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2020年1-2月号’

文:林池爱芬

《恩典的记号》是我很喜欢的诗歌,其中两句是“走过的路,有欢笑,有泪水,都留下主恩典的记号”。回顾这三十二年来,我身为师母的这个身份,确实充满主恩典的记号,欢笑多于泪水。

我的师母历程可分成三个十年来概述:

第一个十年

1986年,我毕业于马来西亚圣经神学院(MBS);在巴生卫理公会安排下,翌年到堂会属下的新古毛布道所侍奉。我是第一任传道,在这里开始了主日崇拜的聚会。除了证道,让我印象最深刻的是,自己时常一个人骑着脚车到处探访,也招收主日学学生。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年,我已经历开荒布道的艰辛之苦。

当地有两个老人家很希望我每个星期去探望他们,因他们都是孤独的长者。有一个婆婆靠拾荒、拾取人家不要的剩菜过活;另一个是眼瞎,身体又残障的老公公,完全不能行动,吃喝排泄都在一处。我要时常帮后者收拾杂物,替他抹身,煮饭给他吃。邻居说,这可怜的老人家临终前一直呼唤我的名字,虽然我当时不在场,但也特别难过,竟然没有任何一个亲人在他身边。幸好他信了主,上帝藉着我这个卑微的使女服侍他,直到他回天家。

次年,我嫁给林成兴传道,从此二人同心同行。在丹绒马林侍奉时,我们骑着一辆电单车四处探访。之后,我们来到加埔、巴里文打和乌鲁音南马服侍,每间教会都有令我难忘的地方。

在加埔,我们为了吸引孩子来上主日学课程,甚至到他们家里免费为他们补习。在巴里文打开幼儿园时,有一次,一个会友慌张地来找我们,说我们的住处起火了!我们慌张地开快车回去,只见整间厨房冒烟,消防车也到了门前。幸好煤气没爆炸,只是整个锅烧焦了。原来我上午出门前煲汤忘了关煤气炉。我们吓到发抖,回到幼儿园,问小朋友们:“如果老师的家被烧了,要怎麽办呢?”他们说:“我们送衣服给老师穿,买东西给老师吃。”有的说:“我们会哭。”我当场感动得泪水直流。

在乌鲁音南马堂,最难忘的是与一班青成年成立诗班小组,大胆在圣诞节举办诗歌布道晚会。我们殷勤练习了几个月。大家同心侍奉,把彼此的心联系在一起,这友情直到今天,我仍念念不忘。

这十年来,我们到过五间教会(包括新古毛),虽然经验不足,但主恩丰富,给予我们许多美好的回忆。

第二个十年

蒙父神特别怜悯,赐给我们一个儿子。我们非常高兴。孩子从小就人见人爱,有双特别大的眼睛,又很爱笑,每一个会友都喜欢抱他。只是,他才几个月大,就患上严重的哮喘病。我们找遍附近的中西医,试过许多偏方,都无法根治孩子的病因,他哮喘的症状时常发作。记得有一次,外子在教会开会到深夜,我看着孩子躺在床上不停地喘气,心里异常焦急,惟有跪下向神求助。有些中药非常难喝,孩子喝了三四年,喝怕了,就躲在床底下,或门后,不肯喝。我们只好用针筒吸入药水,趁他不留意时把药水往他口里注射,让他吞下。

我们一面照顾体弱多病的孩子,一面忙着侍奉。我还担任主日学代校长,策划事工,参与诗班,在幼儿园教诗歌和讲故事。若非上帝眷顾,我真不知该如何度过。

孩子进幼儿园时,我们发现他因过动不能专心上课,他还有阅读障碍的问题。在他小学一到四年级之间,我们每晚都要教他做功课到深夜;但,他的成绩还是不及格。有一天,他很高兴地告诉父亲:“爸爸!我很高兴,今天没有被老师打。”外子听后很难过,便替他转校到特殊教育中心上课。

在孩子成长时期,由于他是过动儿,容易冲动,时常在教会和其他人摩擦,产生不少误会,我得在他们之间调解,帮助大家彼此谅解和接纳。

第二个十年,我饱尝身为人母的苦楚。但,感谢主赐给我一个很好的丈夫,时常鼓励和安慰我。他也是一个很好的父亲,很体谅孩子的处境,不断帮助他。有外子陪伴我们走过这风雨的十年,担子轻省了许多。教养孩子不易,可我们不忘初心,在教会继续侍奉主。这十年来,我们服侍的教会有日拉务、安邦、文冬和哥打巴鲁。

第三个十年

因孩子有特殊的需要,外子向年会申请,希望能从哥打巴鲁派司到吉隆坡,安排孩子在特殊教育中心上课(Home School Program)。因此,孩子才学会讲得一口流利的英语,也克服了阅读的障碍,读和写都没问题了。

