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16年3-4月号’

士古来牧区

25 April 2016

2016年1月2日(六)晚上七时三十分,本人与内人在士古来堂参与主日崇拜后,与会众拍张大合照。当天有四百三十多人来崇拜。崇拜后,本人主持今年第一次的牧区会议。

2016_4_J5

 


年会文书黄约辉教区长令慈——郭秀凤女士,在12月24日早上蒙主恩召,息劳天家,在世寄居八十五载。30日早上十一时,假亚罗士打卫理公会举行安息告别礼拜。敬请为其家属代祷。

出席出殡仪式的教牧同工,与黄约辉教区长(前左五)家属合影。

出席出殡仪式的教牧同工,与黄约辉教区长(前左五)家属合影。

 


12月27日,本人在缅甸仰光华人卫理公会证道。此堂有三位会友(廖美华姐妹、黄淑美姐妹和蔡君杰弟兄)共奉献二千四百美金(约一万二百令吉),支持南板二位同工一年的薪金。感谢主!

 

 


出席年会职员的囍宴

25 April 2016

12月12日(六)中午十二时,本人携内人出席年会职员——甘慧仪姐妹与其夫陈万丰弟兄的婚宴。方既志教区长伉俪、庄进福牧师伉俪、简永裕牧师和黄伟善牧师伉俪等等,亦是桌上宾。愿上主赐福一对新人。

2016_4_J1

一对新人(后右三)与年会众职员合照

 

 

 

 

 

 

 


第二届宣教与布道营

25 April 2016

                         报道:甘慧仪             摄影:黄文彩 / 甘慧仪

3月10至12日,马来西亚华人年议会卫理公会,在马六甲皇冠酒店举办第二届的“2016宣教与布道营”,主题是:传遍本土本家,祝福万国万民。

10日下午三时,莫会长在开幕礼上,声称首届联合营会(7-9/7/09)有二百零七人参与,次届高达622,包括印度教区十一人(首次前来)、泰北八人、万宏一人、缅甸华人卫理公会十二人和棉兰五人,创下新史!

除了向各国代表问安、致谢和向会众介绍两位讲员,即戴继宗牧师(博士)和尼泊尔卫理公会会督——Immanuel Lim,会长也向以筹委会主席钱本华弟兄为首的团队、陈金发牧师、年会经济部主席——万福全及年会职员、各教区长、干事邱学新、主讲和所有分组讲员致谢。

会长以以利亚先知的经历为证道内容,讲题是“你在这里做什么?”(王上19:10-18);要点有三:以利亚是一位忠心侍主的先知、他是神重用的先知、大凡先知也有疲备的时候。

会长向会众发出意味深长的问题:“你们在这里做什么?目前在教会的服侍过程中,你们是否觉得自己累了?”他提及神如何藉大自然超然的景象显示自己的主权、威严、大能、荣耀和应许的话,扶持疲惫不堪的先知。最后,莫会长以古鉴今,概述华人年议会目前与各国年议会,在不同宣教区的宣教与布道事工之现况与进展,鼓舞人心。

晚上八时,卫理赈灾委员会(跨部)主席——李祖国弟兄上台,汇报本会2015年在各赈灾区域的赈灾事工,表示赈灾是关怀事工、人道援助、宣教桥梁和人类应对浩劫的生存之道。他强调,我们是灾民们惟一所读的、活生生的圣经;故,赈灾活动必须持久进行。

主题讲员——戴继宗牧师现为香港的“海外基督使团华人福音事工”动员主任(2008年至今),能操流利的英语、华语、台语和少许广东话。论及宣教的契机,戴牧师说明这时代是令人兴奋的时代,主要有三:交通便利、人口流动、大使命的催促。上帝常藉着世人对教会的逼迫,带出教会突破之境。至今,世上仍有很多地区都反对宣教士进来,但不反对传教的人进来,凸显出使徒的重要身份与职责。

