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mien

认识卫理宗的年议会(上)

每年11月,我们会召开一年一度的年议会。年议会是什么?根据《法规》第17款,年议会是马来西亚卫理公会的基本团体;由年会会督、所有长牧、副牧、受委派之全职传道、由牧区议会推选之会友代表、年议会正副会友领袖、年议会文书、年议会经济部主席、年议会财政、年议会乐龄团契会长、年议会卫理妇女会会长、年议会成年事工指导、年议会成年团契会长、年议会青年事工指导、少年军之卫理公会代表及不少过二十一岁之青年团契会长组成(参《法规》第16和527.2款)。 在吾宗教会史中,年议会始于何年?1744年。当年6月25至29日,约翰·卫斯理在伦敦召开卫理运动的第一届年议会。出席的代表是卫斯理邀请的助理、游行传道和其他同工。年议会启动了卫斯理运动和卫理宗的“联属精神”/“联属体制”(Connectionalism)。什么是“联属体制”?著名的卫理宗史学家——Richard P. Heitzenrater,把十八世纪卫理运动的“联属模式”定义为: 自愿和卫斯理连结,而获其接纳,和他有立约关系的福音领袖团队(大多是本处传道)。因这连结,他们遵循卫理教义和卫理纪律,同心合一接受卫斯理和年议会的中央指导,以落实卫理运动存在的宗旨——转化教会,在全地传扬合乎圣经教导的圣洁使命。[ Richard P. Heitzenrater, “Connectionalism and Itinerancy: Wesleyan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为主侍人,教会的DNA——专访张振忠荣誉会督