特殊教育中心接受我的孩子免费就读,不过,我得留在中心看顾和教导一班患有自闭症的孩子。我第一天教课,看着这些孩子,有的一直哭闹、呐喊、在地打滚,有的手脚被绑,我被吓到了。我心里想,我如何能教这些特殊孩子呢?回到家后,我哭着求上帝帮助我有智慧和力量克服这些困难。祷告后,上帝给我很强的意念要去帮助他们。主说:“……你们既作在我这弟兄中一个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40)我深受感动。于是,我以服侍的心态进入这特殊教育的行列。感谢上帝,过了不久,中心的负责人称许我,说师母教的这些特儿都有明显的进步。我知道,这是上帝垂听了祂儿女的祷告,成就这事。

当我用心付出,教导这些孩子时,我孩子也得到学习的美好机会,这是上帝何等美好的旨意。

后来,我们被派司到巴生牧养,离中心偏远。我就在教会附近设立一间特殊儿童训练与教育中心,来帮助特儿。从设立中心至今,我看到有的夫妻因家有特殊儿而几乎崩溃,有的因此离婚,有的甚至要弄死亲生骨肉,有的想自杀……许多父母因特殊孩子而无助,一直陷入悲伤、痛苦和绝望的深渊里。上帝让我有机会辅导、安慰和陪伴他们,为他们祷告,给予他们正确的观念。我告诉家长,他们的孩子是能够学习和进步的,甚至将来可以接受在家教育课程(Home School Program),使他们心生盼望。有的家长因此信主,孩子也因长期在中心学习,听过圣经故事,有的学会祷告,也学会感谢主和赞美主,甚至会唱诗歌。

我真想不到,上帝会藉着孩子(特殊儿童)赐福给我们,让我们也成为别人的祝福,上帝的作为何等奇妙。

回顾这三十多年来,我们先后在十三个地方侍奉上帝(包括我独自牧养的教会),学到顺服的功课。无论处在城市或乡镇,我深信,所有灵魂在上帝眼中都一样宝贵。我们诚愿效仿卫理公会会祖——约翰•卫斯理殷勤传道的精神,视“世界为我牧区”。只要心态坚定,每一个地方都是值得侍奉的禾场,我们要忠心到底。

结果,我们因此搬家了十二次,最后一次是在巴生。鉴于我们夫妇都上了年纪,我当时告诉外子,不要再搬了,我搬到怕了、累了,何况我还要管理特儿中心。这两三年来,我只在周末才到外子牧养的教会(现为马口堂)崇拜和尽力侍奉,过后又赶回巴生,继续在特儿中心教课。来到2020年年尾,外子即将退休,迈入人生另一个阶段。感谢上帝引领我们走过这趟蒙恩之路。

感谢上帝拣选我成为师母。我母亲说:“妳是最幸福的,因嫁给一个好牧师。”有外子陪伴,我这一生真的很幸福,谢谢上帝不断施恩。赞美主,阿们!

作者(中)全家福


旧约和新约的上帝

02 March 2020

文:刘世尧(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牧师,我朋友说,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怎么这样的?我要如何回答他?

答:

你朋友有此说法并不出奇,在教会的历史里,已有不少人提出这种论调。

例如,公元第二世纪的土耳其人——马吉安(Marcion, 85-160 A.D.),就指旧约的耶和华是个低级、邪恶和残暴的“Demiurge”(受柏拉图哲学和诺斯底主义影响的造物主概念和词汇),而新约的耶稣启示的天父上帝才是最高级的慈爱真神。马吉安否定旧约圣经的价值,甚至针对新约经卷,认为惟有保罗书信的教导是正确的,因保罗强调基督己释放人,脱离旧约律法规条的辖制了(加5:1)。

现代的西方自由派神学(亦称“新派神学”)对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则有另一套解释。他们以进化论的哲理解读,说圣经里的上帝也在进化!旧约的耶和华不过是一个部落的神明,即以色列人的神。祂一直进化,从爱以色列人到爱世人,从一位战神变为和平君王。