戴牧师鼓励信徒平衡地看待神全备的计划和宣教使命的托付;他也指出,我们仍未完成神的托付与宣教事工,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需要更多人参与宣教和作出更多,以完成福音传到地极的大使命。(注:海外基督使团前身是内地会,是戴德生在中国设立的差会(18651965年易名为“海外基督使团”,服侍重点从华人转向当地人传福音。使团现有一千四百位宣教士,基本上在亚洲与亚裔中服侍。)

来自韩国的Immanuel Lim(以马内利)会督,在大学信主。为进一步认识上帝,他上山祷告,终于顺服神,并于九十年代初抵达尼国。他从零开始,与同工在尼泊尔服侍二十五年至今,已建立三百一十三间卫理公会、布道所和福利机构(学校、孤儿院、医院等等),会友人数逾三万,有一百二十七位受按立的牧者,每一间堂会都有全职的牧者牧养信徒。能在这样偶像繁多、迷信风俗浓厚、贫穷、落后的土地上,传扬福音实在不易!会督谦卑表示,这全是神的工作;他也坦承,尼泊尔自大地震后,仍有许多伤心的灾民亟需大众伸出援手,他和同工要做的事仍然有很多。

大会共有五个工作坊,即“本土本家的使命——从布道到植堂”(讲员:杨鐘禄牧师和彭河祥传道)和“爱吾邻舍总动员——从关怀到分享”(讲员:何榕生牧师和钱本华弟兄),“外劳宣教的良策——从接待到差遣”(讲员:黄仲守弟兄)、“阿佧宣教的新机——从建堂到树人”(讲员:郭进明牧师团队)和“原住民的宣教路——从关怀到植堂”(讲员:李祖国弟兄团队)。已事先遴选工作坊内容的会众,可到不同场地聆听与了解有关课题的宗旨与活动范围。

在闭幕与差遣礼上,印度的摩西牧师、泰国的Ah. Joe牧师、缅甸的陈国盛牧师等代表,先后上台致词,皆肯定此营会所办的活动和传递的正面信息。完成激励人心的差遣仪式后,莫会长奉圣父、圣子、圣灵的名,宣告营会圆满结束。

 

 


记念沈冠尧牧师

25 April 2016

 

                                                                                                            整理:甘慧仪

循道卫理联合教会长牧、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名誉董事——沈冠尧牧师于2016年3月1日(二)下午二时二十分,在香港新界元朗博爱医院安息主怀,在世寄居九十一载。

沈冠尧牧师,原籍浙江绍兴,1924年7月3日生于福建福州。1956年,他来到砂拉越诗巫的卫理中学,教授中文、中史和国学常识,并在当地福源堂聚会、受洗,成为基督徒,至1958年回港。1963年,他完成神学课程;翌年,被按立为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副牧,66年按立为牧师,至90年7月退休。

沈牧师固有国学根柢,尤好文学和写作。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特向循道卫理联合教会借调沈牧师到台湾(1987年1月至1988年6月返港),创办台湾基督教文艺出版社,功不可没。他曾任香港基督教文艺出版社主席、香港圣经公会和合本修订版顾问等职。

除了担任多间堂所的主任,沈牧师也投入学校教育及社会服务。1992年,港、台、新、马各地的循道卫理教会成立“世界循道卫理华人教会联会”,沈牧师获任总干事一职,筹办台、港举行之第一、二届宣教大会,可谓世卫联会创办人之一。1999年,他担任联会名誉董事后,积极参与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事工,贡献良多。沈牧师念情爱乡,二十多年来常带领牧者和信徒组团,到福州交流和布道,希望乡亲族人早日信主,同得福音的好处。

沈牧师加入香港基督教循道卫理联合教会,至今五十三年;出任基督教文艺出版社执行委员,至今四十七年;在基督教文化学会任职,至今三十六年;担任香港华人基督教联会名誉董事,至今十七年,坚守各职至九十一高龄。沈牧师一生忠诚侍奉主,为信徒树立美好的榜样。

2016_4_F

沈牧师近照

2016_4_F1

2014年1月10日,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联会理事会会议,在吉隆坡卫理大厦五楼举行,高龄近九十的沈冠尧牧师亦出席(前左四)。

 


文/供图:莫曾桂梅

简介:来自森美兰州日叻务堂,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MIA)音乐系文凭班;与夫莫泽川牧师(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长)结婚二十九年,育有二女一子(长女壮晓、次女壮谕和幼子壮信)。

一、请分享自己成为会长娘的心态和初体验。当会长娘前后,有何转变?

