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督心语

认识卫理宗的年议会(上)

每年11月,我们会召开一年一度的年议会。年议会是什么?根据《法规》第17款,年议会是马来西亚卫理公会的基本团体;由年会会督、所有长牧、副牧、受委派之全职传道、由牧区议会推选之会友代表、年议会正副会友领袖、年议会文书、年议会经济部主席、年议会财政、年议会乐龄团契会长、年议会卫理妇女会会长、年议会成年事工指导、年议会成年团契会长、年议会青年事工指导、少年军之卫理公会代表及不少过二十一岁之青年团契会长组成(参《法规》第16和527.2款)。 在吾宗教会史中,年议会始于何年?1744年。当年6月25至29日,约翰·卫斯理在伦敦召开卫理运动的第一届年议会。出席的代表是卫斯理邀请的助理、游行传道和其他同工。年议会启动了卫斯理运动和卫理宗的“联属精神”/“联属体制”(Connectionalism)。什么是“联属体制”?著名的卫理宗史学家——Richard P. Heitzenrater,把十八世纪卫理运动的“联属模式”定义为: 自愿和卫斯理连结,而获其接纳,和他有立约关系的福音领袖团队(大多是本处传道)。因这连结,他们遵循卫理教义和卫理纪律,同心合一接受卫斯理和年议会的中央指导,以落实卫理运动存在的宗旨——转化教会,在全地传扬合乎圣经教导的圣洁使命。[ Richard P. Heitzenrater, “Connectionalism and Itinerancy: Wesleyan Principles and Practice”…

护育心理的健康

忧郁是我们不欢迎的情绪,但它却是许多人真实的经验。忧郁可以藉着挫折感、 悲伤、乏力、痛楚、失序、睡眠被干扰、愤怒、甚或是自残的行为体现出来。没有人选择遇上忧郁,但忧郁却常常在我们不留神时与我们会遇。什么原因导致抑郁? 可能是自怜和自卑,可能是过度的自责,可能是不切实际的期望,可能是错置的优先秩序,可能是错误的假设,可能是失序的愿望/欲望或依附,可能是外在负面的环境和人事因素,也可能是陷入试探后所招致的自责,也可能是上述原因的合成。 圣经中其中一个遇上忧郁的人物是以利亚先知。他在一场激烈的服侍后,经不起 耶洗别的恐吓,在旷野的罗滕树下求死:“上主啊,现在够了!求你取我的性命吧。因为我不比我的祖先好。”(王上19:4b)上帝藉着祂的使者的拍打、供应和嘱咐,推动以利亚在忧郁中继续前行至何烈山。在何烈山中,上帝激烈地干预大自然,再加上祂轻微细小的声音,唤起他的注意,再差遣他去完成未完的使命。 从以利亚在忧郁中求死的经历,我们发现上帝的儿女并不会免于陷入忧郁。然而,我们却也当认知忧郁不一定是属灵失败的记号,也不代表是犯错而招致的刑罚。它更不是上帝停止爱我们的记号(参诗77:7-9)。 祈求上帝保守我们,常留意和护育我们的心理和精神健康,相信即使我们在最低潮时,上帝对我们的爱没有改变。祂不但不会撇弃我们,且会与我们同在(纵然我们或许感觉不到),聆听我们无声和微弱的祷求。在软弱中,让我们在耶稣基督里紧紧地捉住上帝,求告祂以祂“那超越人所能了解的平安,保守我们的心怀意念”;也求上帝赐给我们力量,让我们能把我们所要的告诉祂。(参腓4:6-7)。 祈求上帝赐予我们多一些安全感,能敞开自己、检视自己的思绪,以祂的话语切换和取代我们消极和负面的思维,帮助我们勇敢地悔罪和认罪,接纳自己当下的景况; 同时,也求上帝赐我们心力,一步一脚印地缓步向前。当我们向上帝敞开时,让我们也和爱护我们的家人及教会肢体保持联系。他们的支持和鼓励会为我们带来积极的 能量。如果有需要,不妨也和牧者或辅导员谈谈。这会疏导我们的心理压力,帮助我们在陷入忧郁时仍有可靠及可信任的安全网络(Support system)。 我们相信上帝会搀扶我们,引导我们在消极中体会积极,在负面中看见正面,在忧郁中经历安慰和盼望。使徒保罗也曾有这样的经历。他说:“我们处处受困,却不被 捆住;内心困扰,却没有绝望;遭受迫害,却不被撇弃;击倒在地,却不致灭亡。” (林后4:8)这样的自白强而有力地述说上帝恩典的作为。 上帝的恩典浩瀚。愿我们被祂的恩典围绕和润泽,也愿我们活在祂的恩典中。阿们。