采访/整理:甘心供图:张振忠荣誉会督 受访者简介:新加坡三一神学院道学硕士、美国杜克大学附属神学院神学硕士、东南亚神学研究院神学博士;曾任新加坡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会长和新加坡卫理公会会督(2020年12月卸任后,获“荣誉会督”之荣衔);现为新加坡三一神学院客卿讲师,以退休牧师身份在主日证道。 甘:新约时代,门徒们跟随基督的方式有何异同之处,值得今人仿效?请阐释。张:从四本福音书来看,十二门徒跟随主耶稣时,仍呈现软弱的人性。 彼得与其兄弟——安德烈似乎是自雇的渔夫,而雅各与其兄弟——约翰是富有的渔夫,有请雇工为自己捕鱼和洗网。马太是替罗马政府工作的税吏。达太是狂热的犹太教徒,西门是奋锐党的党员,比较冲动。安德烈和腓力亲和力强,腓力常带人去见耶稣,包括拿但业,拿但业说话可直了:“拿撒勒还能出什么好的吗?”(约1:46)怀疑心重的多马,不人云亦云,听到朝夕相处的其他门徒说主复活了,便说:“我非看见祂手上的钉痕……我总不信。”(约20:25)还有卖主的加略人犹大,他受不了良心谴责而自杀,其位份由马提亚补上(徒1:26)。 最早的十二个门徒,是全职地跟随耶稣,在耶稣生前,跟着祂进出。他们都愿意委身于主,但在危难之际,逃得无影无踪。其实,大部分人应该会这样逃生。人都怕死。我很惊讶,门徒们直率、坦诚、争竞、懦弱、委身、相爱、胆怯和勇敢的性格,圣经都如实映照。我在这些门徒身上,都能看到部分的自己。毕竟我们有血有肉;信主后,一直跟随主耶稣的日子里,难道我们不曾害怕、不确定,或小信吗? 主耶稣呼召门徒时,要他们“舍下”和“舍己”,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来跟从我。”(路9:23)祂不断提醒门徒们跟随自己的初心。门徒们早已放下地位、名利和荣誉了,却不断拿起,拿到最后,主耶稣进耶路撒冷城时,他们还要求主:“赐我们在你的荣耀里,一个坐在你右边,一个坐在你左边。”(可10:37)门徒们经大彻大悟后,方能视死如归,委身基督到底。 至今,跟随主的人仍要应对各种挑战和危险,有些人会失去一切,甚至生命。我们向他人传福音时,别光谈基督徒会幸福和蒙恩的一面,也要反映当门徒的代价。基督徒若真爱主,就必须不断让主的话提醒和调整自己:何时能舍己,何时才能彻底地跟随主。 甘:跟随主和跟随其他领袖有何分别?请说明。张:跟随基督和跟随世人截然不同。 对信徒而已,跟随主是出于爱的感动,不只学像祂的言行举止,更愿融汇祂的话语和教训,盼望自己越来越像主。你不会提心吊胆,怕得罪主,而招来杀身之祸。若觉得勉强,那是怕自己表达爱的程度不够;主并不勉强人跟随祂。跟随主要有毅力,愿意委身和下定决心,主必供应给人所需的,助人靠主到底。祂给予我们最大的奖赏,就是称我们为“好,你这又良善又忠心的仆人。”(太25:21、23) 新马一带的政治明星,有很多支持者。除非这些政治人物正直和公义,否则随着政局骤变,跟随他们的人都会落在危险的处境里。多数政治领袖会要求跟随者效忠自己,他得势时,要你为他摇旗呐喊;若局势不对,他可能就不认你了。这时局难得遇上“我为人人”的贤君好官。 人在信仰之路上因软弱而跌倒,主会等候人,拉人一把,加添力量,等着人预备好再启程;一般领袖可做不到这点。惟有一些属灵巨人,如王明道、倪柝声和《暗室之后》的作者——蔡苏娟等人,一生活出主耶稣的形像,至死忠心;我们大可学像他们处事待人与其勤勉自学的态度。 甘:现代信徒跟随基督,是责任吗?这是否落伍了?张:跟随基督不是责任,而是生命使然。“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并且我如今在肉身活着,是因信神的儿子而活,祂是爱我,为我舍己。”(加2:20)这是使徒保罗的见证。他以前迫害基督徒,后来力证基督的本性:“祂是爱我,为我舍己”。保罗强调,这样爱我、为我舍己的基督,我跟随祂不是责任,而是我回应祂的爱。“我们若活着,是为主而活;若死了,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活或死,总是主的人。”(罗14:8) 既然是主的人,个人还要对自己负责任吗?若把跟随基督当成责任,那就是个人以为对自身还有权力和责任!跟随基督是没有条件和压力的;我们对主浩大恩惠的回报,就是跟随祂。人不跟随基督,主并不会因此收起太阳,任由人冻死。 单从人伦的角度而言,儿女孝敬父母是基于责任吗?我们从小得到父母悉心养育和无微不至的爱护,故,我们成长后孝敬双亲,完全是出自爱的回报。若将跟随基督和侍奉主视为责任,会局限于我们爱祂的程度和能力。我们之所以能全力以赴,把爱倾倒在他人,甚至不同语言、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陌生人身上,只因主耶稣基督已把自己最大的爱赐给我们了。 甘:竭诚服侍人的表现与其果实,跟个人忠心跟随基督有何关联?请从您所处的环境中,分享一两个真实的人物见证,以佐证您的看法。张:当律法师问主耶稣:“律法上的诫命,哪一条是最大的呢?”耶稣对他说:“你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上帝。这是诫命中的第一,且是最大的。其次也相仿,就是要爱人如己。这两条诫命,是律法和先知一切道理的总纲。”(太22:36-40)爱上帝和爱人,两者都重要。基督徒爱上帝,但不爱人,不是矛盾吗?…

从圣经看贫穷与慷慨(上)