十一年前,外子当上会长时,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搬家。短短半年,搬了三次家。2004年12月31日,我们从马六甲堂搬到吉隆坡。由于孟沙(Bangsar)的会长府还在装修,我们暂时住在林志强兄空腾的家(他当时正好搬去新家)。三周后,我们才入住会长府。在孟沙住了五个月,由于家里进贼,我们便在一个月内找到有保安站岗的公寓,再次搬家。

搬家,意味着要适应新环境和外子新工作性质的转变。外子当会长时,管的是行政,不是牧会,少了与会友互动的机会。早期在甲洞堂,每年12月24日的平安夜,我们报佳音时,到会友家吃火鸡;年初一感恩崇拜后,吃会友送来的红酒鸡面线,才回乡过年。外子在甲洞堂和马六甲堂牧会时期,我们曾在一个晚上,赶赴两堂二至三场细胞小组的聚会。这些回忆,相信在外子今年年底卸任后,回到教会牧会时,会重现。

十一年前,我和仨小孩重回甲洞堂,主要是参加崇拜。甲洞堂虽是我们曾侍奉十年的教会,但如今不是驻堂牧师,和会友没有直接关系,所以感觉上不一样;加上相隔了七年,很多会友我都不认识,还好,因一些老会友的关系,我很快适应了失落的时期。

二、如何当好会长娘的角色?

“如何当好会长娘的角色”,我没刻意想过这问题,只想到把家顾好,让外子无后顾之忧地侍奉。当时,外子三五天要出门,孩子们还小,我只觉得自己的责任更重了。

住在孟沙时,家里进贼那天,是星期天,外子在麻坡堂的庆典中讲道。下午,我和孩子们从甲洞堂回家,进屋后发现贼从厨房的屋顶进来,“远水救不了近火”,我没有拨电给外子,而是拨给志强兄。他带着几位执事赶来,才帮我联络外子和报案。当晚,是志强兄侄儿婚宴的日子,我没心情赴宴,他说:“不管怎样,你们还是要吃饭吧。”一句话,就把我和孩子载去婚宴。外子当晚回到家,望着被撬开的屋顶,“无语问苍天”。隔天,屋顶未修好,他又去印尼,帮教会的海啸灾区赈灾。我带着三个年幼的孩子(壮信才十岁),度过难熬的数日。

三、如何以会长娘的身份,与信徒互动?

人与人互动,不因为身份,而是共鸣。这些年,我随外子到不同堂会,与会友见面。写作,尤其是和家庭有关的话题,很容易引起人的共鸣,拉近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我因有一篇文章刊登在报章,在婚宴上和一位不认识的医生太太谈起来,过后,我托人送自己的第二本著作——《芬芳从心》给她。

传福音、关心人,也是互动。我家里进贼后,王桂荣执事从保安公司派了两个尼泊尔外劳,到我们家守夜。外子向其中一人传福音,开始时请他吃榴梿;后来,陪他看电影《耶稣传》。结果,先信主的这位再向同乡传福音。两周后,两人都要求根据外子给他们所读的〈约翰福音〉和〈马太福音〉,为自己取名“John”和“Matthew”。

四、除了陪会长出席各重要场所(如开幕典礼、主题庆典、晚宴)和招待嘉宾,会长娘必须留意什么细节,以辅助和支持会长?是否对某些活动,印象深刻?