以上两种理论都不符合圣经的整全启示。

首先,旧约的耶和华有许多爱和宽恕的作为。祂为受撒但欺骗而犯罪的亚当和夏娃做皮衣,让他们穿上(创3:21)。祂处罚第一个杀人犯——该隐时,也给他存活下去的空间和改过自新的机会(创4:10-16)。祂在人类道德一代不如一代时,仍宽容、忍耐到挪亚这一代,且等到挪亚传道和造完方舟后,才以洪水审判当代的世人(创4:16-6:8)。祂更回应亚伯拉罕的祷告,应允只要恶贯满盈的所多玛和蛾摩拉城还有十个义人,就不审罚(创18:20-33)。祂颁赐的十诫,命令人要爱护和孝敬父母、不杀、不淫、不偷、不骗、不贪(出20:1-17),要爱人如己(利19:18)。甚至,耶和华爱惜非以色列人所住的尼尼微古城,城里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十二万多人,祂特别吩咐约拿先知传道给他们,以免灭亡(拿1-3章)。旧约的耶和华曾对叛逆的以色列人说:“以法莲是我的爱子吗?是可喜悦的孩子吗?我每逢责备他,仍深顾念他,所以我的心肠恋慕他,我必要怜悯他。”(耶31:20)对于失丧和不洁的外邦人,耶和华曾说:“我必领他们到我的圣山,使他们在祷告我的殿中喜乐。他们的燔祭和平安祭,在我坛上必蒙悦纳,因我的殿必称为万民祷告的殿。”(赛56:7

新约启示的上帝,也有严厉审判和惩治的作为。主耶稣清楚地说,那些自私自利、不顾念别人需要的人,是“被咒诅的人”,要在末日大审判的时候“离开我,进入那为魔鬼和他的使者所预备的永火里去。”(太25:41-45)使徒彼得和保罗强调,基督徒因信称义和重生后,要继续儆醒地以圣洁度日,因上帝的儿女也要受审判。彼得提醒公元六十年代受逼迫的基督徒:“你们既称那不偏待人,按各人行为审判人的主为父,就当存敬畏的心,度你们在世寄居的日子……”(彼前1:17)保罗处理教会的纠纷时,说:“你这个人,为什么论断弟兄呢?又为什么轻看弟兄呢?因我们都要站在上帝的台前……我们各人必要将自己的事,在上帝面前说明。”(罗14:10-12

公元九十年代,使徒约翰在领受的末世异象中看到,“羔羊的忿怒”临到不虔不义、迫害基督徒的人身上(启6:15-17),还有蝗虫要伤害额上没有上帝印记的人(启9:4),因他们执迷不悟,仍旧“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听、不能走,金、银、铜、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们那些凶杀、邪术、奸淫、偷窃的事。”(启9:20-21)老使徒约翰更在异象中看到天使宣告:“若有人拜兽和兽像,在额上,或在手上,受了印记,这人也必喝上帝大怒的酒……在火与硫磺之中受痛苦;他受痛苦的烟往上冒,直到永永远远……”(启14:9-11)末世最后的七碗之灾,将临到有“兽印记,拜兽像的人身上。”因他们亵渎上帝,跟从魔鬼,顽固不化(启16章)。

因此,旧约和新约圣经启示的上帝兼具慈爱怜悯和圣洁公义的属性。这位创造主有大慈大悲的宽恕和救赎作为,也有公正严明的惩治和审判。圣经多次宣告,耶和华是有怜悯有恩典的神,不轻易发怒,并有丰盛的慈爱和诚实(出34:6;诗103:8);祂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太5:45)。上帝万不以有罪的为无罪,必追讨他的罪(出34:7),因祂喜爱公义,恨恶罪恶(来1:9)。

暸解上帝如何在历史中一致和整全地启示自己后,我想,我们要特别讨论你朋友所说的,他对“旧约的上帝杀杀杀”之印象。我猜测,他可能是指旧约五件事,即古挪亚时代影响世界的大洪水(创68章);所多玛与蛾摩拉全城被硫磺与火所灭(创19:24-25);全埃及的长子和头生的牲畜都在降于埃及的第十灾中丧命(出11:512:29);以色列人尽行毁灭迦南人与其城邑(民21:2-333:51-56;申7:1-69:3-520:16-18;书6:1721);上帝吩咐扫罗把亚玛力人中的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撒上15:2-3)。据圣经所述,前三件事由上帝,或上帝的使者(天使)执行,后两件是上帝藉以色列人的手执行。

我的研经心得是,要中肯地看待这五件事,至少要明白下列六点:

一、圣经启示的上帝是公义和忌邪的(申32:4;诗7:9;启15:4),故,管教和惩治、对付罪恶和惩罚犯罪者,甚至严厉的审判和毁灭是必要和需要的。亚伯拉罕曾一针见血地指出:“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创18:25)保罗宣告:“上帝必照各人的行为报应各人。”(罗2:6)不过,我们要记得,上帝不喜欢恶人灭亡(结33:11),而是愿万邦人人都悔改归正(耶18:6-8;彼后3:9;启7:9)。以扫罗被命令要灭绝亚玛力人一案来说(撒上15:2-3),我们要暸解的是,当时的亚玛力人住在犹大南面和西奈半岛沙漠中。他们是非常凶悍的游牧民族,以抢劫为生、杀人为乐。在摩西的时代,以色列人出埃及后来到亚洲西部,马上遭他们封锁,但约书亚领导以色列民打败他们,让这群恐怖份子认识耶和华神的名(出17:8-13)。过了约四百年,到了扫罗的时代,上帝才吩咐扫罗作战,执行对亚玛力人的审判。

