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我们发声?——淺談散聚之民之人道关怀

文:李祖国(年会经济部主席)

“世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弥6:8)

“散聚之民”(DIASPORA)概括外国劳工、难民和无国籍人士,是一个存在已久,极具争论和错综复杂的国际社会课题,特别是难民饱经人道浩劫,自身成了人类文明的一大讽刺。

迄今为止,马来西亚有证件的外劳约有二百五十万,没证件的外劳没官方数据,一般估计为三百五十万左右,来自五十八个国家的难民约有十八万和约有五万无国籍人士。难民在我国没有教育和工作权,没有政府津贴的医疗福利,由于薪水低且不固定,住房环境自然不理想。更甚的是,很多国人对他们持不友善的敌意,而政府官员经常取缔的行动,使他们犹如过街老鼠。散聚之民在寄居之地失去人性的尊严,每天为生计烦恼;他们的小孩没有上学的机会,未来可说黯淡无光。

当病毒在全球肆虐期间,他们的处境尤为艰难。下列仅例举数项吾会救援赈灾事工(MCRD)收到散聚之民求助的信息:

一、李弟兄,我来自缅甸难民的教会,有五百多位会友,我们教会在吉隆坡已有十多年了,从没求人帮忙。受疫情影响,我们大部分信徒失业了,有一些也染疫了。我身为他们的传道人,现在没领薪金,因教会没钱支付给我。我们很多家庭都面临断炊的窘境,也没有钱买奶粉给孩子。会友都来教会求牧师帮忙,我都跟他们说:“不要怕,祷告吧,求上帝供应食物我们,为我们打开一条活路吧!”我们祷告后,上帝就派你们来帮助我们!上帝真是信实啊!

二、我是难民学校的负责人,我们有三位老师拿微薄的工资,学校有三十多位学生。我们收的学费是每个月一百到一百五十令吉,有钱的就多给,有些给五十令吉,甚至有的连一分钱都缴不出,我们还要为他们预备食物。现在家长们都没钱缴学费,因行管令,学校不能开课,我们的老师失业了。我们没有网课,因没钱买电子器材,学生也没有电脑上课。马来西亚政府不允许公私立学校接受难民学童。

三、我是罗兴亚难民,有高血压和糖尿病,必须长期吃药。因行管令,我现在失业,外面有很多警察设立检查站,我不敢去医院拿药,MCRD有办法寄这几款药给我吗?

四、李先生,我负责沙巴两个无国籍人士渔村的事工,他们大部分是来自菲律宾的苏禄人,其他来自印尼的Rungkus和Bajau Laut。我这里有三十多个婴儿,他们的父母都买不起奶粉,你们可以帮忙吗?

我们的关注

身为卫理公会传统的基督徒,我们在2018年9月21至22日的外劳和难民福音事工研讨会上,就移民工人、难民与其家属的难题中,学习理解和施援。我们想起主耶稣基督的教训:“你要尽心、尽性、尽意、尽力爱主你的上帝。其次,就是说:‘要爱人如己。’”(可12:30-31);“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凡我所吩咐你们的,都教训他们遵守……”(太28:19-20)基于这两点,我们关注的范围,如下所示:

一、我们呼吁马来西亚政府为非法外籍工人、移民和难民提供医疗援助。

二、敦促政府为非法外籍工人、移民和难民子女提供教育。

三、要求政府金援难民,包括提供住房、食品、运输工具、基本保健和儿童教育/培训。

四、敦促政府保护境内的难民,使他们的生活舒坦些,至少为此立法和改革重要政策。

五、敦促政府允许难民在我国找工。

六、敦促政府对非法移民实行免费的合法程序或大赦程序。

七、敦促政府不对非法外籍工人和难民动武。

八、呼吁政府加大力度,预防和打击人口贩运、偷运移民,确保所有被贩运和被偷运的受害者获得充分的保护和援助,以符合国际标准。

九、敦促国际社会和发达国家增加,或重新安置接受难民的配额,以减轻难民的困境。

十、呼吁我国教会以言行见证我们主耶稣基督的福音。我们祈祷教会将关注力扩展到需要帮助的人。让我们为移徙工人和难民子女提供教育的资源。

“你们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诗82:3)谨以此经文勉励同路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