文:李祖国(年会经济部主席) 贫穷的课题,在圣经新旧约里层出不穷。旧约圣经的许多经文,提到耶和华是孤儿寡妇的上帝,为受压迫的人民伸冤,更立下律法保障穷人的权益,鼓励上帝的子民善待寄居者(申10:18;诗146:9)。新约时期,从主耶稣的教导和追随祂的群众来看,处处可见延续旧约维护弱势群体的轴心价值。 我曾负责卫理公会原住民、外劳、难民和无国籍的宣教事工。六年前,我国半岛发生大水灾,我便成立卫理公会救援赈灾事工(MCRD),服侍弱势的边缘群体。他们长期处于被剥削、歧视、贫穷和制度霸凌等不公不义之处境,让人痛心。 谁愿意挺身而出,为他们发声请命? 本文尝试从四个角度浅谈“贫穷与慷慨”的课题,反映我们社区散居群体(diaspora)的困境: 一、旧约摩西的律法; 二、耶稣生平、祂和门徒的对话/教导; 三、使徒保罗、初期教会援助窘迫的教会; 四、约翰·卫斯理管理金钱的三个规条。 旧约摩西律法 人人平等 耶和华晓谕摩西说:“你要按着人名的数目,将地分给这些人为业。人多的,你要把产业多分给他们;人少的,你要把产业少分给他们;要照被数的人数,把产业分给各人。虽是这样,还要拈阄分地。他们要按着祖宗各支派的名字承受为业。要按着所拈的阄,看人数多,人数少,把产业分给他们。”(民26:52-56) 摩西平均分配土地的做法跟当时的迦南地王国明显不同,土地拥有权都落在统治者手里。当时是农耕经济,土地是生产的资源,拥有土地就成了人民经济收入的保障,若土地落在小部分“贵族”手里,大部分人民便成了这班特权阶级的奴隶,国家经济将趋向两极化,富者恒富,贫者恒贫。平均分配生产资源是摩西律法的基本价值,显示耶和华上帝慈爱和公义、尊重每个人的基本人权、人人平等的大公社会。 称职的好管家 “地不可永远卖掉,因为地是我的,你们在我面前不过是客旅、是寄居的。”(利25:23)…

落实“祷告的殿”

文:叶德宗博士 当我们谈到敬拜的课题,脑子先浮出来的印象,就是歌唱和证道。确实,歌唱和证道是敬拜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元素。纵观时下“敬拜赞美”的单元,几乎占了二十至三十分钟,而这二十分钟的敬拜赞美,八成是歌唱。至于证道信息,应该会花四十五至六十分钟,其他环节如序乐、殿乐、始礼祷告、启应经文、奉献、回应诗歌和会务报告等等,起码也用了二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请问,在我们集体敬拜中的祷告部分,究竟用了多少时间?我们如何看待主耶稣的74教导:“我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太21:13)”? 一般上,我们认为,祷告就是弟兄姐妹们低头,双手合十,由崇拜主席带领祷告;结束时,大家同声说:“阿们”。这诚然是明确的祷告模式,是可听、可参与的祷告实践场景。 故此,集体敬拜中的祷告,可划分为: 一、开始祷告 二、认罪祷告(一些教会没把此列为环节,而是融入开始祷告,或在敬拜赞美中带领) 三、证道前后的祷告(一般上由讲员带领) 四、谢捐祷告 五、牧者祷告(不是每间教会有此环节) 六、祝祷(祷告和祝福) 圣殿,是敬拜上帝的场所,祷告是必须给予重视的一环,因上帝的殿,必称为“祷告的殿”。那我们当如何落实主耶稣的教导? 我们可以先了解祷告的种类。早期教会以<诗篇>为敬拜中的重要主轴。所有宣召、祷告、歌颂和启应等,都摘自<诗篇>。<诗篇>处处可寻祷词的素材。祷告种类有颂赞、感谢、回应、祈求、代求、认罪、恳求赦免和诉苦哀求等类。不但如此,一些祷告的<诗篇>是用来吟唱的,如<诗篇>第四篇“求助的晚祷”。这是大卫的诗,交与伶长,用丝弦的乐器。<诗篇>第四篇看起来是一篇比较柔和的诗歌,因使用丝弦的乐器伴奏。不同的<诗篇>内容会以不同的乐器伴奏,旨在承托其祷词内容。 一、颂赞是祷告 颂赞就是敬拜中的祷告。大卫的诗——<诗篇>27篇是一篇颂赞祷词。这篇章是叙述上帝作为可畏、上帝的眷顾和保守、诗人以诗歌颂赞上帝、壮胆和坚心地等候上帝。我们敬拜上帝的时候,颂赞上帝也是祷告的形式之一。崇拜开始时的颂赞,就是我们向上帝发出的祷告,因上帝在我们生命中彰显祂的作为,我们以歌颂回应。随之而来的始礼祷告,也是围绕着颂赞的祷文,就如“主祷文”一开始就教导我们颂赞上帝的圣名。…

