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浪子的比喻”看敬拜的意义

文:叶德宗博士

“浪子的比喻”是信徒熟悉不过的比喻之一。

耶稣以“浪子的比喻”指责法利赛人和文士们对宗教持有优越感。比喻里的父亲,是指父神,大儿子为法利赛人和文士,小儿子是税吏和罪人。

一位父亲有两个儿子。一天,小儿子向父亲索讨应得的家业,父亲就把产业给了小儿子。过了几天,小儿子带着产业离家而去,去了远方,开始放荡和浪费赀财。他耗尽家产,又遇见饥荒,就穷了起来。

反思(一)寻觅自由:小儿子索取家业往外跑,用了父亲给予的产业,换取所要的自由过活。

想一想,信徒是否以上帝赐下的恩典,来建立自己的敬拜模式?我们会让自己成为敬拜中的焦点,而把至高上帝排除在外吗?当人类开始偏向个人主义时,教会音乐会直接受到影响。西方教会在中古时期对教会音乐严谨以待,拥有崇高的理念,甚至对教堂建筑和艺术均有严格的要求,包括圣殿里的摆设,各有含义。文艺复兴期之后,个人主义渗入教会,影响教会音乐的走向。

从教会音乐历史中来看,信徒可以学习如何以上帝为敬拜焦点,经历上帝的丰富和恩典。信徒当时常检讨敬拜中的语言内容、肢体形态和领歌方式,是否凸显自己?或荣耀上帝?

上帝赐恩,并非让人以自我喜好,消失殆尽,而是把自己献给上帝。

小儿子挥霍家产,最后屈辱地为人放猪维生,恨不得拿猪所吃的豆荚来充饥。就在这刻,他大悟:家里有许多雇工,又有粮食,何必选择饿死在外?

反思(二)惟有恩典:小儿子醒觉了,知道父亲家中有丰富的粮食和许多雇工。

敬拜上帝是人生命的觉醒,看见上帝恩典中的丰富。

我们就像小儿子般徘徊在外,过着“罪恶”生活。罪恶缠绕,导致生命趋向灭亡,没有盼望和方向,但,上帝有赦罪的恩典,藉着耶稣基督的舍命大功;除去人的罪孽,使人得以体验上帝恩典的丰盛。

敬拜上帝,必须靠着上帝给予的恩典,生命因不再受罪的束缚,才是真自由。

小儿子悔悟后,回家对父亲说:“父亲!我得罪了天,又得罪了你,从今以後,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雇工罢!”

反思(三)谦卑自己:在上帝面前认罪,是谦卑的回应。谦卑的行为,是认清自己的罪,知道上帝有能力赦免,且肯定和认知上帝的作为。谦卑,是顺服上帝的表现。

当我们经历上帝赦罪的恩典和体会上帝的慈爱,生命会因此更刚强。

小儿子设定台词,说:“从今以後,我不配称为你的儿子,把我当作雇工罢!”显示他得罪了父亲,不配身为他的儿子。他醒觉自己的现况违背父亲的心意,心里十分悲伤,痛恨自己的行为。

卫理公会圣餐礼文中的认罪祷文,把浪子心里的痛苦,描述得极为尽致!若上帝不主动找人,人就永远不能得享赦罪的恩典。浪子看到自己不配,因耗尽父亲的恩典和羞辱父亲的名字;他要求父亲雇他为家里的员工,尽显悔改之心。

然而,上帝不以人的视⻆来定夺,我们一直是祂所爱的孩子,并非雇工。离开上帝,人就像浪子般落魄,没有生命,惟有回到上帝家中,人才得享丰盛的生命。

终于,浪子回家了。相隔还远,他父亲看见他,就动了慈心,跑去抱他的颈项,连连与他亲嘴。父亲举动显出自发的父爱,抱着归家的孩子,并不嫌弃他身上的“脏”,与他亲嘴,深深爱惜。

反思(四)上帝的爱:敬拜是领受上帝的爱。上帝爱人过于看重人的罪,因祂的爱能使人的罪得赦。我们领受上帝赐下“儿女”的身份,称呼上帝为“阿爸天父”。这关系何等宝贵,这是上帝主动冠以的荣耀身份,我们当存感恩的心敬拜上帝,以信心建立在上帝的话语上。

慈父没因儿子要求而视其为雇工,反之,给他穿上袍子、戴戒指、穿上鞋子,恢复其子身份,还为孩子宰了肥牛犊,欢庆失而又得的喜乐。

反思(五)死而复活、失而又得:“……一个罪人悔改,在天上也要这样为他欢喜,较比为九十九个不用悔改的义人,欢喜更大。”(路15:7)

悔改是敬拜中的重要元素。常在敬拜中聆听圣道和歌颂上帝的诗歌,有助于人心归向上帝。集体敬拜的气氛是欢欣(与外界的欢乐元素截然不同),藉着耶稣基督舍命而得了救赎恩典,信徒们以喜乐歌颂上帝是甘心乐意、理所当然的。

我们相信耶稣基督,就有了儿女的身份。我们要清楚知道敬拜的概念:上帝是主体,人是敬拜者。集体敬拜不是“演一出戏给上帝看”,而是与上帝一同坐席,享用祂为我们预备的宴席。倘若我们敬拜是“演一出戏给上帝看”,等于对上帝说:“我们欢迎祢来到我们的戏院。”实际上,我们敬拜的殿宇都属于上帝,祂像浪子的父亲般,欢迎我们回家。

把应有的身份拿捏到位,信仰理念就能因此更清楚。

“光”,是圣诞周期的主题。上帝的光照入人黑暗的心,使人得见光,认识光和接受光。要像浪子回到上帝家中,享受在祂里面的自由,领受祂无限的恩典和爱,谦卑在祂面前俯伏敬拜,因上帝对我们深切的爱,从创世到永恒,贯彻始终!

Background image: Background photo created by whatwolf – www.freepik.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