二、圣经叙述,上帝在执行最严厉的惩治之前,通常有宽容的恩典期,给人回转的机会。保罗曾提醒希腊罗马世界的人:“你以为能逃脱上帝的审判吗?还是你藐视祂丰富的恩慈、宽容、忍耐,不晓得祂的恩慈是领你悔改呢?你竟任着你刚硬不悔改的心,为自己积蓄忿怒,以致上帝震怒,显祂公义审判的日子来到。”

在洪水灭世之前,上帝除了叫挪亚造方舟,也藉挪亚传义道,叫人悔改,甚至有解经者认为<创世记>63节显示,挪亚传道有一百二十年之久(参彼前3:20;彼后2:5)。

上帝宽容迦南地之亚摩利人的罪恶长达四代(四百年),才藉出埃及之以色列人的手,替天行道,执行对他们的审判(创15:16)。在这数百年里,迦南人可藉所多玛与蛾摩拉遭毁的个案(创1819章)、亚伯拉罕的富贵和能力(创13:214:11-24)、撒冷王麦基洗德的见证(创14:18-19)等等,来认识耶和华。<约书亚记>指出,有悔改之心,敬畏耶和华的迦南人并没有被毁灭,就像妓女喇合与其家人、诡诈但怕耶和华的基遍人(书2:19-1118-199:24)。

摩西曾对以色列人说明:“你今日当知道,耶和华你的上帝在你前面过去,如同烈火,要灭绝他们,将他们制伏在你面前。这样,你就要照耶和华所说的赶出他们,使他们速速灭亡。耶和华你的上帝将这些国民从你面前撵出以后,你心里不可说:‘耶和华将我领进来得这地,是因我的义。’其实,耶和华将他们从你面前赶出去,是因他们的恶。”(申9:3-4)迦南地人的恶,包括把儿女放在祭坛上焚烧献给偶像、占卜、观兆、用法术符咒、行邪术、求问鬼神或死人的阴魂、乱伦、奸淫、同性性行为和人兽性交等等(申12:3118:9-14;利18章)。

值得一提的是,旧约有关惩治迦南地居民的经文,都提到“赶出”、“撵出”、“逐出”的概念(利18:24;申7:19:4),或呈现另一种表达方式,“连地也玷污了,所以我追讨那地的罪孽,那地也吐出它的居民”(利18:25)。因此,我认为,“赶出”、“撵出”、“逐出”、“吐出”迦南地的赫人、革迦撒人、亚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和耶布斯人,是迦南战役的首要焦点,而不是如抨击迦南之战的人所说的,是大屠杀(massacre),或种族灭絶(genocide)。只有当迦南人拒绝被“赶出”、“撵出”和“逐出”时,上帝才藉以色列军严加惩办。

另要留意,到了新约,没有任何一道命令叫基督徒作神审判的器皿,去攻打一个恶名昭彰,或恶贯满淫的族群。耶稣基督颁布的大使命是传福音给万民听,使万民作祂的门徒(太28:18-20;可16:15-16)。如此看来,旧约中撵出迦南人和毁灭亚玛力人的命令,是救恩史上的特案。

三、若明白上帝公义惩治和审判邪恶的重度,我们就能更暸解上帝宽恕和赦罪的深度。上帝的独生子——主耶稣谈到以自己的生命为人类赎罪时,说:“人为朋友舍命,人的爱心没有比这个大的。”(约15:13)保罗说:“为义人死,是少有的;为仁人死,或者有敢作的。惟有基督在我们还作罪人的时候为我们死,上帝的爱就在此向我们显明了。现在我们既靠着祂的血称义,就更要藉着祂免去上帝的忿怒。”(罗5:7-9)彼得也赞叹:“祂并没有犯罪,口里也没有诡诈;祂被骂不还口,受害不说威吓的话,只将自己交托那按公义审判人的主。祂被挂在木头上,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使我们既然在罪上死,就得以在义上活。因祂受的鞭伤,你们便得了医治。你们从前好像迷路的羊,如今却归到你们灵魂的牧人监督了。”(彼前2:22-25

