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建言

我们有多少恩典,就做多少事!

文:李祖国(年会经济部主席) 我读过一篇故事: 有一位教授在海边散步,海滩上布满了被海水冲上来的海星,不远处有个小孩,正拼命地把一只只奄奄一息的海星丢回海里。教授就走上前跟小孩说,你这样做是没用的,因为海浪会继续不断地把海星冲上岸,你怎么可能救得完所有海星呢!小孩看了教授一眼,一面提手把一只海星丢回海里,一面回答,我不知道我能够救得了多少,我能够救到一只,就一只! 看了这故事后,我深深被这天真的孩子感动,他那最原始的爱心(始于上帝给予人类的恻隐之心),没有被眼前超出个人力量的挑战而退缩。他选择尽力去帮助那些海星,远比很多人望“难”兴叹、抽手旁观好得多。 我想,假如小孩可以邀约他的朋友仔共襄盛举,一起救海星,彼此给力和加油,效率就马上提升好多倍了!教授也许可藉着自己在学术界的影响力和网络,或更深入地研究此“海难”,努力对海洋生态系统做出贡献,避免灾难恶化。年会救援赈灾事工(MCRD)所做的正是如此。某些地区发生灾难后,我们不再单枪匹马地做,而是立即整合灾区的信息,藉不同的社交平台公开,让群众知道我们赈灾的计划和地点,让有爱心的人捐献金钱,或到灾区当志愿者,将上帝的爱传递出去。 我们有多少恩典,就做多少事! 救援赈灾事工成立至今,已涉及国内外各项目,身为年会救援赈灾事工的主席,我常常被问及:您的预算是多少?资源够吗?这次的灾难范围这么大,我们给予灾民的援助有任何意义吗? 说真的,年会救援赈灾事工能够做多大、多远、多专业,我心里没谱儿。我总会四两拨千金地说:“我们有多少恩典(上帝的),就做多少事!”我不想让人微小的信心卡住上帝的工作,围堵上帝的慈爱!每一场赈灾计划都是从小小的想法开始,是上帝的爱激励教会和社会人士慷慨奉献,使我们获取更大的资源,来帮助更多灾民。 2020至2021年是灾难马拉松年,各级灾难接踵而来,导致我们的同工和志愿者应接不暇,疲于奔命。去年在全球蔓延一整年的新冠病毒疫情,至今仍揪住人心;始于今年1月,我国彭亨州文打陷入大水灾、印尼Nusa Tenggara Timor遭台风侵袭、印度和尼泊尔疫情告急、我国启动第三次行管令等等,在我过去五年的赈灾经验中,目睹的灾情之重、规模之大,不曾有之。 恳请弟兄姐妹继续为我们守望,也成为志愿者,出钱出力,分享基督的爱。我在此衷心谢谢支持我们事工的教会、企业界的朋友和社会热心人士。我祝愿大家身、心、灵健康、平安和喜乐,愿上帝常与你们同在!