在疫情中过冬

在疫情中过冬 (诗46:1-3, 10a) 5月28日,政府宣布我国将于6月1日起“全面封锁”。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在家里踱步。之后两天都在思想这件事。“上主,祢要说什么?”沉淀下来后,“过冬”这两个字浮现了。这让我回想过去自己在墨尔本经过冬天的日子。 墨尔本的冬天在下午四时以后,天色就渐渐暗了。人放学或下班后,都匆匆回家。因为夜色渐深,温度低,再看看路旁掉光叶子的树。那种感觉是萧瑟的。冬天的时候,没事大家都不出门。那是很自发的“自我封锁”(self- lock down)。 冬天,只进行必要的活动。想起冬天,就想起“冬眠”。冬眠真是安静养精蓄锐的时节。冬天过去、春天到来,就可以精力充沛地再次出发了。 想到这里,我领会过来;这个FMCO,我会以“过冬”的心情来走过。减少出门,减少活动。居家生活,居家办公,居家安静。在这段期间,除了例常办公,就录制以“在疫情中过冬”为题的证道视频、走过由香港中国神学研究院伍潘怡蓉博士带领的“灵修传统与教会牧灵”旅程、跟十个教区的同工在线上交流、参与“港湾Covid-19支援平台”的筹备会议、主持“教育伙伴”和“在疫情中牧养”两个小组的线上讨论、批改马来西亚神学院去年下学年教牧硕士生之“教牧神学”课的七篇专文、阅读一份道硕生的论文初稿、在2021年教师节线上庆典中分享(主题:教师的使命)。 此外,我安排更多时间运动和安静在上主面前。安静在上主面前时,也休息在祂面前(诗46:10a)。安静在上主面前时,也思考还有什么是上主要藉着这迟迟不退的疫情对我说话?有什么功课是我要继续学习的?在行动管制令的限制下,如何增强自己和外地家人的关系?教会的前路该如何走? 疫情带来的冬天是寒冷和不便的,但我们并非没有盼望。因为,上主就是我们盼望和力量的源头。让我们不断仰望上主,也眺望荣耀的天国,因那是我们永远的家乡。在眺望荣耀的天国时,我们一起向上主呼求吧,求上主介入、改变,让冬天早日过去,春回大地,百花開放(参歌2:11-13a)。阿们。

连于上帝的大能

“你们挂在木头上杀害的耶穌,我们祖宗的神已经使祂复活了。神把祂高举在自己的右边,使祂作元帅,作救主,使以色列人得以悔改,並且罪得赦免。”(徒5:30-31) 神把耶稣从死里高举的能力有多大?在思想这个问题的当儿,适逢“长赐号”货轮搁浅在苏伊士运河中。“长赐号”长近四百米,宽约五十九米,载有超过1.8万个集装箱,集装箱堆积高度达到五十二米。整艘货轮重量达22.4万吨。货轮搁浅后,船头和船尾分别压在运河两岸的石头上,堵塞了运河,导致逾三百艘货轮堵在运河内,大大干扰运河的航运秩序。 在这大堵塞中,“长赐号”是如何脱困的?当局一方面出动挖掘机挖走船头和船尾底部的泥沙,另一方面借助大涨潮的浮力,使货轮于3月29日脱困。大涨潮的浮力能把22.4万吨的货轮浮起来吗?这是怎样的能力?难以想像,但事实说明:货轮重新浮起来,且能调整方向,重新启航。 从基督徒的视角来看,大涨潮的浮力真实体现了父神浩大的护理能力。父神浩大的能力,藉着创造、护理、救赎、保全和把耶稣基督从死里高举,体现出来。我们若与上帝的大能相连,生命会不再一样,生活和服侍会体现源源不绝的影响力。正如保罗在<以弗所书>3章20节所说的:“神能照着运行在我们心里的大能,充充足足地成就一切,超过我们所求所想的……” 我们如何与上帝的大能相连呢?一、蒙圣灵引导,在基督里与父神和好;二、蒙圣灵引导,扎根在基督里,学习常安静坐在父神面前。安静坐在父神面前,是与祂连接的重要基础。与父神连接的,就会与祂的大能连接。 惟愿我们常常“寻求父神与祂的能力,時常寻求祂的面。”(代上16:11;诗105:4)因父神应许:“疲乏的,祂赐能力;软弱的,祂加力量”(赛40:29)。阿们!