四、上帝终极的审判,是在末日时,藉主耶稣基督施行(徒17:31;启20:11-15),但也会在人类历史的进程中介入,惩治罪恶。除了上文提到的洪水、所多玛与蛾摩拉的毁灭、埃及的第十灾、迦南人和亚玛力人的灭绝,还有利未人可拉和二百五十位领导人因贪图祭司职份,攻击摩西和亚伦而遭审判(民16章);初期教会的一对夫妻因欺骗和贪婪,当众仆倒断气(徒5:1-10)。

五、旧约和新约圣经一贯的原则是和睦与和平(申20:10-15;王下6:22;太5:9;彼前3:11)。摩西律法的战争条例(申20:1-15),显示上帝看重人类的价值和幸福。例如,“谁建造房屋,尚未奉献,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奉献。谁种葡萄园,尚未用所结的果子,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用。谁聘定了妻,尚未迎娶,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阵亡,别人去娶……谁惧怕胆怯,他可以回家去,恐怕他弟兄的心消化,和他一样。”(5-8节)开战之前,要先向对方“宣告和睦的话”,以和为贵。若开战了,要保留妇女、孩子和牲畜的命。

还有一个充满人道的个案,记载在<列王记下>6823节。亚兰王与以色列人争战时,上帝垂听以利沙先知的祷告,使犯境的亚兰大军眼目昏迷,更把他们全部带到撒玛利亚城中。以色列国王约兰问以利沙,是否可以杀掉已成瓮中之鳖的敌军。以利沙说:“不可击杀他们。就是你用刀用弓掳来的,岂可击杀他们吗?当在他们面前设摆饮食,使他们吃喝,回到他们的主人那里。”(22节)结果,王就为敌军预备了许多食物,待他们吃喝完了,打发他们回去。这以德报怨的行动为两国缔造和平好一段时间。难怪主耶稣会说:“使人和睦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称为上帝的儿子。”

六、在世上灭绝,不一定会下地狱。我相信,在大洪水、所多玛和蛾摩拉遭毁、埃及第十灾,以及在战争中丧命的无辜婴孩,全部会升上天堂。他们虽有原罪,但没有意识地犯罪,因此,上帝的救赎之恩必拯救他们的灵魂进入永生福乐,获得安息。至于其他已成长的男女老少,甚至孩童,我也相信,他们的恶行在地上受了严厉的惩治,临死前的一刹那间,必有机会跟创造和救赎他们的上帝面对面,获得光照,有最后的机会回转归向真神。只要他们在一刹那间愿意悔改,接受耶和华的救赎之恩,其灵魂一样有机会进入天堂。这是上帝爱世人的奇异恩典和奇妙作为(约1:93:1616:7-11;罗11:33)!

我相信,圣经启示的上帝是公义和慈爱的,祂藉万物的存在、良心的功能、祂子民的见证、神迹奇事等,最重要的是藉着祂爱子耶稣基督降世与圣灵的工作,来印证祂的存在和恩惠,让人人都有公平的机会来认识祂、接受或拒绝祂的拯救。正如<以赛亚书>557节所呼吁的:“恶人当离弃自己的道路,不义的人当除掉自己的意念,归向耶和华,耶和华就必怜恤他;当归向我们的神,因为神必广行赦免。”

简言之,“旧约的上帝杀杀杀,新约的上帝爱爱爱”,是误解。细心研经者必定看出,旧约和新约圣经都一致地启示耶和华上帝是慈爱和公义的神。因此,祂才会呼召人人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祂同行(弥6:8)。


教会的“红包”文化

02 March 2020

会友篇

华人农历新年是游子返乡、与亲友共度佳节的大日子。春节有不少优良习俗,值得回味和保留。这里不妨谈一谈大家一直欲言又止,抑或难以启齿的教会现象,即红包文化。

派红包,是华人在农历新年期间的习俗之一。派红包,是将祝福传递给接收红包的一方,这本是一桩美事。当然,教会的弟兄姐妹也会以化妆的祝福——红包,送给牧者。举凡一些庆典(过年、结婚和家庭礼拜等等),或教牧因接受派司而迁移、退休,甚至主持丧事等等,所有由牧师主持的活动,会友一般都不吝于包一封红包给牧师,以示谢意。然而,当这些举动过于“泛滥”时,也会惹来不少争议。有者认为,牧师行使份内工作,怎能接收额外的“收入”,甚至会认为,这有“行贿”的嫌疑,或对牧者形像大打折扣,有损良牧风范。

其实,我曾听说有些独立教会的牧者,习惯为“提供的服务”设定收费的做法,让会友和非会友面对不同的价格待遇,致使一些教外人士误以为牧者有如民间传统葬礼的道士/“南无佬”一样,是按“服务内容”收费,或收取红包。