微“必”足道——一点力量的能力

文:李祖国(年会经济部主席) 一年前,新冠疫情爆发之际,马来西亚政客举办“喜来登”的豪门宴,推翻了由大部分选民选举出来的希盟政府,尊贵的议员们(Yang Berhormat)接二连三地以人民福祉和国家利益为由,轻易“过档”,筹组成国盟政府。 此举虽不违法,但于情于理都有违民意和民主价值,掀起一股舆论的冷嘲热讽,其合法地位备受质疑,至今未能平息。这看来强大的人民力量(The Rakyat Power)是多么不堪一击。我曾参与净选盟(Bersih)主办的和平集会三次,那密密麻麻的人群如此浩荡,男女老少不分种族和信仰,走在街上,声嘶力竭地呐喊,场面是多么的震撼!但靠着人民力量上台的政府却这么脆弱,犹如南柯一梦,转瞬即逝。人民的力量,面对政府强大的机器,如卵击石,显得多么渺小! 中文成语“微不足道”,是指某些人、事和物渺小到一个程度,是不值一提的。惟圣经很多微不足道的人、事、物,是属灵功课的重要教材。新约记载一个女人用一瓶珍贵的香膏,浇在主耶稣头上。主竟然对门徒说:“普天之下,无论在什么地方传这福音,也要述说这女人所做的,以为记念。”(可14:3-9)人视为微不足道之事,在主眼中是“微必足道”。 <路加福音>21章1至4节记载穷寡妇奉献两个小钱的事迹。主耶稣没称赞比穷寡妇奉献更多钱的人,只说穷寡妇奉献的比他人更多,因她把养生的钱都投进去了。比穷寡妇有钱的人不胜枚举,若每个人都仿效穷寡妇无私奉献,教会将可开展各种圣工,成为社区的祝福。可惜,当今不少信徒对管理财务的秩序本末倒置,忽略奉献是基督徒的本分和义务。 卫理公会《法规》117款(页56至57)是如此解读奉献的意义: 每一个会友应研读基督徒受托主义,并奉献自己、时间、才能以及物质予上帝和推广上帝之国度。即承认上帝为万物之主,就应按时作有系统之奉献(玛3:8-12;林前16:2)。他应把基督徒之慷慨捐输看为一种特权及神圣之义务,并应时常奉献物质、金钱,以供国内外推广福音、维护牧区及支持普世教会等之代理机构与各部事工之用。 福音书记载主耶稣以微不足道的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之神迹,若算进妇女和儿童,人数肯定逾万。耶稣证道后,吩咐腓力给群众吃的。腓力回答:“就是二十两银子的饼,叫他们各人吃一点,也是不够的。”(约6:7)二十两银子,是时人两百天的工资。门徒的反应是复杂的,他们的老师出了一道匪夷所思的难题!结果,故事有了戏剧化的发展,安得烈竟然带来一个拿着五个大麦饼和两条小鱼的小孩!他们将那区区的五饼二鱼交给主,而主要他们喂饱一万多人,这个对比太悬殊了吧! 精彩的是,门徒不怕被人取笑,而把孩童带到主跟前,这种全然仰赖主的单纯信心,是今人要学习的属灵功课。今人倚靠自己的才能、金钱、经验、技术和人脉关系多过上帝,对超出个人能力的事工和异象则裹足不前,只因“船”不够大,不敢开往水深之处!封闭式的宇宙观告诉我们,世上没有神迹,一切游戏方程式里没有上帝,只有人的估算和计划。 五饼二鱼的神迹显示这个宇宙有天窗,宇宙是开放的。祷告是打开天窗的钥匙之一!当人的需要大过资源时,透过祷告,上帝会按其计划和时间,供应人一切所需的。人万万不可轻看微不足道的五饼二鱼,若交给主,就能成为上帝源源不绝的祝福!门徒捡起吃剩的大麦饼碎块,还装满了十二个篮子呢! 真哪哒香膏、穷寡妇的两个铜板和孩童的五饼二鱼,都有两个共同点。一、它们都微不足道,没任何新闻价值。但<约翰福音>、<马太福音>和<马可福音>都记载五饼二鱼的神迹,而穷寡妇出现在<马可福音>和<路加福音>里。微不足道之物落进主手里,都微“必”足道了;二、这三则故事的人物都竭尽所能地“奉献”,跟主耶稣教导门徒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太22:37),是一致的。 在上帝的国度里,不要小看自己,别以能力不足、没有经验,而推搪服侍上帝的机会。“神却拣选了世上愚拙的,叫有智慧的羞愧……神也拣选了世上卑贱的,被人厌恶的,以及那无有的,为要废掉那有的……”(林后1:27)主对保罗说:“我的恩典够你用的,因为我的能力是在人的软弱上显得完全。”所以,保罗更喜欢夸自己的软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自己(林后12:9)。…