扎根于基督

培植树木的过程中,若不断迁移之,它就无法好好扎根,进而影响成长、开花和结果的素质。若暴风雨将树木连根拔起、翻倒在地,就表示其根底抵挡不了风雨吹袭。经历狂风暴雨仍屹立不倒的树木,说明其根扎得深、伸得远。这样的树,应该是树干粗壮、枝叶繁茂、花果累累的。 对一般人而言,2019年底开始流窜四处的新冠病毒,如暴风雨般,狂袭各国,使社会的每一个层面动荡不安,也深深影响了教会生活。疫情引起的冲击,无一不考验着基督徒能否持续忠诚于主。从积极方面来看,这是一个得以检视自身信仰之根扎得有多深的契机。这也是一个正视教会实况、摆正事工优先秩序的时机。求上主赐我们勇气和正确的眼光来检视、慎思、调整。 扎根是内隐的。内在功夫缓慢,但极为关键。根深扎后,成长、开花和结果是指日可待的。我想起了竹丛生长的过程。种竹者需要用一段时间等候竹成长。竹子的成长缓慢,慢得让人觉得它没有成长。然而,在似乎“静止”当中,它是安静地植根。当竹根深植、深扎后,竹枝就迅速成长了,竹丛也因而衍生。 这能喻指我们扎根在基督里的进程。我们若扎根在基督里,我们就住在基督里。住在基督里的,得以接受父上帝藉着基督教导的栽培,容让圣灵恩泽我们的灵性,使我们的身体和生活被日渐丰满的灵性主导。住在基督里亦是个人维持历久常新的后继力(tenacity)和持续力(sustainability)之秘诀。我们的生活和服侍,因而结出累累的果实(参约15:1-8)。 在当今动荡的时代里,惟愿教会扎根于基督、连与基督,以基督为基石和焦点。扎根于基督的教会,会让教会生活的各层面朝向基督长进,臻至基督完全长成的身量。扎根于基督的教会,会鼓励肢体们相互尊重,看他人比自己强,且能彼此连接,各按其职,发挥基督教会之所以身为基督教会的使命和功能(参弗4:11-16;腓2:1-4;罗12:3-8)。

上任有时,卸任有时!

“会长!President!” 我转过头来。 “对不起!我是叫他!” 大家都有点尴尬。上任有时,卸任有时!我需要习惯一下! 很感恩,这四年的会长任期丰富了我的生命。虽然忙得要四处奔跑,南上北下,尽力探访大小堂会和布道所,但能与年长年轻同工见面,彼此交流融洽,我学到了很多。能拥有很好的团队,彼此一起思考、策划、整理年会事务,我很感恩。你们的爱心、耐心和体谅,我感激不尽。 今年是我担任会长一职的最后一年,我完全没想到,今年的我非常忙碌,压力超大。我国为阻断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各阶段行动管制令,在民间引起巨大的冲击,彻底打乱所有人的步伐。年会各重点活动都被迫取消,或延期;牧区议会、教区议会,甚至年议会,都要调整开会的方式和日期,真是“新常态”。若非弟兄姐妹愿意在主里同心同工,恳切以祷告支持,我没办法支撑到今天。再次谢谢你们。 11月9至11日,在第四十五届华人年议会的线上议会中,感谢主,我喜见吾会新会长(黄迪华牧师/博士)、会友领袖(林伟杰弟兄)、文书(万富奇牧师/博士)、经济部主席(李祖国弟兄)和财政(万福全弟兄)等新一届的团队领袖顺利当选。恭喜你们。祈求上主继续恩领吾会迈向更高的高峰,荣神益人! 不少人问我:“您卸任后有什么计划?”忙碌了这几年后,我很希望能休息一下,好好读书,做点研究,迈向另一轨道。2021年是我的安息年,盼能够完成之前暂停的写作计划。 谢谢你们厚爱。愿主赐福大家。阿们。 祝愿大家圣诞节快乐,新年蒙大恩。