平心而论,牧者是否能接受红包呢?倘若弟兄姐妹给得乐意,对于这些馈赠,牧者当然也可以乐意接收啊!何必让牧者当得那么沉重呢?<罗马书>828节说明:“万事都互相效力,叫爱上帝的人得益处”;而且,“做工的得工价不算恩典,乃是该得的……”(罗4:4)给红包无大碍,但这里要处理的,是观念问题;正是教会对观念的问题处理不当,才导致教会的名声受损。

在新加坡生活久了,就我所见所闻,这里可以新加坡的华人教会为例:

一般上,牧者在外处理份内事,不能接受会友的红包,因牧者每个月的收入已涵盖这范围的工作。教外人士给予爱心红包,或应节而给的红包,甚至对外证道的讲员费等额外收入,在某种程度上可视为馈赠,牧者得在教会行政上申报,并将相应的金钱奉献给教会。教会领袖和执事也有责任提醒会友,避免让红包的“小事”绊倒教会的牧者(或其他人)。牧者有义务以身作则,树立良好的形式作业,成为他人典范。因此,有效的申报机制有助于牧者向教会上级/执事呈现良好的问责文化,如传道/协理向主理申报,主理可向教区长/会长报备等等。牧者行使健全的牧职之责,让标准流程standard protocol透明化,既对他人有良好的交待,也无后顾之忧了。

当每一个教会持份者(church stakeholders1 理解自己的一小步能协助建立教会的良好风气时,就能进而巩固教会对外的形像,使外界得以看出和欣赏教会的文化。

西马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牧者是如何处理教会的馈赠/红包文化呢?有请《亦师亦友》的新搭档——刘立章牧师分享对这课题的看法。

郑汉华

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者篇

派红包的文化似乎有悠长的历史,若要追溯也很难去考证其由来和意义。正如丧礼的帛金文化,随着时代变迁也有不一样的诠释。现代普遍的诠释多半带有迷信色彩,派红包有如新年的“压岁钱”、能招来好运等等。不过,我比较喜欢解释为长辈给晚辈的祝福。

在我国北部以福建人居多的区域里,长者会送一封“见面”红包给初见面的孩子。初来的我不解,后听师母解释,我才知道有这种文化。当地派红包的风气随后发展为有报答和感恩之意,凡举结婚、丧事、退休和家庭礼拜等等,家主都会给来帮忙的亲友和工作人员红包,这些都是谢恩的实际举动。我还见过会友不单给牧者,连主席、司琴和负责音响者等人,都会一律给一封小红包“意思意思”。

在这种大文化的趋势下,牧者主持丧礼/婚礼时,难免会给人以为牧者就像民间的道士或“南无佬”收费了,尤其是以非信徒居多的家庭。据我所知,马来西亚的教会没有禁止或规范这种馈赠的形式。不过,卫理公会的《法规》(2016年版)第1512款,在殡葬礼文中提及:“如果死者为其教会会友,牧者可以,或不接受其酬礼金”;英文版则注明:“The Pastor shall not accept an honorarium for this service if the deceased was a member of his parish。中文的翻译似乎模棱两可:“可以”,或“不要”礼金,即二选一,就看牧者的选择。但英文版是清楚表达“不要”。这也让人疑惑,牧者协助非会友办事,是否非“份内之事”?牧者可接受非会友的酬礼,只因非会友平时没“份”奉献和供养牧者吗?

我曾帮过一间友宗教会处理丧事,当地无全职牧者,每个星期都邀请外来讲员证道,丧事也不例外。这间教会的领袖就嘱咐丧家一定要准备红包。其实,牧者的心态很重要,虽然对非会友没有问责的机制,但牧者是服侍上帝的人员,随时会影响教会的形像。所以,不管有没有酬礼、对方是不是自己的会友,都不应该成为自己服侍的指标,甚至在看出对方赠送红包的举动失真时,自己必须及时解释。

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教会情况有些不同,若进一步探讨,势必会触及薪金制度问题。新加坡以“高薪养廉”闻名,但马来西亚各行各业打工者的薪水数目普遍追不上通膨速度,牧者的薪金一般上处于较低,或中低等水平(当然亦有少数高薪者)。虽然年会牧者的薪金制度近年有改善,但亦有不足之处,比如给予师母和孩子的津贴不增,反而删除。这项改革只利于单身的牧者。

此外,城乡每间教会的情况各异,未必能补足已成家的牧者之生活津贴;从牧者单身到结婚再到生儿养女,生活津贴的数字仍千篇一律。一人一口粮和三四人一口粮其实有很大的分别。有些牧者的原生家庭较富裕,个人要求不多那还过得去;一些牧者得勒紧裤头但求恩典够用,红包文化其实在此发挥了实际作用。