从年会财务不敷看年会事工

文:李祖国(年会经济部主席) 我今年卸下年会会友领袖的职务,随即当选为经济部主席,任期四年。对我来说,处在新冠病毒冲击我国经济,疫情越趋严重,经济萎缩,百业待兴,失业率高企的大环境下,自己接任年会经济部主席一职,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我祈求主的眷顾和弟兄姐妹的支持,助我在新的领域和新任务里,有所贡献。 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年会意识到教会,特别是乡镇教会将会受到方方面面的冲击,收到的奉献可能会严重不足。年会马上发动“伙伴教会援助金”,帮助财务缺乏的牧区,并把年会属下所有牧区对年会的承担金减少百分之二十巴仙,以减轻牧区的财务负担,让牧区有更多资源去帮助拮据的会友或社区的清寒家庭。 2020年一整年,吉隆坡卫理大厦几乎停摆,我们的客房租金归零,因体恤大厦里的其他商业租户经营上面对困难,我们也减收二十巴仙的租金。因此,年会在去年(2020)的牧区承担金收入中,少了十九万三千令吉,卫理大厦少收二十八万五千令吉租金;光是这两项,年会就少收了四十七万八千令吉。年会“伙伴教会援助金”是一项在预算案外的额外开支,约十八万七千令吉。这导致2020年,我们面对财政的赤字之高,即六十一万令吉,是历年来少见的(请看图)。 基于电脑程序的“问题”,我们修订2021年的预算案,发现需支付的,不敷约七十一万令吉。根据2020年12月15日的华人年议会资产负债表,我们可动用的经常费(在扣除不敷前),只有约四百五十四万令吉。如果我们不设法开源,光是这两年(2020-2021),我们就会花掉先辈过去五十年累积下来的三成储备金。这将大大影响华人年议会日后的事工发展。 以我个人理财的方式,除非万不得以,我是不赞同教会采纳赤字政策去编制预算案。若我们不能开源,就必须节流,万万不能“债留子孙”,即我们花钱,却让别人填坑。为扭转赤字的趋势,年会经济部建议向各牧区筹款五十万令吉,作为“伙伴教会援助金”(二十万令吉)和年会经常费(特别奉献三十万令吉)。我相信,当读者看到我这篇文章时,教区长们已在牧区议会向大家报告年会的经济需要。我想强调的是,我们知道牧区一样面对奉献收入减少的问题,所以,这个“金援”的呼吁不是强制的,大家可随着牧区的经济状况,按个人感动来支持年议会。 我想在此介绍年会的财务结构,好让大家多了解年会财务管理和操作的程序: 一、年会主要收入来自牧区对年会每年的承担金,按着会友人数计算,即坊间讲的“人头税”,总数约一百七十万令吉,占年会收入的37%。会友人数越多,对年会的承担金自然越高;至于少过三十五位会友的牧区,可自由奉献给年会。 二、卫理大厦经去年一整年停摆,客房租金几乎归零,但大楼维修等杂费得照常支付,不敷多达二十七万。卫理大厦在过去的每一年都有盈余,惟独今年不敷。 三、年会主要的事工各有专款,不可转移和用在不同的领域,如宣教款、教牧医药金、救援赈灾(MCRD)金、儿童之家和美门事工等等。 四、年会经常费最大的开销是: (一)产业管理及维修、年会职员薪金,约一百一十万令吉; (二)行政费,五十七万令吉; (三)伙伴教会援助金,二十万令吉; (四)教牧退休各项福利,十七万令吉;…

我在年会的日子(下)——小年会,大教会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在年会选举年,写在年会服侍的观感 幼儿园事工——力不从心 年会卫理幼儿园事工每况愈下。过去六年,在会长督促和年会教育部助理——月屏姐妹努力下,部分园长和老师提高士气了。我们也尝试转型和增加托儿所的服务形态,利于双薪家庭,但政府的规条门槛高,特别针对建筑物和场所之求,非一般牧区能应付得来。除了少数幼儿园比较特出,卫理幼儿园事工整体已逐渐萎缩。 办了几场研讨会后,我们总括出幼儿园面对的困难主要有八点: 一、无竞争优势,同一社区有其他幼儿园; 二、低薪,留不住教师; 三、师资老化,后续无人; 四、设备陈旧,甚至没有空调; 五、政府对师资的要求严格; 六、经营亏本; 七、因城市化(urbanization)和少子化,乡镇人口萎缩; 八、牧者和执事视幼儿园事工为负担,无意开办或继续经营。 因上述原因,年会每年有一两间卫理幼儿园结束营业,实属无奈和可惜。 如何为幼儿园事工定位?如何永续经营?牧区/教区/年会如何带领幼儿园事工?…