联想卫理大厦四周

我喜欢在吾会的卫理大厦办公室上班。这里的环境幽静,我能在此阅读文件和思考各等事工,也方便我与同工见面,与办公室职员交流。当我从办公室窗口往外看时,有些建筑物引起我的注意力,随之思索而沉淀的感想至少有四点: 尊孔学校(独中和国中)、卫理中学和小学: 每一天都有许多学子经过卫理大厦,他们的面孔、他们的笑容、他们的朝气,给予我温馨的感觉。国家的未来,有赖于这些新一代的少年。愿他们学业有成,有崇高的理想和梦想,具备优质的品格,有毅力,有勇气。我当然也祝愿他们及时认识主耶稣基督。 茨厂街的美食和人潮: 这是吉隆坡著名的唐人街,是早年从中国下南洋的华人聚居和经商的地方。这里布满许多华人店铺,街上人来人往,尽显和延续当年老吉隆坡的繁华氛围。当我们经过这些历史街道时,这里不仅是游客打卡、购买纪念品和享受古早味美食的地方。这条街道也促使我时时思考华社的未来、平民大众的生活和劳苦阶层所处的挑战之境。 高楼大厦,如吉隆坡塔、马来亚银行大厦和即将完工的Merdeka PNB 118: 这些凸显国家经济指标的建筑物,看来巍峨、壮观。如今,我国在新冠病毒笼罩下,经历“行动管制令”(MCO)、“有条件行动管制令”(CMCO;沙巴(13-26/10)、雪隆区和布城(14-27/10)重启)和“复原式行动管制令”(RMCO;至今年12月31日)等阶段后,民生经济和行动范围大受影响。我们祈愿:掌权的执政者能秉公治理国务,以聪明和才智将危机化为转机,促成国泰民安。 吉隆坡卫理公会(福建堂和广东堂)、吉隆坡卫斯理堂和吉隆坡福音堂: 在首都市中心短短的距离内,竟然有好几间基督教会并立,信徒能以不同的语言敬拜上主和宣扬福音。但愿我国众教会能继续贡献,发光当盐,使福音的灯塔照亮遍地! 求主帮助我们以信心、爱心和盼望,向前迈进!

若非上主怜悯、恩待……

为阻断新冠病毒散布而处于行动管制令的时期,加上政治变化无常,我们有许多计划和步伐完全被打乱。此际,有两段经文常浮现在我心: 必叫他安然睡觉。(诗127:1-2和修版) 若不是耶和华建造房屋, 建造的人就枉然劳力; 若不是耶和华看守城池, 看守的人枉然警醒。 你们清晨早起,夜晚安歇, 吃劳碌得来的饭,本是枉然; 惟有耶和华所亲爱的, 必叫他安然睡觉。 (诗127:1-2和修版) 有人说:“今天或明天我们要往某城去,在那里住一年,做买卖赚钱。”其实明天如何,你们还不知道。你们的生命是什么呢?你们原来是一片云雾,出现片刻就不见了。你们倒应当说:“主若愿意,我们就能活着,也可以做这事或那事。”(雅4:13-15和修版) 是的。如果不是上主赐福,我们会有成就吗?如果不是上主恩待,我们能够做什么?如果不是上主建造,难道我们有本事自己完成吗?显然,一切都是上主的恩典。我们在主跟前要谦卑。 过去几个月,我们都靠主恩典过活。正因每天都充满不确定的因素(Living with…

善用“SWOT”分析法

在《会长演辞》里,我提到要善用“SWOT Analysis”(强弱危机分析,又称优劣分析法)的框架,来分析堂会事工和检讨、思考吾会如何面对未来的挑战。我们需要正视教会内部的强项和弱点,也要省思教会外在的处境、契机和威胁。“SWOT”的基本概念有四:

出席全国卫理祷告大会的感想

8月31日至9月2日,四年一度的“全国卫理祷告大会”(Methodist Prayer Convention),在诗巫顺利落幕。 感恩有三千八百人参加(大部分是砂拉越州的弟兄姐妹),大家一起祷告,以祈求教会复兴、更新和守望新马来西亚、使自己持续委身于祷告运动。最后一天清晨六时三十分的主日圣餐崇拜,甚至有逾万人出席,场面非常感人。全体会众高唱国歌和圣诗,千人诗班颂扬主恩,会督宣讲上主话语,几位会长带领信众为国家、为教会、为未来而开声祷告、祈求。 当大家同领圣餐时,我们是主里一家,同感一灵,全然奉献给主用。当我们同心祷告时,我在想,我们卫理教会在马来西亚的负担是什么?我的感想不外如下: ● 教会复兴的使命:复兴不是单单兴奋而已,而是在地上落实信仰。我们有为主发光作盐(太5:13-16)吗?有没有在社会中发挥正面的影响力,活出公平、公正、公义和仁爱的形像? ● 信徒委身的挑战:我们真能紧密跟随主耶稣,作祂忠心的门徒吗?主耶稣说:“若有人要跟从我,就当舍己,背起自己的十字架来跟从我。”(可8:34)圣保罗说:“我们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而活,也没有一个人为自己而死。我们若活,是为主而活;我们若死,是为主而死。所以,我们或死或活,总是主的人。”(罗14:7-8) ● 基督徒议员的挑战:求主使他们全心为国和社会作出贡献,任劳任怨为民服务,贡献聪明和智慧去建设国家。求主保守他们不陷入试探,救他们脱离那恶者(太6:13)。 ● 教会领袖的挑战:Money, Sex and…

齐来建立新马来西亚

当新的领导层上台时,他们要面对各方多面的要求。有人期望他们大刀阔斧,一把火烧掉前任领导的事业,毕竟已改朝换代!但也有人期望新领导团队继承前朝事业,继续发扬光大。

509之后……

等待已久的第十四届全国大选,终于在2018年5月9日进行。 经过十多天激烈的竞选运动,少不了各地候选人激昂的演说,夹杂丑陋的抹黑活动和网络平台的人身攻击,但无阻人民在艳阳高照的投票日当天,投下神圣的一票。接下来的算票过程,弥漫神秘、莫名的悬念气氛,全国人民三更半夜都守在手机,或电视机前!结果,希盟(Pakatan Harapan)名誉主席——敦马哈迪医生单方面宣布:已赢得选举!第二天熬过漫长的等待,直到晚上九时五十五分,敦马哈迪才能在国家皇宫内,正式宣誓任相。新马来西亚终于诞生了! 全国人民,包括许多基督徒,都异常兴奋。我们感恩:国家选举和平进行,政权顺利交棒,新政府得以成立。然而,更新国家的路途尚远,我们会继续祷告,祈求上主赐福。 愿我国教会遵从圣经教导(提前2:1-2),“首先要为人人祈求、祷告、代求、感谢;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使我们能够敬虔端正地过平稳宁静的生活。” 让我们继续祈求上主: •  保守、看顾新政府循规蹈矩地组成; •  粉碎恶者的计谋、败坏恶者的魔力; •  保守、看顾所有当选的议员人身安全,坚固他们为国为民为公正委身的心志; •  保守、看顾政府公务员,适应新政府的理念和运作方式; •  人民保持理智,重建国家的道路还远呢! 我们期望新政府有新的气象: •   有能干的首相和优秀、称职的内阁,包括州政府; •  为国为民、充满活力的国会:公平、公正的议长;依理力争的议员;大公无畏的反对党领袖;…

复活主的差遣

今年4月1日的复活节,我们欢庆救主耶稣基督从死人中复活,胜过死亡和罪恶的权势;5月10日,记念主耶稣基督升天;5月20日,欢庆圣灵降临节,信徒蒙差遣进入世界各角落,传扬天国的福音。
在这些重要的基督教节日期间,让我们重温复活主耶稣基督颁给我们的福音使命,也留意不同福音书强调的重点。

从教堂遭破坏谈起……

今年1月3日凌晨时分,有人抛石打破吾会哥打巴鲁堂圣殿的玻璃窗。滋事者在教堂前面的高架天桥上,将一个疑是滤水用的铁芯容器抛入教堂。我们的高秀来牧师立刻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