陪会长出席庆典、开幕礼或晚宴,是近五年才有的事,也就是在孩子们考到驾照之后。出席不同的场面时,我常提醒自己,尽量不要带太小的手提袋。很多时候,我们在不同场所,会收到会友交来的奉献、支票、信件,甚至教会的特刊。这时候,大的手提袋就会用上场。还有,我也养成随身带纸和笔的习惯,以记录外子随时交待的事项。

多年来,我们随世界循道卫理宗联会到中国拜访教会,从餐座上的座席到官方礼仪,让我有很多学习的机会,见识不浅。我们也因此认识了沈冠尧牧师,他和已故的方中南荣誉会督,皆是世界循道卫理宗联会荣誉顾问。这几年来,我们都收到他从香港寄来亲自签名的圣诞卡。

今年3月1日,世界循道卫理宗联会首长在泰北召开宣教会议,外子传来沈牧师安息的通知。沈老牧师以九十二高龄离开我们,消息传来,我一阵难过,写了一篇短文记念他,获刊于沈牧师的安息纪念特刊《福杯满溢——永远怀念沈冠尧牧师1924-2016》(有关短文可见本刊,页40)。

五、父亲贵为一会之长,如何督促孩子的表现?与会长经营幸福家庭的过程,有何难忘事项?如何克服?

家,对我和外子来说,比什么都重要。料理家务,我会全力以赴,尽量不让外子操心。2011年,我安排父亲动脊椎骨手术;入院后,院方说除了之前的一万六千令吉,还要再花七千八百令吉为父亲买金属铁支,不然就要延迟手术。在拿不定主意的情形下,我只好拨电给外子。当天,他在总议会参加两个会议,第一个会议过后,他接到电话,就赶来医院和我一起商讨手术的事。

家,是信仰传承的地方。我以奉献为例,我们家几十年来,除了十分一奉献,每月会另拿薪水的几巴仙,帮助有需要的人。外子刚上任会长那年,一天下班回家后,为“如何筹一百万的宣教款”发愁,仨小孩看在眼里,各从自己的储蓄拿出一百令吉交给爸爸,以解燃眉之急。

去年5月,外子到印度宣教区,壮信拿他打假期工薪水的十分一(三十八令吉),让外子交给摩西牧师的孩子。11月,摩西牧师带妻儿到访,他拿到戏院检戏票赚的钱,再给摩西牧师的孩子各三十令吉。接过钱,那姐弟俩闪烁着感激的眼光。

一年前,大女儿开始工作,领了第一个月薪水,扣除奉献后,她把剩余的钱给我和外子平分。今年2月的华人新年,她拿一个月的薪水,奉献在五间堂会(包括外子和我的母会——双溪南眉堂和日叻务堂)。我们的信仰生活、对奉献的态度,正潜移默化地影响他们。

六、身兼资深写作者,著有散文集两本,如何发挥写作的恩赐,来激励其他师母和读者?在这方面,有何心得?

写作,是生命的记录,对生命是一种交待。感谢主,我在晨砚老师的鼓励下,不断写作。接获简牧师采访电邮的通知时,我、外子和年会经济部主席——万福全夫妇正在中国成都,向灾区教会移交赈灾款。回程在机舱里,我已拟好受访大纲。

2007年,年会出版我的第一本书《拥抱孩子》。不久,我到适耕庄参加教区议会,有一位抱着幼儿和牵着孩子的师母,看了我的书,好像有话要对我说。从她渴望的眼神中,她应该面临着育儿问题。事隔多年,我仍后悔自己当时没有给她及时的帮助;如今,师母团契成立了。今年6月,办第二届师母营的同时,我们也尝试办教牧子女营。

在何李颖璇(师母)的呼吁下,我们鼓励师母们向《南钟》〈师母心语〉专栏投稿。求神大大使用师母团契,使更多牧者的家庭蒙福。

 


文:吴永基

从真理大学正门口走入校园,迎接我们的,是效仿许多大学椰林大道的“三H大道”。所谓的“三H”是摘录自该大学的办校理念,即“使师生具有谦逊(Humble)、人道(Humane)、幽默(Humorous)的三H人格,成为健全发展的人。”本着这样的精神,牛津学堂(1882)扩充至“专校”(1965)和“学院”(1994),最后升格至大学(1999),多少年来培育了一批又一批的英才。