再思“团圆”的意义

会友篇 有言道:每逢佳节倍思亲。中秋佳节碰上疫情肆虐底下,如今尚能达成“月圆人团圆”的景象,恐怕是难如登天吧? “团圆”二字,在华人心里有崇高的地位和情意结。回首疫情以前,只要大年除夕,或中秋节等中华传统节日临近,长长的车龙已堵塞大道每一个角落。机场能看到许多游子从外国归来,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出关,准备回老家见见许久未能叙旧的长辈们。巴士站也挤满了许多满怀期待的游子们,希望顺利买到车票,搭上归途之旅,为的是要跟乡下的家人“实体”团圆。 然而,疫情来袭,此情此景不再。 疫情致使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关系)疏离而陌生。受病毒威胁,人人只能透过屏幕,跟亲友“见面”。然而,疫情越拖越久,最初藉屏幕见面的高频率,会随着人疲于依赖科技而逐渐减少,连老家的亲友都不禁质疑,在外谨慎过活的人们,是否仍惦念着自己? 新常态底下,不得不让人再思“团圆”二字,给予人真正的意义是什么? 没错!我们过往有无数完整的团圆景况。老人家每年期盼孩子孙儿回家跟自己叙旧,是无可厚非的。但许多时候,新生代未必能把握和珍惜“实体”团圆的契机,不少人在饭桌上只忙着跟自己的社交网站,或电子产品互动,忽略了饭桌上另一端欲言又止的长辈和友人。这种“团圆”是理想的团圆,能达到彼此沟通和促进关系的初衷吗? 随着疫情蔓延,后悔莫及的人可多了,尤其是自己亲友散落在新马两国的人们,无穷无尽的思念一直笼罩在彼岸之间。我们能做什么,以实现超越时空和距离的“团圆”,来弥补过往轻忽“实体”团圆的无心之过呢? 笔者身处新加坡,所爱的至亲留在马来西亚,只能遥望着远方的家乡。笔者认为,上一代对“团圆”的概念,离不开思念的情怀,家人和亲友都希望跟长年在外打拼的游子多聊几句,多关心一点,好让游子可藉沟通、理解和彼此代祷,传递出自己仍在乎对方的心意。若有能力,我们不妨主动多一点表示,为对方制造一些惊喜,让亲友在不同的时候,收到自己托人送来的小礼物、信件,或为他们订购的佳节食物,重点当然不是物品本身,而是那一份千丝万缕的思念和自己真诚的心意。这样,对方就能感受到游子一直眷顾着自己的需要,不因疫情而忘记,或忽略了自己。 趁着中秋佳节,这里送上新加坡家喻户晓的应节歌曲——许美静的《城里的月光》,与大家共勉之。这首歌有这么一句歌词:“若有一天能重逢,让幸福撒满整个夜晚。”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大家要好好保重,照顾好自己和身边人。盼望有朝一日,大家能随了自己的心愿,安好地彼此相见、相拥。 郑汉华新加坡卫理公会武吉班让堂会友 牧师篇 农历八月十五的中秋,被认为是一年中月亮最亮、最圆、最大的满月,对家庭观念浓厚的华人家庭来说,是好意头。正所谓“月圆人团圆”,在如此满月的情况下,若大家平安,没少掉谁;大家和睦,没人缺席;大家健康,没人卧床,就更好。总之,一家人整整齐齐,家和万事兴,团结在一起,对于看重家庭的人们来说,无疑是幸福的。 因此,“圆”成为重要的符号和象征。若家中长辈坐在圆桌边吃饭,但目睹一些位子空荡荡的,心中难免会失落。社会步骤变更,游子离乡背井深造或打拼,常年不能陪在父母身边。父母只盼逢年过节,等到儿孙回乡,把圆桌坐满。然而,这种奢望已被无情的疫情剥削。 去年3月,自我国封锁至今,游子们很少有机会回乡。以笔者为例,趁我国去年首次实施RMCO阶段而回乡一趟后,已一年没回老家了,内人也已两年没回乡。在国内跨州回家,或许可行,但跨国回家基本无望,也望不到尽头。若在这段时间内,遇上亲人(尤其长辈)去世,也只能在·····里瞻望亲人最后一面,或在线上出席丧礼。若执意回家,就得经过繁琐的申请手续,穿着防护衣(PPE),千里奔丧,若是邻国还来得及,但地理上更远的一些国家,出国的难度就扩大了。…