我在年会的日子(上)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年会选举年,写在年会服侍的观感 今年,华人年议会第四十五届议会适逢会长和各部部员选举年,本来是很有“看头”的,但受新冠病毒威胁而蒙上阴影。原定四天的会议改成三天,没有邀请贵宾,副代表和观察人员也免了。虽说新常态的世界为广大人群提供线上会议的选项,但以线上会议主持这限定三百五十人参与的年会,必定是困难重重。 感谢主,因国内疫情受控,行管令日渐放宽,年会筹委会向执行部建议:实体会议照旧进行,选举则打破先例,采用电子技术;总之,为保护会众避开感染变种新冠病毒的风险,我们将两手准备,以防万一。整个年议会的主轴,是选出下一届的新会长和教会的领导班底,为主发光当盐,扩展神国。 很多人对我说,你已进入年会,就是卫理公会的高层了!我会时时审慎,避免陷入“虚荣”的陷阱。但自身位于高层倒是事实,因年会是卫理公会最高的决策组织。在教会当领袖,位阶越高,责任越大;同理,会友领袖是所有会友的仆人。 我在年议会的启蒙教育 我在年议会服侍的开端,可追溯自1978年,我当时担任北中教区青年团的团长,有幸曾和我敬爱的方中南会督一起开会。老人家很和蔼可亲,对我们年轻人关爱有加且循循善诱,我们在他身边获益匪浅。 可惜,不是每个长辈都如此宽容。有一次,在某场会议中,大家检讨出某个项目不尽理想,负责项目的年轻人谦卑地说:“我们在学习中,请大家包容。”在座的一位教区长严加斥责,表示“年会不是学习的地方,要学习就留在牧区,年会要的是尽责的领导人”。这番严厉的批评,震慑了我们这些“初出茅庐”的小伙子,这番话从此烙印在我弱小的心灵里!现在回想起来,这牧者的话多“误人子弟”啊! 平心而论,过去八年,我当了两年的年会副会友领袖和六年的年会会友领袖;在年会和总议会服侍的过程中,我仍无时无刻地恶补和学习,以弥补经验和知识不足之处。经历的事多了,个人对年会各事工的进展了然于胸,这里就提出几个要点。 复兴乡镇教会,刻不容缓 来自牧区的人,眼光自然停驻在地方上的视野。若年会领导层能上情下达,下情上达,跟牧区无缝接轨,自是好事。年会各部事工管理的范围覆盖全国各地,所以,年会领袖必须具有宏观的思维和心胸,摆脱牧区的山头格调,奋力建构“卫理一家”的联属教会,让城乡牧区联线,彼此分享资源和扶持。 两年前,年会察觉某些乡镇教会常年累月地往城市输送年轻人,自身却入不敷出,陷入没人又没钱的窘境,进而在老化和萎缩中,举步维艰……城市教会可“坐享其成”,应伸出援助之手,协助弱小教会迈向复兴之路,刻不容缓啊!尽管如此,城市教会不一定是一片荣景,我们的下一代也大量流失,教会出现接班人断层的危机。以西马基督教卫理公会华人年议会为例,大部分在教会活动的年轻人,都来自东马的砂劳越;西马的年轻人去了哪里? 神学教育——栽培全职同工 年会领袖必须了解国情国策、看重教会整体发展的策略和蓝图、洞察潜伏于教会的危机、应对国内外宣教/布道的机遇和挑战、支持神学教育和栽培人才、正确对待教会和社会舆论监督的机制、勇于成为主耶稣的见证人等等。若各层面的领袖装备不足、各种资源和办事的优先秩序错置,教会就无法在社会和国家中发挥应有的领导方向和影响力,我等只能束手兴叹! 纵观全局,吾会严缺全时间的教牧人员,导致应届的神学毕业生和还没修完本科的神学生过早接受派司。若这些新鲜传道人在没有资深者指导(coaching)的情况下,“单枪匹马”地到任,如此仓促的牧会事工恐怕会事倍功半,得不偿失。…

突危迎机

文:李祖国(年会会友领袖) 新冠病毒疫情冲击全球,几无任何国家能幸免,大半世界都闭关度日,各国封疆,航班停飞,经济停摆,犹如世界末日。这段日子,任你有百般武艺,也没有舞台给你展现。接踵而来的是结业和失业潮,能保住饭碗的,也多面临减薪的局面。 不晓得哪位智者以“新常态”(New Normal)这贴切的词汇,来形容当前的局势。许多世界级的领袖也纷纷声明,重拾往日已是不可能之事,我们小老百姓听了,虽不能完全明白,但应该可以感受到事态危殆,彼等言出有据矣! 至今,全球累计确诊的病人已破八百万,死亡人数逾四十四万1 ,唤醒广大民众要居安思危,要看重公共卫生。各国科学家和政府要协作,拟出应对策略,防范措施,以面对这次的人类浩劫。我想,我等基督徒责无旁贷,希望教会立志培育吾等年轻人领航各领域,为全人类作出贡献,解决人类与地球当前面对的方方面面危机。卫理公会的《法规》明言:教会存在于世界,也为世界而存在。 从危生机 中文字的“危机”这词汇很有智慧,意指人类处于危境可找出突破口,创造另一片天地。对照现实,人类文明和科技发展,都是在危机中向前迈进的。 新常态迫使教会拥抱科技,别无选择。不少教会的事工,如崇拜、团契/小组聚会、查经班和各项会议,纷纷透过网络进行。除了一些乡镇地区的高速宽频基建有待改善,大部分地区还是畅通无阻的。 这两个多月以来的行动管制令,“关闭”了教堂,却开启无数的“家庭”教会,无墙教会在四处建立起来了;上帝的话语更透过线上广播,无远弗届地传到世界每一个角落。这是一个契机,欲使传播有效,就要有种种因素配合,投入足够的资源和人材,方能成功。毕竟网上崇拜和实体崇拜有很大的区别,很难放入同一个框架,来衡量彼此之间的差异和成效;简单地说,这两者是不同的“产品”。“新常态”开启教会实体和线上(虚拟)的双轨传播模式(online/offline church),是当前趋势下必须采用的模式。尽管线上事工或虚拟空间(Virtual space)代替不了实体聚会,但这两种形态是互补和应时而生,可彼此增值。 教会应拟定数码导向图(Digital Transformation Roadmap)和设立创意影音多媒体部门。疫难时期,信徒可在家崇拜,持续以敬畏之心来到上帝面前,线上崇拜事工可说是最大的助力。要知道,每一场线上崇拜和灵修广播的录制工作,得事先仔细编排,要发挥创意来设计,得动用大量人力、物力和器材(小众的线上崇拜不在此例)。我们可制作不同形态的创作品(诗词、言说:证道/讲座/见证和微电影等等),以各种拍摄技巧说出福音故事的精粹。这时候,数码管理藉人工智能的软件,助我们梳理大数据和提供分析结果,我们可拉下云端的信息,善用量化分析管理,评估节目的客观成效和分析数据(如观众性别、年龄、喜好和节目的黄金时段等等)。…