具有浓厚古典中国风,由红砖砌建成的牛津学堂,就在入口左前方不远处,与大学大礼拜堂隔了一个东方式的庭园和池塘,两者遥遥相望。牛津学堂现已改为记念马偕博士(Rev. Dr. 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的小型纪念馆。除了展览一些马偕博士留下的文物和文献,也介绍这位影响台湾深远的一代伟人之事迹。我和太太安妮在不大的纪念馆里左转右插,试图从展览品中重拼马偕博士当年的风范,直到管理员礼貌而坚决地提醒:开放时间已过,并一再催促,才依依不舍地离开。

马偕博士的事工可分为四大范围:

一、宣教

马偕博士不屈不挠的精神、坚定的信念与坚忍不拔的意志,不但打开了福音的门,也感召了越来越多人加入他的行列,壮大了其结果累累的宣教事工。除了留下眼前这些硬体建筑物,这位把生命都奉献在这块土地的宣教士,在鞠躬尽瘁侍奉了三十年后(间中两次回国述职),共建立了六十间教会,培育了六十位本土传道人,带领了超过一千八百人信主。在当时民风保守的社会里,这实在不容易。根据递交加拿大长老会海外宣道委员会(FMC)的报告,马偕博士提到所用的四个策略,即:

 

  1. 周游传道:一省一省、一村一村、一户一户、一人一人(文献显示,在头七年,马偕博士住在淡水的时间,竟然只有一百七十五天);
  2. 医疗和配药;
  3. 训练和差派本土年轻的传道人;
  4. 建教堂、建学校。

 

二、医疗

马偕博士提供免费的医疗服务,并教导公共卫生。那是台湾老百姓第一次接触西方医学和药物。疟疾特效药和其他西药的显著疗效,让老百姓从怀疑和抗拒,转为另眼相看。来淡水不到三个月,马偕博士已经在家中设床,进行开刀的手术。此外,一手拿钳子,一手抱圣经,成了他的标记。在简单器材的辅助下,他一生拔了超过二万一千多颗牙齿,解决许多人的牙疾之苦。

1880年,经过多方多次奔波,努力筹款后,马偕博士创建了台湾第一间西医医院,称为“沪尾偕医馆”。在清法战争时期(1883-1885),马偕博士和同僚尽心尽力地照顾挤满医院内外的伤兵。1912年,医院迁移至台北双连,现称“马偕纪念医院”。

三、教育

马偕博士创办的牛津学堂是台湾历史上最悠久的西式学校。两年后,他在学堂东侧,创办台湾第一所供女子读书的女学堂,称为“淡水女学堂”,第一届就招收了四十五位学生。校方不单豁免学费,还提供服饰、伙食、宿舍和交通。马偕博士的这项创举,破除了当时“女子无才便是德”的封建思想,开社会风气之先,大大提升了妇女的地位。

为了栽培本土传道人,马偕博士开设“逍遥学院”,是一个巡回各地的传道班。追本溯源,“逍遥学院”为现今台湾神学院的前身。

马偕博士的儿子偕睿廉(Dr. George William Mackay)继承其父的精神,于1914年创办淡江中学,让台湾子弟在日治时期,得以继续受教育。

四、农业

马偕博士从外国带来各种蔬果的种子,如萝卜、番茄、花椰菜、四季豆、甜菜等,在淡水下游鼓励农民种植,同时教导西方科学栽种法和水利灌溉,促使农业丰收,直接改善农民的生活。

读着马偕博士的事迹和宣教策略,我的思绪没有条理地在数百年内的时光隧道中,来回穿梭。我联想起十八世纪,约翰•卫斯理和他的传道人在马背上巡回的传道事工,不禁惦挂着年会现在缅甸南板宣教区,如火如荼进行的建校工程;想到我们在宣教区的养鱼计划、引水及发电等工程,又因约翰•卫斯理为穷人撰写的医疗小册子而赞叹!惟万变不离其宗,当年,宣教士的宣教,是全人的宣教,今日亦是!

