认识至圣者便是聪明。”(箴910)诚为祷!


追思礼拜 • 再思

01 January 2017

人有一生,也有一死。生,带来喜悦;死,充满悲伤。

死之离别;是痛苦、哀痛、无助……这是人之常情。死是众人的结局,活人也必将这事放在心上。(传72

上帝在始祖犯罪后,安排爱子耶稣基督为我们死。“罪是从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从罪来的;于是死就临到众人,因为众人都犯了罪。(罗512)。感谢神,我们因着耶稣基督替众人死,得到永生。死不再是绝望的事实,而是在耶稣基督里有切实的指望。“他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彼前224

基督徒对死的看法,乃是建立于耶稣基督身上,也是永生的记号。耶稣看死为睡了(参考<约翰福音>11章),将来有一天;已经死了的人必复活(参考<哥林多前书>155253)。所以,我们对死不再有恐惧,乃是盼望。耶稣基督已战胜死亡,我们因信耶稣基督使我们超越了死亡。“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 因此,基督死了,又活了,为要作死人并活人的主。”(罗148-9

追思礼拜是崇拜,以上帝为中心的敬拜。这崇拜是透过死者一生,彰显上帝的属性、能力和荣耀。追思礼拜里,有安息者的遗体、丧礼的摆设、场面肃穆、穿着素色、眼泪、追思诗歌等等,最终,上帝的话语是丧家的安慰和鼓励,是出席者的提醒和激励,是非信徒可聆听的见证。

在这样的场合里,带领追思礼拜的主席,可在程序过程中使用适合的经文,语气和声调要求温和、严肃与慰藉。主席的言语必须尊重死者和丧家,放缓说话速度,因为在这场合里,有未相信耶稣的人参与;主席能透过贴切的说话速度,传递上帝的话语。仅仅一个小时的追思礼拜,主席必须好好事先预备追思礼拜当说的话,为要造就人和表明上帝的大爱。

主席若认识安息者,并稍述其生平,能让家属和出席者多了解安息者,适时抒发哀痛的情绪;更重要的是,能从安息者的生平事迹中,归荣耀予上帝。

主席的言辞必须精简,无需讲道,不必夸张地赘述。

主席必须预备追思礼拜中的祷告。祷告内容以耶稣基督为中心,奉主耶稣的名求为结束。安慰的祷文,可以选自<诗篇>、其他经文,或按着经文撰写,皆宜。

例:创造宇宙万物的上帝,我们感谢祢,因祢赐下生命气息给某某弟兄/姐妹/会伯/会母。如今,祢将他召回,到祢预先为他预备的居所。我们恳求主安慰他的家人、亲戚和朋友。愿主的光照耀我们人生的路程。愿主的话语成为我们心中的力量,使我们能更亲近祢。我们如此祷告,是奉主耶稣基督的名求,阿们!

在祷告中申明故人的名字,能使我们与其家属感同身受,也能安慰家属;确认他的新生命已经到了父上帝那里,使家属知道上帝为故人安排的永生计划。

追思礼拜里的诗歌内容, 包括上帝创造生命、上帝的安慰、人生的终点、回返天家与耶稣基督联合、将来的审判和主再来的复活。人在哀痛时,情绪沉重;故,诗歌的音乐元素,必须具有安慰成份,应放慢速度。

拿捏好诗歌的速度就能够表达追思礼拜的歌词内容,情绪也能表达得更深。如此,非信徒才能感受我们所唱诗歌的内容,理解基督徒对安息观念的慎重、严肃和哀悼。这是一个为主作见证的时刻。

司琴在电子键盘(Electronic keyboard)上的伴奏形式和方法,应当有追思、严肃和哀悼的情绪。减少大幅度音阶调动(Big leaps),使用琶音(Arpeggio),或谐音(homophonic)形式为伴奏,也能产生严肃的效果。

在追思礼拜中,使用《诗歌集》较为有效。若在追思礼拜的家庭里进行,每一个人可以专注於歌词的含义,甚至,非信徒们也可以手持一册同唱。丧家可透过歌词得着安慰,认识上帝。

唱诗能安慰丧家。会众同心歌唱,能使哀痛者感受上帝的同在和话语的安慰。因此,在这宽阔的场合上唱歌,要放大声量,这也是传递福音的渠道之一。

音响箱要设定在对的位置上,使出席追思礼拜的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主席和讲员所说的每一句话和经文,目的是向非信徒作见证。所以,音响的负责人要事先测试声响效果。

追思礼拜是从哀痛中看见上帝的创造与作为,体验上帝话语的能力和安慰,这是我们指望的实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