圣灵与良心

文:刘世尧牧师(砂拉越卫理神学院讲师) 牧师,圣灵就是我的良心吗?没有信主的人,没有圣灵,他们的良心从哪里来呢? 答: 在基督教的信仰里,“圣灵”是创造者(the Creator Spirit),而“良心”(conscience,是非之心)是受造的人类拥有上帝荣美形像的特质之一(创1:1-2,26-27;罗2:14-15)。 因此,圣灵不等同于良心;圣灵超越良心,也藉良心感化和指引人归正学义。没有信主的人有良心,因为他们也是上帝创造的宝贵生命。 约翰·卫斯理(十八世纪的英国布道家和实践神学家)指出,良心是人内在有上帝神圣道德形像(moral image)的彰显,这道德形像包括仁爱、公义、良善和信实等等。在人类犯罪堕落后,良心就被罪恶全然玷污和扭曲(创6:5;耶17:9;弗4:18-19)。但是,创造主的“预设恩典”或“先行恩典”(prevenient grace),在每一个人身上动工,赋予人的良心仍然有基本的有神概念(罗1:19-20)和侓法的知识(罗2:14-15)。这是赋能的恩典(enabling grace)。因此,在上帝奇妙和恩慈的“预设恩典”中,罪人仍能够对上帝救恩的召唤作出负责任的回应(罗2:4-6)。 如此说来,良心不只是上帝赐给每一个人的“普遍恩典”(common grace)。事实上,在人类堕落以后,良心仍然“预设”在人人心里,是要预备人悔改,引导人归向创造主。特别当一个人听到上帝的话语和律法、耶稣基督的福音,并看到基督徒美好的见证时,他的良心会进一步受光照,而为罪、为义、为审判,自己责备自己,呼求爱自己的主耶稣拯救自己出黑暗入光明(约16:9-11;太4:17,11:20-21;可6:12;路5:32;徒2:38,17:30;彼后3:9)。 基督徒的良心应该是特别敏感的,因主耶稣的宝血洗净了我们的良心,摆脱罪疚的控诉、灭亡的刑罚和罪恶的捆绑(来9:14)。常存无愧和清洁的良心,是基督徒的目标(徒24:16;提前1:5,3:9;彼前3:21);至少有八个方法,能使我们保守自己常存无愧和清洁的良心: 一、常按圣经的教训和标准来检验自己良心的声音和挣扎(诗19:7-9;提后3:16-17);…

护育心理的健康

忧郁是我们不欢迎的情绪,但它却是许多人真实的经验。忧郁可以藉着挫折感、 悲伤、乏力、痛楚、失序、睡眠被干扰、愤怒、甚或是自残的行为体现出来。没有人选择遇上忧郁,但忧郁却常常在我们不留神时与我们会遇。什么原因导致抑郁? 可能是自怜和自卑,可能是过度的自责,可能是不切实际的期望,可能是错置的优先秩序,可能是错误的假设,可能是失序的愿望/欲望或依附,可能是外在负面的环境和人事因素,也可能是陷入试探后所招致的自责,也可能是上述原因的合成。 圣经中其中一个遇上忧郁的人物是以利亚先知。他在一场激烈的服侍后,经不起 耶洗别的恐吓,在旷野的罗滕树下求死:“上主啊,现在够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王上19:4b)上帝藉着祂的使者的拍打、供应和嘱咐,推动以利亚在忧郁中继续前行至何烈山。在何烈山中,上帝激烈地干预大自然,再加上祂轻微细小的声音,唤起他的注意,再差遣他去完成未完的使命。 从以利亚在忧郁中求死的经历,我们发现上帝的儿女并不会免于陷入忧郁。然而,我们却也当认知忧郁不一定是属灵失败的记号,也不代表是犯错而招致的刑罚。它更不是上帝停止爱我们的记号(参诗77:7-9)。 祈求上帝保守我们,常留意和护育我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相信即使我们在最低潮时,上帝对我们的爱没有改变。祂不但不会撇弃我们,且会与我们同在(纵然我们或许感觉不到),聆听我们无声和微弱的祷求。在软弱中,让我们在耶稣基督里紧紧地捉住上帝,求告祂以祂“那超越人所能了解的平安,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也求上帝赐给我们力量,让我们能把我们所要的告诉祂。(参腓4:6-7)。 祈求上帝赐予我们多一些安全感,能敞开自己、检视自己的思绪,以祂的话语切换和取代我们消极和负面的思维,帮助我们勇敢地悔罪和认罪,接纳自己当下的景况; 同时,也求上帝赐我们心力,一步一脚印地缓步向前。当我们向上帝敞开时,让我们也和爱护我们的家人及教会肢体保持联系。他们的支持和鼓励会为我们带来积极的 能量。如果有需要,不妨也和牧者或辅导员谈谈。这会疏导我们的心理压力,帮助我们在陷入忧郁时仍有可靠及可信任的安全网络(Support system)。 我们相信上帝会搀扶我们,引导我们在消极中体会积极,在负面中看见正面,在忧郁中经历安慰和盼望。使徒保罗也曾有这样的经历。他说:“我们处处受困,却不被 捆住;内心困扰,却没有绝望;遭受迫害,却不被撇弃;击倒在地,却不致灭亡。” (林后4:8)这样的自白强而有力地述说上帝恩典的作为。 上帝的恩典浩瀚。愿我们被祂的恩典围绕和润泽,也愿我们活在祂的恩典中。阿们。