马偕博士晚年患了喉癌,喉咙溃烂。虽然承受着极大的痛苦,但还是无时无刻惦念着宣教事工。他自知时日不多,有一天竟不顾他人阻止,挣扎着从病床上起来,大力敲打学堂的钟,把学生们都召集在课室里。马偕博士沙哑着声音,吃力但坚持教完最后一堂课。当时,学生们都泪留满脸,恩师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他们。最后,马偕博士于1901年6月2日,在淡水故居安息。他一生的座右铭是“宁愿烧尽、不愿朽坏!”(Rather Burn Than Rust Out),也以自己的生命完美地诠释之!

我们走在宁静的校园小路上,尽情浸浴在浓浓的人文气息中。三五成群的学生,有的在办课外活动,热情但不喧闹;也有的在偌大的操场上跑步,或进行各球类运动,挥洒着青春的活力;有的抱着书本,背着背包,可能是前往图书馆或课室途中。我想起主耶稣的叮咛:“我实实在在地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

 

 


从创造论看人类挣扎

23 April 2016

                                       文:汤鹏程

信仰之所以伟大,不在于我们能够把一些宗教词汇说得动听,并用一些“此曲只应天上有”的夸张意境,来迷幻人们。相反,信仰恒常是能承载人的生命、生活,以及在整个历史、社会现象、政治、生态环境中,信仰都有自己要说的话。

世界上的“奇葩”,古今往来,真无奇不有,有些人常自称有某种程度的天启,对某些现象(如人的生老病死)和事件(如将要发生何事)独拥天机。可是,只能在高处鸟瞰人间的现象和事件,绝对是人可望不可及的;人知道了,也没有能力去应付和改变。况且,他们的“独具慧眼”是抽空时间因素,只有现在和将来会怎样怎样,对过去却没有承担和诠释。

基督教信仰则提供了另一解释,因为神藉历史启示的圣经不断告诉我们,祂不但创造了世界,而且亲自介入人类的生存时空,施行祂的工作,更呼召人与祂一起来完成这个历史的任务。这样,基督教信仰不只拥有前瞻的绝对前景,而是本于的“创造论”,来看神过去如何行事,祂在现今和将来也必同样行事。进程哲学家——怀海德(Alfred Whitehead)说:“现在是混合了将来的记忆。”创造论确实是基于我们的过去,看我们现今所处的本位,及对我们的未来充满盼望。

已故神学工作者——杨牧谷曾说:“创造论信仰从来都不是坐在安乐椅上构思出来,然后与人讨论一番,创造信仰是人经历生死存亡的挣扎而蒸馏出来的。每一趟生存受到威胁,都会逼使人重回信仰的基要,寻找支撑下去的勇气和力量;昔日的信仰模式若是过于狭隘,急逼的现实会帮助他重新解释旧日的信仰模式,使他能承载人真实的挣扎;被重释及扩充的信仰体系又会给下一个生存挑战更强而有力的支持系统。”创造论所赋予的意义,是抽空和没有历史性的事件解释所不能媲美的。

旧约以色列人出埃及的事件,当摩西率领百姓逃到地理上的尽头(红海前),四面受敌,环境和敌人都成了他们的仇敌,左右分别有比哈希录和巴力洗分,前后则有红海及追赶的法老军团,在绝望之际,神以大能的膀臂分开了红海,搭救他们脱离困境。他们从此就以这个经历作为认识神的基础──那位创造了世界、又正在施行拯救的耶和华!认识了这么一位神,叫以色列人认定了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命运,都有一位能够倚靠的主宰,而一切盼望和好处都不在祂以外。今天的基督徒所认识的,也是同一位神!