弟兄、同工、战友

“祂所赐的有使徒,有先知,有传福音的,有牧师和教师;为要成全圣徒,各尽其职,建立基督的身体……”(弗4:11-12)
“会友领袖,今年派司请安排一位‘好’的传道人给我们教会!”这是每年年议会期间,我都会接到的来电请求。

新马来西亚论述

马来西亚国民没有在新政府成立一周年之际大事庆祝,出奇平静,让我有点意外!

“伙伴教会”可行

城市人口规模不断扩展和家庭日趋少子是世界各国的现象,我国也不例外。乡镇的年轻人读完高中后,离家到大城市上大学;毕业后,也留在外面工作,导致乡下的学校和教会人数都往下掉。

从《法规》看教会的使命和功能

大多数牧区都会在年初时召开圣工会议,策划一整年的圣工,厘定教会圣工的优先次序。有的甚至拟定教会未来五年的大蓝图,把每年的新会友、崇拜者、洗礼人数和奉献金额都定下亮丽的目标。我也看过有些教会实施全教会数字管理,包括主日学、少年团和青年团等教会肢体…

正视乡镇教会困境和突破之径

杨美盈部长受邀在第四十三届华人年议会的会友事工大会上演讲,题目是“国家建设:基督徒与公共服务”。我特别对她的其中一段话感触良多。她说:“我出生在南马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小时候,我参加了卫理公会,我在那里信了主。我知道在很多乡下有很多教会,这些教会的人数非常少…

外劳和难民福音事工:我们的关注

华人年议会第一届外劳和难民(散聚之民)福音事工研讨会一切筹备工作就绪后,我和郭会长有机会坐下商谈,重新厘清我们对这事工的关怀。我们想透过研讨会达到目的,避免在繁忙中失去了焦点。这次的讲员大部分都是实业者(practitioner)...

宣教禾场,咫尺之遥

散聚之民(Diaspora)是指因工作、战争、天灾和其他原因,不在原生地生活的人。在圣经和教会历史里,我们看到他们成就了宣教使命,如“那些分散的人,往各处去传道。”(徒8:4)随着人口移动,加速了福音传播,跨文化宣教事工不一定局限于千里之外的禾场,他们可能是住在我们中间的邻舍。

改朝换代 马来西亚之春

第十四届大选改写了马来西亚的政治历史!
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名誉主席——前首相敦马哈迪,以九十三岁高龄重披战袍,终于成功改朝换代,创造绝对空前的历史。他成为全球年纪最大的首相,击败执政六十年的国民阵线(Barisan Nasional),使我国迎来政…

教会的数据管理与应用

这是一个大数据(Big Data)时代! 中国大陆透过大数据,在一线城市——北京和上海建立“城市大脑”,大数据也加速了人工智能(Artificial Intelligence)的发展,这将是人类文明的革命发展和创新,孰好孰坏,未能知也!

进入灾区:马来西亚的经验

根据亚洲银行2015年的年报,亚太地区自然灾害对人口的影响,是非洲的四倍,欧洲的二十五倍。全球遭气候变化冲击的,主要是自然生态系统,被列为“危险指数”最高的七个城市都在亚洲,即达卡、马尼拉、曼谷、仰光、雅加达、胡志明市和加尔各答。