我觉得,红包文化从长远来看未必是好事,毕竟牵涉到教会前景和牧者的形像。但事实上,红包也许能让不少牧者感受到自己承蒙上帝垂顾的属灵经历。表现太“清廉”而拒收的牧者,有可能会失去应得的祝福。我在此不只顾虑到本宗和友宗的同工,更多是为退休牧者着想。

依个人拙见,牧者可以接受红包,但要小心处理,懂得分辨情况。会绊倒人的红包不收、不收来自清寒家庭的红包(即使对方强塞给你);牧者亦可包另一封红包回赠,满足文化真谛又显体恤之爱。牧者应善用金钱,管理好财务,若自己和家人有所缺,理当补足所需;若丰盛有余可奉献出去,或另行处理。卫理宗牧者应竭尽所能,活出吾会会祖——约翰•卫斯理的精神:“我赶快将其(钱)奉献出去,免得它进入我心。“I throw it(money) out of my hands as soon as possible, lest it should find its way into my heart.因红包文化而过奢侈的生活,不应该发生在我们身上。

刘立章

亚罗士打堂主理牧师

1 持份者,亦称“利益相关者”、“利益关系人”、“权益人”、“涉众”。狭义是指某公司/机构组织中,拥有相关利益的人;广泛义则指利益将受组织行为影响的人。


报道:张楚琴、吴姮霖

2019年12月22至31日,本人与同工——吴姮霖姐妹(卫理救援赈灾干事)、李佳桦姐妹参与台湾国立高雄师范大学“新南向计划”举办的第二届“原住民跨国交流专题研习”,共有二十四位马来西亚的代表出席,参与者多是大学生和大学教授。我们藉此体验和学习发掘、认识原住民的文化。

左起为李之英、李佳桦、韩春梅、柯玉卿(高雄市鲁凯族语支援教师)、高雄师大事务处的刘小姐、张楚琴和吴姮霖。

谁是原住民?

根据联合国的统计,全世界约有三亿七千万以上自我认同为原住民族的人,占世界百分之五的人口,其中约有五千种原住民族群 1。根据台湾原住民族委员会的报道:台湾原住民族与世界南岛语系民族的关系是在汉人大规模迁居台湾之前,台湾早已为南岛语系民族所居。南岛语系民族是指分布在东南亚中南半岛和马来半岛上,以及印度洋和太平洋岛屿的族群。东至南美洲西方的复活岛,西至非洲东岸的马达加斯加岛,北起台湾,南至纽西兰。

(图片来源:www.pro-classic.com)

研习会八天课程的专题讲座,包括“透过人类学的滤镜看世界”、“那山那人那排湾族”、“排湾族与鲁凯族纹手文化”和“熊鹰羽毛利用与冲突”。其中四天出外参观台湾原住民文化园区、神山部落、来义原住民文物馆、古楼部落和小林部落。主办者将整体活动安排得很贴心,活动流程顺畅,专题内容和主题表达也易懂。

排湾族与鲁凯族纹手的文化,让我印象深刻。原来纹手是身份象征的图腾,贵族女性纹手不但是阶级的表征,其图案更代表深厚的家族文化意涵。目前有一群年轻人决心将祖先纹样刺在身上和手上,希望保存文化印记。鲁凯族的贵族以上阶级也有装饰特权,如熊鹰羽毛、琉璃珠、特殊图案(人头纹、百步蛇纹等)。

12月25日,我们到鲁凯族部落参访一间已有六十多年历史的天主教耶稣圣心堂,教堂里有一百张脸部向右看的原住民人形椅。“向右看”是面向讲台,更有侧耳倾听的意思,而且每张椅子背后还揹著原住民编织的背包,内有圣经,充分流露出完全原味设计的匠心。这些人形椅也使圣心堂列为世界特殊教堂之一。这就是原乡教堂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信仰与在地文化的完美结合。

排湾族贵族纹手(图片来源:liuqiu-china.com)

 

12月28日参观的小林部落(大武珑族),曾是位于甲仙美丽山间的部落小林村,因2009年莫拉克风灾(又称八八水灾)而罹遭灭村之灾,有四百六十二个村民遭土石活埋,幸存者被迫迁村,来到三个社区,寻觅生活的出路。一群原民青年便返乡寻根,渴望恢复自乡文化;他们学习文化、学习传承、学习找回本族共同的记忆。我们能在这里深深感受到他们对自身文化充满热诚。

 

小林村民大满舞团团员呈献精彩的歌舞

这次的原住民专题研习,我们受益匪浅:

一、提升个人对台湾原住民的文化知识,也提醒自己所忽略或不足之处;更深认识和进一步了解马来西亚原住民的作息、历史和文化。

二、当我们服侍原住民时,要更深地认识或探讨其社区,提升社区发展的部分,助原住民社区了解自身权力和发扬独特文化。

三、以人类学的滤镜来看世界,进一步认识人类学的研究如何改变世界和社区。

四、台湾原住民很有创意,融合艺术和文化传统为各部落特色。就算是一首歌谣、舞蹈、服装、古董、感动的故事和菜肴等,都能完美表达自身文化。

五、看到台湾对原住民教育的关怀和注重,有的大学早已提供原住民研究的科系。高雄中山大学有意栽培东南亚原住民学生和研究生,有意者可上网浏览这间大学的网页,进一步了解详情。

六、尊重原住民族的智慧产业,鼓励原住民族回归祖先的土地,守护祖先流传的文化遗产,保留和延续其文化的根源。

七、传统文化和信仰之间的平衡:文化认同意识近年抬头,这或许是原住民基督徒有过的挣扎。身为信徒,也许我们可探讨如何不去除原住民的传统文化,又可守住信仰。助他们委身于教会和保持对传统文化的热诚。因身份并非只有一个,人忠于信仰的同时,也可拥抱原住民的身份。

总结

每个原住民族群的历史、文化、知识与身份认同,都与其生活的地理环境紧密相连。期望我们能进一步地认识和对待原住民族,摒弃种族优越感,彼此尊重和欣赏文化的美丽与特色。在此鼓励服侍原住民的同工和弟兄姐妹,若有机会可到台湾考察和观摩;在研究原住民领域的国家中,台湾做得很好。如何在马来西亚服侍原住民事工,从中定出目标和异象,我们可从台湾吸取良好的经验,而不是让原住民与世隔绝,成为饱受忽略的群体。惟有让原住民拥有自己的习俗地,才能保障文化永续,简言之,是确保自身语言、世界观、传统和原住民生活系统/方式存活下来。


2020年,世界各地不少教会兴起鼓励信徒阅读圣经的活动。在这“圣经年”(Year of the Bible),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的基督教教育部和各牧者同工亦积极推广阅读圣经的风气,激励信徒认真查考圣经,使属灵生命成长。

圣经作为上帝的话语,其影响力深远,能震动人心,感化生命,提升信徒灵交的素质。诚如<提摩太后书>3章16至17节所言:“圣经都是上帝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上帝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和合本修订版)

圣经有正面和全面感化的能力,可谓:

• 如奶:滋润心灵,使我们属灵生命逐渐长大、健壮(彼前2:2);

• 如蜜:是我们心灵和精神上的享受和喜乐(诗19:10);

• 如光:指引世人践行正道(诗119:105);

• 如剑:剖开心灵深处,辨别是非黑白(来4:12);

• 如锤:击碎刚愎的心(耶22:29);

• 如火:熔化和洁净心灵(耶23:29);

• 如雨:湿润心田,结出佳果(赛55:10-11);

• 如种:落入心田,发芽长大,收获丰富(可4:2-8);

• 如镜:显露个人真面目,以悔罪改过,接受上主恩典(雅1:22-25);

• 如金:最宝贵,是人生最大的财富(诗19:7-11)。

基督徒当如何读经或研经呢?这可参考下列各种方式:

个人灵修读经(每天清晨操练)、小组群体读经(以不同的背景和角度来阅读)、归纳读经法(按“五何”来观察)、Lectio Divina圣言诵读法(交织圣经阅读和祈祷的灵修方法)、历史评鉴法研经(关注历史重整和背景问题)、历史和文法释经法(关注历史和原文的文法去解释)和文学评鉴法研经(留意故事结构“起承转合”和句型分析)等等。

我在此特别推荐此佳作——《圣经一年通:从创世记到启示录》(约翰•司托德;中译;香港:海天书楼,2007);原著是John Stott, Through the Bible Through the Year: Daily Reflections from Genesis to Revelation (Oxford: Lion Hudson, 2006)。

 

主啊,求祢张开我的眼睛,
得看见祢照亮生命的真理;
主啊,求祢开通我的耳朵,
得听见祢引領生活的真理;
主啊,求祢敞开我的心怀,
使我有个关爱世界的心。阿们。


 


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
Chinese Annual Conference,
The Methodist Church In Malaysia
Tingkat 6, Wisma Methodist,
Lorong Hang Jebat,
50150 Kuala Lumpur, Malaysia

Tel: +603-2070 2501
Tel: +603-2070 2797
Fax: +603-2031 9820
Email: cacmcm@methodist.org.my

Powered by LOCUS-T SEO
Malaysia SEO Company
© 2019 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