在马口堂线上证道

7月25日早上,本人在马口堂线上证道;共有五十五个账号出现在Zoom里,用户们同时敬拜上帝,也悼念曾在马口堂牧会的林成兴牧师伉俪。崇拜后,分小组讨论。本人和传道、执事们交流。即使疫情升温中,马口堂仍推动恩慈的善行: 一、设立会友援助关怀金,援助受疫情影响生计的会友; 二、分发食物包给有需要的邻舍; 三、赠送八台电脑给孤儿院,方便孩子上网课。 祈求上主加力给张世杰教区长、马口堂的郭佳发传道与其执事,带领会众前行,继续在当地分享恩慈和生命见证,也分享基督救赎和医治的福音。

面试卫理教育基金申请奖学金者

每一年都有不同的大专生向卫理教育基金申请奖学金。7月23日下午,本人有份面试这些学生,聆听他们的故事。完成面试工作后,本人为上主赐给马来西亚卫理公会建立年青一代的机会而感恩。为自己是“卫理人”感恩!

联合教会墨尔本福音堂一百四十九年堂庆

7月11月,本人出席联合教会墨尔本福音堂一百四十九年堂庆(1872-2021)的线上感恩崇拜,其主题是:逆境中见神恩。在一百四十九年来的堂会历史中,上主给予我四年多(2005-2008)的时间,在这堂会服侍,领受牧养,也分享牧养。本人上线,越洋参与堂庆,回顾上主藉著这信仰群体的恩泽,涌起感恩的暖流。看见许多熟悉的脸孔,参与堂庆流程的各层面,心里欢欣。堂庆中,陈廷忠牧师藉着Rembrandt的画作“The Storm on the Sea of Galilee”,有力地阐明<马可福音>4章36至41节的信息,激发人们省思,带来劝勉和鼓励。祝愿墨尔本福音堂在迈向一百五十周年时,蒙神厚厚地恩膏和赐福。

在增江堂线上证道

6月20日(主日)早上八时三十分,本人于前一晚预录的证道短片,在增江堂线上崇拜时播放,证道题目是:领受和分享盼望。逾六十个账号出现在Zoom里,用户们同时敬拜上帝。崇拜后,大家在线上彼此问安。这是温馨的体验,本人感恩。祈求上主保守增江堂继续成长,也加力给白洋滔牧师、郭佳恩传道、黄敬映传道、钟佩芬传道、执委会和众弟兄姐妹,同心服侍。

年会应用程序工作小组会议

8月12日早上九时三十分至十时三十分,本人参与年会应用程序(Apps)工作小组的第三次会议,准备推展卫理商务网络和卫理会友平台两个应用程序;已定于8月31日晚上八时三十分,推介卫理商务网络应用程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