从创造论来看,人类认识到自己处于生死存亡之间的挣扎。大地被蹂躏,就像三月间沙亚南农业公园周围被发现遭严重破坏,以及全球无数丛林被烧毁和砍伐、水源缺乏、大气层破损、天然资源枯竭、饱受压榨,甚至去年杪的南亚大海啸……皆使我们落于无以为继的窘境。处于本国的华人,因一些不公平的偏颇政策,当然也同有深重的危机感。

在这巨大无比的挣扎中,人民没有听见比“救赎”更大的福音了。创造的神从前如此施行拯救,今日也同样能够救赎我们“战胜”这种困境。但这不是说得了这“救赎”,一切都会和好如初,环境破坏的情况就会有所好转、本国的华人就会得到更公平的对待、海啸就永不会再来袭。不!因为完全的救赎还须等到末日来临,方能成就。

现今的绝望是真实的,焦虑也同样实在,而基督徒在困境中并没有豁免权。然而,基督徒所认知的“救赎”,乃是知道所相信的神已经介入,我们已看见曙光和希望已在黑暗的尽头,并且有责任陪伴那些因此而绝望的人,与他们一同挣扎,勇敢向他们宣告:黑暗终必过去,神的国已然显露,荣耀的救赎与全新的创造,更会真实地临到。

这是融会创造、救赎与末世的福音,在这时代承担的意义,可谓深远、重大。而赋予基督徒的职分,就是向绝望者宣告:神已进入人类历史,与人同在──再没有其他值得盼望的信息,可与之匹比了。促使人与神、人与人之间复和;这,又是何等荣耀的祭司职分!


你在这里做什么?

23 April 2016

大发热心的先知——以利亚

先知以利亚的故事非常动人,我喜欢听人讲解,并从中领悟许多信息。

以利亚是忠心侍主的先知,蒙神重用,但也有疲备而消极的时候。他被追杀时,埋怨着:“我为耶和华——万军之神大发热心;因为以色列人背弃了你的约,毁坏了你的坛,用刀杀了你的先知,只剩下我一个人,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王上19:10)

他自认为耶和华大发热心而沦落窘境。结果,神藉大自然超然的景象显示了自己的主权、威严、大能、荣耀和应许的话,扶持疲惫不堪的先知。

也许,从宣教与布道的方向来看,好像只有你大发热心,孤单上路,别人在旁观;建议设立布道所,或推动“爱吾邻舍领人归主运动”方面,也不获牧者或其他执事认同;遭人批评、恶言相向。你的感觉如先知所说的:“他们还要寻索我的命”,苦不堪言!

 

神在海外宣教区的事工

让我们举目,放眼四方,看神在各处的宣教事工,有何进展?

2016年3月1至4日,卫理宗的宣教史迎来新旅程碑:世界循道卫理宗华人教会联会(WFMMC)、美国卫理公会宣教部(GBGM)、韩国宣教部(KMC)和新加坡宣教委员会(MMS),在泰国清迈的Lanna Palace Hotel,首办宣教研讨会,分享在越南、泰国、寮国和尼泊尔的宣教事工,且探讨、整合这些国家的宣教资源。以上宣教机构已联合在柬埔寨设立约一百四十八间教会及布道所。

在尼泊尔:新加坡支持四位长牧和五位传道;韩国植堂三百十三间。在寮国:美国支持四位宣教士和植堂六十三间。在泰国:韩国支持五十五位宣教士和植堂一百五十间;华人年议会植堂二十四间和一间华人教会;美国植堂六间;新加坡设立二十四间教会和学校。在越南:韩国植堂一百八十间;美国设立三百二十二间教会和机构(两百间以上是教会);也有当地人自立七十间堂会。

看完这些会说话的数据后,你还觉得累吗?还觉得孤单吗?还气馁吗?

神当初对先知说:“但我在以色列人中为自己留下七千人,是未曾向巴力屈膝的,未曾与巴力亲嘴的。”(王上19:18)今天,神也要对你说:“我已在各国、各方兴起我的仆人,在世界各处,传扬福音,建立神的国。”靠主圣灵,布道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