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理公会社会准则探索

报道:陈道日律师

2022年3月1日、8日、22日及29日晚上八时,马来西亚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资讯与出版部、年会会友事工部与年会基督徒社会关怀部联办“卫理宗社会准则探索”线上讲座会。此讲座会邀请本会前任会长兼马来西亚神学院前院长——郭汉成牧师(博士)担任讲员。讲座会顺利进行,内容精彩绝伦,让有机会出席的会众受益匪浅。

卫理公会的社会准则,具体文献始于1908年美国的卫斯理运动,至今拥有百多 年的历史。马来西亚卫理公会的社会准则(参阅法规第三部,第81至91条款)则始于 1968年,并于2008年进行了一次规模相当大的修订,是吾宗非常珍贵的文献。

31日,第一讲:“社会关怀:横面关系的属灵意涵”

诚如约翰·卫斯理所言,基督教基本上是一个“社会性宗教”,因此不可能与教会所处在的社会隔离。我们既要不损害人,远离诸恶,过圣洁的生活;同时也要广行 善事,竭力施行仁义之举,热诚宣教,这些都是卫斯理运动的传统与神学基础(参阅法规第71、81与82条款)。约翰·卫斯理提醒我们:“要尽所能地去行善,无论是什么途径,什么地方,什么时候,什么对象,从今时直到永远。”(Do all the good you can, by all the means you can, in all the ways you can, in all the places you can, at all the times you can, to all the people you can, as long as ever you can.)

郭牧师以〈创世记〉第 1至 3章的记载和〈出埃及记〉第20章的十诫为框架,告诉我们,这世界是神所创造的,但也被罪恶所破坏,所以人必须认识神,才会清楚明白自己在社会中的定位与责任,即生养并管理神所创造的世界与其秩序。

因此,我们除了爱神,也必要爱人,这也是教会推动社会关怀事工的信仰基础。郭牧师引用〈路加福音〉10章25至37节中“谁是我的邻舍(被动式)vs 谁是那人的邻舍(主动式)”两个不同的概念,引导我们反思今天教会进行社会关怀事工时的运 作模式。这个对比,值得当下教会认真思考,我们的社会关怀事工,是否只是为了做而做,还是有方向、策略、目标,主动 积极去做?

我们除了看重直面,即在属灵方面建立人与神的关系,同时也要看重横面发展,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换言之,今日身处社会中的教会,必须与社会保持联系 (relevant),按照真理为弱势群体和有需要的群体发声。凡事以符合上帝的旨意为前提,发挥基督徒的影响力,而非独善其身,导致教会不再与社会联系(irrelevant)。

38日,第二讲:“社会行动:盐与光中的群体圣洁”

〈马太福音〉5章13至16节提醒我们,教会即是世上的盐,也是世上的光。盐, 除了防腐(防止罪恶),也可调味(变得更好)。光,除了驱除黑暗(战胜罪恶),也照 亮四周(引导方向)。或许,我们在现实社会中人轻言微,但我们却能成为带有能力的少数(Mighty Minority),得以透过祷告的力量、真理的力量和榜样的力量,扮演委身的少数的角色,发挥我们的影响力,改变我们的社会。〈提摩太后书〉3章16 至17节提醒我们,既要守着“正统信仰”,也应当有“正当行为”,以此扮演神所托付我们的多重角色。我们既要宣教,也要行善。我们必须治理大地,也要祝福所处的社区,并为我们的国家祷告。

社会准则的实用性在法规第85至87条款更是显露无疑。法规第85条款(基督 教与经济秩序)呼吁基督徒,把政治的责任看作基督徒做见证和服务社会的机会,并且大篇幅地为我们设定了有关权力、贪污、产业和财物、谋取财富、贫穷与失业、工作条件、劳工之社会福利、简朴生活和消费主义等的相关准则与立场。法规第 86条款(教会与一般福利)和第87条款 (人权与责任)详细列出我们常在生活中面对的问题,例如饮酒、烟草、赌博、自杀、种族与性别歧视等等,设下符合圣经教导的准则与立场。

322日,第三讲:“社会伦理:个人圣洁与社会圣洁”

基本上,神学不可能不“公共”,“政教”即使不合一,也不可能完全分离。因 此,由基督徒组成的教会无论如何都无法独善其身,只追求属灵生活而不管世俗生活。但彼此可以按照上帝所给予的能力,发挥影响力。郭牧师特地以拿单先知、施洗约翰和耶稣基督等这些圣经伟人为例子,提醒我们,他们当初是如何坦然无惧地捍卫神所喜悦的圣洁与公义。

我们要提防罪恶给我们带来的影响和破坏。任何完美的制度,都可能被罪恶扭曲。郭牧师以〈路加福音〉第10章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教导我们,从社会关怀行动中,思考社会制度的缺陷。从行动,即社会关怀的举动进入倡导与鼓吹 (advocacy)的阶段,关心社会问题,并发挥我们的影响力,进而改善或纠正社会上因为被罪恶所扭曲而出现的总总弊病与缺陷,力求按照神的标准捍卫社会公义,塑造圣洁的社会。

上个世纪德国马丁尼莫拉牧师(Rev. Martin Niemoller)的“我没有说话”,提醒 我们要勇敢发声,以维护社会的公义。

当纳粹逮捕社会主义者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主义者;

当纳粹逮捕工会成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成员;

当纳粹逮捕犹太人时,我没有说话, 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时,那时已经没有人能为我说话了。

以上原文告诫我们:教会身处社会中,岂能对自身所处的社会,国家发生的种种不正确、不平等或不公平事情;受欺压的弱势和受害群体的呐喊,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呢?

谈到社会公义,必定牵涉政治。当 我们查阅〈罗马书〉第13章对于执政掌权者的诠释时,必须小心翼翼,全面地诠释圣经对执政掌权者的态度,同时必须对应〈启示录〉13章的记载。我们顺服掌权者,是因为他们的权柄来自神,而他们职责是要让作恶的惧怕,即执行公义、维护法治、保护守法的人和惩罚作恶的人。而不是手握权柄,却犹如穿上制服的私会党,让行善的人(奉公守法的人)惧怕。因此,基督徒当以这样的原则与立场来执行公民责任,在维护公民政治权利时,以同样的标准决定我们对当今国家的三权 (立法权、行政权和司法权)的期待与态度 (顺服与否)。

经过郭牧师以上由浅入深的解说后,再翻阅《法规》第88条款(和平与世界秩 序)以及第89款(政治生活),相信大家也会和笔者一样,有不一样的亮光,并且更 进一步地明白我们的信仰,神的真理是如何贴切地与我们当下的生活接轨,是我们生活力量的泉源。

329日,第四讲:“信仰真实:拥抱未然也实践已然”

〈马可福音〉第1章14至15节提供福音的神学概念:“天国近了,世人要悔改”。在神学上而言,弥赛亚已经完成救恩,而天国的全能,神的大能已经进入这个时代 (already),但新天新地还没有实现,所以我们处在恶者依然在掌权的时代(not yet)。 换言之,决定胜利的战役(Decisive Day) 在主耶稣复活时已经确定了,但是完全的胜利(Victory Day),即主耶稣的再来还没莅临。因此,在已然与未然(already but not yet)之间,虽然靠主耶稣的死与复活战胜罪恶的权势并获得上帝大能的救赎, 但新天新地还未临到,罪恶依然扭曲这世界,基督徒应当谨慎自守。

我们必须先修身齐家,才能在信仰的理想与实践之间所出现的张力取得平衡。 〈申命记〉6章4至9节提醒我们要传承家庭信仰,除了生养,也包括教养的责任。

郭牧师特别引导我们关注家庭,尤其夫妻之间的婚姻关系,以亚当与夏娃的夫 妻关系如何受到罪恶的破坏作为例,提醒我们要关注婚姻的圣洁。接着,从家庭进入社会层面,以〈加拉太书〉3章28节勉励我们从教会自身开始做起,追求种族平等、地位平等和性别平等的愿景,进而影响社会达到众生平等的境界。所以,基督徒应当小心谨慎按照神的教导与心意经营自己的婚姻与家庭、亲子关系以及主仆关系(或雇佣关系),进而维护社会的公平正义。这样,我们才有能力与智慧去处理社会上日趋复杂的伦理问题,如对离婚与同性恋的立场与态度,在这被罪恶捆绑扭曲的社会中,分别为圣,使世人看见神的真理。(参阅法规第 84条款:家庭与婚姻)

结语

听了这四堂课后,身为卫理宗的信徒,笔者再次被激励,重新认识了卫斯理运动的真正面貌,更以身为卫理宗信徒为豪。圣经是“神所默示的,于教训、督责、使人归正、教导人学义都是有益的,叫属神的人得以完全,预备行各样的善事”(提后3:16-17)。卫理公会的社会准则,则为教会与众信徒提供清晰的指南,让我们更明确地掌握信仰原则,晓得如何把所听的道行出来,当合乎神心意,蒙神喜悦的基督徒。

换言之,真正彰显卫斯理精神的教会,应该是活泼和有生命力的群体。欲活出神的道,除了在教会圈子内着重圣经教导,引导信徒成圣之外,同时也要跨出教会圈子,进入社区,积极宣教,并热心投入社会公益,维护社会正义。因为,举凡明白神道的信徒,在渴慕追求成圣的过程中,会很自然地参与社会,在适当的时候,为神所使用,发挥光与盐的角色,影响社会,让神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诚如〈弥迦书〉6章8节提醒我们“世 人哪,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祂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神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